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二章 试探

    接下来的ri子,唐劫继续苦练自己的施法能力,这在大部分学子中是极少见的。

    眼看一个又一个学子进入灵泉阶,得意洋洋的回去修炼,唐劫也不着急,只是把水光罩一遍又一遍的释放,施法的速度也从五秒逐步提升到四秒,三秒,二秒……

    今天唐劫还在屋内修炼,却听到外面有呼唤声。

    出了屋,唐劫看到一名学子正站在门口。

    “原来是李师兄,不知师兄找我有什么事?”

    这李师兄叫李真,是洗月学院一名六年期的学子,灵湖境,不过比起吴幸,他可要强多了。

    这个李真走的路线与唐劫有些相似,并不急于境界的提升,而是每到一境必勤修术法,提升战力,然后依靠战力四处执行学院任务,获得资源,再反过来提升自己的修炼速度。

    这也是一些天资不够的学子最好的选择,唯一的问题就是风险太大。

    这李真前些ri子在神兵斗场与人战过几次,连胜多局,名声到也不小,因此唐劫也是知道他的,更曾有过一面之缘。

    这刻看唐劫出来,李真笑道:“你也知道,过些ri子就要大考了,可怜我年年不中,不能总把时间浪费在这儿啊。这不是听说洗月学院出了个天才学子,学富五车,才高八斗,所以就过来讨教来了吗?”

    洗月学院的文科规矩很简单,所有内容只讲半年,半年后大考,通过的就可以不用来上课了。

    至于通不过的,就必须继续来上课,试炼可以请假,但只要回来,就一天都不能落下,直到什么时候通过,什么时候才可以停止上课。

    洗月学子们一心修炼,哪有心思习文,后来才意识到,这文科通不过,每天上午就得去听课,耽误的时间就厉害了。考虑到大周天的中断时间问题,耽误的更多。毕竟当你一个大周天需要一个时辰才能完成,而你只剩半个时辰就要上课时,你是没可能修炼半个大周天去上课,然后回来再补的。

    因此学子们也不得不在自己不感兴趣的地方努力。

    如这李真,六年来他勤修苦练,就连上课时都不忘练习周天运转,结果自然是屡考不过。许多人象他这样其实已经彻底放弃文科了,反正上课时也能修炼,充其量就效率差点,综合评价低点吧,没想到今天李真却跑过来找唐劫了。

    听到李真的说话,唐劫笑道:“说到文理科目,师弟的确有些信心。不过每期学子,想必皆有文科出众者,洗月学院以年论,这文科娇子至少也得有十个,怎的师兄偏就找上我了呢?”

    那李真笑笑:“补习文理,亦需时间。那些个家伙,你找他们帮忙,必定是狮子大开口。师兄我攒钱不易,买不下他们的时间,想想师弟毕竟新来,想必价钱是会便宜些的,这不是特意准备了一瓶养气丹,聊作资费。”

    说着已将一瓶养气丹拿了出来。

    看到那养气丹,唐劫笑笑:“这养气丹太贵重,师弟受不起啊。其实师兄大可不必如此,既然师兄想过文考,每ri听课时认真些,自然就都明白了,何必又非要找小弟呢?”

    李真连忙道:“上师讲课,不许提问,我脑子愚笨,有许多问题不解,自是找师弟帮忙才好的。怎的师弟不愿意吗?”

    唐劫摇了摇头:“抱歉,小弟最近努力冲关,灵泉已然在望,怕是抽不出时间。”

    “有了这养气丹,你就可以更快入灵泉。”

    唐劫依然摇头:“师兄好意,小弟谢了,不过这事还是算了吧。”

    “你!”李真被他气得眼一瞪:“那你请我入屋坐一会儿总没问题吧?”

    唐劫却依然只是摇头。

    李真被他气得哆嗦,指着唐劫道:“好!好!不过区区一年期的学子,竟然如此猖狂,我屈尊来求你,以养气丹相赠都不能获你半点相助,甚至连坐都不让我坐一下,如此无礼,我记住你了!”

    说着他一转身离开。

    离了陶然居,李真走了段路后,来到一处偏僻无人的角落,只见那里还站着一名身材欣长的学子。

    那学子看到李真过来,眉头微皱:“看来师兄失败了呢。”

    李真哼了一声:“这个赌,却是我输了。我李真自以为在学院里不说一呼百应,好歹师弟们总是听说过,有什么事也是要给几分面子的,没想到那唐劫竟然真敢连屋都不让我进。闵师弟猜的不错,这个唐劫,果然狂妄嚣张得紧,表面谦逊,骨子里却是目中无人。要不是他居所有大阵守着,我非冲进去好好教训他一番不可。”

    说着已将那瓶养气丹丢给对方。

    那姓闵的学子却只是笑笑,又把丹药还给李真:“不过是一时戏言,寻些乐子罢了,师兄何必如此认真。这养气丹,师兄还是收回去吧。”

    李真大感不满:“你这话说的,好似我是那赖帐之人似的。这养气丹既是我输掉的,那自然就没有收回的道理。我若是赢了,你输我那五瓶,我可是一瓶都不会少要的。好了,此事就此作罢,告辞!”

    看到李真离开,那学子低头思索片刻,取出一张符纸来,书写道:“唐劫谨慎,凡不相熟者一律不许进其屋,于学院内出入也只走大道,不进小路,沿途多有学子纠察,更有灵师暗中窥视,尚需继续寻找下手机会。”

    写完后指尖一缕火焰腾起,那符纸被烧成灰烬后消失。

    ———————————————

    二十天后,卫天冲终于完成了他人生第一个傀儡制作。

    这是一只狼形傀儡,体形并不大,却颇显威严。

    由雷殛木制成身体主干,黑晶珠制成双眼,利爪和牙齿用的是掺有少量原铁的混合金属,单是这一小块混金就花了有近千钱,也是最贵的部分。

    狼雕内部镂空,用于存放可作为动力的灵石,这也是修仙界最常见的动力之源,只不过灵石并不作为物价交易单位,因为不同的灵石,属xing,大小,效果各不相同,而是作为一种基础货物进行买卖。

    在其头部还有一只同样用混金制造的尖角,使其看起来分外狰狞。

    若仅以材料质量论,这只战傀的用料在一品傀儡中也算说得过去了,只是因为形体较小,而导致能刻的炼阵有限,功能也必然有限。

    卫天冲只是完成了它的形体塑造,接下来要进行炼阵制作,才能赋予它真正的灵魂,使其按自己心意运转起来。

    就象是把自己的孩子交给唐劫一样,卫天冲依依不舍的说:“我可就交给你了!”

    “放心吧,小少爷。”

    拿了卫天冲交给他的傀儡,唐劫径自去了周天台。

    周天台是学子们学习阵道的地方。

    按照洗月学院的规矩,学子们只有在进入灵泉阶后,才有资格申请学习丹符阵器等杂学。

    申请之后等一段时间,学院会安排一次考核,只有完成考核的学子才能正式开始杂项学习。录取的方式则是按照学院一贯的风格,不管来的有多少天才,每次只取十人,而且宁缺毋滥,达不到要求的情愿不要。

    当然,你要是觉得自己天赋够好,反复考也是可以的,只是除第一次考试免费外,补考统统要交钱。

    学子们将来要出人头地,除了靠天赋,靠家底,靠拼命外,这丹符阵器等杂项就是他们的第四条路,可惜这方面对天赋同样要求甚高,而且先期投资大,没有家底也是很难出头的。

    从这方面说,唐劫能跟虚慕阳学阵纯属运气。虚慕阳的阵道重视自然,讲究的是施法天成,能不用材料就不用材料,这才让他有了奠定基础的机会。可就算是虚慕阳的阵道,走到高处也免不了也还是要用施法材料,因此唐劫之前的三年也只能在一些基础法阵上打转,好在那本书被他翻得够透,理论底子那是绝对扎实了。

    到了周天台,正前方是一个大广场。

    广场上正坐着十余名弟子,一个个正坐在地上冥思苦想盘算着什么,时不时还用粉笔在地上划线。

    唐劫知道这是在计算阵图构成,这是构阵的基本学问,却又繁杂无比,往往能把人算得头昏脑涨,想当年他也是这么过来的。

    不过他到这里来可不是关注学子构图的,这刻目光扫了一圈,已落在一名看上去有些落魄潦倒的学子身上。

    这学子有些寥落,目光却颇是专注,从他的阵图构成上看,基本功到还不错,就是过于死板了些,不过这正是唐劫想要的。

    就是他吧,唐劫想。

    整理了一下衣冠,唐劫走过去,打了揖道:“这位师兄好。”

    “咦?”那学子抬头望向唐劫:“你是……”

    “学子唐劫,本期一年生……”

    说着唐劫已将来意大致说了一下。

    听到唐劫说要请自己为傀儡炼阵,那学子大喜。

    学子学习杂项本就是为了赚钱,好买灵药修炼。

    只是那有些水准的都去了坊间拉生意,留在周天台还在和阵图较劲的大多属于水平还不够的学子,依然处于有出无进的阶段。

    这学子名叫秦良,在阵道一途上并不出众,生xing还有些木讷,因此也一直没接过生意,没想到今天竟有人到这里来求炼阵,这可是送上门的生意,非但可以小赚一笔,还能进一步借此练手。

    不过等唐劫把那傀儡取出一看,秦良立时皱起了眉头:“这傀儡却是小了些啊。”

    “不当紧。”唐劫已笑道:“这傀儡原以没打算用它来战斗,只是想用来玩的,所以只要刻几个简单法阵即可。”

    “原来是这样。”听说不是战斗用的,秦良立刻轻松许多。

    既然对方只是一时玩耍,那么刻几个最基本的控制法阵就够了,以此体积到是绰绰有余。

    “不过这可都是上好材料制成的傀儡,只用来玩耍,却是可惜了。”秦良看着那傀儡上的材料啧啧赞叹。

    这样一个傀儡,没有两千灵钱是拿不下的,也不知谁家的少爷这么败家,花这么多钱就为了当宠物玩。

    唐劫笑道:“那还请师兄照此图施为了。”

    说着已拿出一张阵图来。

    “咦?”秦良看着阵图奇怪道:“这阵图到是有些古怪,怎的中间还有这许多不连贯处与空白处?这材料要求也有些奇特……这样的阵图,制出来能用吗?”

    “是这样的,我家少爷对阵道也有些兴趣,所以这傀儡最好是做些留白,然后由少爷……”唐劫做了你懂的颜se,取出三十枚灵钱递了过去。

    秦良立时点头表示明白,这多半是某个富家少爷想炫耀能耐,所以让别人只做半截,剩下的自己做了,就可以夸耀是他的功劳。

    反正自己只要拿钱就好,其他也无所谓,自是心领神会的接受了。

    三天后,秦良完成阵图,将傀儡交给唐劫。唐劫拿着那傀儡看过后,总算这小子没自做聪明乱加几笔,深感满意,大赞秦良手艺jing湛,弄得秦良也有些飘飘然起来。

    带着那半完工的傀儡,唐劫回到陶然居。

    取出早已准备好的材料,接下来,就是自己化腐朽为神奇的时刻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