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四章 尾声

    每年的chun季,江河化冻,正是商路恢复的时节,每年这个时候的苍龙府也是繁忙的,来自各地的车队从这里进出,将大量的货物流转于全国各地。

    除了商运之外,另一件热闹的事也是在这个时候开始,就是学/运。

    虽然洗月学院的入学是在立夏才开始,但是山长水远,有怕耽搁行程的,在这个时候就已经开始做动身准备了。

    这一年,唐劫十六岁,侍梦十五岁,小少爷十五岁半,曾经不懂事的毛头小子们,如今也一个个长成了英挺少年,有个子高的,都快赶上大人了,人也变得比以往成熟懂事了许多。

    今天的吴家特别热闹。

    唐劫刚从门外进来,就见到吴老汉夫妻正大包小包地从屋里拿东西,各种棉被,衣服,鞋子,一堆一堆的拿出来。

    唐劫看的惊讶:“爹,娘,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嗨,这不是你明天要上京了吗?得给你准备过冬的衣物啊。”吴老太一边拾掇着一边回答。

    “可冬天不是才刚过去吗?”

    “那你明年的冬天就不要过啦?还有后年大后年呢?”吴老太给了干儿子一个白眼。

    唐劫无奈:“那就等明年再说嘛,真要不行再买些就是了。”

    “那能成么?京里的东西都贵着呢,你看咱家这衣服,都好好的,没人穿不也可惜了。”吴老太晃着手里的一件小夹袄道。

    吴老汉看不下去了:“老婆子,你那件是幸儿小时候穿的了,你就别给他了,现在的年轻人都不穿旧衣服。”

    “这不还新着呢么,不穿可惜了。”老太太嘟囔了一句,不过还是把衣服放下了,又挑了几件给唐劫放好。

    然后手里又多出个小布包,将那布包往唐劫手里一塞,抓着唐劫的手说:“这里面有二十三两四钱银子,你且收好了,上了京好有钱用。”

    唐劫手一缩:“娘,你这是干什么?我不缺钱用,卫府每个月都有月例。”

    成了仆学后,唐劫和侍梦的待遇就变了,每个月可领十两银子,相当于现世一万块钱一个月,也算是个小白领了,这还不算学院的基本开支都由卫家负责。

    “哎呀,那些个月例管什么用啊。你别以为娘不知道,那修仙的学院花费可大着呢,就是各大家的公子哥都天天喊钱不够用,幸儿来信都跟我说了!”

    “幸哥儿又来信跟你说钱不够用?”唐劫察觉不对。

    吴老太面se滞了一下,随后干笑一声:“这不是前不久来了封信,信上说要买什么仙药,没钱买……”

    “他要多少?”

    “五百两,不过我们没这么多,就给了他一百两。”

    “一百两?这些年来你们给他不少钱了,哪里还有一百两?”唐劫听得呆住,突然醒悟过来,叫道:“你是不是把我这些年给你们的钱都给他了?”

    二老一起不好意思的低头。

    唐劫心中一股怒火上涌:“为什么瞒着我?那是我给你们买药的钱啊!”

    这些年由于大部分时间都在卫府,唐劫只能偶尔过来看看,所以除了有时拿了赏钱后会自己买药外,更多的时候是直接把银子给二老,让他们自己买些药调理身体。

    现在看来,除了那些唐劫买的,他们自己却是一分钱没花。

    “哎呀,没什么了。”吴老汉连忙抓住唐劫:“我们都活这么一把年纪了,多活几天少活几天也没什么。再说你看我们这身子骨,好着呢。”

    说着他捶了几下自己胸口,只是用力过大了些,反敲得自己连连咳嗽,老爷子连忙摆手:“我没事,没事,就是最近有些闷气……”

    吴老太已上前把布包塞到唐劫手里,不好意思道:“那些银子是你给我们的,瞒着你留下,本来是想等你入学的时候再给你,没想到幸儿要,就给了他,这事有些对不住你,这不我们就又凑了些……”

    “我生气的不是这个!”唐劫摇头:“吴幸他自己有手有脚,他可以自己赚的!一百两银子在学院根本没用,怕是连一颗真正的灵丹都买不到,却能让你们身体好起来,颐养天年,可你们却……”

    他想发火,可对着二老又发不出来,气得只能跺脚,暗恨吴幸不懂事。

    二老讪讪道:“终归是能帮一些是一些的。”

    看着二老为难的样子,唐劫心中突然火气全消,眼眶却是湿润起来。

    好一会儿,他说:“算了,就算是没给,你们不也没去买药嘛,给就给了吧,希望他能别辜负您二老的用心。”

    听到唐劫这话,二老也心头松了口气,吴老太非要把银子塞给唐劫,唐劫知道自己若不收,他二老只怕更不好过,也只能收下,准备到了学院后再想办法弄些真正的上好灵药寄给二老。

    这天唐劫没让二老再活动,独自把家里所有的一切都收拾好,直至服侍到二老睡下才休息。

    躺在床上,唐劫悠悠想到,这次离开,却不知要到何时才能再见到二老了。

    这三年来,二老早已将他当成自己的亲儿子看待,他又何尝不是将二老当成亲爹娘。

    如今将要远游,一去经年,唐劫心中亦不由的一阵感伤。

    第二天一早,唐劫带着一大包衣物回到卫府,只看到静心园车水马龙,无数仆人还在忙碌着给小少爷收拾行囊,看这架势到不象是要出学,而是要把整个家都搬过去。

    虽然入学只有三人,但一路随行到万泉城的仆役可是有十多个,甚至连灵师都有一位跟随,以确保沿路安全。就算真到了万泉城,在洗月学院外其实也会有一些下人,入读的仆学负责的只是学院内的生活。

    唐劫直接绕过那大批的人群回到自己在卫府的小屋,却发现秦管事已在那里等着了。

    “秦叔叔!”唐劫叫了声。

    秦管事面带微笑地看看唐劫:“明天就要上路了,都收拾好了?”

    “恩,再把这屋里的收拾一下就成了。”唐劫回答。

    两人一起进屋,唐劫将摆在桌上的笔墨纸砚和一些便服也打了包,然后再将那两盆花从桌上拿下。

    秦管事看得惊讶:“这两盆花你也要带走?”

    唐劫笑道:“在卫府这么长时间,没学会什么别的,就学会种花了,这两盆花陪了我也有挺长时间的,看到它们就会想起曾经在这里的岁月,所以决定带着做个纪念。”

    秦管事看看那一盆小白花,一盆笔直粗壮的根雕,还有那唐劫自己烧制的花盆,怎么看怎么丑,笑着摇头:“果然是人才就总有怪癖,也罢,这都是你自己的事,你喜欢就好。”

    说着秦管事又道:“对了,这些银子你先拿着,等入了学要用。”

    说着秦管事也拿出一包银子来交给唐劫。

    “秦叔叔!”

    “收着吧。”秦管事笑答:“我知道吴家二老肯定也给了你些银子,但是钱这东西,总是不嫌多的。去了洗月学院,那里再不是卫家,以后有什么需要,我也帮不上,就得靠你自己了。”

    “那到未必,其实还是有件事秦叔叔还是能帮忙的。”

    “哦?又有什么事想让我帮你做?”秦管事随口笑道。

    “也没什么,就是想请秦叔叔再帮我写几封信……”

    ———————————————

    带着那两盆花回到静心园,果然大家看了也啧啧称奇。

    不过唐劫现在是卫府的红人,不说太太看重,连家法都交给了他,单是一个“前程远大”就足以让所有下人不敢笑话。

    入学的车队一共七辆,其中光少爷的行李就装了有三车,还有四车,一车是给小少爷吃饭休息用的,一车是给灵师用的,一车是给其他下人用的,还有一车就是侍梦和唐劫用的。

    由于少爷身边需要人服侍,因此侍梦和唐劫轮流过去,不过唐劫对小少爷的贴身伺候并不多,因此这方面主要还是侍梦负责,唐劫主要负责去了学院后监督少爷修炼,以及约束他的行为,防止他闯祸。

    因此这一路,唐劫到是注定要比侍梦轻松许多。

    中午终于收拾好,在吃过一顿便饭后车队上路,郑书凤看着儿子走,一路不舍的相送,对唐劫又是千叮万嘱,这才泪流满面的在大家劝解下放车队离开。

    上了路后,侍梦先去了少爷身边,唐劫独自坐在车里,透过车窗看外面风景。

    窗外的风景在缓缓倒退,渐趋渐远,渐渐地连迎送的人群也变成了一个个小黑点,消失在眼中……

    “嘻嘻!”笑声从脑后传来。

    小不点伊伊爬上了唐劫的肩头,这时候再看,那两盆花已只剩了一盆,惟有那粗壮根雕依然在花盆中孤单屹立着。

    如今的伊伊,已比当初见到唐劫时长大了许多。

    曾经的拇指姑娘,如今已有近四十厘米的身高,虽然看起来依然玲珑,却已不再是那个让人随时担心,走路一不小心就会踩死的小不点了。

    象只小猴子般趴在唐劫身上,伊伊好奇的看着窗外:“哥哥,我们终于要离开这里了吗?”

    “是啊,要离开了。”唐劫机械地回答着,脑海中突然想起四小姐说过的离乡情怯。

    是啊,总有那么一些人让你无法割舍!

    反到是这小东西,从一降生开始就一直和自己在一起,再没接触过什么外人,没心没肺的,对于出游只感到无比的好奇与新鲜。

    她咯咯笑着,问唐劫:“外面的世界jing彩吗?”

    “jing彩。”

    “外面的世界好看吗?”

    “好看。”

    “那我以后能自己出去玩了吗?”

    “……不行,至少现在还不行。”

    小伊伊的兴致立刻低落下来。

    她嚼着嘴说:“讨厌!讨厌!讨厌啊!”

    这充满童真的声音让唐劫离别的惆怅终于少了几分,摸摸小家伙的头,他说:“好啦,别闹了,喏,赏你的,行了吧?”

    唐劫将手指递过去。

    没想到小家伙却把头一甩:“不要!”

    “为什么?”

    “因为哥哥的血现在越来越难喝了。”

    “难喝?”唐劫惊讶:“不可能啊,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原来的味道。”

    “不是这个意思啦!”小伊伊在唐劫肩头跳着脚喊:“不是不好喝的意思,是难……是难啊……就是……喝起来……好困难啊!”

    小伊伊手舞足蹈,费力地比划出自己想说的话。

    唐劫这才明白,原来最近这段时间,小伊伊吮吸他的血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越来越困难,常常要费很大的力气才能吸出一点。

    唐劫听得吃惊,低头看看自己的手,只见那皮肤温润如白玉,完全不象劳动者的手,切隐隐还现出灵光。唐劫对着自己的手狠咬了一口,竟是一下没能咬破,再用力终于咬破,只见一点血珠渗出,在指尖上徘徊流转,却是怎么都不掉落。

    “血如汞浆!”唐劫脱口低呼。

    —————————

    ps:不好意思,码字忘了时间。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