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章 学子林

    不管怎么说,有了唐劫的规劝,卫天冲没再一路游山玩水,车队的速度总算提升了许多,由于有灵师守护,在一路艰辛跋涉后,他们安全到达了文心国都万泉城。

    作为文心国都,万泉城大气磅礴,与苍龙府自是又不能比。整座城市繁华兴盛,单是马路就有八车道宽,两旁建筑雕梁画栋,玉宇飞檐,尽显奢华气派,就是那路上的行人也多有锦衣华服,气宇非凡。

    马车在青石板路上踢踢踏踏地行进着,每过一个路口几乎都能看到一处喷泉,造型各异,千姿百态。

    据说万泉城下有暗河,因此城中处处有泉眼,有前人无聊细数,一直数到三千多条都没能数完,后得名万泉城。

    万泉城分内外双城,内城就是文心国皇宫,虽然说仙派至上,作为仙家的俗世代理人,皇城依然有着其独到的尊严与地位。

    外城东郊有座青云山,赫赫有名的洗月学院就在青云山新秀峰上。有所不同的是,这座山不是天然而成,而是有洗月派大能以无上仙法拔地而起生成,正因此,山名青云,峰名新秀,指的就是修仙新秀,平步青云的意思。

    马车一路向着青云山得得前行,在穿过万泉城后来到青云山脚下,山下有湖,如玉带绕山而过,是为玉带湖,亦是洗月大能所开,整座青云山就围在这玉带湖中,据说湖中有食人湖怪,除专门的仙家渡船外无船可过。

    换句话说,整座青云山其实就是洗月学院,而进了洗月学院,就算是要出来,都得经过院方点头。

    来到山脚下后,可以看到有成片的房舍建筑群,沿湖而建,这里就是有名的“学子林”,也就是洗月学院的学生在学院外的住所。

    按照洗月学院的规定,洗月学子进入学院后不得带仆役,但是为了不让自家少爷受委屈,各大家族总能找到规矩的漏洞。

    你不是不许带仆役吗?那我就带仆学,同学们之间的互相帮助你总不能说什么了。

    而学院的规矩,终究也只能在学院生效,既然这样,我就在学院外盖房子,留下人。按照学院的规矩,学子们每个月能出来一天,有什么要办的事就可以到这里来找外留的下人解决——仆学不过是解决学院内部的事的,外面另外还有人负责。

    所以说人的智慧是无穷的,不管你有什么限制,我总能找到破解的漏洞。

    学子林,就是这么诞生的。

    卫家在学子林也购买了一间宅子,却是与卫家的两个哥哥合用的,反正大家都是一个月出来一天,这宅子也够用了。

    车队来到后,早有卫家安排在这里的一名常住小厮过来迎接。

    卫天冲下了车,看了看这宅子,皱起眉头道:“这也太小了吧?”

    这宅子是有一个院子四个正厢,方方正正的布局,看起来老beijing的四合院差不多,论面积比静心园那是远远不如,三个少爷各住一个正厢,下人们住一间。

    卫天冲在卫家就没住过这么小的屋子。

    那小厮叫林茂,这刻听到卫天冲问话,笑嘻嘻道:“少爷看这宅子小,却不知这宅子花费几何啊。”

    卫天冲一楞:“怎么这宅子很贵吗?”

    那小厮举起三根手指。

    “三千两?”卫天冲疑惑地问,心想这价钱是有些贵了,难怪娘舍不得买更大的。

    “是三万两!”小厮正se道。

    “什么?”卫天冲差点没跳起来:“抢钱呢?就这么点儿破地方要三万两?”

    三万两银子,那就是现世的三千万啊!

    这宅子连院子算进去差不多也就是二百个平方,也就是说一个平方十五万!

    苍龙府最贵的宅子,按平方算也不过是一个平方一万左右,所以卫天冲才觉得三千两就挺贵了,当初唐劫在风屏渡买的宅子,比眼前这个还大些,才只要一百五十两,没想到就这破宅竟然要三万两,就连唐劫都听得掉下巴。

    那小厮已笑道:“没办法啊,谁叫能来这洗月学院的,大多非富即贵呢。这宅子是不值钱,可这周边的地却是没了啊,所以这玉带湖周边的价格啊,那是一年一个价,变着花的往上翻。这里还算便宜的,有那依山傍湖的风景绝佳所在,十万两的宅子都有人抢着要呢。”

    十万两,那就是一个亿啊!

    这还主要是学子们一个月也就过来住一天,所以也就涨到这份儿上了,如果洗月派来个没有学子林户籍不能入学,嘿嘿,那价钱怕更得噌噌地往上窜。

    一想到一栋房子能卖出上亿的价钱,唐劫就隐隐觉得一阵蛋疼,油然挤出几个字:“学区房啊!”

    因为灵气充沛,有仙家在又常年风调雨顺,因此栖霞界的生产力还是比较发达的,但民间生活却很一般,现在看来财富就都集中在这修仙之地了。

    “这也太狠了!”就连卫天冲这败家的玩意儿都对这价钱感到痛心疾首了。

    好在那小厮劝道:“不过这也不是没原因的,房子虽贵,但少爷将来学业完成后还是可以转卖的啊。如果少爷能成为门下,甚至弟子,那说不得这就是一块福地,到时候老爷太太再转手把这宅子卖掉,五万两都有人要呢。少爷你可知,这学子林里最贵的宅子,不是那风景最好的地方,而都是些出过弟子的。所以老爷太太这也是在下本钱,当买卖做的。”

    果然不管什么东西一和保值增值扯上关系,那就注定掉不下来。

    卫天冲问:“那我要是成了弃生呢?”

    那小厮被吓得一哆嗦,想这小少爷怎么这么没谱,还没入学呢就想着被赶出来,只能呵呵赔笑,却是不敢接话了。

    “成了弃生,这宅子怕是一万两都不值了。”还是唐劫笑道:“所以说小少爷,你这入学的成绩可是直接关系到卫家几万两甚至几十万两银子的花费啊。要是不好好学,那可是绝对不行的。”

    “你少来那套,又想让我背弟子规了吧?我不背!”卫天冲没好气地回答。

    “背弟子规也是为你好,熟悉了规矩才能少犯错误,做事时才会多思量,你也不想因为不懂规矩而被扣分扣到回家吧?”唐劫笑咪咪回答。

    卫天冲脑袋一扭:“那我也不背,不是还有你吗?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想偷懒,等进了学院把我丢一边不管,又怕我出事,所以就让我自己背规矩,哼,我还偏不上你这个当。”

    “果然三年相处没白费,现在少爷你也是越来越了解我了。”唐劫笑嘻嘻回答。

    “哼,我就知道是这样。”卫天冲得意洋洋,指指唐劫:“还有啊,别再拿你那个什么十大弟子来要求我哦,我没那兴趣。”

    “这事啊,我还真不能就这么放弃,我就是用八人大轿抬,都得把你抬到那位置上去。”唐劫嘻嘻笑道。

    “真是……真是……真是怕了你了!”卫天冲没办法,干脆直接去自己的房间,竟是被唐劫纠缠的要躲了。

    那小厮哪见过这样和主人说话的下人,一时有些傻掉,看着唐劫再看看卫天冲,半天没回过神来。

    问侍梦:“他是仆学?”

    侍梦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他:“是啊。怎么?下人就不能和主子开玩笑了?少见多怪。”

    一甩手走了。

    ————————————

    因为是提前赶到,所以大家就在这宅子里住下休息了几天,期间卫蝶的哥哥卫明来过一次,看望小少爷,反到是卫天冲的亲大哥卫天志没来,说是正在参加什么学院的试炼,分身乏术。

    堂兄弟见面,又是同学,当晚就在院子里摆了一桌喝酒聊天,只是一提到学院,卫明却不愿多说,寡言少语,唐劫听说他原本是个xing子xing情开朗的人,能让开朗之人变沉默,显然ri子过得不太如意。

    最终喝得有些多了,卫明抓住卫天冲的手说:“小弟啊,听我一句。既然来了,就好好努力,千万莫要再象以往那般顽皮了。这洗月学院不是卫家,要想在这里面出头,难啊!”

    卫天冲被他说得迷糊,看着卫明道:“不会是有人欺负你吧?”

    “欺负?”卫明却是哈哈大笑起来:“入了这洗月学院,谁还有那功夫欺负别人?等将来你晋升高阶,或许会遇到横行之辈,至于现在……你得先争取有那被欺负的资格才是!”

    说着卫明重重拍了卫天冲几下,扬长而去。

    卫天冲被卫明的表现吓了一跳,从没听说过被欺负还得有资格,心里有些怕了,当晚辗转反侧了一夜,楞是没睡好。

    第三天早晨,学院报名终于开始。

    走出学子林,来到那玉带湖渡口,只见一艘巨大的龙首楼船正停于渡口。

    这楼船如此巨大,看起来可乘近万人,照理说根本不能在浅水湖中航行,如今却堂而皇之的出现在渡口,自然是仙家法术的作用了,看得艳羡无比。

    渡口上早已等满了无数人,虽只有1500名学子,来往送行者却众,使得人数多达近万。这上万人可以说是集中了整个文心国jing英贵族的子弟存在,那真是一砖头砸下去,十个有九个是豪门贵胄,剩下一个是亲王公主,随便踩个脚可能都是某相爷公子。

    然而就是这许多天之娇子们,站在洗月学院的门前,却连个敢出声放大气的都没,在这仙家大派前,一切世俗尊贵皆是抬不起头的,仅此一点,就可理解为什么人们挤破头皮也要去成仙得道。

    渡口入口处还挂着一个牌子,上写着“送行者至此止步!”,在牌子旁还站着两名月白长衫,身背长剑之人,应当就是洗月学院负责接行验收的学子了。

    看到牌子,唐劫抄起行李道:“走吧,接下来,就得我们自己过去了。”

    看着渡轮入口,再想到前夜卫明的表现,从小到大没离开过家人照顾的卫天冲突然没来由的打了个寒颤,脱口说道:“一入院门深似海啊。”

    回头望向那送行的管事等人,突然眼泪一酸,道:“张管事,多谢你们一路送行,回去后告诉我娘,我想她!”

    张管事吓了一跳,想这孩子怎么突然转了xing,变得这么懂事了,竟然知道体谅自己一路送行不易。

    下一刻卫天冲已说道:“我突然有点不想上学了……”

    张管事一个趔趄险些没摔过去。

    好在卫天冲这也就是一时的怯场,他也知道放弃回家等他的是什么结果,被唐劫拉了一把,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

    由于学子们比较多,大家都是排队进入,或许是事先得了吩咐的缘故,到也没见几个嚣张人物。

    其实富家子弟有傲气那是必然的,但这不代表他们在任何情况下都会嚣张,至少在这里,他们知道他们张狂不起来,当然,ri子长了就不好说了。

    就在大家都屏息静气等待上船的时候,后方一阵清脆铃声传来。

    众人回头,只见一辆金光闪闪的马车来到渡口处停下,从马车中走出几名金衣男子下车,也不说话,只是站在一旁看着行进的人群。

    “那几个人是谁,也是来入学的弟子吗?怎的却不来排队?”有人悄声议论。

    “那几个都是已经入了学院的师兄,自然是不用来排队的,他们只是过来维护秩序而已。”

    “胡说,洗月学院的学子都是统一着装,一se月白衫,哪有金装的?再说看年纪也不对啊。”

    “那是因为这几位和别人不同,他们都是天神宫过来的交换学子,属于破格进入,穿天神宫的传统装束又有什么好稀奇了。”

    “原来是天神宫过来的学子。”

    众人议论纷纷。

    前些年天神宫来了些人进入洗月学院,据说是搞什么仙术交流,交换学生,由于地域与口音关系,这事瞒不住,所以有消息灵通者还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刚入学就见到了。

    不过他们平时也是穿月白衫,惟有今天才换上金衣,这到是多年以来的第一次。

    这是因为这一期的学子,已经是唐劫可以进入洗月学院的最后一年,过了今年,唐杰要是还没出现,也就不必再等下去了,而只要他来了,那么走不走也都不重要了——反正资料已然在手,再不是无目的追寻。

    因此这一次的学子入学,天神宫破例主动现身,大张旗鼓的搜寻唐劫。

    “天神宫……”听到这名字,唐劫抬起头来,看向马车上那几名金衣人。

    那个时候,他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神秘笑意,语气喃喃:“果然来了……”

    “什么来了?”卫天冲听到这话随口问唐劫。

    唐劫却不回答,只是轻轻笑了一声。

    下一刻,他突然做了件令人所有人感到惊世骇俗的事。

    他猛地冲出队伍,跳到附近一架马车上,翻身上了车顶。

    站在那车顶上,唐劫高声大喊:“我唐劫今ri终于如愿来到这洗月学院,成为洗月学子,特在此宣告,本届洗月学院十大弟子之位,将来必有我唐劫一席之地!”

    这叫喊声传四方,震得所有人目瞪口呆,那几名金衣人更是一起向着唐劫看去。

    喧哗声大起,原本安静的氛围立时一片鼓噪。

    唐劫这才施施然从马车上跳下,回到卫天冲身边。

    卫天冲被他吓了一跳,叫道:“唐劫你疯了?竟敢在洗月学院门口大喊大叫!”

    唐劫笑答:“壮怀明志而已,古之强人不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吗?不抒发一下情感,表现一下志向,又怎么能叫大气魄呢。”

    “可这里是洗月学院啊,那么多天潢贵胄都不敢放肆,你竟然你在学院门口大喊大叫,就不怕被扣分?”卫天冲被气得要疯过去了。

    都说自己不懂事,怎的这唐劫不懂事的时候比自己还不懂事?

    他到也知道自己不懂事!

    唐劫笑道:“我当然不怕,因为这里还不是学院,学院是绝对不会因此扣我分的,不信你看。”

    他用下巴指指远处那两名学子,果然那两名洗月学子只是看了他一眼,却是什么反应都没有。

    卫天冲这才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还是谨慎为好啊!”

    他竟是反劝起唐劫谨慎行事了,果然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唐劫已哈哈笑道:“我当然谨慎,正因为谨慎,我才要熟记弟子规啊。知道了什么不能做,你自然就知道什么可以做了……”

    “知道什么不能做,就知道什么可以做?”卫天冲的眼睛亮了。

    “没错!怎么样,小少爷,跟我背弟子规吧?背了弟子规,许多本来不能做的事,你也可以去做了哦!”

    “……我考虑考虑。”

    果断破坏规矩的动力永远大于遵守规矩!

    —————————————

    ps:有朋友用盟主来诱惑我加更,我怎能不从?大家感谢上帝之纹吧,至于我,可怜又得为这一章存稿去赶稿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