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六章 逆子

    看过弟弟后,卫天志和卫明心切修炼,也就分别告辞。

    离了静心园,吴幸独自去了灵妙坊。

    行走坊间,吴幸脑子里却是一阵乱哄哄的。

    一千枚灵钱!

    唐劫拿出的这笔钱已是彻底乱了他的心。

    他很清楚这些钱意味着什么。

    有了它,自己进阶灵海的机会就会增加!

    然而这笔钱却是给父母救命用的。

    可恨!

    为什么他一入院就能赚到上千钱,我七年来累计赚下的却也只比这稍多些,至今都没能存下几个灵钱。

    吴幸心中忿忿着。

    咬着牙,吴幸走向那坊间正在卖丹药的一位师兄:“敢问师兄,可有延年益寿丹卖?”

    那学子抬头看了吴幸一眼,惊讶道:“延年益寿丹?这东西我到是未炼,那不过是给凡人用的,价钱又贵得紧,一般很少有人炼的。不过你要是有钱,也可以先订下,却不知你要多少?”

    “一瓶。”

    “那却是有些少了,不值得去开一炉,多出来的也未必好卖,我建议你不妨再找找可以其他有需要的,到时再一起来找我。”

    “我到哪里再去找求延年益寿丹的人啊。”吴幸苦笑。

    “到是不太好找。”那学子笑道:“有了钱,也都用来买补气滋灵的药物了。你攒这一千灵钱,想必也不容易吧?”

    吴幸轻轻点了下头。

    那学子便说:“我看啊,你还是放弃延年益寿丹吧。你年纪又不大,父母应当才四十吧?这个年纪还远没到需要我们养老的时候,何不先努力提升自己?等提升了实力,象延年益寿丹这种东西还不是想要多少有多少?”

    “这个……”吴幸犹豫了一下。

    那学子已笑道:“孝道当尽,我理解,不过没必要呈一时之快。孝顺其实也是可以长远考虑的,若为了一时的孝顺,实力上不去,辜负了父母心血,那才叫可惜呢。我看师弟你资质也就一般,若再不努力,错过了机会才要后悔呢。”

    说着他已拿起手中药瓶:“这培元丹是我前几ri刚刚练成,脱凡以下,服用后可大大提升你的灵气,约可为你节约四十到六十ri苦修之功。我也不要你贵了,正好就这最后一瓶,我早早卖掉也好早早开炉,就要你那一千灵钱,你看怎么样?”

    吴幸立时心动,他也知道这培元丹功效不错,正常情况下要一千二百灵钱,如今对方肯以便宜价钱给他,当真是个机会。

    那学子看他犹豫,笑道:“怎么?还要考虑?机会错过可不再来了。我也就是心急早些开炉才给你这个价钱,保个本就好,若换平时,我是绝对不肯的。”

    吴幸想了想道:“我要先验药。”

    “那是自然。”那学子也不怕他耍赖,径直将药丢了过去。

    吴幸倒出一粒,看那圆滚滚的丹药在手上流动,异香扑鼻,知无虚假,一咬牙道:“好,我买了。”

    说着已将那钱袋递给对方,捧着药自顾自回去了。

    他这刻心情激动,心中忐忑不安,又是羞愧又是庆幸,正一路急行间,突见前方有黑影。

    吴幸知道这洗月学院表面风波不起,暗地里可是什么事都可能发生,心中一jing,已是小心防备,却看到竟是唐劫站在那里。

    “是你?”吴幸心中猛地一紧:“你在这儿干什么?”

    唐劫也不说话。

    他就站在那儿,眼神冰冷地看着吴幸。

    吴幸心中一凉,他后退了几步:“你……都看到了?”

    唐劫轻轻点了点头,心中却是充满悲哀。

    尽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在看到那一幕时,唐劫还是震惊了。

    他简直不敢相信吴幸会这么做!

    吴幸颤抖了一下身体,然后他大喊起来:“你跟踪我?你不信任我,你这混蛋!”

    唐劫脸上现出一丝苦涩无奈:“是,我不信任你,当我看到你拿钱时的样子时,我就知道我不能放心你。你知道我有多希望我是错的吗?虽然早知道你有些不象话,却总觉得你应该还没到这一步,总还抱着一丝希望。真没想到……”

    说到这,唐劫猛地吼道:“他们是你的亲生父母啊!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你还配为人子吗?”

    “我就是关心他们,所以我才要这么做。你懂什么,有了这药,我就能更好的修炼,进入更高的境界,我才能更好的回报他们!”吴幸也呐喊起来。

    “不错的借口。”唐劫冷笑:“不过你为什么没告诉那位师兄,你父母其实已经快六十了,而且他们身有痼疾,久治难愈。等你修炼有成?你要到什么时候才算有成?脱凡境?天心境?还是紫府境?还是你干脆成了仙人再去孝顺他们?我怕他们没那么多时间可以等啊!”

    “你放屁!”吴幸大喊:“唐劫,我父母身体好得很,我不许你污蔑他们!”

    “好,好,真好!这时候到又成孝顺孩子了,果然口头上的孝顺总是最容易的吗,有人敢辱你父母一句,你要能做到,杀人全家想必也是会做的?”唐劫嘿嘿笑了起来:“还用反污我来抵消自己的恶行?说我不信任你?说我污蔑你?还有什么好说辞,尽管拿出来,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吗?然后你就觉得你对的起你父母了?可以安心拿着这药来给自己修炼了?培元丹……为了节省你的几十天,你甚至愿意放弃你爹妈的几十年!!!”

    吴幸被唐劫的怒喊一下子坐倒在地上。

    他呆呆地看着唐劫:“我……我不是不关心他们……可我……那师兄说……这药只要一千钱……他便宜我好多……好多……你知道吗?我人生难得有一次机会!”

    “是,顺便也把你爹娘的命给便宜掉了。”唐劫冷冷道。

    吴幸听得呆滞,终于捧着头大哭起来。

    唐劫看他那样子心中只觉得一阵反胃,不过终究只是道:“现在改正,你还来得及,去找那师兄,把丹药退给他,把钱拿回来,再不行就自己把药卖掉,然后再去买益寿丹。”

    “没用的。”吴幸摇头:“那延年益寿丹开一炉就是三十丹起,我得再找两个人才能请人开炉……”

    “别找理由!”唐劫是真怒了:“找不到人就慢慢找,我就不信这一万多洗月学子会找不到一两个需要延年益寿丹的人!可你找了吗?你根本就没找!你连试都没试一下!”

    听到唐劫的怒吼,吴幸也怒了,他猛地从地上站起来:“是,我在找借口,可那又怎么样?我不服!凭什么,凭什么有的人可以天资横溢,不用丹药也能轻松脱凡,凭什么你唐劫就能顺利得到鱼鳞,刚入院就得到九百多钱,凭什么你就是五转我就是三转?我不服!我想成功,我想上脱凡境,这有什么错?他们是我爹娘,有什么都给我,你就是把钱寄给他们,他们也还会寄给我,我是他们的儿子,凭什么我就不能用?”

    “你!”

    “对,我无耻,我不孝顺,行了吧?你好,你受过我爹娘的救命之恩,你想报恩,但干嘛非报我爹娘身上?你报我身上不行吗?我是他们的儿子啊!”

    吴幸继续大叫着,手舞足蹈,情绪激动:

    “唐劫,说起来我是你哥哥,你的哥哥!你就当帮我一把,这也是对我爹娘的孝敬,对不对?我爹来信跟我说过了,那一百两银子是你给他们再给我的,我谢谢你,我求你再帮我一次好不好?把这一千灵钱给我,让我提升自己。有了它我就能更快的强大。两个月,也许我就差这两个月能就入灵海呢?你不会想因此毁掉一个人吧?这是我全部的希望了!这事我会告诉爹娘,是你帮我的,他们会念你的好。你想想,他们也是愿意我成才的,如果你让他们选,他们也会选择给我的,对不对?”

    唐劫听得全身发冷。

    他深吸一口气道:“这事我不会答应的,我jing告你最好立刻去把药退掉,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不客气?你脑子没坏掉吧?”吴幸哈哈大笑了几声,配着他脸上眼泪,显得如此滑稽诡异:

    “你拿什么对我不客气?就凭你?灵泉都不是,一个刚开灵眼的家伙?我求你是看在你好歹是我弟弟的份上,是看在这钱是你给我的份上,我对你客气,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什么了?”

    说到这,吴幸的脸se已yin沉下来:“是,我不象话,可谁叫你自己不去买,偏要给我呢……你在考验我吗?你他妈算什么东西?我的爹娘我将来会孝顺他们,我才是他们的儿子,用不着你在这里指手画脚!”

    说着他一指唐劫,脸se已变得狰狞:“看在爹娘面子上,看在你喊我一声哥哥的份上,我给你机会,你立刻给我滚,否则别怪我教训你!”

    看着他那样子,唐劫彻底失去希望。

    他沉重地摇了摇头:“我说过了,我请你去买,只是因为我入院后得罪了些人,不想让人知道我对爹娘的态度,那可能会给他们利用的机会,会给爹娘带来麻烦。所以我只能请你去寄,不管怎么说,你是他们的亲儿子,你寄给他们,天经地义!我也知道这对你来说可能是个诱惑,可我没的选择,只能寄希望于你争气些……但看来你是打定主意了。我知道你是灵湖阶,比我高两个层级,法术想必也掌握好几种了吧?那我到要看看,你到底有没有本事教训我。”

    说着他已大步向吴幸走来。

    “大胆!”吴幸眼中戾气一闪,看看左右无人,当无纠察在附近,手中已捏印法:“既然你要找死,就别怪我……”

    他话没说完,只见唐劫已一头冲了过来,猛地一拳砸在他脸上。

    这一下冲速极快,吴幸没想到他会对自己来这一手,被一拳打的飞了出去。他在地上连滚两圈,手中已捏印法,只是他法印尚未施完,唐劫已再度扑上,一脚踢在他手上,同时反手一拳打在他胸腹间,这一拳打的他气息运转立止,这法术再度没能放出来。

    唐劫已是一头顶在他下巴上,接着又是一记膝撞,痛得吴幸仰头长呼。

    他虽然是灵湖境,但实力和境界却不是一码事。

    由于天资不够,吴幸的大部分jing力都用在冲境界上,根本没什么时间去练法术,因此要想在唐劫的凶猛打击下施出一个法术却并不容易。

    象他这样因天赋不足只能全力猛冲境界的灵徒比比皆是,因此修仙界也多有境界够而战力不足的人。

    当然,反过来,境界一般而战力强大的也有不少。

    若是在正常情况下,大家对拼法术也就罢了,他好歹是灵湖,一个接一个法术绝对能打的唐劫找不着北。

    奈何唐劫一上手就打他个措手不及,根本不跟他比法术,失了这先机,他想再扳过来就难了。

    这刻被唐劫一阵狂殴,吴幸又惊又怒,忍着痛拼尽全力运转灵息,捏动法诀,手中终于现出一道青se劲光。

    “烈风刀!”吴幸已是一刀向唐劫砍去。

    他不想杀唐劫,因此这一刀砍的是唐劫手臂。

    没想到唐劫理都不理,竟是顶着这一刀又给了吴幸一拳,这一拳又狠又重,打得吴幸两眼翻白,直接趔趄着向后跌出几步,再看唐劫,手臂上已出现一道深及半指的伤口,伤势虽然不轻,却远比吴幸预料的要小得多。

    “这怎么可能?”吴幸大惊,他很清楚自己烈风刀的威力,一刀下去,就算是一块石头也能被砍成两半,怎的砍在唐劫身上,威势竟是大减,到象是普通兵器砍上去的效果。

    不等他反应过来,唐劫却已是飞起一脚又将吴幸踢飞出去。

    “混蛋!”吴幸手往背后一摸,竟是摸出了一把短刀,同时催动灵力,暗捏法诀,刀上已是电光闪烁。

    但就在他要挥刀的同时,唐劫已随手抄起一根路边树枝,对着他劈头砸下,吴幸本能地举刀格挡,却见唐劫手腕一翻,那树枝已骤然变向,由下而上反撩过去,正是纵剑十二式中的撩剑式。

    同时树枝上灵光一闪,却是贯注了灵气,狠狠抽打在吴幸脸上,作为仙凡通用的武技,虽然它的威力很一般,但有个最大好处就是它不需要任何法诀,只需催动灵气即可增强威力。

    这一击在灵气贯注下奇重无比,只一击便将吴幸抽得再爬不起来,不过他那短刀也在唐劫身上划了一下,由于用力不足,这次连皮都没划破,只是那刀上电光迅速缠在唐劫身上,让唐劫全身一麻,却又旋即恢复过来。

    体如jing刚!

    “这……这不可能……”吴幸不敢相信地看着唐劫。

    他一个灵湖境的灵徒,竟然被个还没到灵泉的小子打败了?

    “没什么不可能的,相比一个灵眼打败一个灵湖,我觉得你的人品才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既然能够创出一个品格上的下限,再多创一个实力上的下限也未必就稀奇了。”唐劫冷冷说着,已走过去,一把拉开吴幸的衣服,将那瓶培元丹拿了出来。

    “我的药!”吴幸大喊起来。

    “是我的!”唐劫回答:“我欠爹娘的,我会还爹娘,但我和你……永不是兄弟!”

    说着唐劫已大步离去。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