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章 第一堂课(上)

    清晨天尚未亮,卫天冲已被叫醒,他睡意正浓,狂躁喊道:“别烦我!”

    唐劫的声音已然响起:“少爷,要去上课了。”

    “不去不去,睡觉呢。”

    “去晚了怕是就得站着听课了。”

    “那就站着吧。”卫天冲不耐烦回答。

    下一刻,唐劫已一把将卫天冲从被窝里揪起,拎着他就往外走。

    “唐劫你大胆!”卫天冲一拳对着唐劫打去,唐劫随手一抓,已抓住卫天冲的手臂,以他的力气哪有卫天冲反抗的机会。

    “我要告诉我娘,告诉我娘!”卫天冲拼命叫喊。

    “那你也得把课给我上了再告。侍梦,快给少爷洗漱!”唐劫压根不理他。

    侍梦冲过来,怒道:“凭什么又是我,你怎么不干?”

    “那要不咱俩换换,你来督促少爷上课,我给他洗漱?”唐劫将手里的卫天冲拎起来。

    侍梦看看正手舞足蹈叫骂的卫天冲,咽了口唾沫:“算了,还是我来吧。”

    一番折腾后,卫天冲终于清醒了许多。

    三人一起到了墨香院,只见讲道堂已来了不少人,看来昨天的事已是让许多学子得了教训。

    洗月学院没分班的习惯,一千五百人统一在一起大开讲,果然是只有百余个座位,总算他们来得早,能在前排抢到位置。

    这关键还是能象唐劫那样不顾少爷意志强行拉扯的下人不多,绝大多数的下人都只能在一旁苦苦哀求自家少爷起床。

    待到天se渐亮时,学子们终于齐至,大部分人没有位置,纷纷骂个不停,只是有纠察在,也没有哪家少爷敢强行霸道去让谁让位。

    这时候唐劫突然举起一块牌子:

    “出售座位,灵钱三枚。”

    卫天冲大惊:“你要出售座位?”

    唐劫笑答:“我们做下人的,站惯了。”

    “可这三枚灵钱也太贵了吧?”

    “无所谓,反正我也就这一个座,卖不掉就自己用。”

    话虽如此,三枚灵钱的价格可不便宜。

    反到是唐劫的行为让不少提前占坐的仆学有了灵感,也纷纷出售座位,不过他们的价钱便宜,给点银子就卖,就连侍梦都把自己的座给卖了,反到是唐劫的位置没人理,不过唐劫也真无所谓。

    他就图一乐呵。

    没过多久,终于有讲课的仙师来到。

    那仙师是个长须中年人,一张脸黑黑的,仿佛谁都欠着他钱似的。

    这刻环目一扫,原本还有些小议论的学子们立刻鸦雀无声。

    这时那仙师才点点头:“关门,记数,逾时未至者,就不必再进来了。”

    也不见他高声说话,这声音自是传遍四方。

    无人推动,大堂正门已轰然关上。

    片刻后点数完毕,一名纠察学子上前道:“回辛上师,本期学子一千五百人,实到一千三百四十二人,尚有一百五十八人未到。”

    那黑脸仙师已道:“未到者以旷课论处,扣五分。”

    下面的学子纷纷额头冒汗,这是变着法的在赶人走啊!

    那黑脸仙师似是看出众人心思,冷哼一声:“仙路崎岖,步步难行,yu求大道,就必须坚韧心志,勇往直前。否则若是轻易就可求道,又有谁人会珍惜?昨ri入学,你们想必已是感受到这学院的规矩了,可就算这样还有人敢迟到!连最起码的早起都做不到,还修什么仙,趁早回家睡去!”

    他这话说得口气凌厉,让所有人都是心中一凛。

    唐劫到是觉得这仙师说的极有道理。

    这洗月学院虽然规矩严厉,却不是都不合理,如那不许学子打架斗殴,不许迟到都是极为正常的事,只是少爷们享惯了福,作惯了威,一时适应不过来。

    那食堂的规矩到是有些过分,却也可以纠正少爷们凡事以己为先的毛病,更需知道一切来之不易,也可让其改掉挥霍,不守纪律等恶习。

    这些毛病若是不改,把那富家大少的习气带到修仙界,将来是必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而且唐劫总觉得在这些规矩背后还另有深意,只是一时还无法发现。

    那仙师已继续道:“今后行事,你们当好自为之。我洗月学院不喜空言,凡事都以行动为实,所以这训诫的话,我只说一遍,你们清楚便清楚了,不清楚的那便自食苦果去。”

    说完这话,那仙师又道:“下面我们便开始讲课。我叫辛越,学院规矩,对所有讲课之师皆称上师,可冠姓,违者为越礼。课堂上必须保持肃静,不许提问。有擅自喧哗,吵闹,提问,越礼者,一次扣一分。”

    这听课的一千多人,若是人人各种问题,他也不用讲课了。

    “既然是第一天,便先和大家讲讲这洗月派的由来,洗月学院的宗旨以及一些仙家历史。栖霞界之史料记载,上可追至一万五千年,其前不可考,仅可从遗迹中探询一二。在已证诸仙中,文贤最早,证法次之,时天地有灵……”

    竟然不是教大家如何修炼,这让众人一阵失望。

    栖霞界历史渊源流长,今人将其分为太古,上古,近古与现代四个大时期,其中太古为一万五千年前,距今时间过长,就算是修长生的仙人也活不到这个时候,因此史记已不可考。上古时期则有少量历史流传下来,九黎兵主就是上古时期存在的大能人物,距今约有一万年。这些仙人要么已然陨落,要么逍遥破界,不知去向,也不知有没有活到现在。

    近古则是从五千年前到现在,栖霞界真正的历史也是从这个时间段开始。

    近古时期经历过三次大动荡,每一次都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洗月派就是在第三次的“鸿蒙之灾”中崛起,并渐渐发展壮大至今,其存在史有三千年,崛起史为一千八百年,辉煌史一千年,而洗月学院存在至今有一千二百多年,可以说洗月派的辉煌与洗月学院的成立是息息相关的。

    学子们大多对栖霞历史不感兴趣,唐劫到是听得兴致盎然。

    他自到栖霞界以来,虽然也读书识字,却终究没受过系统xing的教育,而要想在一个世界混得好,全面而深入地了解这个世界就极有必要。

    真正经历过社会的人,都会无限怀念学生时代,作为也曾经发出过“还是学生时期更快乐”“若有机会回到学校定好好好读书”等唏嘘的唐劫,自然不会再去浪费机会。

    因此他在课上不但听得认真,更是做下笔记。

    这个时代的学子很少有记笔记的习惯,唐劫的表现到是那辛越多看了他几眼。

    待到一堂课讲完,那辛越离去,大家正以为可以休息了,没想到又是一位仙师上来。

    这次是个女师,音若莺转,动听无比,不过说出来的话却是让所有人心头一凉。

    “我叫司月儿,接下来由我为大家讲述栖霞界地理知识。”

    没想到还要上课,而且还不是教修仙,所有人同时怨声载道起来,就算是扣分都挡不住沸腾的“民怨”。

    这可是站了有半个多时辰了!

    那司月儿到是个好脾xing,也不喊什么扣分,只是笑道:“我知道学子们来的不易,到这里来也就是为了修仙得道。可若不通道理,又怎能得道?我洗月书院泱泱大派,既要传授大家仙法,也需教懂大家人生道理,若是出来的仙人一个个连为人处世的道理都不懂,逆我者即亡,教出来的可就都是魔头了,这仙啊不修也罢。何况这些文理知识也并非没有作用。修仙界万年以来,仙生仙灭,山河易道,有些东西总是在变,但有些东西也总是不变。若是通晓了天下事,将来大家天下皆可去得。比如偶去山川河岳处,遇到些稀奇古怪事物,说不得就会有什么发现。若是连基本的道理都不通,只怕奇遇未必有,却反往死路行。诸位可知,这栖霞界可也是有着不少死地,绝地,禁地的,若是不明厉害轻易进入,那辛苦修仙可就与找死无异了……”

    这番话说过后,鼓噪总算消停了许多,司月儿这才满意点头:“这才对嘛。”

    有人在下面道:“看这样子,等这课完了还有别的课?”

    司月儿听见,嫣然笑道:“那当然,天文,历史,自然,地理,易理,数理,书画,杂学……一个都不能少,咱洗月学院出来的学子啊,就算是打不过人家,在见识上也是要有水准的,更不许粗鲁不文,丢了我洗月学院的面子!”

    众人听得烦躁,有人已捶胸顿足道:“我是来修仙的,不是来做读书人的。这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开始正式修炼啊,真真是急死个人了!”

    卫天冲也想喊,却被唐劫死死捂住嘴不让他说话。

    司月儿又道:“所以才要把课程排得紧些啊。现在是上午习文,下午传法。待文考全部通过后,自然就不用再修文,大家就可以全天修炼了。”

    “原来是这样。”大家总算松了口气。

    不过一想到还要站到中午,所有人又立刻头疼起来。

    唐劫这时候再次举起牌子。

    “出售座位,灵钱五枚。”

    这该死的混蛋,他竟然涨价了。

    终于有少爷耐不住久站,决定买座位。

    唐劫拿了钱就站起来,站到卫天冲一旁,反正他站着也能记笔记。

    那边司月儿笑道:“既然都明白了,那就按规矩办吧。”

    什么?

    什么规矩?

    司月儿突然笑脸转冷:“课间不得吵闹喧哗提问,你们辛师没跟你们说过吗?刚才废话这么多,又耽误了许多时间,你,你,你……喧哗一次,一人扣一分,你,你,你……喧哗两次,扣两分,你,喧哗两次,提问一次,扣三分!”

    她随手所指处,之前喧哗吵闹等人竟是无一漏过,那些被点名的学子已是吓得面如土se,已有纠察上来记分。

    有人不忿,指着唐劫喝问:“他出售座位怎么不扣?我不服,就是拼着扣一分我也要问!”

    司月儿回答:“课堂规定是不许喧哗,只要能安安静静不打扰上师讲课,做什么都可以,你们听不听,其实我是不在意的了,就是睡觉都没问题,但是不许打鼾!他卖座位却未说话,自不违反规矩,我管他作甚?”

    大家这才明白唐劫为什么要写牌子卖座,感情这家伙早有准备,刚才卖座的时候,丫更是举牌,放牌,拿钱,让座,一个字都没说过。

    卫天冲算是彻底明白了什么叫“知道了什么不能做,就知道了什么可以做!”

    其实对唐劫来说,这也就是一个试探。

    当规矩被严格执行到可说严苛的地步时,往往也就成为死板。

    他想知道这死板到了什么地步。

    现在看来,这洗月学院的规矩已是死板到家了。

    司月儿回答完问题,已笑道:“至于你,提问扣一分,出言不逊,质问上师,加扣三分,总计四分。”

    那学子立时痿了。

    司月儿这才哼了一声,用所有人都听得见的声音洋洋自得道:“一千五百人太多了,学院就那么些个上师,如何忙得过来?那不适合的还是趁早赶出去,也好省些心力。辛越那笨蛋,脸黑黑的谁敢犯规?还是姑nainai厉害,这不就一批人罚到了?”

    这话听得所有人颤抖。

    唐劫一下没堵住,卫天冲已脱口道:“这娘们真yin险啊。”

    唐劫恨不得一脚踹死这笨蛋。

    果然司月儿闻声回头,对着卫天冲一笑:“口出无状,诋毁上师……扣五分!”

    立刻有纠察学子凶神恶煞般冲来,夺过卫天冲的积分牌,大手一挥,五个积分灰飞烟灭。

    ——————————

    ps:刚入月就三个盟主,非常激动,感谢上帝之纹,感谢kpax777,感谢黑眼。不过一天两更对我来说,目前已有些极限,前天三更后,匆匆写了一章,自己看过后各种不满意,最后又都删了,果断赶稿我是不行的。所以现在还相当于少了一章存稿,为了尽量避免过多透支,77和黑眼那份加更我暂时不敢了。我们要数量,但也得要质量,望大家理解。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