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章 入学

    “说得好!”

    一声大喝骤然响起。

    湖面中再掀波浪,只见李余竟然又回来了。

    “前辈!”

    这一次,所有学子齐齐对着李余恭敬拜倒。

    惟有唐劫站着看李余,问:“你不是走了吗?”

    那李余大眼一翻:“这玉带湖就是老子的家,老子还能走到哪儿去?”

    说着突又哈哈大笑道:“好久没见这么有趣的小娃娃了,不错不错,颇得我喜欢,喏,这个给你,却不是什么天赐机缘,和学院无关,是老子的私人赠礼!”

    说着一道金光已飞向唐劫,唐劫一抄手接住,却见竟是一片金se鱼鳞,立刻知道这是那李余身上的鳞片。

    能从这化形大妖身上下来的东西,就算不是宝贝也当有其独特价值,唐劫自是大喜不已。

    那李余已喊道:“你小子收了老子的好处,不拜上一拜可不行!”

    “多谢前辈厚赐,小子当拜!”唐劫毫不犹豫拜倒。

    “好,那老子就不客气收下了!”李余大声道:“你们几个小子给老子听着,老子就爱听马屁,想从老子这里拿好处,就先他娘学会做人。不过这第一份礼只需几句好话,第二份就得大礼叩拜,要想从老子这里再得好处,就再想更多办法哄老子开心吧!哈哈哈哈!”

    说着已大笑跃回湖中,只留下船上众人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却是没人敢再说闲话。

    不过这和唐劫的那番话无关,真正能从争吵中明道理的人其实极少,大家沉默只是畏惧李余能随时听到大家说话。

    刚才的非议,李余肯定听见了,之所以送唐劫重礼,未必全是因为觉得唐劫有趣,更有可能是为了气那几人。由此可见这位李余看起来豪爽,心胸可未必大,要是再敢说他不是,没准就不是气他们,而是直接蹦出来把他们揍一顿了。

    不再非议此事,众人的目光却是扫不了在唐劫手中的那金se鱼鳞上打转。卫天冲好奇,走过来道:“让我看看,这是什么宝贝?有什么用吗?”

    唐劫直接把鱼鳞收好:“你也看见我是怎么得来的了,他老人家没说,我又哪里知道。”

    “给我看看嘛,别那么小气。”

    “我怕你看了就不给我了。”

    卫天冲被他叫破心事,嘿嘿笑道:“那要不你就直接送我?”

    唐劫语气沉重:“……你觉得这合适吗?”

    “我是少爷,怎么就不合适呢?”

    “对啊,你是少爷!我只听说下人从少爷手里讨饭吃的,还没听说少爷从下人手里抢宝贝的。”

    “那我出银子买总行了吧?”

    “你觉得我们在这玉带湖讨论买卖前辈赠礼,他老人家会高兴吗?”

    “……那算了吧。”听到唐劫把李余都抬出来了,卫天冲也只能悻悻放弃。

    众人看得有趣,有刚和卫天冲熟悉的学子已笑道:“天冲,你这仆人到也有趣,竟是不怕你?想必是府上老人的子嗣,从小在卫家长大的吧?”

    卫天冲叹气:“那到不是,才入府三年。不过他救过我的命,我又怎好和他计较。”

    心想关键他还拿着我娘给的家法呢,是可以揍我的……

    有人已笑道:“原来如此,难怪如此骄横了,不过既然是下人,是仆学,那就得守好下人的本分,就算是有过功劳,也不可挟功自恃。天冲兄弟,找机会我帮你教训教训他,让他知道一下什么叫下人。”

    卫天冲咧着嘴回答:“呵呵,多谢,这事不急,他平时还是很听话的。”

    一路说笑,船已到岸。

    学子们纷纷下船,自有人领大家上山。

    这洗月学院虽是建在山上,却造得巍峨大气。入了门,首先见到的就是一尊高约三丈的铜像,正是洗月派的开派祖师水月天尊。

    据说当年水月天尊云游到出云山映月潭,偶见金霞吞月之景,心有所感,施水中捞月神通,洗水中月,破护界罡,问心悟道,破界飞升。后人承其衣钵创派,洗月一名由此而来,指的是一种境界,由幻而入真,却是与功法什么的无关,而文心国一名,也是自问心悟道一词中而来。

    因此洗月派的宗旨就是直指本心。既是直指本心,自然要仙路争锋勇者胜,所以也从不忌讳争夺二字,也才会在上来就搞这赠酒的一出,类似这样的戏码,其实年年都有,只是手法各异,轻易不让人看出来。

    当然,许你争的你才可以争,不许你争的最好想都别想,锐意jing进那也得是在学院划好的路上冲,离了大道,踏在空处,就是自找死路。

    入了院,自有登记处为大家登记姓名,来历。

    “姓名?”

    “唐劫。”

    “玉门?”

    “五转。”

    “原来只是五转,竟也敢自称要入十大,可笑之极。”人群中已发出不屑嘲讽。

    唐劫一吼成名,因此他报名时有不少人注意他,本以为是什么玉门九转的天纵之才,没想到也就是五转。

    另一边卫天冲和侍梦也已经报好了名,三人报好后,就有学子为其发放学子牌。

    这学子牌由金铁所铸,黄澄澄甚是惹眼,可系于腰间,正是学院弟子的积分牌,内刻记录法阵,记有每名学子的分数。

    一旦学子犯错,就会有学院纠察从这积分牌上扣除对应分数,该分数对应两份,一份是在弟子积分牌上,一份则记于纠察手中,就算你天才横溢能破解法阵都没用。

    拿了积分牌后,就有人领大家前往万合园。

    万合园是所有学子住宿之地,住着一万多名学子,到也正合了这名字。

    万合园虽是学子宿舍却布置的颇为雅致,一间间房舍并不是如现代般的格子楼,而是错落分布,如棋盘落子,星星点点,隐于山林间。间中更夹有小溪流水,厅台楼阁,飘香水榭,九转回廊,看上去到是一片园林胜地。

    这万合园不过是洗月学院的一个宿舍区,就有如此风景,可见洗月学院盛名不是白来。

    其占地面积虽广,在外面却看不出来,唐劫怀疑这其中也有阵法的缘故,不过现在新来乍到,许多地方还不太熟悉就是。

    虽然唐劫他们是仆学,但这毕竟只是私下里的身份,表面上所有学子都是一视同仁的,因此唐劫和卫天冲并不住在一处。

    那学子将卫天冲领到一处庭院前,指着那院子说:“这里是你的居所。”

    卫天冲看这院子还算宽敞,四周环境也还算清雅,大感满意,点头道:“虽然地方没有我家静心园大,不过环境还不错,唯一不太好的地方大概就是这院子里空地太大,什么都没有。”

    那领路的学子听了冷哼一声:“又是一个无知俗子,这里一草一木皆为天地钟秀之物,即便是地上的泥沙都比你家更高一等,岂是你乡野之屋那沾满了世俗气息的凡物可比!”

    “你……”卫天冲从没见过有人对他这样说话,气得想骂,还好唐劫拦住,对他连使眼se。

    卫天冲这才想起学院规矩,与同门相争者,动手扣五分,伤人者扣十分,害人xing命者领刑逐出,只能强忍了这口气。

    那学子看卫天冲忍下了,嘿嘿冷笑两声,这才又带侍梦和唐劫去了自己住所。

    唐劫的住所位于一片杏林旁,不远处有小溪流过,再远些还有一角小亭,正位于山缘处,可坐山观景,到也是一处风景绝佳的好去处。

    落了脚后,唐劫先去了卫天冲那里,只见卫天冲还在屋子里气咻咻地骂那师兄,侍梦正在一旁劝他。

    唐劫笑道:“还在生气呢?”

    “那小子也忑不是东西,我都不知道哪里惹到他了,竟如此出言嘲讽。”卫天冲愤怒道。

    “不奇怪,他就是想激你生气,万一你真没忍住和他顶撞起来,那就如了他的意了。”

    “啊?这是为什么?”卫天冲不明白。

    唐劫回答:“因为他是学院纠察啊!学院纠察是专管扣分的,而且根据学院规定,纠察扣满100分,自己就可以得到一点积分的奖励。”

    “学院竟然还有积分奖励?”卫天冲大吃一惊。

    “那是自然,咱们在学院可是要待十年呢!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行差踏错就被扣了。这一百分看看不少,分在十年里,一年也就十分,打上一架就没了,要是没点奖励还能活下去几个?按我们家乡的说法,这叫一手胡萝卜一手大棒。要知道积分不光是留在学院的保证,将来评选门下,弟子,这可也是一个重要标准!”

    “所以那家伙就故意坑我?”卫天冲终于明白过来了。

    他知道修仙界残酷,却没想到竟是步步皆坑,刚入学就先被人陷害,要不是之前听唐劫的劝暂时背了一下弟子规,这可就踏沟里去了。

    现在卫天冲开始有些理解卫明说过的话了。

    “那是。”唐劫笑道:“这些个负责纠察的学子就指着从我们身上捞好处了,惟恐我们不犯错,扣起分来那更是一个狠啊,专往上限走,没人情可讲的。我们不犯错,他们就找着机会引诱我们犯错,按我们家乡说法,这就是钓鱼执法!要不然你以为每年淘汰的上百名学子都是怎么被淘汰的?真有那么多不知趣的偏要往死里撞?”

    卫天冲听得满头汗,狠声道:“以后看到这些家伙得躲远些。”

    “躲不过的,刚才这个是明的,还有那暗的,专躲在角落里等着抓你。他们可都是学过仙法的,有些人能用隐身术,一个个都yin损得狠,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突然冒出来,所以终究还是要自己小心在意别犯错……”

    卫天冲听着打了个哆嗦,本能地向四周张望。

    唐劫看他紧张,心知目的已达道,笑道:“这你到不用担心,就算是纠察也不能偷偷往学子房里钻,这要是被发现,那可是直接驱逐。”

    “呼!”卫天冲总算松了口气。

    “不过……”唐劫一个不过让卫天冲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

    “不过按学院规矩,修仙学子必须衣冠整洁,房舍干净,不得有杂尘泥垢,更不可繁乱无章,违者视情况扣一至五分,且发现一次扣一次。所以他们不能暗进,明进检查卫生还是可以的。”

    “嗨,你到是把话说完不就行了吗?吓我一跳,这事简单。”

    听到是要求这个,卫天冲到不担心了,回头道:“侍梦,还不快把屋子打扫一下。”

    要仆学干吗?不就是干这事的吗?

    所以说他们照顾的不仅是生活,同时也确保少爷们不会因这种事而被赶出学院。

    听到小少爷的吩咐,侍梦看了看唐劫,那意思他呢?

    来的路上小厮多,这些杂活另有下人干,侍梦和唐劫的事都不多,但现在就他们两个,这工作安排可是很有必要的。

    卫天冲正se道:“我要好好背一下弟子规,唐劫你好好跟我说说,这些规矩到底都是怎么回事。”

    得,自己一个人干吧。

    唐劫道:“弟子规背起来简单,可要明白其中深意,擅加利用,分析可能存在的陷阱以及根据这些规矩可能发生的事,可以利用的漏洞,那就需要不少时间了。”

    “放心吧,我一定认真听!”卫天冲回答。

    再任xing的人,吃过亏他也知道乖了。

    唐劫一脸无奈:“问题是我的屋子也还没打扫呢。”

    “侍梦,打扫完我的屋子,再去把唐劫的屋子也收拾干净。”

    “……是,少爷!”

    侍梦的脸yin的都快滴出水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