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章 李余

    有了唐劫的这一诈唬,人群立刻热闹起来,原本被洗月派威压的不敢乱说话的学子们见唐劫没事,立刻高声谈论起来,当然少不了也议论唐劫刚才的行为。

    “那家伙是哪家的公子,竟敢如此放肆?”

    “看那衣装,分明就是个仆学。”

    “仆学也敢这么大胆?”

    “估计是哪里来的没见识的乡巴佬吧,竟然口口声声必入十大,当真是狂妄之极!”

    “到要看看他有什么本事。”

    “有什么好看,分明就是哗众取宠。”

    “我看也是,如此狂妄之徒,等入了学后,定要找机会好好收拾一番。”

    议论纷纷,羡慕者有之,忌妒者有者,甚至莫名其妙就对唐劫怀了恨的亦有之……

    喧闹声中,学子们终于全上了楼船,随后也不见浆橹摇动,那船已是无风自起,向着青云山而去。

    由于是新来乍到,学子们大多聚集在甲板上看风景。

    玉带湖湖光山se甚美,湖面上银波泛光,隐约可见有鱼儿从其下游动。在湖zhong yang还有座小岛,透过那密密的树林,隐约可见有亭台楼阁的影子,却不知是什么地方。

    远处青云山新秀峰顶,则是一片高如天阙般的建筑群耸立云中,那便是洗月学院了。

    有熟悉学院内部情况的,已指着其中一处处建筑叫道:“看,那是天一阁,墨香院,还有万合园,太白馆,五方亭,周天台……可惜这里看不到神兵斗场。”

    有不明白的学子问:“这些都是什么地方?”

    先前说话的少年回答:“这天一阁就是洗月学院的藏经阁,取天一生水之意,里面珍藏的都是洗月派历年历代搜集的各类仙家功法。墨香院则是我们将来传经解惑之地。万合园则是我们将来要住的地方。太白馆是学符区,五方亭是炼丹区,周天台是阵道区,另外还有锻金台和神兵斗场,前者是炼器区,后者是演武场,不过从这里却是看不到了。”

    “原来如此,受教了,还是兄台你了解的清楚啊。”

    “哪里哪里,从现在开始,咱们就要在这洗月学院生活十年了,不事先了解一下怎么行。”

    十年,这是洗月学院规定的学期,无论成就如何,学满十年后,都必须离开学院。能在此期间进入脱凡境的,则可以zi you选择是否继续留在学院。

    “那是,从今天起,大家就都是同窗学友了,不才先自我介绍一下,鄙人墨文才,岷州墨家子弟。”

    “我叫李旭熙,家父李允。”

    “原来是虎威将军的公子到了,在下许乐翔,家父许有荣,现任洪武城总司检。”

    “金佳俊,万泉城本地子弟。”

    “姓金?莫不是安亲王家的英才?”

    “不敢,不才正是。”

    一群学子已纷纷开始自我介绍,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这些学子在介绍过程中,已有意无意间分成几类。

    那官家的是一类,那富家的是一类,那仆役是一类,还有少数天赋过人却出身贫寒的也是一类,基本就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交际圈永远是贵族子弟最重要的课程,一个富家子弟可以什么都不会,但就是不能不认识足够多的达官贵人,因为这些贵人正是最宝贵的资源,就象唐劫想尽办法要去抱卫家的大腿一样,富家子弟们天生就拥有独占这些资源的机会。当他们来到这学院时,不管他们将来有没有成就,有何成就,只要他们认识了足够多的贵人,培养起足够深的交情,那么某种程度上,这也是一种成功。

    一些现代企业家热衷于去上什么mba课程,未必是因为这些课程能教会你什么,而是因为能进入这样的课程的,往往都是些有实力的大企业家,认识的越多,机会就越多。

    正因此,卫天冲也混在其中,很快也认识了几位同学,交上了朋友,甚至于侍梦也认识了几个仆役朋友。

    相比之下,唐劫到是要安静得多,他并没有去主动结识任何人,只是看着远处那片山巅,心中却浮现出虚慕阳的影子。

    虚大哥,我终于不负你的期望,来到洗月学院了。

    唐劫在心中喃喃道。

    交谈间,远处湖面突然哗的一声巨浪腾起,一条硕大如船的金鲤从湖中钻出,猛一甩尾抽打湖面,已是激出冲天湖水。

    “看那是什么?”

    “是妖鲤!是妖鲤!”一帮学子已纷纷喊了起来。

    “有妖怪,玉带湖有妖怪啊!”更有人喊道。

    “莫怕,这是仙家法船,那鲤鱼妖不敢进攻此船的。”也有人壮胆道。

    只是话未说话,只见那金se妖鲤凌空一翻,竟已化成一个虬髯大汉,同时哈哈大笑道:“一群臭小子,真当这小小符船能阻得了老子?我便登船给你们看看!”

    说着已踏波而来,如履平地。

    “是化了形的大妖!”看到那妖鲤化为人形,大家再度吓得连连后退。

    妖与jing不同,jing为植物通灵,因无血气而无常态,通灵即可化形,其形态其实是以灵气变化为主,却是与实力无关,但是妖为鸟兽虫鱼等动物所变,自身有血肉,受先天限制,通灵之后也不能立刻化形,需要经过天长ri久的苦修,道行达到一定高度才可化为人形。

    正因此,有了化形能力的,皆可称为大妖,其实力至少也是天心境,有些甚至可追紫府。

    这刻那鲤妖大汉只几个跨步便走到船上,一群学子见状吓得纷纷后退,立时挤成一团,竟有人因此不慎落入河中。

    那大汉见状大感无趣,挥手叫道:“一群无胆之辈,就这点胆量也来修仙,还不如趁早回家找娘亲吃nai去。”

    “前辈这话可说得差了,面对比自己强的人,畏惧不过是自保之道。若遇虎狼猛兽而不懂畏惧,岂非徒自送死?”

    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那鲤妖大眼一瞪:“谁?竟敢说咱家错了?”

    他虽然喝问是谁,目光却已停留在唐劫身上。

    刚才这话,正是唐劫说的。

    唐劫也不畏惧,走上前来对着鲤妖鞠了一躬:“洗月学子唐劫见过前辈。”

    一群学子已纷纷望向唐劫,看他竟敢顶撞那化形大妖,一起面露同情之se。

    那鲤妖看看唐劫,厉喝道:“你这小子说话好没道理,我辈修仙本就当勇猛jing进,披荆斩棘,无畏险阻,既然贪生怕死,那修什么仙?”

    “不贪生怕死,又何必修仙?”唐劫反问:“修者有大宏愿,求长生,求不朽,求的不就是一个不死长在吗?若是不怕死,那还求什么长生?人间百年,匆匆即过,说死也便死了,哪需修仙这么麻烦。要是还不想活,拿刀抹了脖子岂不更简单?”

    “这个……”那鲤妖一时竟答不上话来。

    唐劫又道:“修者讲究勇猛jing进,那是要求心志坚韧,然心志坚韧不能代替仙法无边,如果面对那不可逾越之高山,当退则退,也是一种明智选择。”

    “那你为什么又不怕我?”那鲤妖被唐劫说得哑口无言,指着唐劫反问。

    唐劫笑了:“那是因为我之前听说过玉带湖李余前辈,长年守护洗月学院,是为洗月学院三大守护大妖之一,xing情最是豪爽,为人最是仗义,每好游戏风尘,与学子同乐,自然是不用怕的了。若是不知前辈来历,前辈就这么突突然地冒出来,小子一定溜得比谁都快。”

    那大汉楞了楞,仰头哈哈大笑起来:“好,果然是个有见识有胆se的,难得还如此会说话,咱家爱听。没错,咱家就是李余,是凤红鸾请来看场子的!”

    感情是洗月学院的守院大妖,一群学子这才定下心来。想想也是,除非是洗月学院允许,哪家的妖怪也不敢跑这里来兴风作浪。

    其实知道李余身份的学子也不是只有唐劫一个,只是这货出来的时候气势太盛,又一脸凶巴巴的样子,直接就把人震住了,一时间竟没想起他来。

    当然也有不畏的,却只是站在船头冷视,并未象唐劫般与李余说话,心中反对唐劫趁机巴结的行为竟有不齿,只觉得此子借机表现,讨好大妖,不是正道。有那想讨好的见自家主子摆谱,也不敢上前说话,结果反给了唐劫露脸的机会。

    能够不把自家少爷当回事的毕竟不多。

    这刻那李余已是变戏法般变出一坛子酒来,拍着唐劫道:“来来来,看你小子有些胆se,便过来陪我喝这坛酒。”

    “既如此,晚辈从命就是。”唐劫也不客气,接了酒碗就喝,一碗酒下肚,只觉得肚子里火辣辣的热气窜起,直通全身,竟带得全身血气沸腾,激得唐劫忍不住喊了一声“好酒!”

    这一声好酒喊出来,引得一群学子又是侧目,只以为他故作豪言,纷纷不齿唐劫为人。

    “还有要喝酒的,就一起来!”那李余喊了声。

    其余学子纷纷互相看看,又有些人走上前来。

    卫天冲想来又有些犹豫,却见唐劫对自己说:“少爷请过来试一下吧,这酒好得很呢。”

    有了这台阶,卫天冲便不客气的过去,接了酒碗就喝,一口下肚,果然也是全身发热,脱口喊道:“这是灵酒?”

    一喊出来立刻后悔。

    果然李余大笑道:“哈哈哈哈,才明白?咱家今ri过来送灵酒,不曾想一群学子却不赏情面,既如此,那便这领情的喝吧!”

    “竟是灵酒?”

    “我也要喝!”

    “我也要喝!”

    一听说是灵酒,一众学子立刻群情汹涌,激动不已的冲上来。

    没想到那李余大手一挥,一道无形气墙已横亘于众人身前:“晚了,既然之前惺惺作态,故作矜持,现在又何必闻腥而动!既要清高,那便清高到底好了!”

    说着竟是自顾自和唐劫卫天冲等几个喝了起来。

    这洗月学子一共1500人,真正坐到李余身边的,却只得十余个,各自大口大口的喝酒,直到一大坛酒全部喝完,那李余将酒坛一扔,大喊一声:“酒已送过,某家去也!”

    说着人影一闪,已变成一条硕大金鲤投入湖中消失不见。

    眼看人走酒空,学子们纷纷扼腕长叹,惟有那几个喝过酒的开心不已。

    这灵酒效用非凡,功可强身健体,壮大灵元,虽然学子们尚未修炼,有了这灵酒之助也是受益非浅,若在往常,单此一坛灵酒就能卖出上百个灵钱。

    有那没喝到的,心中恼怒,已是冷言嘲讽:“我辈修者志在大道,当心志坚毅不假外求,依靠阿谀之术而得些许好处便沾沾自喜,算什么修者?没得却辱没了这个仙字!”

    “就是就是,真当我们看不出那李余是三大妖之一吗?”

    “阿谀奉承之徒,自甘下贱。”

    “你以为他不是吗?他本就是下贱之人啊!”

    “哈哈哈哈!”

    笑声骤起,到有大半是冲着唐劫来的。

    唐劫也不生气:“诸位说的是,我的确只是个阿谀奉承之徒,若有人肯给我好处,我必不吝赞美,务必要教对方开心欢颜。人予我所求,我予人所需,彼此交换罢了。既然诸位都是傲骨天生,不假外求,想来是不屑与我同行的,只不知刚才听说是灵酒后又一起冲上来的那些人是谁?”

    这话一出,大家一起哑然。

    唐劫又道:“我用奉承换好处,是为阿谀,那连几句对方喜欢的话都不说的,又凭什么去得好处?正如李前辈所言,既然自命清高了,那便清高到底,何苦又在这里羡慕忌妒,口出嘲讽?若是心中真无所求,那应当是我做什么都与诸位无干才是啊。”

    一番话说得那为首几人同时se变,其中一个华服长袖的怒道:“好一副灵牙利齿,可惜这修仙终究不是靠牙尖嘴利来修的。”

    唐劫立刻接口:“对啊,得有资源,所以一有机会我就不放过,该拍马屁我就拍马屁。当然,我知道诸位都是被人拍马屁拍惯了的,所以一时有些不习惯这改变,但又何必因此看不惯那溜须拍马之人呢?”

    众人被反驳的一时无言,不过吵架这种事,触及到面子,那当真是你说的再有理也不会承认的。

    立刻便有人跳出来道:“巧言令se之徒,我看那大妖李余也不过如此,几句好话就被骗的灵酒相赠,似这般只爱听好话的,听不进逆耳忠言,他ri身边必为小人包围!”

    “就是就是!”又是一片附和声。

    唐劫哈哈大笑:“说得好,当真是正气凛然啊,照这么说,几位都是听得进逆耳忠言的了?我唐劫自问刚才这番话也是字字肺腑,好心相劝,却也没看到几位听进去,反到是那旁边应和的一批,难道不是在行溜须拍马之实?如果反对声就是逆耳忠言,那我现在说的话,就是逆耳之忠言,你们又有几个听进去了?”

    那一群天之娇子再次失言,彼此相互张望,正搜肠刮肚组织词汇打算反击时,唐劫已又说:“就算你们是对的吧,那诸位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这位李余前辈会突然在此现身?又为什么突赠好酒?”

    众人同时楞住。

    唐劫已说道:“之所以如此,就是想告诉大家,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得靠自己去争取!”

    说到这,唐劫顿了顿,才道:“此地乃是洗月学院,曾经的身份在这里并无意义,否则也不会不允许各大家族不可带仆人。今天只是个开始,以后象这样的事,可能还会有很多,学院会送给大家一些资源,但注定不会满足每个人。如果诸位还要骄矜自持,那就莫怪机缘错过。送诸位一句话:天赐不取……”

    “……便休怪老天不予!”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