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三章 图穷匕现

    小屋里,拿着一支钢针,蘸着用粉硝,磷石,蓝火屑等物制成的颜料,唐劫小心翼翼地将颜料刺入事先划好的阵纹中,这种颜料是根据虚慕阳的秘法特制而成,传递灵气效果尤佳。当它们按照既定的阵纹排布起来时,只要发动就会自动生成对应的法术。

    事实上阵法,符法,术法等,在其原理上都是共通的,都是通过对灵气的运用来达到某种指定的效果。

    在苦道人给学子上课时就曾经指出,人人皆知天地有灵气,可灵气到底是什么?

    却很少有人说出个所以然来。

    按照苦道人的说法,灵气其实就是一种修仙界客观存在的本源物质,就象是原子一样,能够构成万物。

    有所不同的是,灵气有灵xing。

    这里的灵xing,与灵气无关,是指它区别于天地间一切其他物质。

    风无识,雨无识,木无识,石无识,但是灵有识。

    灵有识,却又懵懂而不自知。

    灵是一切之本!

    它们是生命又不是生命,与一切无识之物最大的不同,就是它们能接受命令而生成反应。仿佛石头有了生命,也便可以听我们的指令而行事。

    灵,便是如此。

    所有的法术,说穿了都不过是对灵下的指令。

    那一个个循环,那无尽的变化,其源皆是如此。

    所以,法术就是指令,是专门作用于灵气的指令,使其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

    正因此,符法,阵法,术法都是对灵气的指令,只是因依存的目标不同,表现的方式也有所不同。

    这就好比毛笔,钢笔,铅笔,写出来的都是字,但其用途却各不相同,存在的领域也各不相同。

    术法在人体,以人体为凭依,以脉络为路径,重在随心。

    符法在符纸,以符纸为凭依,以墨线为路径,重在便捷。

    阵法在自然,以自然为凭依,以阵纹为路径,重在威力。

    虽表现不一,但本质相通。

    正因此,小依依才能化阵法为术法,因为她出生时就应了这迷阵之道,使她的身体天然就与迷阵契合,也因此法阵可以直接在体内生成,其表现形式也就成了术法。

    而对于炼阵而言,就是以傀儡为凭依,以阵纹为路径,重在灵活。

    以傀儡为凭依制作炼阵,需要根据材料质底的不同,形态的不同而有所变化。

    这只战傀用的是雷殛木为主干,最适合刻制一些雷电相关的炼阵。

    此时唐劫所刻的就是一个雷电法阵:小天狼电光阵。

    这是虚慕阳早年游历江湖时无意中得到的一个炼阵,原名天狼电光阵,是为大形狼傀使用的。

    唐劫在得了阵道真解后就一直在研究这个炼阵,他发现如果舍弃其中的部分功能,完全可以将其作用于更小些的傀儡身上,为此特意下过一段时间苦心研究。

    在卫府的三年,无心法可修炼,他的大部分jing力几乎就集中在这方面。那个时候他唯一想的就是如何能用最少的投入得到最合适的傀儡。

    即便如此,制作傀儡那高昂的材料价格也一度让他有过放弃的想法,直到卫天冲的出现,才让他又坚持了下去。

    被唐劫修改后的炼阵,就被唐劫称之为小天狼电光阵,作为一个迷你版炼阵,它最大的特点就是能够引动雷电之力,使傀儡的动作更快,攻击附带强大的雷电效果。

    刻制炼阵的过程极为复杂,每一条阵纹都需要仔细盘算,用了一个下午,唐劫也只完成了一小部分,反到是自己累得额头出汗。

    正要坐下来休息一会儿,又听到外面有人喊。

    唐劫忙将傀儡收起,出来一看,却是柳红烟,平静月几人来了,除她们外还有逍遥社结社时认识的几位同学。

    看到他们,唐劫笑道:“今天又是什么风把几位吹过来了?”

    平静月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你还好意思说,自从上次闹贼之后,你这陶然居啊就成了铜墙铁壁,等闲人等就进不来了。你不知道现在都有人拿你来打赌了吗?”

    “打赌?打什么赌?”唐劫好奇问。

    柳红烟接口:“自然是看谁能破了这阵,进你这陶然居的大门了。我们几个可是和jing绝社的人打了赌,说你这大门啊,想进就进的。”

    唐劫大笑:“你们还真是无聊了。”

    平静月笑嘻嘻地看唐劫:“那你到是说,让不让我们赚这点好处呢?”

    “那还用说。”唐劫已打开大阵道:“进来吧。”

    几名逍遥社学子已嘻嘻哈哈进入陶然居,进了屋里免不得又是一阵厮闹,拿唐劫被洗月学院保护来说笑,说他成了笼中的金丝鸟,却不知是福是祸。唐劫也只是陪笑说话,聊得甚是开心。

    陶然居外的八角小亭里,那姓闵的学子再次出现,看着陶然居的入口,再度取出一张符写下:“逍遥社的人进去了,看来唐劫只让同期学子进入,yu抓唐劫,只能从此处下手。”

    片刻后,信息回来:“让弄鬼出手。”

    ——————————————

    送别了柳红烟等人后,唐劫便继续自己的炼阵。

    小天狼电光阵用了整整四天时间才告完成,接下来唐劫就要为它制作另一个法阵了。

    要完成这个法阵,唐劫还得再去一趟灵妙坊。

    到了灵妙坊,唐劫一路信步,寻找着自己需要的材料。

    正闲逛间,唐劫发现自己却在无意中来到了上次的粮食铺。

    那位水夫人正靠在铺子前,笑意盈盈地看着自己。

    唐劫忙上前两步,作揖道:“水夫人好。”

    水夫人笑道:“我记得你,本期学子中,发现学院生存之道的人,你算是最早的一批。”

    “夫人缪赞,愧不敢当,学子唐劫向夫人问好。”

    “恩,谈吐也还算知礼,看你也是个知趣的人,夫人我今儿个开心,有什么想要的跟我说,我便宜卖些给你,也省得让你那些师兄再扒层皮去。”

    唐劫忙道:“今天却是不买粮食。”

    水夫人白了他一眼:“我这粮食铺是只卖粮食,可谁说我只有粮食铺呢?”

    唐劫楞了一下,水夫人已道:“跟我来吧。”

    说着已娉婷着步子向另一侧走去。

    跟着水夫人一路前行,唐劫已来到一幢阁楼前。

    这阁楼共有五层,雕梁画栋,琼宇飞檐,看起来甚是惹眼。

    唐劫看到这阁楼更是吃了一惊:“灵台阁?这灵台阁是夫人开的?”

    灵台阁算得上是灵妙坊最出se的铺子之一,里面专卖些上好法器,符纸,以及各se材料,基本上灵台境能用的这里全有,因此直接以灵台为名。

    这边水夫人已笑答:“这是我儿子开的,不过他事情多,很少来这里,大部分时间都是我替他管着。来吧,看看有什么你需要的。”

    水夫人已招着手让唐劫进来。

    立有小厮迎了过来,这小厮也是洗月学子担当的。

    洗月学子只要过了文考,ziyou时间便大大增加,有嫌修炼气闷的,就会出来找些事做,顺便也可赚些零钱。

    对他们来说,苦修,试炼,杂项,打工这些统统不过是学子们的一种选择,而不同的选择往往又代表了不同的人生走向。

    这刻那学子迎上来道:“不知这位师弟要些什么?”

    唐劫犹豫了一下,终于道:“我需要一些紫墨,一些闭灵散,还有一些透骨钉。”

    “闭灵散?”水夫人吃了一惊:“这是散灵的毒药啊,你要这个作甚?”

    唐劫忙回答:“再过些ri子,文考就要到了。唐劫自问文考当无问题,打算等过了文考后就去试炼。”

    “过了文考就试炼?太急了吧?你新入学,根基未稳,实力不济,哪怕是最简单的试炼之地对你而言也太危险。”水夫人皱起眉头关切道。

    “所以才要用到闭灵散啊。”唐劫回答:“我也是没办法,资质有限,修炼进度太慢,若不设法为自己赚些钱,怕是十年之内到不了脱凡。”

    水夫人疑惑地看看唐劫,突然出手抓住唐劫,一股暗劲已顺着唐劫脉门进入他体内,唐劫大吃一惊,想要甩却发现怎么也甩不掉,好在下一刻水夫人已收回手:“原来已经灵泉了。玉门五转,说不上太差,也说不上太好,不过就算不用灵药,十年之内进入脱凡应当也没什么问题。到是你这身体颇有些古怪,怎的血气如此强大?”

    她看唐劫的眼神转个不停,唐劫惊得汗都下来了,忙赔笑道:“小的从小锻炼身体,这体魄还是可以的。”

    水夫人听着只是笑笑,知道他言不由衷,却也不和他计较,只是道:“你有什么秘密都是你自己的事,我没那么爱打听。看你这身子骨尚算结实,用来对付一般的小妖到也能多撑几下了,不过真要碰上厉害的,依然只有个死字。罢了罢了,都是你自己的事,我也懒得管。这闭灵散啊,我这里到也有,你想要,便给你就是,但是切记不可用在同学身上,若让我知道,定要你好看。”

    唐劫忙回答:“多谢夫人,唐劫定不敢用来加害自己人。”

    带着水夫人给的材料,唐劫回到陶然居,再度开始刻起自己需要的炼阵。

    相比小天狼电光阵,这个炼阵要简单许多,只用了一个下午即告完成。

    眼看着已然成型的电光狼傀儡,唐劫让它动了几下,只见那狼傀瞬间冲了出去,如一抹电光飞扑在院后的碾子上,伸出利爪一挥,已将那石碾抓出三个深深的爪印,这还是未启动炼阵术法的效果。

    唐劫大感满意,心想这傀儡防御上是弱了些,但胜在速度快捷,攻击犀利,若是用来突袭,就算是灵海境的学子,一不小心也得被重创,用好了绝对是现阶段的一个大杀器。

    只是一想到那水夫人,唐劫心中刚升起的底气旋即又消失无踪。

    这还是他第一次碰到一探手就发现他实力深浅的人,一直隐藏的灵泉阶被直接发现就罢了,就连藏象经的炼体效果都被一眼看出。

    而且看水夫人那轻描淡写的样子,他这引以为傲的铜皮铁骨在水夫人眼中,竟也不过是个“身子骨尚算结实”,一想到这,唐劫又是一阵汗下来。

    这洗月学院果然是藏龙卧虎之地,随便遇个卖粮食的老板娘都能有如此修为,真要再碰上个扫地老太太突然凑过来对他说“你这心法修炼的不对,要如何如何……”他也不会觉得稀奇了。

    那个时候,他才真正意识到,在这个世界,实力依然是最大的依仗。

    所有的智慧,诡计,都必须建立在有足够的实力基础上,若是没有,则只是空幻泡影。

    他唐劫是运气的,因为天神宫和洗月派不对付,给了他可利用的机会。

    但这种运气总有极限,总有用完的时候。

    到那时,就是他穷途末路的时候了。

    “必须在那之前提升实力到足够自保的地步。”唐劫自语道。

    ————————

    做好了傀儡,唐劫并没有立刻把它去给卫天冲,而是以炼阵费时,需再等些时ri扣了下来。

    接下来的ri子,他依旧每天苦练,由于灵泉阶被发现,他也不再隐瞒,径直去讲经台领了第二层心法继续提升。好在这段时间过去,他的进境基本符合玉门五转应有的速度,大家也不会有什么怀疑。

    今天晚上陶然居前再度来了一位客人。

    他叫庄申,逍遥社的一名学子,在几次社团聚会中,与唐劫到也算相识。

    “庄兄今ri怎的会到我这儿来?”

    直接请了庄申进门,唐劫随口问道。

    “也没什么,就是有些事想问唐兄。”入了门,庄申一边随意走着,一边打量着四周,一只右手已伸入身边袋中,却是取出一张图来,随手一抛,那图已隐于空中消失无形,只在陶然居周围多出了一片蓝se天幕,看起来仿佛整个空间都被隔绝起来一般。

    “哦?什么事?”唐劫仿佛仍无所觉般走在前面,随口问到。

    庄申已大笑道:“自然是关于唐兄的真实身份了!”

    剑光起,对着唐劫一剑斩下!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