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四章 杀人

    犀利剑光劲斩唐劫,直指唐劫后背。

    这一剑庄申用了八成的力量,可以确定中剑之后唐劫不会死,但必受重创。

    但就在他出剑的同时,唐劫动了。

    他转身!

    右手一扬,长剑在手,正挡住那下落剑锋上,发出铿的一声震响,庄申一剑无功,反而被震的全身一颤。

    “你!”庄申大吃一惊,这蓄势已久的一剑劳而无功,显见对手早有准备。

    他心中震撼,正要捏动法诀,只见唐劫狠狠一笑,已是对着庄申猛冲过来,一拳打在庄申脸上。

    这一拳凶猛无比,打得庄申鼻血长流跌出。

    他在地上翻了个滚,躲避唐劫接下来攻击的同时,随后才看到唐劫并未追击,只是冷眼看着他。

    “你……你早知道……”庄申不敢相信地看唐劫。

    唐劫耸了耸肩:“我不知道,我只是习惯xing为最坏的结果做准备。老实说我也没想到天神宫在这里的主使者真的会如此果断,在出了这事后就立刻派人抓我,他们还真不怕抓错人的后果呢……佩服,佩服,看来我有个好对手了。”

    听到这话,庄申失声叫了起来:“你果然就是唐杰!”

    唐劫的说话,已无意于承认自己的身份。

    本以为还要苦斗一番,说不得还要拿下对手施加酷刑后对方才会招认,没想到唐劫竟是省了他的功夫,直接认了。

    曾经顾长青最担心的就是此番行动他们最终抓错目标,如今得了这消息,庄申已是心神大定。

    他哈哈大笑起来:“好!好!好!想不到这天神宫历年来头一份天大功劳,最终竟是由我庄申来完成的。只要抓了你,天神宫必会有重赏,到时候我入脱凡轻而易举,就算是上达天心也不是什么难事。哈哈哈哈!”

    说着他已站了起来,将原先那把普通铁剑扔掉,随手从身旁的袋中取出又一把紫se短剑。

    这短剑与之前那把却是别有不同,紫se的剑身上萦绕着道道法纹,隐隐有火光流转,如果仔细看,就能看出那上面也是炼阵。

    术器!

    之前庄申无意杀人,只用凡铁,现在目标有了准备,自然是拿出法器了。

    不过相比那件术器,唐劫显然更关注庄申取宝的袋子。

    他歪了歪头:“芥子袋……好,甚好,没想到为了对付我,天神宫连芥子袋都给了你,这里面想必还有不少好东西吧?”

    芥子袋,以芥子而纳须弥,正是仙家最重要的法宝之一。

    不过这种法宝也不是随便谁都能拥有的,市面上的芥子袋基本是一个立方就要一块灵玉,而且越往高处走,价钱涨得越厉害。

    庄申已哼声道:“为了拿回兵鉴,这几年来天神宫花费甚巨,耗费人力物力无数,顾鹰主更是殚jing竭虑,相比之下,一个芥子袋又算得了什么。总算你不负鹰主期盼,终于出现了。只是谁也没想到,你在来到学院后竟然还会喊上一嗓子,跟我们玩了个虚虚实实的把戏。”

    唐劫笑道:“虚虚实实?我没那么想不开,我也不认为这种你猜我是不是的小孩子游戏对你们会有什么用。我之所以那么做,不过是被逼无奈而已,不然你以为能够好好在学院学习我会不愿意?”

    “被我们逼的?”庄申不解。

    这时候他已不急着动手了。

    他来的目的本来就不是为了杀唐劫,而是抓住他严刑拷问,既然对方有问必答,那他抓不抓反而是次要的,重点是搞清楚许多心中疑问。

    如果说找回兵鉴是第一要务,那么唐劫到底为什么这么做就是顾长青最关心的第二要务。

    “是啊,被你们逼的。”唐劫点点头:“你说,如果我不喊那声我是唐劫,你们会不查我吗?如果我不去洗月学院去了别的学院,你们会不查我吗?”

    庄申摇头:“怎么可能,这文心国大大小小所有学院,皆在我们监视中,这洗月学院不过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而凡是进入学院的学子,不管哪个都在我们调查之列,从一开始顾鹰主就没指望你保留原名。”

    顾长青是行动谨慎的人,他不会因为唐劫喊了一嗓子就怀疑他,也不会因为唐劫不喊就不怀疑他,一切终归是证据说话。

    若非是这次被唐劫给逼到角落里,他也绝不可能这么快就动手抓人。

    “没错,正因为知道这点,所以我也就没必要换名字了,毕竟换不换都一样,只要我还想修仙,你们就迟早会找到我头上。”唐劫笑道。

    “那到是,所以我能理解你为什么来洗月,反正去哪儿都被怀疑,那就不如去最好的。但你怎么知道我们的搜查方式?”庄申不解:“万一我们不是逐个排查,而是秘密派人寻找可疑目标呢?那你这一声就喊的没有必要了!”

    “是你们自己告诉我的。”唐劫回答:“如果你们想采用秘密监视的方法,那又何必让天神宫学子公然出现?天神宫在文心国再如何势单力薄,安排一两个人混入学院总能做到的吧?你不就是其中之一?答案只有一个,就是学院太多,学子太多,靠一两个人查,是没可能查得过来的。”

    庄申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唐劫已道:“兵鉴事关重大,靠有限的人手不可能查遍所有人,偏偏天神宫又没那能耐大肆安插自己人,就只能搞出交换学子这套手法。所以说有些事,真的不是不想做,只是做不到。当然,明查要搞,暗查也要有,说起来天神宫还真是用尽心思呢。”

    这话说中了庄申的心底,他也只能长叹一声:“的确如此。我天神宫不藏形匿迹,是因为藏不住,你不藏,其实也是因为藏不住。既然反正都藏不住,就干脆反过来利用一下,险是险了些,却也是无奈之下的选择。我天神宫金衣现身,是想逼出你。而你壮语明志,则是想引出洗月派,都是一样的原因,都是在无可奈何之下,迫不得已的选择!”

    世事总有许多无奈由不得人的意志决定。

    如果可以,顾长青绝不会愿意天神宫的人公然出现在洗月学院。

    如果可以,唐劫也绝不会愿意在洗月学院门开公开喊那一声。

    如果可以,唐劫同样不会愿意委托吴幸来买药。

    如果可以,唐劫甚至不会愿意去卫府为仆。

    除非天xing爱冒险,否则大部分的奇迹与壮举,都是建立在无奈与被迫的基础上进行的行险一搏。

    “是啊。”这刻唐劫也叹息:“可惜洗月派还是没注意到我。你们那位顾鹰主干的真不错,为了消弭洗月派的注意力,他想必也费了不少心思吧?”

    “每次入学,顾鹰主都会先锁定一批可疑学子压住不报,为此他可是花了不少钱,可惜还是被你一声有贼就给轻易破坏了。”庄申冷冷道:“引洗月派来和天神宫打对台,果然好算计!”

    唐劫笑了:“你们不也猜到了吗?但你们却终究是无法确认。”

    “对!原来不能确认,可现在能确认了。”庄申手中术剑直指唐劫,哈哈大笑道:“现在你还能往哪儿跑?”

    唐劫冷哼:“我需要跑吗?确认的只是你而已。”

    他的身上也已随之出现了水蓝se护罩。

    庄申眼神陡然变得凌厉:“还敢顽抗,蠢不可及!”

    手中紫se短剑一扬,一道剑芒已劈向唐劫。

    唐劫反手一剑挡下,冷声回答:“蠢的是你吧?你以为我告诉你这些,你还能活下去吗?”

    “笑话,就凭你?”庄申已大喊起来,紫se短剑再扬,这一次剑身上陡地腾跃出一团紫se火焰,劲袭唐劫。

    只听轰的一声,紫火暴涨,穿透那层光罩,余势冲击,已轰在唐劫身上,炸得他身上腾起一片紫火,逼得唐劫在地上连连打滚。

    庄申已大笑着走过来:“我这一记紫极火焰剑威力如何?”

    唐劫在地上连连翻滚着,那紫se火焰在他身上烧灼了好片刻才熄灭,却已在他身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烧伤痕迹。

    唐劫痛得闷哼一声:“威力果然不错,你修的不是洗月派的阳谷紫焰诀就是天神宫的冲阳天火诀吧?”

    庄申楞了楞,没想到这时候唐劫还有心思说这个,哼了一声:“既然是神宫暗子混入学院,自然是修阳谷紫焰诀,习的是焰剑术,以紫焰诀为底,再配合这紫火剑,可使我的焰剑术威力提升一倍多,就连施法速度也大大提升。你的水光罩能挡我的剑,却挡不了我的紫极火!说,兵鉴在哪里?”

    庄申一指唐劫厉声道。

    “就这点程度,也敢过来杀我?”唐劫却是嘿嘿低笑起来:“天神宫不会这么小气吧?”

    “什么?”庄申被唐劫再次怔住。

    唐劫却是已从地上站了起来,再看他之前刚被火焰灼烧过的伤口,竟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弥合着。

    这怎么可能?

    庄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唐劫已晃了晃脖子,冷冷道:“再告诉你一件事,藏象经有炼体的功效,可以在未进灵台之前就吸收灵气洗炼自身。就目前看来,我的身体素质还算不错,也许现在还达不到脱凡期的炼体高度,但是凡兵不伤基本已没问题了,一般的小法术对我也没什么大用。当然,你有紫火剑在手,威力要大许多,不过我再加水光罩,两者结合到也够用了。就算还会受些小伤,但好在这藏象经的恢复速度还是蛮快的。所以……要想抓我,你还得再加把劲。”

    “藏象经?炼体?”庄申愕然看向唐劫,然后他大笑起来:“原来这就是你的底气。没想到藏象经竟有如此大用,兵主遗宝果然非凡。好,好得很!你越厉害,就说明兵主遗宝越有价值,我立的功也就越大!”

    说着他脸一狞,紫火剑已再度升腾出一片熊熊火焰,对着唐劫凶猛斩下。

    “我说了,这不够!”唐劫已反手挥剑迎上,抗下紫火剑攻击的同时,又是一剑刺向庄申面门。

    庄申手上已突兀地出现一个盾牌,正挡住唐劫的攻击。

    庄申已飞起一脚踹飞唐劫,击中唐劫同时,将他身上护罩也震至粉碎,狂声呼道:“那再加这元气盾如何?”

    他这元气盾竟也是放得奇快无比,显然和唐劫一样,练习过千百次了。

    唐劫被他踢得飞起,再度跌回地面。

    庄申已取出一张符纸对着唐劫一指:“飞剑符!”

    只见那符纸已化为一把灵剑向着唐劫飞she而去。

    眼看唐劫再躲不过,又是一面水光罩出现。

    那飞剑扎在水光罩上,再度穿过光罩刺在唐劫胸口,同时唐劫虎吼一声,猛地一拳击出,正打在那飞剑上,只听轰的一声,那飞剑已化为无数符纸消散,唐劫的拳上也流出一丝鲜血。

    这一罩,一拳,看得庄申心头震撼,失声叫道:“原来你也早有准备!”

    他苦练元气盾是因为有天神宫支援,自然要先练好保命法术,随时准备行动。

    但唐劫的水光罩能放得这么快,就显得有些叵测了,这说明对方也是早准备好了打这一场。

    唐劫已缓缓站起,看着庄申说:“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说了,我不知道天神宫会不会来,但我必然会为最坏的结果做准备……何况这结果也未必就真得很坏。”

    庄申大笑起来:“你在开玩笑?你以为就凭一个水光罩你就能挡得住我天神宫?”

    “为什么不可以?”唐劫反问:“你知道决定一场战斗胜负的关键是什么吗?”

    “当然是实力!”庄申手中紫剑已再度向唐劫砍去。

    唐劫回剑相迎,长声道:“实力的确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主动权。谁把握主动,谁就能获得胜利。天神宫是很强,我自然是打不过的。但是那打不过的人,我可以不打啊!”

    “什么?”庄申一呆。

    “还不明白?”唐劫冷笑道:“这里是我家,是我的主场,只有我能决定谁能进来,谁不能进来!所以……是我在选择对手!”

    一声大吼,唐劫已又是一剑雷霆斩下。

    一连三剑,重重砍在庄申的紫火剑上,竟然打得他节节后退,震的他手臂酸麻,但更让他震撼的是唐劫的说话。

    是他在选择对手!

    是他掌握了主动!

    这是庄申才意识到为什么唐劫如此笃定,从一开始,他就一直在把握着事情的节奏。

    主动权在他,打与不打,和谁打,那都是他说了算!

    当他决定出手时,自然是因为他有足够的胜利把握!

    这个认识让庄申骇然,同时唐劫已继续一剑接一剑斩向庄申,纵剑十二式已是连绵不断地展开。

    他两人都不过是初入仙路,纯用法术比拼还不够格,因此都选择了同一种路子,即以术法增强自身来作战,战术思路极为实用,在整个学院都是少见的。

    这使得他们的攻击就好比拥有剑气的高手对拼,只是又多了许多光焰se彩,看起来更加华丽许多。

    唐劫有水光罩,纵剑十二式再加藏象体,庄申则是元气盾和焰火剑再加紫火剑,两人又都练过格斗之术,因此双方的实力竟是不相上下。

    这刻对击之下,只听砰的一声,唐劫的水光罩固然破开,庄申的元气盾也告炸裂。

    接着两人同时又是一盾一罩祭起,再度打在一起,依然是势均力敌的格局。

    “混蛋!”庄申嘶吼一声。

    探手入囊,庄申已从芥子袋中取出一物,往空中一抛,金光闪闪,竟是一件金se战甲,自动附着在庄申身上。

    “天神甲?不错!不错!”唐劫非但不惊,脸上更是露出欣喜笑容。

    天神宫最出名的大概就是这天神甲,有相关法术,也有专门的术器,法宝,以防御强悍而著称,这庄申作为天神宫安排的混入洗月学院的弟子,自然不能学习天神宫的心法,但是他却带了一件天神甲术器。

    虽然是最低级别的,但其防御能力只怕也超过了元气盾。

    这到不是说天神宫小气连件法宝都不给庄申,而是宝器之物越是高级,需要的灵力消耗就越大,普通灵徒使用法宝,往往一击之力就会把所有灵气全部抽空,还不如使用普通术器来得灵便。

    至少这件术器级的天神甲,庄申穿在身上,是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这刻宝甲着身,庄申脸上已露出狰狞厉se:“唐劫,你不会真以为我就只有一把剑吧?”

    “当然,我知道。”出乎他预料,唐劫回答:“天神宫既然派你来,肯定是要有些对付我的把握才是。你我都是同期学子,你若没点看家底牌,凭什么稳赢我?可你知不知道,我等的也就是这个?”

    “什么?”庄申再度愕然。

    只是这一会儿功夫,他已经被唐劫惊了无数次。

    唐劫的笑脸终于转冷:“你若无宝而来,我又何必理你?你以为我闲得没事冒此大险,就是为了杀一个天神宫的小卒子?不,我要的就是你携宝而来!杀人夺宝,杀人夺宝……杀人不是目的,夺宝才是。为了这一战,我用掉了两瓶多的回灵丹,花费了好几百钱,还停了一个多月的修炼来苦练法术,这么些资本投下去,你若是少带些法器过来对付我,我都不能乐意!”

    说着唐劫法诀一捏,下一刻,一道黑影已猛扑庄申!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