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章 弟子规

    小明湖畔的八角亭里,唐劫擦去嘴角的一丝血渍:“我没事,只是刚才妄图感受上古大战,却被这碑上道意冲击了一下,受了些伤。真没想到这天道碑历时千年,道意依然如此凌厉。”

    卫天冲有些不相信地看看他:“你刚才说什么天道法轮,不会是那一下就悟道了吧?”

    唐劫哈哈大笑:“悟道,悟道,那就是得悟出点什么才叫悟道,少爷看我可象悟出什么的样子?”

    卫天冲摸摸头:“这到是,也没见你有什么变化啊。再说修仙界里术,法,神通,道,既然道是最高境界,自然应当是一步步拾级而上,哪有仙法未修,先入道途的道理。”

    这话他到是没说错,道也不是说悟就能悟的,没到对应的实力去悟道,就好比小学生看国际时事,每个字都能懂,可就是不理解个中含义。

    但他不知唐劫不是悟道而是观道。

    天道无常,凡人本不可视,惟有偶遇契机方可窥天道法轮运转。

    如果说悟道是读书识字,那么观道就是入门,惟有先观道方可进一步悟道,而入门本身是无条件的。

    唐劫在无意中窥得天道运转,虽只是惊鸿一瞥,但那无边浩瀚之意却在他心中留下了深刻印象,那一刻他至少知道了天道是什么,对天道有了一个最直观的印象,而这印象根本不是一个天道法轮可以形容和想象的,那是一种深藏在身心深处的感受,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说都说不明白!

    有了这重感受,当他ri到了境界,机缘来时,就是他悟道之时。

    虽然现在他自己还不清楚这对自己到底有什么用,却心知这多半就是一次奇遇,是和仙家大道沾上了边的。

    可惜他接着再看那天道碑,却已没了之前那惊心动魄的感受,知道机会只有一次,过了就没了,心中亦是遗憾。

    “不过说起来,你怎么知道这些的?”好在这时候卫天冲主动转移话题。

    唐劫就等他这话呢,听卫天冲问起便笑道:“看的书多了,自然也就明白了。”

    说着晃晃手中书册。

    卫天冲看得清楚,只见唐劫手里拿的却是一本《弟子规》,不由摇头:“这东西有什么好看的。”

    唐劫回答:“少爷误会了,我手里这本可不是普通的弟子规,而是洗月学院的弟子规,上面写的可都是进了学院后要守的各种规矩,这可是我前些ri子特意托太太请大少爷寄来的。”

    “我娘帮你买书?”卫天冲听得大感好奇:“这些东西不是去了学院就知道的吗?何必还要千里迢迢去买来?还是托了我哥帮你买?”

    “知规方可不逾矩,小少爷,你可千万别小瞧了这洗月学院的规矩,这可是很重要的。规矩虽然不多,但是每一条都需逐条理解,看起来只有千余字,却需字字细读,反复思量。这些天,这上面的每条规矩我都读过上百遍,可以说是背得滚瓜烂熟。要是等进了学院再去了解,就没时间让我这样研究了。”

    “这又是为什么?”这一次侍梦也有些不了解了,不就是一些学院规矩吗?何至于如此重视。

    唐劫笑笑,径自在亭角的长凳上坐下,看着小明湖:“少爷可知,每年的新生在进入学院后,都会得到一百点积分。这一百点积分,就是我们将来在学院生活的表现依据,稍有行差踏错,学院的仙师们就会根据表现来扣分。一旦一百分扣完,就会立刻逐出学院,哪怕你是盖世奇才,玉门九转,也不会例外。所以,不是进了学院就可以高枕无忧的,若是做的不好被赶走,这名额可就白白浪费了。那少爷你说,这规矩重不重要?”

    卫天冲听得吓了一跳:“这事还真没人跟我说过,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也是看了弟子规才知道的。”

    “那你是后来才知道的,为什么又想到去看弟子规?”卫天冲不解,这因果关系理不通啊。

    唐劫已回答:“因为就算没有这一百积分的规定,我也会重视洗月学院的规矩!去了一个新地方,不了解那里的规矩是不行的。就象我们在你身边做下人一样,不也得懂了规矩,才好做事吗?”

    听到这话,卫天冲到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我也不是不懂这个,不过我就是听说修仙界残酷,弱肉强食,你争我夺,谁拳头大谁就是老大,所以规矩什么的不重要。”

    唐劫哈哈大笑,心想这里当然是弱肉强食的世界了,你以为你丫把老子绑树上用鞭子抽就不是弱肉强食?侍墨的死就不是弱肉强食?非得高喊逆我者亡才叫弱肉强食?

    嘴上却只能说:“修仙界的确是残酷竞争之地,彼此间拼杀得死去活来那是常有的事,但也得看是什么时候什么情况。其实残酷竞争有两种,一种是乱世之争,那个时候可以说一切都是赤/裸裸的拳头为王,放眼过去,皆是杀戮,那到是真正的谁拳头大谁称王。一种是治世之争,残酷是本质,却不流于表象,表面上大家都是客客气气的。”

    说到这,唐劫笑道:“如今的栖霞界,六大派主理天下,是为大治之世。而在这大治之世,再你如何残酷的内核,都得有个温情的表象。哪怕是杀人,都会说一句送你上路,那才叫斯文。所以说弱肉强食,拳头大就是规矩这种东西虽然存在,却终究只在暗地里流动,大概也就是那些小门小派将其奉为圭皋,捧到明面上,在洗月派那可是绝对不允许的。”

    “那为什么小门派会奉为圭皋,洗月派又绝对不许了?”

    “因为洗月派是执政党啊……恩,就是掌权派啊。对于大势一方而言,规矩是他们治理天下的基本手段,若无规矩则无法治理。也只有那些在野的……那些无权无势的小门小派,才会整天想着颠覆规矩,因为对他们来说,惟有颠覆才有机会。所以说大派保守,小派进取,不是没有原因的,当然,这进取会进成个什么样,就是另一回事了,反正只要和原派不一样就是。大派讲规矩,小派自然就要弱肉强食,胜者为王。若是大派讲究弱肉强食,那么那些小派多半就要以人为本,经纶治世了。要想颠覆政权,就得颠覆思想,只有思想变了,拳头的方向才会变……不管怎样的年代,怎样的世界,这一点都不会改变。”唐劫悠然说道。

    “至于洗月派,他们高居文心之巅,自定律法,遥治天下,触犯了他们定的规矩,那就是触动了洗月派的利益,冒犯了洗月派的权威,挑战了洗月派的地位,所以洗月派重视天才,但更重规矩。少爷要是以为只需天资横溢就可以无视学院的规矩,那可就大错特错了。多少天才就是因为自视太高,无视规矩被洗月学院直接赶出去的。”

    说到这,唐劫笑笑:“对了,在洗月学院里,有一条规矩就是,如果开学时没能按时到达学院,迟到一天扣十分,要是迟到十天……嘿嘿,那就直接从哪里来的回哪里去,谁说情都没用!”

    卫天冲脸se一变,终于明白唐劫为什么跟他说这个了。

    要是因为自己游山玩水而导致迟到多ri,没进学院就被开除,让他老娘知道自己儿子成为今年学院第一个被开除的人,估计能把他活活打死!

    一想到这,卫天冲也是一阵头皮发麻。

    他抓抓头皮道:“好吧我知道了,今天之后,咱们好好赶路就是,我不会迟到的。”

    “还是少爷明理。”唐劫笑嘻嘻回答。

    卫天冲悻悻道:“那按你的意思,就是只要我的积分不被扣光,我就能成为洗月弟子了?”

    唐劫却依然摇头:“洗月学院每年入学1500名学生,但少爷可知真正能够入洗月派的有多少?”

    “……一千?”

    唐劫摇头。

    “那五百?”

    唐劫依然摇头。

    “不会只有一百个吧?”卫天冲已经心寒了。

    一千五百个里面只有一百人能入门派,那就是十五分之一的概率,也未免太小了些。

    唐劫轻笑:“十个。”

    “啊?”卫天冲和侍梦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唐劫又补了一句:“最多十个,且宁缺毋滥!”

    “怎么会这么少?”卫天冲大吃一惊。

    唐劫回答:“洗月学院的学子分为五类。最最差的一类就是那些因为积分被扣光而被驱逐出学院的学生,因为是被逐出学院,这些人在外面是不允许被称为洗月学子的,所以只能叫弃生,就是被放弃的学生。这类人,每年大约都有一二百人,所以说洗月学院的规矩,也不是那么好守的。”

    “第二类则是保留积分,却未能进入脱凡境的学子,他们被称为捐生,因为他们相当于拿了些钱来学院逛了一圈又离开,所以被戏称捐献。这类人比较多,因资质原因而无法进入脱凡境,每年也有好几百,也就是说,仅是捐生与弃生就占了有半数。”

    “第三类自然就是保留积分并成功进入脱凡境,此时,洗月派承认他们为洗月学院学子,但也仅是学子,就如教师广开课程一样,只是简单的教书,并没有直接的师徒关系。另外我们刚刚进去的也叫学子,至于以后是上是下还是保留,就看各人自己的发展了。”

    “第四类,就是从第三类人中选出优秀的人,是为jing英,洗月派承认他们的地位,可入外门,因此称门下或者优生。这类人每年有一百左右,你要算他是洗月弟子,到勉强也可以算了。”

    “第五类就是从门下中再选出最优秀的十人进入洗月派,授无上仙法,那才叫真正的洗月弟子,是为内门。”

    “除了这五类外,其实还有一类,就是把一定年限内的所有内门弟子再集合起来挑选一次,这类人数就不定了,时间也不定,挑出来的那就是万中选一的jing英,有希望成为紫府真君甚至于仙台大能的亲传弟子哦,这类叫真传,不过就不在五类之列了。”

    “弃生,捐生,学子,门下,弟子,这就是洗月学院学生的五大分类,今后遇人,听自称就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了,当然,弃生和捐生就别指望他们会自称了,而不同的级别,就是不同的待遇,将来少爷要有所成,可不能马虎大意啊。”

    卫天冲听得目瞪口呆:“怎的这听起来,比我家选仆学还难还复杂啊?”

    原来你也知道你们家选仆学不容易啊?

    唐劫腹诽,不过面上依然带着笑:“那是自然,洗月学院本来就不是进去了就可安心待着的地方,许多人以为进了学院就是入了仙门,那是大错特错,后面的路啊,还长着呢。”

    进入学院,不过是有了进入仙门的资格。

    如果说真传是冠军,弟子是十强,那么成为门下就是四十强,成为学子就是复赛,捐生是初赛,入学不过是海选而已。

    至于弃生,那叫中途违规,剥夺竞赛权利。

    仙路漫漫,仙门难启,单是进入仙门就要一路过五关斩六将,岂是说进就能进的?

    一想到一千五百名学子中才出十个弟子,卫天冲也打了下哆嗦,摇摇头道:“我看我是没什么希望了,还是努力成门下吧。不过门下也只有一百人啊,你说我要是走到学子这一步,娘应该就不会骂我了吧?好歹学子也算学院承认的了。”

    他现在的志向就是满足他娘的愿望,至少不挨揍,至于说他修了仙后他娘还揍不揍的动他,那是想都没想过的。

    唐劫笑道:“太太对少爷的期望,的确只到学子这一步,以学子之身进,以学子之身出,当可交差。不过……”

    他这不过的声音拉的比较长,听得卫天冲哆嗦了一下:“不过什么?”

    “不过我当初对老爷太太可是许了心魔愿的。少爷不脱凡,唐劫不脱仆。少爷不天心,唐劫就不脱籍啊,区区一个学子,距离天心可还是太遥远了些啊!”

    “什么?”卫天冲一下就跳了起来,指着唐劫大喊:“你……你……你……你要我成门下?”

    “成为门下虽然成为天心的可能已经高了许多,却终究还是不保险……所以我要少爷成的不是门下,而是正式的内门弟子,入十大之列!”唐劫认真道。

    卫天冲眼白一翻,差点没昏过去。

    这个家伙竟然让自己成为一千五百人中的那一百五十分之一的绝对jing英,他在开玩笑吗?

    卫天冲说起来其实也是个有些傲气的小子,但他傲气再足,玉门四转,还不至于狂妄到认为自己能成为那千人魁首,这刻被唐劫说得心惊肉跳,已是大叫道:“你想都别想,我可没兴趣争那什么十大弟子。”

    “就是就是!”侍梦也叫了起来:“交得了太太的差,却交不了你唐劫的差,这是哪门子道理?少爷才是少爷,你是下人,你凭什么要求少爷成十大弟子?”

    唐劫摊手:“这么激动干什么?说得好象我要害少爷似的,我这不也是为少爷好吗?十大弟子,那可是多少人挤破头都想成就的。”

    “你说得好听,你想让少爷成弟子?你还是先看看你自己有没有那能耐当弟子吧?”侍梦已喊了起来。

    这话让卫天冲如梦初醒:“没错,没错,唐劫你先看看你自己吧,等你有那能耐成弟子再考虑我还差不多,你要能成真传,我就能入内门!”

    唐劫笑道:“真传我是没什么把握了,不过对我来说,要成为正式的内门弟子还真不是难事……我要想进洗月派,说进就进了。”

    卫天冲和侍梦互相看看,然后一起仰头大笑,指着唐劫笑得前仰后合。

    “你就吹吧!”卫天冲笑:“你要是说进就进洗月派,那你还来我家干啥?直接去洗月学院不就行了?侍梦我们走,不和他废话了。”

    说着已先回马车,不管怎么说,迟到扣积分这事可不好玩,还是早些上路早些赶到的好。

    “就是,你凭什么说你想成就成?真是胡吹大气!”侍梦也丢下一句,跟着卫天冲走了。

    看着眼前的小明湖,唐劫眼中露出一丝笑意。

    他低声自语:“凭什么……就凭我叫唐劫!”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