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八章 谢枫棠

    “有贼!”

    高亢的喊声骤然响起,撕破长夜,传遍了整个万合园。

    这叫喊声传四野,立刻引得无数学子张望,更有人听清声音方向,已向着这边疾奔而来。

    转眼间陶然居门口已站满了大量学子,一队负责纠察的学子冲过人群,只见唐劫正站在门口。

    “出什么事了?大呼小叫!”一名纠察怒道。

    唐劫已对着那人道:“回师兄,刚刚有贼夜入我屋中,意图行窃?”

    这话出来,人群中立刻鼓噪大起。

    洗月学院作为文心国内最高级的学院,有仙师治理,当真是不经允许,连老鼠都难进来咬一口,已不知多久没出过闹贼的事,没想到今天竟会发生这种事,一时间议论纷纷。

    那负责纠察的几名学子也呆了呆,其中一人问:“你可看清是谁?”

    唐劫回答:“夜se太黑,弟子刚刚回来,并未看清是谁。”

    “可丢了什么东西?”

    “那到没有,屋里所有东西放置齐全。”

    “那你喊什么有贼?”那学子也怒了。

    唐劫不慌不忙,指着地上的一堆面粉道:“若是无贼,这地上的脚印从何而来?”

    相比之前唐劫看到的脚印,此刻他所指的脚印却是“清晰”多了。

    那学子立时一楞。

    洗月学院规矩森严,如无许可,就算是纠察也不可擅入他人住宅,不请自入,就算不是贼,都要抓起来好好拷问一番。

    既然唐劫有了“证据”,这事想不问都不行。

    那为首的学子立刻燃起一张传讯符,只是小片刻时间,已有人出现在陶然居前。

    正是辛越与司月儿。

    那辛越刚一到,就哼了一声:“洗月学院已有好久未出过闹贼之事,没想到今天到是来了热闹。”

    说着已大步踏入唐劫屋内,左右看了看,道:“谁是屋主?”

    唐劫站出来一拱手到:“洗月学子唐劫见过辛上师,司上师。”

    “原来是你。”辛越看看唐劫,脸上竟罕见的露出一丝微笑。

    作为学霸,唐劫在一众上师的眼中,印象还是相当不错的。

    辛越甚至还记得第一堂课上,唐劫是唯一用笔认真记录下他说的每句话的人。

    虽然说他自己也不拿他讲的课当回事,但有人重视他讲的课,总是会让人感觉开心的。

    这刻辛越点点头:“说说你发现的事。”

    唐劫便将自己参加结社回来,“无意中”发现自己洒落的面粉上沾有别人脚印的事说了一遍。

    说着他还指那地上脚印道:“上师请看,这鞋印的尺码绝对比小子的脚要大许多,绝不可能是我自己留上去的,鞋印也不对。”

    辛越只看了一眼,便继续问:“屋里可丢了什么?”

    “那到没有,非但没丢,反而好好的,看起来什么都没动过的样子。”

    “哦?趁你不在,偷偷跑过来,却什么都没做?”辛越眉头一挑,仔细看了看屋子,突然双手捏动法诀,打出一道道灵气落在屋中物事上,然后脸se突然一变:“这里的东西都被施过术了……”

    屋里的东西被施了术,事情的xing质就明显变了。如果有人在这些普通物体种下恶毒法术,那很可能就是害人xing命的事。

    司月儿已道:“可能查出是什么术法?”

    她不象辛越,辛越在学院中除了讲课外,还职司洞察,最擅于发现隐匿形迹。

    辛越摇了摇头:“不象是什么咒法恶术,却不知有何用意,待我再细查一下。”

    他正要再查,却听到身后一个声音:“不用查了,是返本归源法。”

    众人赫然回头,只见屋门口不知何时已站了一个青袍中年男子。

    那青袍男子相貌堂堂,颇有几分不怒自威的风范,这刻背着双手径直从门口进入,辛司二人看到,已同时躬身:“谢堂主!”

    听到这称呼,唐劫哪还不知道来的是什么人?

    洗月学院副院主谢枫棠!

    洗月派有内八堂和外八堂,洗月学院其实不过是洗月派下内八堂中训堂的一个组成部分,职司培训弟子。

    由于洗月学院地位比较重要,院主通常也就是训堂堂主,因此正院主凤红鸾长年在外,平ri里尤如神龙见首不见尾,学子们只知其名而不见其人,洗月学院的大部分事务,就是由副院主谢枫棠负责,而谢枫棠本身也是训堂的两个副堂主之一。

    也因此,学院上师有时也称正副院主为堂主,因为他们本身就是训堂下属,不过这却不是学子们有资格称呼的了。

    这刻看到谢枫棠突然出现,唐劫也忙拜倒:“见过院主。”

    “起来吧。”谢枫棠挥了挥手,一股无形气劲已托着唐劫起身。

    这时辛越才道:“堂主,你刚才说是返本归源法?可这是脱凡境才能用的术法啊,难道说闯入这里的竟是我学院脱凡境的学子?”

    只是一个脱凡境的学子好好地跑到一个新生住所来做什么?

    这里有什么值得脱凡境来偷的吗?

    想到这,辛越已是狐疑地看向唐劫。

    唐劫则是一脸漠然,好象什么都不明白的样子。

    谢枫棠已道:“对方是不是洗月学子还不清楚,不过返本归源法的作用是让所有物体回归原样,既如此,说明闯入者并不希望自己的到来被人发现……”

    听到这话,辛司二人眼中一亮:“没错,难道这闯入者不是来偷东西的?”

    作为学院上师,他们其实也不希望发生这种事,毕竟传出去也不好听。

    人到高位,利权皆有的时候,也就是个名,格外要注意一些了。

    谢枫棠却是悠悠道:“也可能只是没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吧。”

    司月儿道:“不管来意到底为何,既然知道潜入者用了返本归源法,那就查查学院中的学子有哪些学过此法,再对应一下这个时间他们在哪里,应该可以查出是谁干的。哼,敢在学院行此鬼祟之事,定要将其揪出,狠狠责罚,赶出学院!”

    她对赶人之事当真是热衷无比。

    没想到谢枫棠却回答:“不用查了,洗月学院一万余学子,学过此法的不会超过五指之数。就算有那么几个,我保证你无论查哪一个,也都会发现他们是无辜的。”

    “啊?”司月儿一楞:“这是为什么?”

    谢枫棠却是叹气一声:“月儿,你以后没事不要老是想着赶学生走好不好?碰到事也动些脑子。你想想,返本归源法到底是什么样的术法,又到底什么样的人才会学它?”

    听到这话司月儿心神一凛。

    返本归源法是使物体回归原形的法术,正因为没战斗力,学院弟子又大多努力冲境,因此很少有人会学这种法术。

    真正愿意学的,其实都是一些隐藏在暗处,执行特殊任务的人。

    这类人通常要执行秘密潜入任务,又最好不被人发现,学习此术到是颇有用处,如果不是被唐劫发现了脚印,待到时间一长,那些物件上残留的灵气痕迹消散殆尽,就算是神仙也不会发现。

    而在洗月学院中,做这种选择的学子却是极少的。

    不,也不是没有!

    司月儿眼中一亮:“难道说是天……”

    谢枫棠手一举,已止住了她的说话:“没有证据,不可瞎猜。”

    司月儿深吸了一口气:“是,可是我不明白,如果真是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那就得问他了。”谢枫棠已看向唐劫:“你叫什么名字?”

    唐劫立刻回答:“学子名叫唐劫!”

    谢枫棠本是随口一问,没想到一问就问出个唐劫的名字。

    吃惊之下,面se一变:“你说你叫什么?”

    “学子唐劫见过院主!”唐劫大声回答,已将印有自己名字的积分牌高高举起。

    看到那积分牌上的字样,谢枫棠面se稍霁:“原来是唐劫……”

    他回头看了一眼,已有一名男子拱手递上一本名册,谢枫棠翻了几下,皱起眉头:“怎的没有此子的资料?”

    那男子回道:“资料不全,应当是有人有意压下来了。”

    这边唐劫已回道:“弟子唐劫,琼州人士,因野谷原马贼屠戮而落难,三年前入的卫府。”

    谢枫棠微愕:“琼州?野谷原来?三年前入卫府,三年前……原来如此。”

    他连连点头,原本不怒自威的脸上竟是现出了一丝微笑。

    辛越和司月儿不明所已,一起看向谢枫棠:“堂主,有什么问题吗?”

    谢枫棠摇了摇头:“没什么,呵呵,真没想到……”

    他重新看唐劫,也不说话,目光转动,表情不断变化,也不知在想什么。

    唐劫被他那目光看得有些害怕,缩了缩脖子:“院……院主,小的做错什么了吗?”

    谢枫棠脸上风云变幻了片刻,终于摇头道:“不,你什么都没做错,恰恰相反,你做得很好……非常好!”

    唐劫这才松了口气,喏喏道:“我刚一回来,就看到有陌生人脚印,有些吓坏了,所以就喊了一声,却没想到惊动了院主,以后我不会再这样大惊小怪了。”

    “没有关系。”谢枫棠拍拍唐劫的肩头:“不管怎么说,你这里的确有人闯进来了,此事是我洗月学院管理不严所致,我这个做副院主的也有责任。”

    “啊?”辛越和司月儿同时震惊地看谢枫棠。

    谢枫棠已经继续道:“既然让你受了惊吓,学院自然也应补偿你。”

    “真的?”听到这话,唐劫欣喜抬头。

    “当然,我堂堂学院副院主,还能骗你不成?”谢枫棠呵呵笑道:“说,你想要什么?”

    “那……那我想要灵药用来修炼可不可以?”唐劫已快速道。

    “没问题。”谢枫棠直接点头:“我这就为你手书一封,你可以自去五方亭,按你所需领十瓶下品灵药,另外我再给你一千灵钱,聊做压惊,你看可好?”

    “好,好!多谢院主!”大概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好处惊呆了,唐劫激动的全身颤抖,已是一躬到底。

    十瓶下品灵药?一千灵钱?

    辛越和司月儿已是听得面面相觑,什么时候谢枫棠变得那么大方了?

    这边安抚好了唐劫,谢枫棠已转身出门。

    就在他走出去的时候,唐劫喊了一声:“院主,你说那些贼人还会不会再来?”

    谢枫棠听下脚步,想了想,回头对唐劫笑道:“有这个可能,那些贼人不知看中了你什么,突然找上你。既然能来第一次,就能来第二次。不过你不用担心……”

    说着他转头对辛越和司月儿道:“你们去把赵希良叫来,让他在这里布个阵,守好此地。”

    “布阵?”辛越和司月儿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对,布阵!”谢枫棠正se说道:“既然我们的学子受到了惊吓,被人闯入,那自然是要好好保护的。此贼来意叵测,很有可能以后还会再来,我们自然是要防微杜渐的,以后你们有事没事,也要注意这里,避免再发生今ri之事。我洗月学院以人为本,以德服人,不如此又如何让天下门派归心?就这样吧。”

    说完一闪身已消失不见。

    司月儿简直不敢相信地耳朵,回头看看辛越道:“以人为本?以德服人?这还是谢老抠吗?”

    辛越表情沉重的摇了摇头。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