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一章 天道碑

    文心国面积约为五百万平方公里,其国土南北长而东西窄,基本囊括了整个栖霞大陆的东部,从其国土形状看,到象个被挤在墙角处的受气小媳妇。

    苍龙府位于这个小媳妇的脚底,而文心国都万泉城则位于小媳妇的胸部,从脚底一路北上爬到胸部,穿过七州三十多个城市,经两千多公里跋涉,历时三月方可到达。

    在这漫长旅途中,大好河山的秀丽风光就成了排遣寂寞的唯一办法。

    卫天冲和侍梦都是第一次出远门,因此兴致勃勃,每到一地都要好好游玩一番,总算太太知道他xing子,安排大家提早出门,给了他足够的游玩时间。

    唐劫则大部分时间留在车里看书。

    他看的书很多,有《人伦道》这种讲述人伦大道的书,也有《心语集》这类杂文散记,有《张子默游文心记》这类旅游指南,更有《剑仙列传》这类仙侠故事。在他的包裹里,除了替换衣物和那两盆花外,最多的就是这些书了。

    今天唐劫正在车里看书,突然车身晃了一下,停止前进。

    掀开车帘,唐劫看到一位四十余岁的中年人正向自己走过来。

    “张管事,有什么事了吗?”唐劫喊了一声。

    张管事叫张原,是卫府的外房管事之一,主要负责卫家的商队,长年行走各地,经验丰富,为了确保路上安全,郑书凤把他派来负责少爷入学的车队,因此车队的大部分事务都是由他负责。

    “还能有什么事!”张管事叹息着过来:“唐劫啊,你得帮我劝劝小少爷,这才走了多少路啊,一天就要停三停。不是说气闷要下车走走,就是看到哪家的风景好要去逛逛,又或者是听说某家的酒楼有名,要去吃一顿。这不,刚到小明湖,少爷听说小明湖的风景不错,常有古今才子在此地留下墨宝,就说要去瞻仰前人遗墨,顺带湖边泛舟。太太给了我十天的宽限时间,可我看象这样子,再给二十天也不够用啊,只怕入了秋,咱们都到不了万泉城!”

    听到这话唐劫也笑了:“你就不能不跟他说小明湖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xing子,一听说吃和玩,哪有他不凑热闹的份儿?”

    张管事苦着脸回答:“我哪会跟他说这个啊,只是他自己长着眼睛,能听能看,我哪拦得住他四处打听啊。你还是去劝劝少爷吧,他也就能听你几句了!”

    自从侍墨事件之后,卫天冲知道唐劫救了自己,对他便客气了许多,后来再知道老娘把家法给了唐劫,轻易就更不愿意惹唐劫了。也正因此,这一路上大部分时间他都是喊侍梦陪自己。

    听到张管事的诉苦,唐劫想了想,道:“他现在在哪儿?”

    “这不就在前面的亭子那边欣赏张书翰题字的天道碑呢吗?他连张书翰是谁他都未必知道,他能欣赏个什么啊!”张管事捶头叹气。

    唐劫也笑了:“行了,我去找他……也是得和他谈谈了。”

    小明湖边的八角小亭里,卫天冲正在看一块丈余高大石碑。

    如今卫天冲身体已明显发育成形,身高直逼常人,穿着锦缎书生衫,脑后系着八宝如意绦,手里还拿着宝庆堂制的折扇,虽然身体有些微胖,却也算得上一表人才了。

    这刻他看的石碑上刻着三个大字:

    天道规!

    在天道规三字的下方,还写着八个字:群邪辟易,万恶俯首。

    卫天冲仔细看了看这几个字,点点头:“好字,好一个群邪辟易,万恶俯首。侍梦你看这书法大气凛然,笔走龙蛇,龙飞凤舞,当真是好字,好词啊!”

    相比过去,至少现在的卫天冲已经能堆几个成语了。

    “那是,张书翰一代书法大家,小明湖能有今ri盛名,到有一半就靠着这天道碑题字,每年也不知多少文人墨客来此地瞻仰,我等今ri路过,若不好好凭吊一番也忑是可惜了。”旁边侍梦接口道。

    正好唐劫走过来,听到这话笑着摇头,一边入亭一边说:“张书翰虽然是一代书法大家,但小少爷这笔走龙蛇,龙飞凤舞的八字评语用在他身上,却是用错地方了。”

    “咦?这话是什么意思?”卫天冲不解。

    唐劫走过来,与卫天冲并肩站立,一起看着眼前的天道碑,看着那群邪辟易,万恶俯首八个大字,轻叹一声:“少爷可知道,张书翰到底是什么人?”

    卫天冲回答:“不就是前右司部侍郎,翰林学修吗?”

    “原来少爷还是知道一些的。”唐劫笑道。

    “切,你真当我不学无术呢?”卫天冲一挺鼻子。

    相比曾经少不更事的少年,伴随着年龄的增长,已经十六岁的卫天冲的确懂事了不少,至少曾经的那些错误不会再犯。

    “那少爷知道张书翰后来干什么去了吗?他又为什么会写下这块天道碑?还有,天道碑又为什么叫天道碑?”唐劫又问。

    卫天冲张了张口,好半天挤出来:“书上没说。”

    听到这话,唐劫哈哈大笑起来。

    卫天冲被他笑得脸红,道:“你知道你到是说啊。”

    唐劫已回答:“张书翰去修仙了。”

    “啊?”这话一出,卫天冲和侍梦一起吃惊吐声。

    “没错,张书翰去修仙了!”唐劫再度重复了这句话:“当年张书翰从文,是因为他认为文治国,武安邦,yu要天下百姓安康,非文官不可。但是他入仕途之后,经历宦海沉浮二十载,起起落落,看遍人间冷暖,终于发现,所谓文可治国一事纯属空幻泡影。最后他毅然弃官,投入仙门……那个时候,他已经五十多岁了。”

    “老爷子还修仙?不是说少年筋骨最佳,迟暮之年难成正果吗?”侍梦惊问。

    “没错,可他就是这么做了,而且他不但修了,还成就非凡。你们可知,他最后修到什么地步?”

    “什么地步?”两人一起问。

    “天尊!”唐劫吐出两个字来。

    这话惊得卫天冲和侍梦同时呐喊:“掌道天尊?”

    天尊,那是比紫府真君更加恐怖的存在,介于紫府与仙台之间,某种程度上甚至比仙台境还少。

    因为天尊已和境界无关,需入大道方可称尊。

    身为天尊,某种程度上就是对上仙台已不落后。

    “不是掌道,是入道!修者对道的理解也有层次之分,有悟道,入道,掌道等,其意义完全不同。”唐劫郑重纠正:“天尊掌道只是无知凡人的叫法,其实只要能有一定程度的悟道,即可称天尊。我们将来都是洗月学院的学子,可不要再犯这类专业上的错误。”

    “那掌道是什么?”卫天冲好奇问。

    “那我也不知道了,老实说,我连悟,入,掌这三者的区别都分不清呢,听说除此三者之外还有层次,我更是不知道还能有什么,有多少。”唐劫回答。

    当初虚慕阳跟他讲关于修仙境界的事时,谈及过道是修者一生追求的最高境界,但道到底是什么,别说唐劫不知,就是虚慕阳自己都未必搞得明白,只知道道的最高境界是掌道,但如何才算掌道,有没有人掌道,反正他是没见过,连听都没听说过。

    “尽管张书翰还做不到掌握大道,但是张书翰入了道是肯定的。他早年时以书法成名,修仙后更以书法入道,诛邪八法挥斥方遒,令天下邪魔授首,望而退避。你们可知,那诛邪八法是什么?”

    卫天冲眼珠一转,指向天道碑上八个字:“不会就是这八个字吧?”

    “没错,就是群邪辟易,万恶俯首这八个字。”唐劫肯定道:“当年张书翰每当临敌,只需书以这八字真言,再多的妖邪也是尽皆诛杀,威能无穷,不过可惜他最终没能进入仙台就陨落了。要不是他陨落了,你以为我们现在能一口一个张书翰的叫着?那得叫诛邪天尊或张天尊!”

    “可是谁能杀了他?就算是仙台境的大能也未必能做到吧?”

    唐劫脸上露出一线笑意,他用下巴指指那块碑:“还能是谁?”

    卫天冲和侍梦互相看看,一起脱口叫了起来:“天道?”

    “没错,就是天道!天道无情,乱世铜炉。张书翰所在的那个年代,正是仙家诸派,群雄纷起,战火连绵的时代,当时百姓民不聊生,张书翰有心救世却无力回天,奋笔急书,直指天道,竟妄图以天道为万邪之首诛之,灭天道而挽人伦,其下场自不待言。”

    以一人之力以诛天,这其实就是在向整个世界挑战,这世界甚至不是栖霞界,而是整个星罗大千界!

    卫天冲和侍梦虽然无法想象这样的战斗如何存在,却还是被这位张书翰的大手笔震得呆了。

    在简直就是蚂蚁向大象挥刀啊!

    “那这天道碑……”侍梦问。

    “这天道碑据说就是当初张书翰妄图以诛邪八法镇压天道时所书,结果你们也看到了,现在是天道在上,八法在下……这诛邪八法却是反被天道镇了。尽管如此,张书翰曾经的笔意道意还是留在了这天道碑上,引无数后人观摩,甚至有人借此而悟道。你别看天道碑现在就放在这里,其实它根基深种,不可损坏,无人可动,为了独霸天道碑,这里也曾掀起过无边杀劫,方才造就了这一片洞天福地。只是后来人们发现要通过天道碑悟道太难,而且也实无可能独霸,渐渐也就息了这心思,放在这里留待有缘。于是每年都有大量的仙人来此瞻仰,有无知凡人亦为之效法,渐渐的,这曾经的仙家重宝,反到成了游人墨客眼中的一片风景胜地,世人也只知张书翰而不知诛邪天尊。”

    说到这,唐劫轻笑一声:“张书翰的书法在后期早已不再追求书法本身,讲究的是正气凛然,诛邪镇恶,其笔力浩瀚无穷,单是看一眼都令人心动神摇,所以他的字,铿锵有力,并不圆润却反而充满兵戈杀伐的气息,小少爷用笔走龙蛇龙飞凤舞来形容,其实是用凡人书法来形容仙家书法,这是贬低了张书翰。要知道就算是真龙在世,在张书翰面前也要低头,若他在世,定不会喜欢这评价。”

    卫天冲的脸红了红:“我哪知道这些啊,我只是看这字好看就……”

    唐劫悠悠道:“书法,文物,古迹,这些东西其实都是需要懂得历史才能看的。如这天道碑,你若不懂其史,只是观看此碑,便不解其意。不解其意,那这天道碑充其量也就是一块写了字的石碑,再怎么看也没意思。但当你明白它背后的历史时,看到这字,你就会想到曾经有那么一位盖世英雄,凌空绝顶,奋笔疾书的样子。你能想象出他是怎样的愤怒,又是怎样的敢于向天挑战,最终又是如何悲壮的死去……你能感受到他的心情,感受到他的无奈,感受到他的痛苦,你站在这里,站在一块石碑前,就象是站在那过去的时空里,看着那历史在你眼前发生……”

    唐劫轻声说,看着那天道碑,眼前已浮现出当年张书翰疾书诛邪八法镇压天道的景象,他仿佛看到了石碑上群邪辟易,万恶俯首八个金se大字在天空闪现出最辉煌的光芒,带着无尽杀意与怒意冲向天空。

    然后他看到天空中云层破开,隐现一巨**轮的影象,却于缓慢运转中闪耀出冲天神光。

    那诛邪八字在这天地神光前显得如此渺小,竟是在一声轰鸣中被反镇而下,崩解于无形,于此同时,一个人影在天际崩散,消解于无形……

    “啊!”唐劫叫了一声,猛地向后退了一步,一口血险些喷出,脸se猛然变得一片惨白。

    “唐劫!”卫天冲被唐劫吓了一跳,呼喊出来。

    再看唐劫,只见他眼中双目神光一闪而逝,只是直勾勾的盯着那天道碑看,口中喃喃出四个字:“天道法轮!”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