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四章 结社

    今天唐劫还在练剑。

    院子里,一柄破铁剑被他挥舞的虎虎生风,到是颇有气势。

    待到一连十二个剑式做完,唐劫顺势收剑停功,只听院外掌声响起。

    回头看去,却是书名扬与柳红烟走了过来,与他二人同行的还有一名男一女,那男子脸型与唐劫到有几分相似,只是身形略高些,背后还背着一把剑。

    在他身边的女子则是一袭水蓝裙,和柳红烟一样,都是学子衫罩于长裙下,头上挽了个发髻,插着一根绿玉竹钗,看面貌甚是娇好,与那柳红烟相比,少了几分英气,却多了几分柔弱妩媚。

    这刻走来,那柳红烟拍着手道:“未曾想唐兄竟是舞得一手好剑。”

    “原来是书公子和柳姑娘到了,乡野武技,到是让两位见笑了。”唐劫看到他们,放下剑迎了过来,再看向那背剑男和蓝裙女:“敢问这两位是……”

    柳红烟已笑道:“未请自来,还请海涵。这两位也是我们在这学院认识的朋友,蔡君扬,平静月。”

    “名扬双君子,烟月并蒂花中的蔡君扬和平静月?”唐劫陡地一挑眉头说道。

    那蓝裙女讶然:“原来唐公子听说过我们的名字。”

    所谓名扬双君子,就是指书名扬,蔡君扬这两个人,一句话却是囊括了两人之名,同时也指出了他们的志向。

    书名扬求的是安治天下,书不离手,蔡君扬求的是行侠江湖,剑不离身。

    至于烟月并蒂花指的则就是柳红烟和平静月。

    学院有学子好事,自命风流,常好给人冠以各种说法,这两句就是指他四人,没想到这四人今天到是联袂到了他这儿来。

    这刻听唐劫这么说,柳红烟笑道:“你还漏了两句,名扬双君子,终是戚少名。烟月并蒂花,焉知安如梦。”

    一听这话,唐劫张了张嘴,却是说不出话来,平静月则低头轻笑,就连那书名扬都掩书不看,叹了一声,惟有蔡君扬哼声道:“戚少名……我早晚会打败他的,你们等着吧。”

    戚少名,安如梦,这大概是洗月学院本届学子最火热的两个学子。

    戚少名是玉门九转,本期学子天赋第一人,同样修的是少海洞金经。

    出身世家而破格进入,未消耗任何名额,免所有费用,受家族全力支援。

    既有天赋,又有资源,更有勤奋!

    第一个大周天他只用了三天时间,成灵眼仅用十八天。

    不仅是少海百炼经第一人,更是一千五百学子第一人。

    安如梦,千情宗交换学子。

    自天神宫交换学子之后,洗月学院得了不少好处,觉得此法不错,自然便找上了与自己关系莫逆的千情宗,安如梦就是千情宗派来的交换学子。

    玉门七转,六yu灵脉,身兼洗月千情两家之长,更受千情宗大力支持。

    同样是有天赋,有资源,有勤奋!

    第一个周天用时六天,成灵眼用时三十二天。

    时间虽长,却是同修双法,复杂程度更甚于少海洞金诀,而且身具灵脉,她真正的天赋也不在修炼速度,而在于特定法术的威力强劲。

    名扬双君子,烟月并蒂花本来是彰显书名扬等四人的,但在戚少名安如梦这两人名声鹊起后,有好事者就在这两句后面各加了一句,变成了“名扬双君子,终是戚少名。烟月并蒂花,焉知安如梦。”

    这里面的意思一下子就变了味,也难怪蔡君扬要不服气了。

    这刻听蔡君扬这么说,书名扬道:“蔡兄不用不服气,那戚少名的确比我们强,我们是不如他的。”

    “仙路漫漫,这才刚走第一步,纵有天纵之才又如何,不走到最后,谁知道谁是赢家?”蔡君扬却是犹自嘴上不服。

    平静月笑道:“蔡兄好象忘记了,你可也是别人口中的天才哦。”

    蔡君扬和书名扬一样,也是玉门八转,在别人眼里同样是高不可攀的天才,只是被戚少名给压了一头,这刻被平静月这么一说,才想到刚才那话别人用来对自己说也是适用的,立时哑然。

    好在柳红烟及时岔过去:“好啦!咱们今天来,可不是为了讨论谁更天才谁走得更远的,一吵起来就忘了正事。”

    唐劫有些疑惑:“对啊,我也正想问呢,怎么今天四位会想过来一起找我?”

    “是这样的。”柳红烟说:“我们几个今天闲着无聊,突发奇想,想要结个社。”

    “结社?”唐劫呆住。

    学院里有社团,唐劫是知道的,不过大半都是一些学子兴起无聊时搞的,什么五花八门的玩意都有,有那结社研究仙法的,也有搞些闲情雅趣弄什么书社画社诗社的,这些团体大多不甚牢靠,毕竟学子们都有晋升压力在,也只是偶尔找个由头聚聚,往往未毕业就散了。

    没想到柳红烟他们竟然会想起结社。

    “结什么社?”唐劫问。

    “书社,讲书论道。”平静月回答。

    “怎么会想到找我?”

    “谁叫你是我洗月学院文理科目的第一人呢?”柳红烟回答。

    洗月学院有武天才,自然也有文天才。

    如果说戚少名是修炼第一天才,那么唐劫就是读书第一天才。

    他从进入学院的第一天起,就是好好听讲,天天向上的好学生代表,笔记做得那叫一个勤,对知识的汲取可以说是相当饥渴的,可以说一路向着学霸的位置狂奔不止。

    结果就是半个月前的一次小考里,除了艺术类科目唐劫不行外,所有知识类科目,唐劫几乎是以全满分地成绩拿下,成为当仁不让的第一。

    如果说狂生唐劫还只是让学子们知道有这么个人的话,那么他的学霸地位就彻底奠定了他的名人地位。

    当然,在这文不如武的年代,一百个文才子也比不上一个玉门九转,但不可否认,唐劫终归还是个名人,在讲书论道上,还真没什么人能比得上他。

    既然柳红烟他们要结社,又和唐劫熟识,自然是要找上他了。

    听到柳红烟的说话,唐劫也是哑然失笑:“抱歉,这件事我怕是没什么兴趣。我学文只是为了增长见识,不是为了研究天下大道。”

    书名扬立刻正se道:“唐兄这话就差了。我辈读书人,当志在天下,护佑苍生,不是仅仅为了增长见识与席间博一笑谈,更要匡世济民,拯黎民于水火中,此为天地大道,岂可不明?”

    “书兄言重了,现在是大治之世,百姓中或许有贫苦之人,却还说不至于就水深火热了。至于天地大道,那东西太深我不懂,但我知道这里是修仙学院,我们修的是仙,不是书。”

    “那就更要读!讲书论道,是为明理,身怀伟力而不明理,便如恶棍明火执杖,行于闹市,危害更众啊!”

    “……”对这位一心救济天下的书名扬,唐劫也是深感无语。其实他要真想辩,也能和书名扬辩一番,比如凭什么你自己想做伟人,就非得我和你一样做伟人?己所不yu,勿施于人,己所yu者,亦勿施于人等等。

    不过他虽然做不到象书名扬那么伟大,至少懂得要尊重这种人,因此在这种事上,他情愿口舌吃亏些,被对方教训。

    所以他只能点点头道:“书兄说的是,受教了。”

    没想到书名扬却大感不满:“你这话说得不诚,是为敷衍!”

    唐劫大感尴尬,还是柳红烟笑道:“唐兄莫怪,他这人就是这样,平时还好,一说到大义,书呆子气立刻就发作。”

    书名扬大感不满,正要反驳,唐劫已连忙道:“我入,我入社就是。”

    听他这么说,书名扬也终于不再说话。

    既然答应了入社,自然就是朋友,唐劫便请四位入屋小坐闲聊,待四人进了屋,唐劫说:“小屋简陋,还请几位勿怪。”

    柳红烟眼波流转,看了一眼这屋子,笑道:“虽是简单了些,却也干净清爽,还是不错的。”

    “仆学一个,没什么别的本事,也就是会收拾一下了。”唐劫随口道。

    “啊,说到这个。唐公子,待我们的社结成之后,要不要请卫公子也加入?”平静月突然说。

    “他?”唐劫想了想,摇头回答:“算了吧,他喜欢的是飞鹰走马,灯红酒绿,对这人伦大道,多半是没什么兴趣的。他若真来了,只怕书是读不进半个字,眼睛却是要不离并蒂花半眼的。”

    听他这么说,众人同时笑了起来。

    待笑过,唐劫一边给诸位上茶,一边随口道:“对了,既然要结社,这社的名字总得有吧?”

    “就叫集英社吧。”蔡君扬道。

    “我看还是安国社,安济天下。”书名扬说。

    柳红烟则说:“既是讲人伦大道,不如就叫大道社。”

    平静月则说:“什么集英社安国社大道社,难听死了,要我说啊,还是叫逍遥社,逍遥人生,那多好!”

    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已看向唐劫。

    唐劫想了想,却回答:“既然大家意见不一样,我看不如这样,先选个社长出来,然后由社长决定。我提议,谁发起谁担当。”

    大家一起向着平静月看去。

    平静月微感愕然,左右看看,还是柳红烟道:“我到觉得这主意不错,既然主意是妹妹提的,那就由妹妹来担当最合适。”

    平静月想了想,终于点头:“那好吧,我就当了便是,不过既然这样,我可就要定名逍遥社了哦。”

    “就逍遥社。”蔡君扬点了点头,他对用什么名字到是无所谓的,反到是书名扬挑了挑眉头想要反对,终究还是放弃了,至于柳红烟则没说什么。

    这时唐劫又道:“就我们五个人,结社的人好象太少了些吧?是不是再找些人?”

    “这个问红烟,她的消息灵通。”蔡君扬回答。

    “哦?这么说,之前找我也是柳姑娘的意思了?”唐劫笑道:“我可得多谢柳姑娘厚爱。”

    柳红烟忙答:“叫红烟就可以了,既是同学,又结了社,那就是一家人,不必见外。”

    “好,那再找人的事,还要请红烟姐姐你费心了。”

    “瞧这话说的,你该叫妹妹,我的年龄可是比你略小些。”柳红烟笑道。

    “是,是我错了,红烟妹妹好。”唐劫笑咪咪回答。

    柳红烟这才满意点点头,已开始凝神思考,片刻后,又给出几个名字,随后大家又商议了一些细节,包括社团的规矩,开社的ri期等等。

    聊了好一会子天,眼看时间不早,四人这才离去。

    唐劫亲自送他们到大门口,眼看着四人离开的背影也不说话,只是眼神却变得渐渐冰冷起来。

    回屋的时候,小伊伊显形,跳到唐劫肩上:“哥哥,哥哥,他们是你很好的朋友吗?”

    “……算是吧。”想了想,唐劫回答。

    “那我可以见他们吗?”

    “不行。”

    “为什么?”伊伊委屈地撅起嘴:“这么长时间了,人家都是一个人,好无聊的。”

    “因为他们中有些人是很好的朋友,但还有些人嘛……只是表面很好的朋友。”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