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章 陶然居

    教卫天冲弟子规一直教到晚上有传信飞符过来通知他们开饭才算结束。

    学院的食堂叫千味轩,顾名思义,这里拥有栖霞各种jing美食物,基本上你能想到的都能给你出来。

    然而真等进去了才发现,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美好。

    一千五百名学子去食堂吃饭,可出售的窗口竟然只有一个!

    一个!

    一千五百人排成的队伍直接从堂内排到堂外,形成一条超级长龙。

    卫天冲唐劫他们去的晚了些,一看这情景登时吓了一跳。

    卫天冲叫道:“怎么这么多人?这要等到何时?”

    “少废话,快排队吧。”唐劫已拉着卫天冲赶快排到队伍后面去。

    卫天冲哪有过这经历啊,喊道:“不行,我看看能不能去前面。”

    “小少爷。”唐劫心痛道:“学以致用啊!”

    卫天冲心中一惊,看看左右两边,没发现什么,低声问:“都躲着呢?”

    “还用问?”唐劫哼了一声。

    没过多久,事情的发展就证实了唐劫的预言。

    一位不知哪家的少爷看队伍如此长,想不排队直接领饭,然后大堂内便如鬼魅般的突然出现两名月白长衫的学子,嘿嘿笑着将那位少爷揪到一旁,只是低声说了几句,那少爷已是面无人se,乖乖拿出积分牌,随后光亮一闪,牌子回到手中。

    那两名学子消失,那位少爷回到队伍中开始默默排队。

    卫天冲看得汗如雨下:“处处皆坑啊,处处皆坑!这哪里是修仙学院,这简直就是坑人学院啊。”

    因为不好好排队被扣分的不少,好在只是一分,问题是这队伍本身实在太长了些。

    卫天冲他们排了好半天才终于打到饭菜,一看这入手饭菜,卫天冲立刻叫了起来:“这是什么狗屁玩意?”

    一碗糙米,两片咸肉,几个菜花再加一碗清汤。

    就连侍梦看的都到吸凉气。

    “不是说学院里吃的都是灵粮灵物吗?”卫天冲怒问:“不是说这里是千味轩什么都有吗?这是什么?猪都不吃的东西!”

    唐劫指指食堂上的匾额,上面赫然写着:“灵食十份,领完即止。美食百份,领完即止。粗粮不限。”

    唐劫指指饭碗:“看见了吧?和那李余的灵酒一样,都是限量供应,来得晚了,就只能吃粗粮。咱们争取下次早点来吧。”

    卫天冲都快哭了:“就没别的办法?”

    “有啊,那边有收费窗口。”唐劫指指拐角处。

    卫天冲看到那边果然还开着一个小窗口,走过去一看,立时吓了一跳:“一碗jing米就要一枚灵钱?”

    “一碗猪肉就要三枚灵钱。”侍墨也黯然摇头。

    “一份灵粮就要十枚灵钱啊。”唐劫也深感无奈。

    这也太黑了!

    “真是不知道那些学子是怎么熬过来的。”侍梦看着直叹息。

    听到这话,唐劫心中却是一动。

    对啊?

    为什么没有看到那些师兄们在这里买饭?

    放眼望去,这食堂中几乎全是新生。

    那些师兄是怎么吃饭的?

    不过这个问题就算问了也白问,唐劫他们唯一能接触的师兄就是那些纠察,一个个都虎视耽耽的盯着你的积分呢。从他们那里求知,好比是送羊入虎口,只能以后慢慢去想了。

    不管接受不接受,卫天冲终究还是咬着牙买了一份jing米饭,一条鱼,就着清汤吃饭,至于唐劫他们就只能吃粗粮了。

    一边吃大家心里一边骂洗月学院,时不时还看到有人倒霉被扣分,心里又是一阵乐呵。

    幸福有时就得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才行。

    这才一会儿功夫,就已经有七八人被扣了分,一个个只能哭丧着脸排队。

    卫天冲想看有人气不过大闹会场会是什么结果,可惜这样的白痴一个都没见到。

    不过看着看着感觉不对,卫天冲问:“怎么倒霉的都是少爷,仆学一个都没事?”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少爷嘛,哪受过委屈,自然是最好坑的,不象我们下人,那都是受惯了气的。”唐劫回答。

    卫天冲恍然大悟:“怪不得之前那学子会专门挑了我寻衅……等等,唐劫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是不是觉得你在我这儿挺让你受气的?”

    唐劫仰天打了个哈哈:“瞧少爷你这话说的,我说的是大部分,不包括你。”

    “那你意思是我很好了?”

    “那是,少爷你礼贤下士,向来是把我们仆人当朋友看的,气度最是宏大不过。”唐劫毫不脸红地回答。

    “你知道就好。”卫天冲深感满意。

    然后就看到唐劫的筷子已伸到自己这边,从那刚用三枚灵钱换来的一条鱼上狠狠夹了一大块肉下来放嘴里吃了。

    卫天冲大怒,正想教训唐劫,又想起刚说过自己拿仆人当朋友看,竟是发作不得,只能忍了。

    侍梦看唐劫吃鱼,眼谗着也想来一筷子,哪想到卫天冲有了教训,已经先将一整条鱼放自己碗里了。

    侍梦想想自己终究不能到少爷碗里抢鱼吃,只能悻悻作罢,看着那一碗清汤粗粮,yu哭无泪。

    就算是下人,在卫家的时候可也没吃的这么差劲过!

    吃过晚饭,主仆三人闲来无事就在学院散步。

    这洗月学院环境当真是美得紧,随意走走,到处皆是风景如画之地。

    偶而有一两个女修经过,卫天冲和侍梦就会眼睛直勾勾地看过去,就差没吹口哨了。

    十六岁的少年,身体发育已渐成熟,开始懂得淑女好逑了。

    可惜洗月学院阳盛yin衰,男多女少,十个学子里只会有一个女修,也因此这些女修个个眼高于顶,轻易是不理会男生的。

    走着走着,卫天冲突然冒出一句:“我算是明白了。”

    “少爷明白什么了?”唐劫问。

    “在这洗月学院,什么都得争啊!”卫天冲恨恨道:“那灵酒要争,那积分要争,甚至连吃饭都要争,大概也就是出恭不用争了!”

    “就是就是。”侍梦附和。

    “光明白这个可不够,学以致用,少爷!”唐劫提醒。

    “我明白你的意思,如我所料不差……”卫天冲摇头晃脑,以本军师神机妙算的口吻道:“那明ri开课,多半也是要争的。没准那座位只有几个,来得晚了,就只能站着听课。”

    唐劫用拳头一拍手心:“少爷你终于悟了!”

    卫天冲仰天大笑三声,充满得意之情。

    半响回过神来,面se陡变:“妈的,那不是说老子以后不能睡懒觉了?”

    “天不亮就等着起床吧。”唐劫悠然道:“别担心,我会去叫你的。”

    回去的路上,唐劫顺带找了块树板带走。

    卫天冲好奇问他有什么用,唐劫回答说做个门匾,给自己的住所加个名字。

    这洗月学院争归争,却喜欢讲究个外表斯文,学子们都喜欢附庸风雅,常有学子在自己住所前题些字匾,如“卧龙轩”“清心堂”“明志居”等等。

    唐劫想到要在这里住十年,也得给自己的居所加个名字。

    卫天冲听得大感兴趣,和侍梦一起也各找了块门板带回去。

    唐劫回去后给自己的住所起了个名字叫“陶然居”,他求的是大逍遥大自在,这陶然物外,脱尘出世的生活虽不符合他的心境,却也有几分飘逸出尘逍遥自在的意境。

    侍梦就显得简单多了,心想既然是附庸风雅,就干脆起个名字叫风雅亭吧。

    到了卫天冲这儿,绞尽脑汁没想出什么好名字,最终决定援用旧名。

    大笔一挥。

    “静心园”三个大字便歪歪扭扭地出现在门匾上。

    —————————————

    学子林的一间房舍里,这里的编号为玉临45号。

    但是私下里,它还有个别称,叫“鹰巢”。

    鹰巢中,顾长青正坐在案前捧着一叠资料看个不停。

    这些全是本期入学的学子资料,天神宫也是费了很大心血与代价才弄来。

    顾长青一边看,一边时不时地写上评语,或要求对某人注意观察,或要求对某人重点监视。

    正研究间,一名金衣男子已匆匆冲进房门:“好消息……”

    “出去!”顾长青头都不抬地喝道。

    那金衣男子楞了一下,顾长青已再喝道:“出去,学会敲门再进来!”

    那男子的脸抽了抽,忍了这口气,转身离开房间,将门关上后重敲房门:“属下赵新国有事禀报副鹰主!”

    “进来吧。”

    那赵新国这才推开房门道:“刚才新生入学,发现一名叫唐杰的学子站出来大声呼唤。”

    “然后呢?”

    “然后?”赵新国楞了楞:“然后……然后他就在那里喊什么我唐杰必入十大弟子……”

    顾长青终于抬头,看着赵新国,眼中现出挪逾之se:“这就是你的好消息?”

    赵新国深吸了口气:“所有新生入学,全部战战兢兢,不敢高声放言,惟有此子表现特异,又自名唐杰,我认为有很大可疑。”

    顾长青深深看了他一眼,指指旁边的椅子:“坐吧。”

    赵新国坐下,顾长青却没再理他,自顾自处理着手头的事。

    赵新国等的不耐,喊了声大人,却又被顾长青锐利的眼神逼了回来,只能继续坐在那里。

    过了好一会儿,敲门声再起:“鹰堂高飞有事禀报顾鹰主。”

    “进来吧。”

    又是一名男子进入,却不是穿的金衣,而是一件粗布长衫,进门后对着顾长青微躬身,然后说:“发现一名新生叫唐劫,其人与我们追索的目标颇有些相似。”

    “师弟你晚了,我已经先一步告诉副鹰主了,这种事记着要快!”赵新国懒洋洋地说了一声,口气中充满得意。

    高飞却只是笑笑:“赵师兄的反应自然是极快的,师弟不如。”

    “都查到了什么?”顾长青却不理赵新国,只是问道。

    “经查实,这个人叫唐劫,劫持的劫,音同而字不同,来自苍龙府卫家,是卫家小少爷卫天冲的仆学,玉门五转。由于时间太长,身高已无法匹配原资料,但从相貌上看,与那唐杰到是有几分吻合,不过如大人所言,这符合小唐杰特征的人实在太多了,无法成为佐证,所以我托了人去打探过卫家少爷的口风,知道这个唐劫是三年前进入卫家的,具体来历还没探出来,需进一步查实。”

    “三年前……苍龙府……卫家……”顾长青笑了:“那到是可以列为目标好好查查了。”

    说着看了一眼赵新国:“消息不仅要快,也要尽可能详尽。”

    赵新国面红耳赤说不出话来。

    高飞已道:“不过说来也奇怪,如果这个唐劫真是我们要找的人,那他在看到我们来后应该主动躲避才是,为什么反会主动跳出来呢?”

    赵新国总算得了机会,不屑道:“这还用问,没准是他猜到有人在暗中注意观察各学子反应,知道退缩不利,反惹怀疑,所以就故意玩了一出故布疑阵的把戏,让我们以为他主动站出来,就不可能是唐劫了。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嘛。”

    “放屁!”

    出乎赵新国的预料,顾长青竟是一巴掌拍在案上,将那红木长案击出一个掌洞,顾长青已对着赵新国咆哮道:“什么狗屁说法?那照你这么说,金焰罡风最危险,他有本事飞上到那上面去啊!能让你躲进去的危险那叫危险吗?”

    赵新国被顾长青骂得宿臊,辩解道:“……我说的那个最危险的地方是指……思维的漏洞。”

    “有思维漏洞那叫思虑不周,只有无能之辈才会将希望寄托于对手的犯错误!”顾长青依旧不客气道:“他唐劫因为知道退缩会被怀疑,所以就故意站出来喊一嗓子?然后我们就不怀疑他了?这他娘是什么逻辑?难道我们现在不是在怀疑他?如果他是这种人,那他就是天底下第一号的大白痴。你认为这样的白痴能躲过我们三年来的严密追查吗?没用的东西,给我出去!”

    赵新国又羞又恼,只能一拱手先告退。

    高飞看着赵新国离开,皱了皱眉头:“鹰主,赵师兄好歹也是赵真人之子,你这么骂他是不是有些过了?”

    “他要不是赵真人之子,我能容忍这废物?”顾长青冷哼:“我早就受够他了,不过是一个真人之子,我顾长青还不至于就怕了!”

    高飞听的暗笑,却也不敢接茬。

    顾长青这才对高飞道:“这个唐劫,编号96,暂列入乙级,先去查一下具体底细吧,一切按章程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