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三章 纵剑十二式

    “什么?你领了水光罩,还花了二十枚灵钱买了纵剑十二式?”

    卫天冲瞪着眼看唐劫。

    唐劫纠正道:“是领了纵剑十二式,还花二十枚灵钱买了水光罩。”

    卫天冲几乎要抓狂了:“这有区别吗?”

    唐劫摊了摊手:“好歹买的是本术书不是?”

    “你也知道纵剑十二式是武技不是术书?”卫天冲觉得自己要被唐劫的说话气疯了。

    武技者,凡人之技也。

    就是说这是凡人才修炼的东西,真正的修者是不屑学习这东西的。

    唐劫简直是发了神经,竟然会去买,哦不,去领本武技书出来。

    这好比有耶鲁哈佛清华北大你不上,非得去念三流野鸡大学!

    “好歹是仙凡通用的。”唐劫笑道。

    “那也是武技啊!”

    卫天冲捶胸跺脚,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所谓仙凡通用,就是说这本武技有些特殊,修者也能发挥一定的作用。

    纵剑十二式就是这样一本有些特殊的武技,若非如此,它也不可能被收录进天一阁。

    纵剑十二式是一种练习挥剑斩击的法门,有一定的发力要求。

    这个发力要求,凡人运用就是自身体力,修者运用就可以改为自身灵力,而以灵力驱动的剑技自然比凡力更强,更快,但也仅止于此,它终究只是一种发挥武器自身威力的武技,并不能通过法术使其威力更强,更不会有什么变化。

    “你连剑都没有,你练什么纵剑十二式啊!”卫天冲摇头叹息。

    唐劫笑笑:“那就买一把呗。”

    “你买得起吗?最便宜的一把下品术器也得好几百灵钱吧?”卫天冲冷哼。

    武器分术器,法宝,神珍三个大类,器对术,宝对法,珍对神通,分别对应三种法术层次,其中又分上中下品与极品。据说在神珍之上还有道兵,惟掌道者方可运用,那就只存在于传说中了。

    唐劫笑道:“先买把凡铁练着呗。”

    “你是来修仙的,不是来练武的!”卫天冲抱头哀号:“这真真是丢死人了,以后出门别说是我的仆学。”

    唐劫无语:“你至于吗?我都还没嫌你到现在还没开灵眼呢。”

    卫天冲一下跳了起来:“谁说的?我就快开成了,最多再过十天,你也不过比我早十天!”

    “是吗?那可要恭喜少爷了。”唐劫来了兴致。

    开灵眼,一个月是高速期,两个月是标准期,三个月是底限期。

    如果卫天冲能在十天内开成灵眼,那么他晋升脱凡绝对没问题,前提是保持此速度。

    卫家对他寄望甚深,估计没少给这小子灵丹妙药,再加上他这段时间也算努力,修的也是较为简单的少海旋元诀,能有此成就也属正常。

    “那是自然。”卫天冲得意洋洋道:“到时候我肯定会选一门好灵术学习的,可不象你,选什么纵剑十二式,就连你那水光罩也选得垃圾。”

    水光罩不垃圾。

    这到是一门真正的灵术,使用此术可形成一面水罩用于保护自己,削弱攻击。

    问题是唐劫你妹的,你学的是少海洞金诀啊!

    少海洞金诀的战斗特点是什么?

    聚气!

    快攻!

    破甲!

    是进攻型的心法底子!

    你说你以后修到高阶了,顺带学一些防御类的法术那很正常,可你现在学什么水光罩啊!

    你学透骨针还差不多!

    不过在纵剑十二式这个选择面前,卫天冲已经懒得就水光罩再去骂唐劫了。

    平ri里挺聪明一个人,怎么学术法的时候就这么笨了呢?

    看着卫天冲那痛心疾首的样子,唐劫到是觉得颇感欣慰。

    不知不觉间,自己和小少爷的关系也是越发亲密了呢。

    如今的卫天冲,虽依然任xing,懒惰,毛病多多,也依然对他呼来喝去指使他做下人该做的事,但至少已知道关心他。

    这就是好的。

    不去管卫天冲如何“怒其不争,哀其不幸”,唐劫领着两本术书自去了趟坊间,用三钱银子买了把铁剑,然后回到陶然居自顾自练剑去了。

    这纵剑十二式顾名思义,自然是有十二个剑式。

    每个剑式皆有不同的动作,有击,刺,撩,斩等多种动作,但大多简单直接,主要以快速凌厉,直取要害为主,其实是一门相当实用的剑法。

    若是在凡间,这也算得上是一门上乘武学。

    只是对于仙家来说,再好的凡人武技也只是凡技,我一个仙气护罩加身,任你怎么砍都击不破,随手一指却是任你如何躲都躲不开。

    技巧在强大的仙术面前显得是如此的苍白无力,没有意义,以至于修者几乎从不钻研战斗技巧。

    但唐劫显然不这么想。

    于是这些天下来,唐劫闲着没事就在院子里练剑,偶而练习一下水光罩——这水光罩释放一次要消耗十滴灵液,以他现在的小周天运转速度,当真是不够用的。

    真不知要到何年何月,才能做到那些大能之士呼吸即周天的地步。

    数天后,卫天冲完成灵眼,再过些ri子,侍梦也踏入灵眼门槛。

    两人都去天一阁领了一门术法。

    卫天冲学习的是灵引术,释放出一根灵线缠住某个物体,可使其如自己心意行动。

    这是唐劫给他的建议。

    作为世家少爷,卫天冲注定不可能象寒门学子那样吃苦受累流血流汗,正好他又有雕刻的底子,将来正宜主攻傀儡术方向,朝召唤方向发展,有事小弟上,没事上小弟,也算符合他富家大少的身份。他的少海旋元诀又是“生生不息,后劲连绵”型的,这一方向也正适合此道。

    灵引术是一种最基础的控制傀儡之法,可以用于控制一些小物件,就是必须有灵线牵引,不能做到无形无息,更有距离限制,但若练得好了也可用来控制飞剑——牵着绳子的飞剑。

    反正现在也不是战斗的阶层,先从基础做准备,练掌控吧。

    而且卫天冲生xing爱玩,他老实了一段时间后最近又有点故态复萌,有了这灵引术,让他没事就遛遛扫帚,放风椅子,陪筷子逛街,自得其乐也是不错,算是寓教于乐吧。

    至于侍梦,不出意外他学的是清洁术——可算摆脱部分杂役了。

    修炼的ri子,简单而显得平静,转眼间又是一个多月过去。

    ————————————————

    鹰巢。

    顾长青正在伏案急书,敲门声响起:“属下高飞,有事请见鹰主。”

    “进来吧。”

    身形高挑的青年走进房间,先是对顾长青施了一礼,然后道:“苍龙府那边有了96号的消息。”

    “说吧。”顾长青手上不停,继续做自己的事。

    “文心暗堂42号禀。经查明,唐劫三年前进入卫家,为苍龙府吴南甫夫妇养子,当时其人冻晕于吴府门前,为其所救。”

    “冻晕时间?”

    “天枢三百四十二年,腊月。”

    顾长青猛地停笔,抬头看向高飞,眼中已she出神光:“天枢三百四十二年?”

    “是!”高飞回答:“就是这一年!”

    顾长青的声音已陡然冷厉起来:“还有没有其他信息?”

    “有,据说这个唐劫家住野谷原一带,因受马贼所害,家破人亡,一路逃难到了苍龙府。”

    “野谷原?马贼?”顾长青一下子站了起来,声音再度提高八度。

    他看向高飞,只见高飞脸上已现出一丝笑意:“是,鹰主。来自野谷原受马贼所害的落魄小子,名叫唐劫,冻晕于吴家门前,时间正好是在唐杰逃亡的数月之后,然后就认了养父母,进了卫家,最终成了仆学,进入洗月学院……”

    顾长青快速道:“消息来源可靠吗?是否经过确认,秘密程度如何?”

    高飞回答:“绝对可靠,这些消息并不是秘密,吴家是大柳树街的老人,四邻皆识,唐劫被救下收养的事,几乎第一时间就让街坊们都知道了,他们也都认识唐劫。唐劫成了仆学后,吴家地位再升,街坊间几乎都传遍了吴家出了两个修仙儿子。42号只用了一天时间就摸清了所有情况,根本不可能出问题。”

    “那卫府呢?”

    “那到没有,卫府不收生人,又有灵师镇守,想混进去不太容易。当然,花点时间jing力应该也是可以的,不过就不太值得了,毕竟……”高飞犹豫了一下没再说下去。

    “毕竟这些消息已经够了,对吗?”顾长青道。

    高飞没敢回答。

    顾长青笑了笑,之前激动的神se已经消失无踪。

    他坐回自己位置上,靠在椅背上,微微闭起眼睛,似是在思索着什么。

    高飞迷惑不解,等了一会儿,轻声道:“鹰主?”

    “恩。”顾长青低恩了一声。

    然后他说:“现在看来,这个唐劫的确有很大可疑之处。”

    “那鹰主你……”

    顾长青缓缓睁开眼睛:“既然这样,我到真有些不明白当初入学时,这个唐劫为什么要喊那一声了。”

    “这个……”高飞也犹豫了一下。

    他想了好一会儿,终于道:“属下不知,但我知道肯定不会是什么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这种理由。”

    顾长青哈哈笑了起来:“不要提那个白痴,关于学院喊话这件事我想了一下,有四种可能。”

    “这第一种可能就是这根本就是个巧合,这个唐劫和我们要找的唐杰没任何关系,其人的确只是在壮怀明志而已。”

    “第二种可能,这个唐劫依然不是真正的唐杰,真正的唐杰很有可能化名隐藏在学子中,故意出了钱请他来这么一出,吸引我们的注意力。”

    听到这两种可能,高飞的眉头皱了皱,凭心而论他是不喜欢这两个推断的。

    顾长青已继续道:“第三种可能,他就是唐杰。他喊那一声的目的,也就是要吸引我们的注意。”

    “为什么?”高飞问。

    “对,为什么?这就是关键!”顾长青道:“如果他真是唐杰,又故意这么做,那我只能给出一个解释……他在故意挑衅我们。”

    “挑衅我们?”高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挑衅天神宫?”

    “少年义气,血气方刚,做出些什么样奇怪的事来也不稀奇啊。”

    “再如何血气方刚,就不怕我们找上他?”

    “问题就在这儿……就在这儿!”顾长青轻轻敲了下手指,问高飞:“我们现在能去抓他吗?”

    高飞一愕,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顾长青已轻轻笑了起来:“是的,我们不能!这里是洗月派的地盘,他在洗月学院!我们不能去抓他,至少不能公然去。”

    这三年来,天神宫在洗月派找人,怀疑目标也不知有多少。

    象唐劫的人说多不多,说少也未必少。

    总有那么一些人,怎么看怎么象唐劫——为了入学而想尽办法在各大家族半路插足的可不是只有唐劫,姬子骞,而是太多太多。

    也有心急者就试图行动,把人抓起来拷问。

    在三年里,这种事只发生了两次,而每次都让天神宫赔付了好大一笔钱才算平息了洗月派的怒火,没把他们全部赶出去。

    当然,他们真怒假怒不重要,重要的是平息这怒火的价码不低!

    这价码高到就连天神宫自己都要派人jing告顾长青,在没有确定目标前,不可再随意行动。

    他们不想再给洗月派第三次敲竹杠的机会。

    “看来这就是他挑衅的底气了,不过他也小看我天神宫了,他不会真以为靠着学院就可以一辈子高枕无忧了吧?”高飞怒哼道。

    “不!”出乎他的预料,顾长青却摇头:“你忘了我说过,有四个可能。”

    “鹰主,你的意思是……”

    顾长青有节奏地敲击着桌面道:“一个能让虚慕阳见到他第一眼就把他带走的少年;一个能只用半年相处就让虚慕阳重宝相托的少年;现在看来好象还是一个无视艰难,成功进入洗月学院的少年。这样的人,他会在忍了三年后,只为一时冲动,就主动暴露自己,挑衅我们?正如你所说,一个小小学子而已,难道我们还真奈何不了他?不,我不相信,我不相信这小子有这么蠢!我情愿相信第一第二个可能,也不相信第三个可能!”

    “但是您的第一第二可能里,他不是唐杰。”

    “没错,所以如果他真是唐杰,那就必须有第四个可能……”

    “是什么?”

    “我不知道。”顾长青回答:“这正是我想不明白的。如果他真是唐杰,他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我知道有第四个可能,但我不知道这个可能的答案。而这个答案,很有可能才是真正的答案……”顾长青摸着额头,微微闭上了眼睛。

    高飞知道这是顾长青陷入困境时的表现。

    顾长青向来自视甚高,他自认为他能看清一切被追猎目标的心理活动。

    但是这一次,当他假定唐劫就是唐杰时,他发现自己完全无法理解唐劫行为的意义了。

    这才是他郁闷的源泉。

    某种程度上,这也是让他不安的源泉。

    如果唐劫真是唐杰,那么在他的行动背后,是不是还有什么yin谋陷阱在等着自己呢?

    顾长青必然会这么想。

    “鹰主,不管怎样,唐劫都是个极度可疑的目标。有些事如果想不通……就做了再说吧。”高飞小心翼翼地说。

    听到这话,顾长青的动作滞了一下。

    他的眉头逐渐舒展开来,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抱歉,高飞,我又陷入老毛病了。你说的没错,想不通的事就不要去想,先做了再说,因为疑神疑鬼就束手不做,那才叫可笑呢……”

    说到这,顾长青深吸了一口气,正se道:“把唐劫提升为甲级目标。一:通知学院里我们的人,关于唐劫的资料继续压着,千万不要让洗月派注意到他。二派人接近他,探听进一步确实消息。三找机会搜查一下他的房间,学子林这边也不要放过,如果他真是唐杰,那兵鉴应该就在他附近。只要找到东西,其他都不重要。”

    “是!”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