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九章 奥秘

    在唐劫选过自己的起步功法后,卫天冲也终于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少海旋元诀。

    同样是以少海为灵眼,不过这门心法在其他方面并无特se,只是修炼有成后,灵气生生不息,后劲连绵,比较适合持久战斗。

    少海作为洗月派的第一灵眼,实际上大多数学子都会优先选择这里,只有一些特殊需要与追求的学子才会另辟蹊径。

    而少海旋元诀则是所有修少海的法诀中最好修的一类。

    说白了,卫天冲就是又想要最好的,又想要最省力的。

    至于侍梦,他选的是水泉回照诀。

    水泉利滋养而不利战斗,修炼此法的往往寿命绵长,提升境界较易,学习一些类似回chun术等法术的效果比较好,侍梦选这个显见是打定主意走提升境界,与世无争的路子了。

    他资质一般,选此功法至少还是看得见晋升希望的。许多天才往往因为自视太高,选择了不适合自己的道路,结果反不如一般人。

    栖霞界百分之八十的“废柴”灵师,基本都是他这样的,只求安逸,稳进,包括那吕师等人皆是如此。

    另外水泉诀是真正的控水之本,适合学习一些水属xing的法术,这一点别看少海诀也是属水,但其水属炼而不属用,两者是有所不同的。

    以水泉诀为底,以后侍梦学习一些类似清洁屋子的水系法术也会容易许多,估计他也是在为以后摆脱无穷尽仆役生活做准备。

    这些经诀都是修炼基础,只是用来开眼,纳气,奠基,本身并不具备任何法术,只有在灵眼开辟后,才能另外学习一些简单的小法术。

    选完经诀后,三人照旧狂赶着去排队抢饭,奈何这次大家都有了准备,有的选经比较快,结果三人最终连前一百都没进入,只能再吃粗粮。

    卫天冲无奈只能再买些吃食,一边吃一边发狠:“等老子旋元诀大成,体内灵气运转自如,身轻如燕,次次抢第一!”

    侍梦无奈提醒他:“这怕是有些难了,等到以后,我们怕是更没机会。”

    “啊?这是为什么?”

    唐劫笑道:“因为别人也在修炼啊。不过最大的问题是,旋元诀虽然生生不息,耐久力强,但在爆发xing上却差了些,所以……”

    不用他说,卫天冲也明白过来了。

    旋元诀并不是以速度为强,所以未来的ri子里,大家都在修炼,卫天冲若是拼速度,那是绝对拼不过那些专jing于速度的学子的,这也就意味着他以后怕是再无可能进入前一百之内。

    这个事实让卫天冲立时面如土se,捶首顿胸哭喊起来:“早知道就选能提升速度的仙法了!”

    唐劫苦笑,他选择的少海百炼诀和侍梦选择的水泉回照诀,也都不是以速度称雄,因此这刻脑海中已浮现出无数学子奔走如飞,将自己等三人远远抛在身后的形象。

    突然间,唐劫眼中灵光一闪,拍桌叫道:“我明白了!”

    这一喊让众多学子侧目,卫天冲惊问:“你明白什么了?”

    唐劫却是嘿嘿一笑,低声道:“小少爷,这洗月学院的各种规矩,可是大有深意啊!”

    “你指什么?”

    “学以致用!”唐劫正se道:“学来的东西,要经常使用,才能真正熟练它,发挥出它的威力。试想,学子们为了吃一顿美食,少排些时间,每次吃饭必然勇猛冲刺,这学来的仙法多半都是会用上的,你争我赶,岂不正是最好的锻炼时机,效果只怕比自己一个人埋头苦练要好得多!”

    “原来是这样!”侍梦和卫天冲恍然大悟。

    唐劫已继续道:“当初我研究这弟子规时,就发现这学院的规矩颇多古怪,一方面鼓励竞争,另一方面又各方面要求严格,这个不准,那个不准,颇多自相矛盾之处。虽然说洗月派重规矩,但规矩定的却是不合理,这说不过去。可如果从修炼上看,那么所有的疑问就都可以解释了。比如说这清理房舍,我辈修者哪有那jing力天天去打扫卫生,那说不得就只好学个清洁术,这清洁术看似简单,但由于作用目标太多,最是讲究灵气运用的jing微xing,因此就是锻炼灵气cao控的;再看这上课不许提问,但我在白天举着牌子随便怎么折腾,导师都不管。这意味着什么?炼符啊!有了这符令传讯,我们在课上也可以ziyou通话,想和谁说都行。要是你有本事,还可以折腾出个隔音阵法出来。总之,洗月学院设立各种规矩,除了要教我们怎么做人,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要我们在这压力下明白何为学以致用!”

    “没错,就是这样。”侍梦挥舞着拳头兴奋道。

    “那不许内斗也是考验?”卫天冲问。

    “当然,考验我们的破隐和观察能力啊,你有本事在那些纠察到来之前就发现他们,想怎么打就怎么打,当然死人肯定不行。”唐劫一语道破天机。

    洗月学院重规矩,任何规矩都不可以被破坏,但反过来只要你有本事,你也可以用自己的能力去突破,去绕过,甚至去利用这些规矩。

    一方面是死守规矩,用条条框框去限制大家,一方面是鼓励竞争,勇猛jing进,只有在这种大框架下的勇猛,才不会失了方向,不至于一步踏空,坠下山崖。

    这就是洗月学院的目的,让大家真正意识到什么叫“仙路如山道,万人竞争锋”。

    直到这刻唐劫点醒,两人才终于醒悟。

    “那要是做不到怎么办?”卫天冲问。

    “那就老实守规矩呗。”唐劫笑道:“没有本事,就老老实实做人,这也是洗月学院要告诉我们的,只不过如那辛师所说,许多东西,他们并不在说在明面上,而是放在行动中,需要我们自己去领悟。”

    “那也就是说,我以后再也不可能吃到灵食了!”卫天冲哭丧着脸说。唐劫说了那么多,他最终关心的还是吃。一想到自己的速度没别人快,他就伤心不已。

    “……这一点,小少爷到也不用担心,我想我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唐劫笑道。

    “你有什么办法?”卫天冲大为兴奋。

    “吃完后跟我来。”

    吃完饭后,唐劫径自带着卫天冲和侍梦去了灵妙坊。

    这灵妙坊其实就是洗月学院的杂货铺子,毕竟学子们要在这里生活,总不能连个铺子都没有,因此洗月学院在这里开设了一个坊间,里面专有各种生活所需出售,甚至也包括修者了需要的法器,符纸,灵丹等各种修仙界资源。

    卫天冲没想到唐劫会带他到这里来,奇怪问:“来这里干什么?”

    “当然是买东西啊。”

    “这里的东西可都不便宜啊。”

    “那也得看是什么。”唐劫笑道,说着已看到远处一间铺子,却是间粮食铺,里面放着各种粮食,赫然也有灵粮。

    唐劫大步走过去一看,哈哈笑道:“果然没错,少爷你看这价钱。”

    卫天冲一看,只见这一斤上好jing米赫然只要二十个铜钱,大吃一惊:“这么便宜?”

    其实说起来一斤米二十个铜钱已是有些贵了,民间一斤jing米也只需五到十个铜钱,但在这一碗米饭就要一枚灵钱的洗月学院,二十个铜钱一斤的jing米那简直就是白送!

    唐劫已笑道:“那是自然,这洗月学院讲究学以致用,自然是生活中无处不在皆有仙术可用,若你买那现成的,就是天价,可若你自己买米做饭,价钱就大大便宜,但是这还不够……”

    说着唐劫已叫道:“店家,请问贵铺可有种子?”

    只见铺子里已走出一个中年妇人,对着唐劫盈盈一笑:“小哥问得好,我家却是有种子的,不仅有jing种,且有灵种。”

    “什么价钱?”

    那妇人笑答:“jing米与市价同,灵种视品种不同而定,那最便宜的一两只需灵钱一枚。”

    “果然如此。”唐劫击掌大笑。

    如果说买米做饭还要让对方小剥削一下,那么这买种子自己种,那就是完全与市价等同了,甚至于灵米反而更加便宜——一枚灵钱一两种,这可是外面根本买不到的。

    只是这灵粮种植需时,因此在收割之前,却是还需要再买些生米自己煮米做饭的。

    唐劫已道:“这洗月学院就是要我们事事亲力亲为,并在这过程中体验艰辛,也锻炼法术。想来自己做饭,那控火之术自然是要jing通的,自己种地,那就是锻炼行云布雨之术。”

    “也就是说我们以后可以自己种地吃粮了?”侍梦也兴奋起来,他毕竟也是苦出身,对这种事是完全不在意的。

    “那是自然。”这次接话的却是那中年妇人了,对着三人拱拱手:“恭喜三位小哥,终于领悟在学院生存之秘,望三位小哥继续努力,才不负学院栽培。另外还请三位小哥对此事保密,有些事,终究还是让学子们自己领悟要来得好。”

    唐劫对着那妇人一躬:“多谢夫人指点,小子们记住了,尚未请教夫人名讳。”

    这洗月学院里要么是学子,要么是仙师,就算只是个卖米的妇人,唐劫也是不敢大意的。

    那妇人却只是一笑:“你叫我水夫人就可以了。”

    卫天冲已是乐得哈哈直笑:“原来是这样,以后我就是跑不过别人,也可以自己种地吃……好……好……不好!”

    卫天冲突然面se一变,那个好字改成了不好。

    “少爷怎么了?”唐劫问。

    “我不会种地。”卫天冲苦着脸说。

    唐劫笑道:“我还以为什么事呢。其实要吃粮也不是非得种地啊。米是如此,想必那鸡鸭鱼肉也是一样,应该也是可以自己饲养的。若是有那多的,甚至还可以卖给其他学子,毕竟我们不可能所有事情都自己做,那就需要交换。”

    卫天冲醒悟:“怪不得我们的学舍院子都会有那么大一块空地,那空地其实从一开始就是用来给我们自食其力的,或是种地,或是饲养,或是挖塘,学院对此并无规定,如何利用就是我们自己的选择。”

    “怪不得那些师兄都不去千味轩呢。”侍梦也道。

    唐劫只是笑笑,其实从来到这灵妙坊起,他就已经确定了自己的猜测,因为那些平时看不到的师兄们都在这儿呢……他们在这里交换自己的收获,这里的坊市,其实主要就是由学子们自己组成的。

    “却是如此。”那妇人捂着嘴笑:“人各有志,也各有所长,学子们追求的是什么,擅长的是什么,那便去做什么,只要不违反这学院的规矩,学院可都是允许的哦。不知这位小少爷,可有什么会的?”

    卫天冲呆楞了一下。

    他想了一会儿,突然胖脸涨得通红,羞愧道:“我……我什么都不会!”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