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一章 灵物

    第二天上过文课后,唐劫到了朝阳峰,果然见那苦道人已提前在讲经石上等着了,身前已挤满了一群弟子,显然都是在修炼过程中有疑问的。

    卫天冲和侍梦到是没来,而是选择了继续在自己屋子里修炼,他们昨天也碰到了和唐劫一样的情况,如今正努力适应气感。

    由于早被洗月学院的规矩弄怕了,弟子们也都老实得很,一个个排着队等候提问。

    一名学子问道:“上师,小子昨夜练那神门御气术,行至青灵时气息忽散,不知是何缘故?”

    苦道人回答:“青灵理气而顺心,气行此位时当顺其自然。神门御气法重掌控,你必是过于驾驭,反失其端,气息消散不足为奇。yu过此关亦简单,或顺其心而通自然,或凌于上而强驾驭。两法各择其一,效果又各有不同,顺你心境而为即可。”

    “小子明白了。”

    那学子退下,自又有学子上前询问。

    唐劫在旁边很认真的听着,大周天运转看起来只是一个简单的吸纳灵气的过程,但其中却包含了许多人体至理,每一条线每一个窍位自有其存在原理,气在其间运行,其变化或顺应其理,或强行驾驭,却都必然与其本质息息相关。

    因此要想真正把握大周天,就必须了解人体各部位的功能,原理与意义。

    洗月学院并非没有专讲这类内容的课程,在白天的文理课上就有讲述,只不过大部分学子那时候并不在意,非要等遇到问题了才发现。

    这苦道人也是好xing子,若是换了文理课的那几位上师,只怕直接就是一张脸拉下来:“白天不是跟你们讲过了,自己不用心听讲,还不闭门思过去!”

    千百年来的发展,使得洗月学院在这方面,其实早有了一套成熟机制,每一步都有其深意所在。

    尤其难得的是,他们并不主张现代填鸭式的教育,而是寓教于用,使学子们在修炼过程中自己发现问题——相信要不了多久,学子们就会发现文理课的重要xing了。

    不过对唐劫来说,文理上的问题从来不是问题,在这方面他到是真真正正的举一反三,很快就理清了自己修炼途径上各经脉穴位的意义,只是暂时还不清楚其变化对应的作用。

    当然,要真什么都知道,就可以自己创造心法了。

    待到前面弟子问完,终于到了唐劫。

    唐劫上前一躬道:“上师,我想请问要怎样才能知道自己身体在修炼过程中已不堪负荷,不可再练?”

    听到这问题,苦道人笑道:“凡事不可cao之过急,修炼一途多凶险,每一次失误其实都会对身体造成一些影响,只是绝大多数时候,我们的身体会自己复原。你的意思我明白,是想通过苦练来快速熟悉和提升自己,但是要想在此事上求个边界却是极难,毕竟各人体质各有不同。一般来说,行气只要出岔,就会经脉受震,此时就应当小作歇息。但有些人体质强悍,也可继续jing进,但若是到了血气鼓荡,灵息散乱,就必须立刻停下!”

    “小子明白了!”唐劫躬身告退。

    那苦道人突然道:“你若想不惜损伤加快修炼,我建议你去学内息术,此术以灵气检测身体,可知是否有暗伤,也是诸多弟子修行时必备的术法,修习起来也极简单,只是一门小法术,能够掌握灵息运转即可运用。但我不建议如此做,毕竟路还长着呢。内息法只可查伤,不可治伤,等发现有问题,伤已存在,故还是要小心才是!”

    “多谢上师,我会小心的!”

    唐劫退下,旁边自然又有学子上去问,唐劫也不急着离开,而是就在旁边继续听各种问题,偶尔也和其他学子探讨修炼——这苦道人当真不错,却是允许学子私下说话的,只要不涉及到具体修炼法门,一般的探讨还是可以的,就是不许声音太大,以免扰了大家。

    就在旁听时,突然耳边响起一个声音:“不惜自残身体也要加快进境,唐兄弟不会以为十大弟子就只看境界吧?”

    回头望去,只见身后站了一个翩翩少年,手里拿着把折扇,虽说不上风神如玉,到也有几分俊俏,就是那满脸的傲气让人有几分反感。

    唐劫对对方知道自己名字到不奇怪,他在学院门口那一嗓子,还有楼船上与李余的事,早使学院中不少学子认识自己。

    “敢问你是……”唐劫回转身问。

    那少年也没回答,旁边已有人道:“阳陵君公子游少峰都没听说过,当真是孤陋寡闻!”

    说话的应当是这少年身旁的仆学,唐劫看都没看对方一眼,只是侧过头来想了想道:“没听说过。”

    那游少峰本指着他好歹说句久仰,幸会,没想到他直截了当来这么一句,气的折扇一合,指着唐劫:“你!”

    唐劫已自语道:“一个凡人而已,我为什么非要听说过?我们修仙的难不成还要去在意凡人的地位?真是奇了怪了。”

    那游少峰气得全身打起摆子,要不是这学院规矩森严,这刻怕是已要打将上来。

    只能怒哼一声道:“一个仆学竟然也敢如此张狂,玉门五转就妄称要入十大,我看你将来怎么死!”

    唐劫尚未回答,又有声音出来:“呦,游公子这话可说得重了。这里是学院,不是杀人盈野的战场,怎的连生生死死的话都说出来了?我辈修仙可不是为了一言不合,就动辄杀人的。”

    再看去,只见旁边又走来两人,却是一男一女。

    男的手捧一卷书册,却是一本《人伦道》,女的则穿着一袭紫se轻罗长裙,只在裙下才套着学院的月白学子衫,手里则拿着一截柳树枝,正随意挥舞着,模样儿到是还不错。

    那刚才说话的,正是这拿柳树枝的女子。

    看到这两人出现,那游少峰面se微变:“书名扬,柳红烟,你们两个来凑什么热闹?”

    书名扬!

    柳红烟!

    听到这两个名字,唐劫也是眉头一挑。

    新生入学已过三天,从最初的陌不相识到后来大家也渐渐有了了解,总有一些人的名气会渐渐传开。

    如唐劫,现在就算新生中的知名人士,人称“狂生唐劫”,指的就是那院前一吼。

    这书名扬与柳红烟也算是新生中的两个名人。

    书名扬是人如其名,书生习气颇重。他求的是安治天下,行的是人伦大道,平ri里也不爱言语,没事就爱捧本人伦道看,但是却没人敢小瞧他。

    因为他是玉门八转!

    本期学子,玉门九转一人,玉门八转四人,玉门七转九人,六转二十四人,书名扬就是那四名玉门八转的学子之一。

    正因此,他既不是贵族少爷,也不是仆学,而是被学院破格录取的天之娇子,即便是在这洗月学院,所有人看他也不敢轻视。

    至于他身边的柳红烟,玉门六转,未列上品,不可破格,却以大毅力走完妖魔路,得以进入学院。

    妖魔路是洗月学院特别为民间有大毅力的求学之人给出的机会,路途多凶险,有妖魔猛兽出没不说,而且不管你走了多少路,最终只选前三名。

    唐劫之所以没去走这条路,到不是怕了,主要还是能走这条路的人不多,天神宫很可能会派人盯着,只怕还没上路就先被人抓走了,所以他不能去。

    柳红烟能在妖魔路上脱颖而出,不仅毅力惊人,就连战力也相当不俗,若是没点凡俗武技是绝不可能的,正因此,她在学院新生中也是比较出名的一个。

    这两个人都是靠自己进的洗月学院,走在一起到不稀奇,自然更是不会怕那游少峰的。

    这刻听到游少峰说话,书名扬头都不抬,只是看着自己的书,到是那柳红烟笑道:“瞧游公子说的,怎的这朝阳峰人家还不能来了不成?也就是看你说话口气太大,随口说了几句,怎么就得罪了游公子?要是游公子不喜欢,红烟在这里给你赔不是还不行吗?”

    她语笑嫣然,眼神却煞是凌厉,哪里有丝毫要赔罪的样子。

    游少峰哼了一声:“我口气再狂,也比不得这狂生唐劫,口口声声要入十大。”

    这个时候那书名扬到说话了:“立志之言,何狂之有?我辈修仙之人,以人道入天道,本就当志向远大,若是连十大弟子都不敢争取,又何必去修?玉门五转又如何?这资质也未必就差到哪里,栖霞界更不是没有以五转之身入紫府者。”

    “却是凤毛鳞角!”游少峰狠声道。

    “却总是有的,甚至连仙台都是有的。”书名扬回了这一句,却是再不说话了。

    游少峰被这两人一人一句堵了回来,气得说不出话来,只能恨恨一跺脚离去,临走时还不忘瞪唐劫一眼。

    唐劫懒得理他,反到是那书名扬和柳红烟凑了过来。

    书名扬不爱说话,还是柳红烟道:“看来唐公子学院门前一声吼,却是给自己带了不少麻烦呢。”

    “不稀奇。”唐劫随意回答:“我一小小仆学,在学院门前口出狂言,若不遭恨才叫怪了……虽然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为什么要恨。”

    柳红烟听得捂嘴轻笑:“你知必会有人恨你,却不知为何恨你?这到是稀罕。”

    “没什么可稀罕的。人若有了名气,麻烦也必然伴生,天下就没那有名之人而不遭骂的。总有那么一些人啊,心胸狭碍,莫名其妙的就会看不惯你,更有那扭黑成白之人,你做得越好他便越恨你……你就是问他们自己,他们都给不出一个正当理由,往往就是看不惯,然后便因这看不惯而如疯狗般咬你攻你污蔑你,仿佛你杀了他全家一般。”

    “说的好,本还奇怪狂生唐劫到底如何狂法,现在看来啊,却是个洞悉世情之人呢。”柳红烟已笑道,看唐劫的眼神,烟波流转,竟是带着几分好奇与欣赏的目光。

    唐劫随口道:“比起妖魔路上的柳红烟,还有那八转之身的书公子,终究是差得远了。”

    三人竟是就这么攀谈起来,一边随意地聊天,一边听那苦道人答疑解惑,到也结了些友谊出来。

    ——————————

    待到一堂课结束,众人回归,路上唐劫顺便去坊间求了本内息术。这内息术属于大路货,只是一门检测身体的小术,因此直接在坊间购买即可,却是无需找学院的。

    也因此这是一门记载在书册上的法术,到不象之前那样记于石壁,传于内心——真正的好功法都是无纸传授的。

    花了三枚灵钱买下了内息术,唐劫回到陶然居,却看到小东西伊伊正在园子里玩耍,而在伊伊身边,竟有几株小嫩苗破土而生。

    “这是……”唐劫先是楞了一下,随后意识到这正是自己昨天种下去的灵粮种子。

    这灵粮因吸食灵气而生,种植不易,往往需数年功夫才能成熟,就是在这灵气充沛之地,也需一年半载,怎的这才一晚功夫,就已出苗了?

    唐劫先是惊了一下,随后意识到什么,看向伊伊:“这是你干的?”

    小伊伊一看到唐劫回来,先是飞身扑进唐劫怀里,象找nai水似的在他怀里拱个不听,听到唐劫说话,便抬起头看着唐劫,认真的点头:“恩,好好玩哦,它们看到我就都迫不及待地长出来了也!!!”

    看到你就迫不及待地长出来了?

    唐劫对这小东西的思维模式深感无语。

    好吧,你总算会说迫不及待这个词了。

    不指望再从小东西这里得到标准答案,唐劫亲自去检查了一下那几株长出来的嫩苗,发现并不是所有的灵粮都出苗,而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但这一小部分却全部都属于一个品种:娥眉黛。

    娥眉黛是灵粮的一种,其名虽美,不过xing质一般,其xing属木,食用后对修炼木系元气者能提供一些额外的帮助。

    唐劫之前买了好几类种子,想要尝试一下效果,这娥眉黛只是其中一种,却在小伊伊影响下快速生长,其他却无影响,难道说这和属xing也有关系?那到底是同类相生,还是五行相生?这中间有什么奥妙吗?

    另外就算是娥眉黛,其生长也有不同,有的只是刚露青尖,有的却已长出一指。

    唐劫仔细问了一番小伊伊,在她咿咿呀呀含混不清的回答中终于确定,那长的最好的一片区域……小伊伊在那里撒了泡尿。

    唐劫明白了,小伊伊天生灵体,又是草木jing华,她的体液对这些属xing相近或相生的植物有极大的催生作用——却是需要经常浇灌才行的。

    明白了这点,唐劫也大感可惜。

    这意味着他终究是不能把小伊伊当成催熟植物的金手指来用的了,象这样子充其量也就是催生出那么一小撮灵粮。

    恩,能提前收获一点总是好的,唐劫决定干脆就让伊伊以后住在这院子里。

    突然间脑海一个念头闪过,唐劫起身就走。

    重回坊间,唐劫买了些鱼苗,再回陶然居后,唐劫在园子里挖了条沟,直通园外小溪,引水进入后,在一个小土坑中将鱼苗放入,他取出那李余给他的金se鳞片放入水中。

    这鱼鳞到手后,他也曾反复研究过,却是始终不解其作用,如今受伊伊影响,到是找到了一点窍门。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