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七章 搜查

    “爹,娘,见信安康。今ri终于见到吴幸哥哥,哥哥一切都安好,对爹娘也甚是挂念,只因正在修炼紧要关头,分身无暇,只能从我这里打听爹娘情况,言谈间亦对爹娘颇多牵挂。我与哥哥虽是头回见面,但交谈甚欢,哥哥对我也颇为照顾,于修炼之道多予指点……”

    一封信写完,唐劫仔细读了一遍,看看没什么问题,叹息一声,将其置于信封内。

    回头看到那瓶培元丹,心头又是一阵烦恼。

    吴幸不象样的结果,却是他不敢寄药给二老,一时间竟找不到寄药回去的门路。

    越想越心烦,他骂了一句“该死”,已是一拳打在墙壁上。

    那墙壁被他一拳震得晃动,连带着整个屋子都颤了几颤。

    收回拳,唐劫捏了一下拳头,只听关节处喀啪啪一阵乱响,竟是隐有风雷之音。

    他喃喃自语:“看来只能等了,只希望他们行动快一些,莫要叫我失望才好。”

    说着低头看向自己的拳头。

    当时他虽以身抗刀,却并不知道自己能抗到这一步,只知道若让吴幸腾开手使用法术,自己必不是对手,所以无论如何也要缠住他,没想到那一刀对自己的伤害竟是远比预计的小。

    这一会儿时间过去,伤口竟已恢复许多。

    那烈风刀虽然不是什么强力功法,但威力也绝对不算差,自己竟然能抗下这一刀,岂不是说以后凡是烈度低于烈风刀的攻击对自己基本都无害了?

    唐劫意识到,也许自己应该好好衡量一下各种术法的威力,并测试一下自己的身体对这些攻击的抵抗能力,这对自己将来战斗的帮助必然极大。

    不过天下法术众多,要想一一试过来可不容易,这事也只能一步一步慢慢来了。

    接下来的ri子,唐劫依然每ri修炼。

    七天后,他成功晋阶灵泉。

    这也算是灵台境第一个标志xing阶段,代表着学子正式成为灵徒,至于那之前,不过是幼儿园级别。

    进阶灵泉后,体内灵空渐固,要想再继续开拓就需要用到少海洞金诀的第二层心法了。

    不过洗月学院向来是到一阶传一法,之前唐劫获得的只是第一层,要想再获得,就必须去讲经石找苦道人,这也势必会让大家了解到他的进境。

    想了想,唐劫最终决定晚些再去,趁着这段时间空暇,正好先好好修炼水光罩。

    这水光罩在施法前需要先气行足太yin脾经,至府舍后依法结成盾印,再以法诀导引而出,形成水光罩。

    不过有个好处就是可以不需要法诀。

    法诀的作用是引领术法,防御类术法大部分是对自己施用,无需引领,当然,如果是对别人使用,那就依然需要法诀。

    因此防御类法术的施法速度一般要比攻击术法快,不足之处,就是它的防御能力比不上攻击能力。

    攻击以点,而防御以面,同样的灵气消耗,攻击注定要比防御更有威力。

    因此对绝大部分学子来说,除非法术足够多,一开始通常都不会选择防御类法术。

    而唐劫选择这个,说白了还是因为他有藏象经炼体。

    藏象经的炼体让他身体强度大增,却也只是可挡凡兵,对于术法攻击依然不能全部豁免,如烈风刀就是如此。吴幸那一刀其实对他伤得并不轻,只是他xing情坚韧忍了下来,再加上藏象经恢复能力惊人,才算没有大碍。

    若是换个稍微比吴幸强些的,仅凭藏象经怕都抗不住。

    而水光罩最大的特点就是它不抵御伤害,而是削弱伤害,且削弱幅度还不错,按唐劫测算,估计能有百分之五到二十,视属xing不同而变化。

    只是水光罩有一点不足,就是在削弱过程中会因累积攻击较多而损毁,且它的容纳攻击上限极低,象烈风刀那样的攻击,可能两三次就能让它毁掉。

    但不管怎样,当藏象经与水光罩结合在一起时,唐劫的生存能力却是大大提升了。如果唐劫在和吴幸战斗时能用出水光罩,他受的可能就只是皮外伤了。

    所以接下来唐劫就是狠练水光罩的行气法。

    灵气不足就再练小周天,反正小周天是以凝气成液,恢复灵力为目的,到是没什么心法层次的问题,要不然也不可能有所谓的“呼吸即周天”。

    这么两相结合下,唐劫一练就是半个月。

    这半个月他止步灵泉,存量百滴,境界上没有丝毫进步,但是在法术施为上到是进步明显。

    小周天运转速度从半个时辰运转一次提升到了差不多二十分钟就可以运转一次。

    这也是从不会到会,最容易进步且进步最大的时期,再想往上提升,就只会越来越难。

    水光罩的成法则缩短到了六秒,但是再要快上去也不容易。

    六秒时间,如果是在法术对拼上,其实也够用了,毕竟对方的法术也需要时间凝结,但唐劫却无法满意。

    对他来说,属于他的战斗只有生死,没有比斗。

    生死之战,效率为先,没有客套,无谓礼貌,没有人会给你动手施法的时间,就象他不会给吴幸动手施法的时间一样。

    快攻,强攻,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狠击这施法局限,是他目前战胜强敌的唯一砝码,要做到这点,他就必须更快!

    “实在不行,也只能用那个方法了……不过,时机终是未到啊……这帮该死的混蛋,到底什么时候才来……”唐劫轻叹一声。

    自己等待的人,出乎他预料的沉的住气。

    对方不行动,唐劫的许多计划就只能等着。

    就在这时,外面有声音传来:“请问唐兄可在?”

    却是柳红烟的声音。

    唐劫走出屋子,正看到柳红烟站在院前,忙道:“原来是红烟妹妹,不知今天怎有空来找我?”

    柳红烟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亏你还好意思问,今天是结社的ri子啊,自然是找你来参加的。”

    唐劫一拍脑袋,恍然大悟:“是我疏忽了,你稍等一下,我去准备准备就来。”

    “有什么要准备的?”柳红烟白了他一眼。

    “总得换身新衣服。”唐劫笑答。

    片刻后,唐劫从屋里出来,说:“好了,我们走吧。”

    ————————————————

    逍遥社结社是在平静月的“心月斋”举办,由于书名扬等四人组在学院也算有些威望,他们的结社到是张罗了好几十名学子,其中有不少天资不错的,光是六转以上的小天才就有好几个。

    不过那最负盛名的戚少名和安如梦到是未曾得见,后来才知道逍遥社压根没给他们发过帖子,估计也是不想被这两人压了风头。

    实际上就算发了也没用,这两人都是修炼狂人,每ri里除了上课就是闭门苦修,修炼速度更是ri进千里。

    前些ri子戚少名再度以第一人的身份进阶灵泉,其后便一路向着灵湖阶狂飚突进,对于各方邀请示好压根不理,颇有“现在先冲级,以后再逞威”的玩家风范。

    安如梦到是风光了一把,前些ri子据说去了神兵斗场,以灵泉阶身份,一连挑了三个灵湖弟子,名声大噪,其后也便消失人群,继续埋头苦练了。

    因为是一帮学子,这结社也不过就是个仪式,主要还是为大家聚会提供一些机会,相互说说话,培养一下感情,偶尔也可以交流一下经验心得。说是讨论人伦大道,大概除了书名扬外,没人真对这个感兴趣。

    唐劫混迹于人群中,偶尔也会和几个相熟的交谈几句,他虽号称狂生,为人却从未有丝毫狂狷之气,到也很快改变了一些对他不相熟的人的看法。

    与此同时。

    陶然居。

    三名黑衣劲装男子出现在唐劫屋前。

    为首一人身形高大,站在门前点了点头,一人向院中摸去,一人则迅速入屋,开始在屋内大肆搜巡。

    负责搜查院子的黑衣人手拿一根奇特探棒,不时地将这棒子插到地下,然后再抽出来看看,再换一处继续查探。

    负责屋内的黑衣人则几乎将唐劫的屋子翻了个底朝天,几乎将每一个都查的地方都翻了一遍,就差没把屋中陈设全拆开看了。

    片刻后,那院子里的黑衣人先回来:“大人,没有任何发现。”

    接着是那屋里的黑衣人也出来:“大人,所有地方都查过了,没有暗门,也没有任何发现。”

    那为首之人虽看不见起脸se,却能发现那微蹙的眉头。

    他的手指在大腿上轻敲着,想了片刻后问:“确认所有地方都查过了?”

    “能找的都找过,就差把这里拆掉。”

    那为首男子心中一阵烦躁,只能捏动法诀,屋子里被搬动过的东西已自动回到原位,就连移动的痕迹也全部消失无痕。

    返本归源法!

    这返本归源法可以说是最好的还原法术,练到高深处甚至可使散成粉末的物体都回归整体。这男子还没练到那一步,但让房间回到原样却是没丝毫问题的。

    做完这事,那男子走出屋子,突然心有所感,向着后方院子望去:“那里有灵气反应?”

    一名黑衣男子已说道:“是种植的灵谷,整片土地全部查过,未发现任何埋藏物品。”

    那为首男子看向院子,果然院中皆是灵谷,四周有一些盆栽,前方还有个小水槽,几尾游鱼正在水中嬉戏,靠在墙上的是簸箕,犁耙和一些被用当柴禾的木块,最后就是一个椿米用的石臼,一些面粉洒在地上。

    看看实在没什么可疑的,那为首男子叹了一声,只能道:“继续盯着,不要放松。”

    这才转身离开。

    ————————————————

    夜,深了。

    逍遥社的结社活动终于结束。

    回到陶然居,唐劫站在门口却不进去,只是仔细看着屋中的陈设。

    没有什么发现,唐劫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他没有进屋,而是绕过房子,来到院子的一角。

    他看向地面。

    在那里,有一些很淡的,看起来是无意洒落的面粉,在其中一小片上,出现了一点淡淡的不完整痕迹,如果仔细看,当可看出脚印。

    看到这浅淡模糊的痕迹,唐劫笑了:

    “终于来了!返本归源法……我呸!大!白!痴!”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