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章 渔翁

    “砰!”

    伴随着一记有力掌风,用上好紫檀木制作的书案化成齑粉。

    “这是怎么回事?”顾长青的怒吼回荡在鹰巢上方,震的下方三名金衣人低头不敢言。

    顾长青的胸膛不断起伏着,强压着心中怒火,喝道:“一群没用的白痴,混蛋,废物!找不到东西不说,反而让人发现了痕迹,要你们有何用?!”

    一想到自己派出的人竟然把事办砸了,顾长青心头又是一股无名火气,恨不得把这些人全部一个个脑袋击碎!

    那下方几人全部战战兢兢不敢接话,反到是站在一旁的高飞说道:“鹰主先勿动怒,我觉得这件事里还有些蹊跷。”

    “有什么蹊跷?”顾长青看向高飞。

    就象他顾长青是目前天神宫最器重的人才一样,高飞也是他顾长青最看重赏识的人,对于他的话,顾长青却是会有几分重视的。

    高飞已回答:“启明好歹也是鹰堂的老人,这些年他做事,我们也都看在眼里,可以说是相当稳重的,也从未出过什么岔子。”

    顾长青哼了一声:“我知道,正因此才派了他去,没想到却会捅出如此漏子。”

    高飞已道:“我却觉得……有没有可能不是启明他们出的问题?”

    “恩?”顾长青已看向高飞:“你的意思是……”

    高飞躬身回答:“事情我没有亲眼看到,不敢说什么肯定的话。不过我托了人问过当时在附近的学子,也打探过辛越和司月儿的口风,据说当时唐劫大喊有贼,是因为发现了脚印,鹰主,您不觉得发现一个脚印就大喊有贼,有些大惊小怪了吗?”

    顾长青的眼睛眯了起来:“你继续说。”

    高飞便道:“另外,根据探询得到的消息,那个脚印听说是非常清晰,就踩在一块面粉堆上。要说他们三人行动小有瑕疵,可能有没注意到的角落,留下一些小线索,这还说得过去。可要说留下如此鲜明的证据而不自觉……我不认为启明他们会无能到这种地步。”

    听到这话,那下方三人已是满含热泪地看高飞。

    顾长青也终于恢复了冷静。

    他坐了下来,摸着下巴沉思片刻:“你说得对,高飞,此事是我一时激动了。看来这事背后有鬼啊……”

    “不过属下还是不明白,如果真是唐劫有意陷害,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顾长青习惯xing的敲敲桌子,却发现书案已被他一掌拍碎,只能站起来踱了几步,然后才道:“当然是因为这事对他有大好处,现在谢枫棠想必已经注意到他了吧?那么接下来,洗月派定然也会严密看住此人,有了洗月派插手,我们要对他下手可就难了。”

    “鹰主的意思是,他在试图借助这件事吸引洗月派的注意,保护自己?”高飞皱起眉头:“可问题是洗月派也不是善男信女啊。我们想要兵鉴,他们也想要!难道……唐劫已经打算把兵鉴交给洗月派了?”

    说到这,高飞也是面se大变。

    如果是这样,那恐怕就是最糟糕不过的结局了。

    顾长青却摇了摇头:“我不认为他会交出兵鉴。如果他要交,三年前就可以交了,何必费尽心思为人作仆?只要他肯交出兵鉴,就算是换一个真传,想必洗月派也是会答应的吧?他要想做,早就做了。”

    “那他为什么还要让洗月派发现他?”

    “为什么?”顾长青冷笑了:“高飞,你忘了一件事。”

    “什么?”

    顾长青一字一顿道:“就是到目前为止,其实我们还没有任何证据证实,他就是唐杰!”

    高飞愕然。

    顾长青说:“你真的能确定他就是拥有兵鉴的唐杰吗?他只是和那个唐劫来历相仿,年纪相仿,名字相近,但这能说明他就是唐杰吗?老实说,就算是到现在,你我也不能确定这一点啊!”

    “出了这种事,他有九成九的可能是!”高飞咬牙道:“否则的话,他何必制造证据陷害我们?”

    “问题是我们的人当晚也的确去了!他在那个时候喊出来,说明可能不是巧合,而是的确发现了启明他们留下的蛛丝马迹!所以完全有可能是他觉得有问题,然后大张旗鼓,把证据扩大,年轻人嘛,总喜欢哗众取宠,这也是有的!”顾长青反驳:“最重要的是,如果唐劫真要一意陷害,他为什么非要挑在我们真去的时候?他大可不必等我们的人来啊?完全可以在任何时候直接搞那么一出。”

    下首那叫启明的弟子已快速道:“也许是因为返本归源法?”

    “错!”顾长青已道:“不是只有返本归源法才能指向天神宫。如果我是唐劫,如果我想吸引洗月学院的注意,我完全可以选择更简单的方法。比如大喊一声我看到有身穿金衣的人从我房里走开了。陷害嘛!什么叫陷害,就是制造证据!可他并没有这么做,而是在我们真正去过之后才这么做的,甚至于那个证据到底是不是他制造的,我们都不能确认!”

    “这……”大家一下子又说不出话来。

    “也就是说,我们依然不能确认他是唐杰?甚至不能确认是他有意陷害?”启明恨恨道。

    “没错,不能确认!这三年来,象他这样的目标并不少。只不过他是唯一一个喊了一声我叫唐劫的人,是唯一的在我们去搜查过后发现我们来过的人。这两点只能证明他可疑,却不能证明他就是!”顾长青叹气道:“这世上,可以怀疑的事太多,可以确认的事却太少!”

    他是个讲究证据的人,虽然他也认为唐劫就是唐杰的可能xing非常非常大,但在没有找到兵鉴前,任何轻举妄动都是不智的。

    万一认错,后果就麻烦了!

    顾长青已又道:“不过正因为这样,我反而能够理解他为什么要让洗月派注意他了。”

    高飞眼睛一亮:“因为洗月派也不能确定。”

    “没错。”顾长青笑着点头:“现在让我们来做一个假设……”

    “假设,我就是唐杰,同时也是唐劫。我手掌兵鉴,只要将来修炼有成,去了天都山,打开大阵,就能获得兵主遗宝。然而修炼有成这话,说说简单,做起来却不易。要想打开天都山大阵,至少也要天心真人级别的实力。而要入天心境,对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遥不可及的。”

    高飞已接口:“所以我不但要进洗月学院,还必须获得学院重视,晋身十大弟子,获秘法传承,才可稳入天心!”

    “没错。可我不过是一个玉门五转的中庸之才,我凭什么让洗月派看重我?”顾长青接口。

    高飞眼中已闪出凶狠光芒:“自然是靠兵鉴……这也是我手中唯一的砝码!”

    “正因此我要在进入学院前喊一声,期望能引起学院注意。”

    “但没有想到,天神宫会买通学院里的一些人,压下信息没有上报,而且洗月派对兵鉴的消息也了解有限,重视程度未必够。”

    “所以我就必须想办法进一步提醒洗月学院。”

    “问题是我并不想真正交出兵鉴,又不能泄露兵鉴秘密,那我该怎么提醒?”

    “那就有些难了……不过……也许……可以反过来利用天神宫……”高飞的声音渐渐低沉:“如果洗月派发现天神宫在怀疑我,那他们自然也就会注意到我。”

    “所以我所要做的,就是让天神宫的调查落到洗月派的眼中。”顾长青接道:“这相当于让天神宫自己告诉洗月派,唐劫有可能是唐杰。”

    高飞继续:“没错,这样一来洗月派注意力就会来到我身上,但由于天神宫不确定我的身份,所以洗月派也不能确定我到底是不是唐杰。”

    顾长青:“所以洗月派一定会对我保持关注,却不会轻易行动。”

    高飞:“但是风险依然存在。洗月派很有可能不顾一切直接把我抓起来进行搜魂,找出真相,毕竟洗月学院是洗月派下辖,他们要抓人,可不象天神宫这么麻烦。”

    顾长青:“世界上哪有不冒险的事?面对天神宫和洗月派这样的庞然大物,要想火中取栗,就必然要冒些风险,何况洗月派这么做的可能xing也并不大。一来他们也不能确定我是不是天神宫要的人,万一抓错了人就不好办。搜魂的后果太过严重,会把人废掉,等于杀人,且搜魂也有局限,未必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二来还有天神宫虎视在侧。洗月派要是什么都没得到也就罢了,要是有了收获,天神宫肯定不会放手。万一把事情捅出来,到时候洗月学院以酷刑对待自家学子,谋夺好处这事一传,洗月派这名声可就臭了。”

    高飞:“一个学子的命,不值钱。但是洗月派的名声,还是值些钱的。尤其是在不确定人,也不确定收益的情况下,万一白害死一名弟子,就更糟了。”

    顾长青:“所以如果我是谢枫棠,我一定不会用那么简单粗暴的手法。”

    高飞:“我会假装不知,采取怀柔手段,示之以恩惠,使其对洗月派感恩戴德,将来有可能自己交代出一切。只要是唐劫自己交出来的,那天神宫想怎么折腾都没用,洗月派名声无损,名利双收!”

    顾长青:“就算他不交,也可以进一步接近,探听确实消息,一个小孩子嘛,只要下点功夫总能骗到的。还是不行,再抓起来严刑拷问也是来得及的。哪怕是最坏的结果,唐劫不是唐杰,那也不过是对一个学子有小小偏爱,付出不过九牛一毛,反正进可攻,退可守,只要人在自己手里,怎么都好办。”

    高飞:“这就相当于用洗月派牵制天神宫,再用天神宫反过来牵制洗月派!”

    顾长青:“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高飞:“所以事发之后,谢枫棠才会立刻给出十瓶灵药,一千灵钱。”

    顾长青:“这只是开始,如果谢枫棠认为我就是唐杰的可能xing很大,如果他知道兵鉴的价值,如果我表现得再好一些……”

    高飞:“就连天一阁九层都有可能为我开放……这个小子算计得够狠啊!”

    说到最后一句,高飞总算没再模拟唐劫,和顾长青两人互相看看,同时倒抽一口冷气。

    下方一众人更是听得目瞪口呆。

    为什么顾长青一直没想到洗月派?因为他相信唐劫如果要把兵鉴交给洗月派,一定早交了,没必要等到现在。

    正是这个思维上的局限,让他犯了一个大错误!

    唐劫的确没想把兵鉴交给洗月派,但这不代表他就不想利用洗月派。

    利用洗月派的最好办法不是告诉洗月派“我就是天神宫要的人”,而是通过天神宫的行为,让洗月派自己去“怀疑我就是让天神宫要的人”。

    这两者之间看起来没什么差别。

    但在某些情况下,却又有着天差地远的差别。

    怀疑就是怀疑,在没有找到实物前,在对方没有亲口承认前,在只有一些零碎线索前,你就是无法确认他!

    而他,却已开始在这过程中为自己争取利益了。

    高飞已喃喃道:“如果这就是他的计划,那这个小子的心机也未免太可怕了吧?他现在才十六岁!”

    顾长青哼了一声:“你忘了他吸引我们的注意力,是从唐劫这个名字开始的,而他去卫府的时候,就已经叫唐劫了。如果他真是唐杰,那这个计划,恐怕在进入卫府之前就已经开始了。”

    “什么?”众人一起惊愕看顾长青。

    “那一年,他还不到十三岁。”顾长青悠悠道。

    众人彻底哑然。

    其实这种事原本不难推断,正常情况下,只是唐劫的那一声喊,就应让他们想到这里面有问题,就算想不到唐劫要从中渔利,至少也能想到他要借洗月派的手保护自己。

    只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一个未成年的少年会弄出这样的计划。

    这已经不是头脑聪明就能想到的了,最重要的是对手已经看透世情,对这社会有着极为深刻的认识!

    相比那个把他们玩弄于股掌上的计划,这一点更让他们感到诧异,震惊和不可思议。

    那一刻,他们突然有种共同的期望,就是这一切都只是猜测!

    只是猜测!

    高飞道:“不过,这种夹缝中求好处的事,总有尽头。双方只要有一方耐心耗尽,他就会完蛋……”

    “没错,这种做法是玩火,早晚会烧到自己。”顾长青回答:“所以这件事最终只有两个可能。”

    “哪两个可能?”

    “一他的确不是唐杰。到现在为止,他所做的终究不过是喊了一声我是唐劫,和发现有人窥视并通知学院。从正常人角度看,他的做法没有任何错,反应也很正常,只是我们的运气不好,而他的运气太好。所以这件事只是巧合,以他的年纪,不可能也不应该想出如此计划,是我们自己疑神疑鬼,想太多了。”

    “那第二呢?”

    “他的确就是唐杰,所有这一切都是他jing心计划好的,就等着我们上钩。如果是这样,那我们再不能把他当成不懂事的少年看,而得把他当成是一只狡猾的狐狸,当成前所未有的对手来对待。如果是这样的对手,他就不可能意识不到这计划中隐藏的风险,所以……”

    顾长青抬起头,看向众人:

    “他就一定还有后手!”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