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一章 聚灵

    将云雾石小心翼翼地放在屋内两侧,小心翼翼地洒上特制的银se粉末,随着光芒闪过,那些用于构成阵法的所有材料全部消失不见,仿佛从未存在过一般。

    唐劫这才轻吐出一口气:“这聚灵阵总算是成功了。”

    聚灵阵是一种聚集天地灵气的阵法,也是修仙界比较常见的阵法,修者常以此阵聚灵,引动天地灵气。

    虽然说修者对灵气的吸收主要和玉门有关,但是环境的不同对修者也有着明显的影响。就算是玉门九转,在没有灵气的地方修炼,那也是屁用没有的。

    只不过聚灵阵可不象小迷迭阵那般随意布置就行了,它需要一些特殊的材料做基础。

    与丹药傀儡一样,法阵也有凡灵仙品,分别对应了不同层次。

    如小迷迭阵只是凡品,所以划几道灵线就能布置。

    聚灵阵则是一品灵阵,就势必需要一些材料。就算虚慕阳自诩以天地为阵,实际上他也不可能做到真正的不借助任何施法材料,他只是能少用就少用罢了。

    而目前为止,已知最强大的阵就是九绝诛仙阵,既名诛仙,即为超越仙品,正因此就连天神宫都不敢打强行破阵的主意。

    作为阵法基础,唐劫早就掌握了聚灵阵的布法,但是在这里,他却一直不敢布。

    聚灵阵聚集天地灵气,动静可比小迷迭阵大得多,一旦发动绝对会被人发现。

    他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懂阵法!

    至少现在不能!

    如果让天神宫知道他懂这个,那基本就可以确认他的身份。

    唐劫的计划,只需要对方的怀疑,不需要对方的确认!

    所以无论如何,他不能给天神宫和洗月派确认自己的机会。

    但是当谢枫棠为他在陶然居布下守护阵时,一切就再不一样了。

    有了外面这个大阵做幌子,他在里面随便怎么折腾都不会被人发现,就算有所察觉,都只会认为是外面的大阵波动。

    而对于唐劫来说,这也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布置法阵,相比这次,以前都只是打基础。

    这次的布阵,就好比培训中的帮厨终于出师,开始为客人烧菜了。

    好在客人也是自己,他到是不用担心评价的问题。

    这刻发动聚灵阵,唐劫身在阵中,开始感受灵气的汇聚。

    在聚灵阵作用下,天地灵气越聚越多,近乎是主动地向着唐劫身中涌去——玉门五转这个水龙头开得或许不算大,速度却是骤然加快。

    唐劫已趁势开始周天运转,贪婪地吸纳着每一分灵气,将它们转化为灵液滴入灵空,再转为法术释放,就这样循环不休,法诀变化,一个又一个水光罩在唐劫的身上,身上生成,幻灭,再生成,再幻灭。

    聚灵阵的效果非常明显,唐劫的法力恢复速度几乎是因此增加了一倍。

    尽管如此唐劫还是不满意,熟练度到了一定程度后,就是越往上升越困难。

    从二十秒一次的水光罩到六秒一次,可能几百次的熟练后就能做到,但再往上升,每提升一秒的释放速度,可能都要成百上千次的苦练。

    好在唐劫不光有聚灵阵,还有谢枫棠给他的灵药。

    为了快速掌握水光罩,唐劫有半数选择的都是回灵的药物。

    在栖霞界,大部分的回灵的药物并不是一吃下去后就能补充灵力,而是药xing本身含有大量灵气,而且极易被凝化成液,但同样需要通过小周天运转来完成。

    这刻唐劫一粒回灵丹服下,只觉得体内灵气立时充溢,一个小周天下来,竟是直接凝结出三十灵液,不仅如此,就连小周天运转速度都骤然加快,主要是因为药xing作用,凝结的过程无比顺利。

    唐劫一边继续炼化剩余药xing,一边不断用水光罩飞快消耗着补充的灵气,熟练水光罩的应用。

    一晚下来,那回灵丹的药xing终于被他全部吸收,唐劫算了一下,这一晚自己竟是运转七十余次小周天,速度比以往快了一倍,应当主要还是炼化容易的缘故,而这样的过程也让他的小周天运转熟练本身大有提升。

    同时他前后也释放了有二百多次水光罩,终于将水光罩的释放速度提升到接近五秒。

    一瓶回灵丹有十颗丹丸,五瓶回灵丹可用五十天,唐劫估计两到三瓶就足以让自己的水光罩释放进入一秒之内。

    看看天已大亮,唐劫神清气爽,撤去聚灵阵,这才走出屋子上课去了。

    —————————————

    白天上课时,唐劫看卫天冲无jing打采,用笔书写了问卫天冲:“怎的昨夜一夜没睡?”

    卫天冲回写:“唉,别提了,我终于知道这制作傀儡的弊病是什么了。咱们修炼一夜不睡没问题,可这制作傀儡它不是修炼啊!我忙了一夜,现在困死了。”

    “那就睡吧,反正只要不说话,上课睡觉也没事。”

    “那课怎么办?过几天就要大考了。”

    “反正你听不听都考不过,到时候再继续上呗。”

    “唐劫,对少爷有这么说话的吗?”

    “我没说话,我在写字。”

    “……唐劫,你说我做傀儡真的正确吗?昨天大哥又来了,把我教训了一通,说我不务正业。”

    “仙路很窄,也很长,但仙路却未必只有一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小少爷,你适合这个。如果你相信我,你就沿着这条路走下去,我保证你能成功,别忘了我可是指望你成为十大弟子的呢。”

    “别提十大。不过我昨晚做了之后才发现,这制作傀儡也颇有意思。每一种材料都有自己的作用,放在不同的位置,用不同的炼阵,就能激发不同的效果,真真是有趣无比。我那点雕刻之术,用在制作傀儡上还远远不够。”

    “你喜欢就好,有兴趣,再加点坚持就能成就。对了,你的傀儡预计多久能完成?”

    “好歹是我的处子之作,我要做好些,至少二十天吧。不过有几位师兄知道后,都说太小了,炼阵不好刻,除非请上师出手,一般学子怕是没那个本事。”

    “别担心,我能帮你解决。”

    “你会炼阵?”

    “我不会,但我认识会的人。”

    “高人?”

    “避世不出的隐世高人,学子中的卧虎藏龙,扮猪吃老虎的超级典范,一代阵道的绝代大家。”

    “……唐劫,你又在跟我胡扯!”

    “哪里来的又字啊,小少爷!总之呢,我保证你的炼阵完美无缺,一品战傀惊世骇俗就是了。不过要做出让你满意的炼阵,价钱怕是要贵一些。”

    “多少?”

    “一百枚灵钱。”

    “如果能做到你说的那样,一百枚灵钱到也值得。”

    “那就行。”唐劫笑笑,停止笔谈。

    ————————————

    鹰巢。

    顾长青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身前已重新摆了一张新书案。

    凝思片可,顾长青终于道:“如果他真是唐杰,鹰主认为他的后手会是什么?”

    顾长青摇摇头:“我不知道,这个少年已经出乎我们的预料之外,有些东西已无法去估计,无法去推测。对付这样的对手,有时候还是用最简单的办法最省事。”

    高飞眼中jing光一闪:“鹰主的意思是……”

    “jing美的事物最怕的就是野蛮的对待。当对手布置了一个环环相扣的计划时,有时你需要做的不是解开它,那样只会顺着敌人的路子走,只会把自己越陷越深,所以这个时候最适合的,就是以雷霆手段直接摧毁!既然对手要玩火,那就干脆让他知道,他没有控制火候的能力,别以为他可以左右逢源到自己需要的时候,当他点起火的时候,这把火就已直接扑了过来,要把他生生吞噬!”

    说到这,顾长青冷笑道:“立刻派人抓唐劫,以搜魂之术进行拷问!”

    还是要动手了吗?

    高飞眉头一皱:“会不会太急了些?其实我们还有些其他手段可以查证的。我们可以先去安阳把见过唐杰的人找来。”

    “万一对手也是这么想的呢?”顾长青反问:“安阳天长水远,等把人找来,又不知什么时候了。只怕那时他又有了什么手段,让我们空跑一趟。对手如此狡猾,我们也不得不采取些非常手段。再说那帮家伙以前也不是没请他们来过,结果如何你也看到了。”

    高飞自然是知道的。

    这三年来,怀疑的对象有很多,他们也曾请过安阳的人来过,结果那些人早已不太记得唐杰的样子,天神宫的人又吓人,威慑之下,往往就是胡乱指认。

    上次弄错的两次,有一次就是因为那几个家伙指鹿为马的乱指一气。

    “而且我总觉得,如果唐杰够聪明,未必在这事上没有准备。”顾长青又补了一句。

    高飞听得也颇赞同,尽管如此,他还是提醒道:“话是这么说,却总得试过才知道。而且万一搜魂术没能找到线索,可能会彻底失去希望,搜魂的成本又太高……”

    “所以要先拷问,搜魂术作为最后选择,至于成本就不用你考虑了。”

    “那万一我们找错人呢?”

    “所以在得手之前,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让天神宫牵涉其中……”说到这,顾长青也顿了一下,叹气道:“不能再犯前两次的错误,这次我们要另外想些办法。”

    “洗月派已注意到唐劫,这个时候动手,他们不会相信的。”

    “不需要他们相信,只要有交代就行。”

    高飞不说话了。

    他已明白顾长青的意思。

    顾长青悠悠叹道:“做好付出一条人命的准备吧……yu成大事,总要有所牺牲。一条人命若能换来兵鉴,已是极值得的了。”

    “是!”高飞低头道。

    心中却不由想到,只怕对那被牺牲的人来说,就未必值得了。这事不能够指望自愿,终究是要动些心思了。

    顾长青已又道:“人选的事你来决定吧。”

    高飞心中冷笑,知道顾长青这是把难题推到了自己身上,一旦事情出了岔子,倒霉的就是他了。

    不过身为属下,自己不背黑锅谁又来背?

    “你需要多少时间?”顾长青问。

    想了想,高飞回答:“至少一个月,唐劫的居所现在有法阵守护,而经过此事后,不管他是不是唐杰,只怕都有了jing惕,需要时间来慢慢接近。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我们让暴猿出手。”

    “不行!”顾长青断然否决:“暴猿是我们最后的底牌,培养不易,在没到山穷水尽的时候,不许用!”

    “是!”

    “给你四十天,四十天内,一定要把唐劫抓住!”

    “属下明白!”高飞大声回答。

    —————————

    ps:对于吴幸的事我不想多解释,见仁见智,我只是写出我眼中看到的一些人。对于洗月派的做法,我只能说,好歹也是名门正派,好歹也是执政党,不至于为点好处动辄杀自己人。这本书的世界观,总体上还是偏向现世,没有我是强者万物为猪狗的概念,至少没这么直白,没这么**裸。我本人对所谓的身怀重宝就一定会被国家如何如何的概念是嗤之以鼻的,就好象总有人觉得我要是有特异功能就一定会被国家抓起来解剖。但实际上,这种事根本不可能。

    中国真特异功能的没有,假特异功能的数不胜数,多少高官都信了,也没见谁被抓起来解剖啊。

    不至于!

    黑暗的东西之所以黑暗,还是因为那隐藏在yin影之中,本书中会有那么一些我是强者,万物可杀的存在,但这类人通常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不上台面的东西,必然存在,也必然成不了大器,至少不应该存在于如洗月派,天神宫这样的大组织的明面上。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