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三章 救人

    堂后的小屋里,侍墨挥舞着手中刀大喊大叫:“你们谁也别过来,敢靠近过来我就一刀捅死他!”

    在他手中,赫然还抓着昏迷不醒的小少爷卫天冲。

    这到不是侍墨做的,而是卫天冲刚经历过冲门,这时候正在昏睡呢。

    郑书凤带着秦大管事唐劫等人匆匆赶到,看到这场面惊得几乎要昏过去,总算唐劫及时扶住她,郑书凤喊了一声“孩子!”,已是泪都下来了。

    “侍墨,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还不放开小少爷!”秦管事怒喝。

    “你闭嘴,都是因为你,让我失去了机会!”侍墨大喊起来。

    此时此刻的他,披头散发,满脸凶相,眼中却是充满了绝望,他手中的刀不停地指指这边,再指指那边,随后又指向手中的小少爷,看起来就象是一个被jing察包围了的劫匪,泪水同样满脸。

    他对着众人大叫:“为什么……为什么你们就不肯给我一个机会……我都情愿终生为仆了……我只是想要个机会啊……我不服……不服!”

    他歇斯底里的大喊着。

    这个时候,得到消息的卫丹柏等人也赶了过来,那卫家的老太太看到这场景,呼了一声,竟是直接就昏过去了,害得府里众人又是一阵手忙脚乱。

    眼看儿子受制,卫丹柏又惊又怒,对着妻子发火道:“看看你干的好事!如果不是你坚持要选唐劫,又怎会如此?”

    郑书凤听到丈夫埋怨自己,终究也只是忍下,沉声问:“吕仙师呢?为什么还不把他找过来?”

    “已经派人去请了,应该马上就到。”秦管事连忙回答。

    旁边那ru娘已吓得尖叫:“侍墨,你疯了?你娘把你交给我,是让你好好照顾小少爷的,可你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你让我以后怎么办啊!”

    ru娘都快要哭死过去了。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从来都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受侍墨牵累,不管今ri之事结局如何,她以后在卫府都注定了ri子要不好过。

    “我不管!”侍墨挥着刀放下:“我就是不服,不服!我辛辛苦苦伺候少爷这么多年,你们谁体谅过我?动不动就是打我,骂我,谁把我当回事了?凭什么?凭什么他唐劫一个新来的能有这待遇,我身为伴读却不能陪少爷……我……我不服啊!”

    说着他竟呜咽大哭起来。

    “大胆孽畜!”就在这时,远方传来一声沉喝,三道人影已从远处飞来,为首的正是那位吕师,卫家的三位灵师终于一起出动了。

    那吕辰阳人未到,手中已一道灵光升起,正要捏出法诀,侍墨刀口猛地对准卫天冲眼睛,大喊道:“你敢动,我就杀了他!”

    那吕师显然没想到侍墨竟会如此果决,楞了一下,这一记灵气剑指楞是没敢放出来,灵气反冲自身,反到让他受了些小小冲击,连带着整个人在空中都晃了晃,险些没摔下来。

    那三个灵师被侍墨这一手阻住,一时间谁都没出手,互相看看,吕师正要说话,侍墨已喊道:“闭嘴,不许开口,不许动手,若敢施法,我不管是什么法,我都必杀他!”

    侍墨一心修仙,对这修仙界各境界能力到是了解不少的。

    脱凡境的灵师虽然可以上天入地,但施展却需捏动法诀,就象是魔法师们施法需要咒语一样,只有到了紫府境,念通天地之后,才不需要任何法诀,什么法术都是信手拈来。而此类能力就是神通,即为“神念通天地,万法一念生”。

    因此他这刻一喊,三个灵师竟是连动都不敢动一下,惟恐一不小心害了小少爷的命。

    侍墨更是死死盯着三人,喊道:“退开!退远些,再敢靠近,我也杀了他!”

    三位灵师互相看看,只能无奈退后。他们平时高高在上,这侍墨在他们眼里跟蝼蚁一般,一指头下去都不知能捏死多少,可现在面对这局面,却是半点办法都没有。

    看到这一幕,唐劫都不由暗自摇头。

    你说你们好端端的喊什么啊,直接一个隐身术从后面飞过来,再随便一个法术下来不就完事了吗?

    现在可好,被侍墨逼得竟是连手指都不敢动一动,三个灵师哪怕现在随便消失一个,那刀子怕就得扎进卫天冲眼睛里,就算杀不死,这人也废了。

    空有天大的本事,却没有丝毫反恐的经验,结果就是面对这局面完全派不上用场,果然人不是光靠拳头就能解决一切问题的。

    “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啊!”旁边老太爷急得直跺脚,竟也是对着郑书凤指道:“看看你干的好事,你干的好事啊!”

    一出了事,人们就总是习惯推卸责任,仿佛这一切都是郑书凤搞出来的。

    郑书凤深吸了一口气,她知道自己这时候乱不得,但这种情况毕竟她也是头回遇到,再加上儿子遇险,心情烦乱,却也不知该怎么做。

    还是唐劫说:“太太,让我来吧。”

    “你?”郑书凤吃惊看唐劫。

    卫丹柏厉声道:“胡闹,几位灵师大人都束手无策,你凭什么认为自己就能解决?”

    他对唐劫的命并不关心,但是如果因为唐劫的行动而导致卫天冲死,那唐劫就是一百条命也不够赔。

    “就凭我能靠近他。”唐劫回答:“他恨我,如果有机会,他一定会杀了我,而现在我就去给他这个机会。”

    卫丹柏冷笑,心想若杀了你能救我儿,我一定同意,已是转念是不是要借此和侍墨谈谈条件。

    事实上唐劫之所以要去,就是因为他知道如果再不解决这事,接下来可能就是自己要倒霉了。

    侍墨现在没提出杀唐劫,只能说明一件事,就是事发突然,他并不是预谋行动,因此他并没有提出什么条件,而更象是一种歇斯底里的发作,从他那凶厉的背后隐藏着的无尽惊恐与害怕就可以确认这点。

    可要这么僵持下去,等他清醒过来再提出要求,事情就不好办了。

    所以他必须主动去!

    让侍墨捅自己一刀,他唐劫未必就死。

    让卫府的灵师点自己一指,那就彻底没明天了。

    郑书凤已问道:“你确定你能靠近他?”

    “总得试试。”

    “不行,我不会答应的!”卫丹柏喊道。

    “我同意!”郑书凤却说。

    “你?”卫丹柏惊讶看妻子。

    郑书凤已道:“你不是说,上次刺马,吕师认为他那一刺凶狠果决,并非常人能为吗?既然这样,那就让他这个非常人继续非常一次吧。”

    “可万一……”

    “那你还有什么好办法?”郑书凤反问。

    卫丹柏无语。

    借着卫丹柏夫妻对峙,唐劫已走出人群,走向那木屋。

    “别过来!”侍墨用手指着唐劫大喊,死死瞪着唐劫,手中的刀指着卫天冲,仿佛只要他再敢靠近,就一刀戳下去。

    唐劫停下脚步:“别这么紧张,我又不是仙师,没那么大能耐隔这么远的距离杀掉你。我过来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要防灵师偷袭,光靠一把刀是不够的,你要知道,世间仙法无数,有些能耐你听都没听说过,没准这其中就有脱凡境的灵师能不动法诀轻松施法也说不定。之所以现在没用,可能是因为距离远了些,怕万一伤了小少爷。所以……”

    他这话半真不假,脱凡境真要找几个无施法局限的仙术也未必就找不出来,但是这样的仙术,绝对不会存在于能够被卫家聘请的灵师身上。

    只是现在侍墨心乱如麻,又哪里考虑得了那么多。

    唐劫已指指那房门:“所以要想防住灵师,你得先关上门。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你才更安全。”

    侍墨看看房门,再看看唐劫,突然大叫道:“你少来这套,你是想趁我去关门,离开少爷的时机,让那些灵师出手吧?”

    如果他去关门,那肯定要暂时离开小少爷,灵师们纵然施法需要时间,却总有些法术能在须臾间立刻释放——对付他侍墨,也实在不需要什么**术。

    唐劫的表情微愕了一下,抓抓头皮:“被你看出来了啊,这到是有些麻烦了。”

    “你,去把门关上!”侍墨指着唐劫大喊。

    唐劫耸耸肩,向房门走去。

    在门口站定,唐劫的手抓向房门,深深看了一眼,送来一个鄙夷不屑的眼神,仿若看个死人一般。

    这眼神落在侍墨眼中,他禁不住地哆嗦着,指着唐劫大喊:“是你,都是因为你,你给我进来!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终于想到了啊。”唐劫微笑,他向里走了几步,轻轻将房门关上,同时他指间一丝灵线已是无声无息的出现,划过空间,消失于房内。

    然后唐劫转身向屋里走了几步,侍墨一指唐劫:“站在那里别动!”

    唐劫冷笑:“你不是想杀我吗?我站这么远,你怎么杀啊?”

    侍墨愕然。

    唐劫已向前走了几步,来到一张桌子前,拿起一个砚台看看,又放下,随手又拿起之前给卫天冲削好的苹果啃了几口,接着又拿起旁边的茶壶给自己沏了杯茶,却不喝,随手又倒掉了,看起来就象是闲极无聊随便乱做些什么。

    然而隐藏在动作里的,却是一道道灵线释放,渐渐绕满整个屋内,一个小型的迷迭阵已渐渐在屋中展开。

    口中则依旧道:“怎么?就这点胆子,也敢挟持少爷?我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了。”

    “不是这样的!”侍墨大喊起来:“我根本就没想过要挟持少爷……我只是……我只是想来找少爷,告诉他……告诉他我没法再服侍他了……”

    侍墨说着,已是呜咽哭了起来。

    此时房门已关,屋里只有侍墨唐劫和一个昏睡中的卫天冲,侍墨无人可说,竟是对着唐劫哭诉起来。

    “我根本没想过要挟持少爷……我来的时候看到宝良正在给少爷削水果,我就想帮忙……可他们笑我,说我身为伴读都成不了仆学,太过没用,让我滚开……他们骂我……我急了就和他们打了起来。”侍墨举着刀痛哭:“他们人多,我打不过他们……我把宝良的刀抢过来,然后指着少爷……我当时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没想过要挟持少爷……我只是想吓唬他们,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会变成这样啊……”

    唐劫听得也微感愕然,他向前走了几步,手中又是一道道灵线悄然飞出:“既然不是故意的,那你早些放下不就行了?”

    “我……”侍墨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那个时候他拿着刀指向少爷,把宝良他们都吓坏了,喊了声“侍墨反了”就全跑了。

    或许是心中的怨气还未消的缘故,侍墨看着手中的小少爷,突然脑子里就生出一个念头,就这么反了又如何……

    然而当看到那无数人围过来时,他真得后悔了。

    可惜此时此刻,他已没了后退的余地。

    “太晚了……已经太晚了……”侍墨号啕大哭。

    看着他伤心的样子,唐劫也叹了口气:“也未必就晚……现在放手,其实还来得及。”

    “来不及了。”侍墨无助地摇头:“我挟持了少爷,他们不会放过我的……不会的……”

    说着哭着,他心中狠意突然又起,抬起头看向唐劫,再次喊了起来:“这都是因为你!因为你!是你让我失去了一切,我要杀了你!”

    “别傻了,侍墨。”唐劫摇了摇头。

    他搬了张椅子在侍墨面前坐下:“我就在这里,侍墨,你要真想杀我,那就走过来,把你手里的刀捅进我的胸口。可是侍墨,你真有那勇气这么做吗?”

    侍墨怔怔地看着唐劫,那刀子却是半点不敢动。

    “怎么?不敢了?发现杀人也没那么容易了,对吧?有些事,终究是说说简单。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连刀都拿不稳,就算把脖子放到你手上,你只怕也是捅不下去的吧?”唐劫同情地看着他。

    说着他轻笑了摇摇头:“怕就怕吧,怕死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不是那种人,就别干那种事。我们都会犯错误,这没什么,改了就是。挟持少爷这是大罪,可少爷现在到底还没事,你及时收手还是来得及的!”

    “他们会放过我?”侍墨颤抖着问。

    “这个嘛……惩罚总是会有的吧,不过我向你保证,我会为你求情,保你不死。”

    “你?你凭什么帮我?你恨不得我死!”侍墨又喊了起来,他一会儿恐惧,一会儿张狂,整个人处于极度的不稳定状态中。

    唐劫摇头笑道:“侍墨,你太看得起自己了。在我眼里,你从来都不是对手,甚至不值得我关注一下,恨你?老实说你不够资格,如果我真要恨你……你早就完了。”

    “你胡说!我打过你,我总是找你的麻烦!”

    “可我有报复吗?”唐劫反问。

    侍墨哑然,想了想喊道:“是你报复不了我,你胆小,你怕事,你不敢!”

    “我怕事?”唐劫哈哈大笑起来:“你们家怕事的人能当着少爷的面把他的马杀了?能在这个时候走到这里面对你,请你拿刀子捅我?我说你拿着刀子抖什么啊?咱们俩到底谁更胆小?”

    侍墨哆嗦的更加厉害了。

    唐劫冷笑:“还有,你以为我要想收拾你,会真的收拾不了?知不知道姬子骞是怎么走的?你不会真以为是你自己的功劳吧?”

    唐劫看着侍墨,他对着侍墨一字一顿道:“是我!是我请秦管事联合了府里的老人帮你们出谋划策;也是我,买通了胭脂怂恿你去对付姬子骞;更是我,请侍月把老太爷太太他们请过来,目睹了那场好戏。没有我,现在就是我和姬子骞一起去学院,你懂吗?”

    这话震的侍墨彻底怔住:“是你……这一切都是你干的?”

    “对,是我!我不太喜欢害人,但如果我真想做的话,我保证你死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真正挤掉你的其实不是我,而是侍梦,因为如果非要在我和侍梦中间选一个的话,太太也依然只会选我!侍墨,我从没把你当对手,在我眼里你只是个有些任xing,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唐劫冷冷道:“你很混蛋,你该受到教训,你该被狠狠地打屁股,但你不该死。我向你保证,放下刀子,跟我出去,我用我的前途保你不死。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当说到最后的机会时,唐劫的小迷迭阵已经完成,只要他发动阵势,侍墨就会陷入阵中,到时候他想杀卫天冲都做不到。

    但是唐劫想试试。

    他想看看能不能劝侍墨自己放弃。

    一方面是因为他还不想暴露自己的阵道能力,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想给你侍墨一个机会。

    “不!不!不!”侍墨不敢相信的摇头,他无法想象自己原来一直都被人玩弄于股掌中,他歇斯底里的大叫起来:“唐劫你混蛋!”

    “你生气啊?生气就出去告诉老爷太太也行啊。”唐劫笑道:“就算你不服气也没用,你一直都只是我手里的枪,是我用来对付其他人的工具。现在你的使命完成了,该结束了!”

    不管他是自愿忏悔还是愤怒出告,只要他肯出去就行。

    至于说告密,切,多大破事啊,别说自己可以否认,就算不否认,以太太的重视也不会在意。

    人们对过去的错误,总是很容易原谅。

    “我要去告诉太太……我要去告诉太太……他们会相信我的,会明白我的,那不是我的错,不是我……这一切都是你的yin谋!”侍墨语无论次的说道,仿佛抓到了什么救命稻草,眼中竟又燃出一线希望。

    看得出来,他的jing神已接近崩溃了。

    他把刀丢下。

    他站起来一步一步地向着屋外走去,口中还不断喃喃着:“我要告诉太太……太太会相信我的……你亲口承认了……”

    他从唐劫身边走过,蹒跚着步子。

    看着他的样子,唐劫也只能心中叹息。

    不管怎么说,事情解决就好。

    不专业的谈判专家对上不专业的劫匪,也是可以糊弄糊弄的,唐劫对自己这次的表现深感满意。

    趁着侍墨出去,唐劫把刚布下的阵法又撤去,免得被人看出痕迹,再看看卫天冲没事,将他抱了起来。

    就在这时,屋外突然传来“啊!”的一声惨叫。

    “不好!”唐劫心中剧震,抱着卫天冲向屋外冲去,只见侍墨赫然已倒在血泊中,那位吕师傲然收回手掌,用一块白绢擦了擦手边血迹。

    “冲儿!”郑书凤喊了一声冲过来。

    一群人已纷纷围上,从唐劫手中接过小少爷团团围住,仿佛是怕侍墨再起来把少爷劫持一般。

    惟有唐劫怔怔地看着地上的侍墨。

    他死了!

    天灵盖被击碎,当场死去,惟有双眼依然大睁,死死看着头顶那片天空。

    “为什么?”唐劫怒视那吕灵师:“为什么你要杀他?他都已放下刀投降了!”

    “混帐,你怎么跟仙师说话的?”卫丹柏怒斥唐劫。

    到是那吕师奇怪地看了一眼唐劫,随口道:“侍墨挟持少爷,大逆不道,杀他乃是天经地义之事,有什么好奇怪了?”

    “可我答应过他,只要他放了小少爷,卫府就绝不会杀他,我用我的前程保他,我答应过他的!”唐劫呐喊了起来:“他不是有意那么做的,他只是一时冲动!”

    听到这话,吕辰阳显然也有些怒了:“哼,逛语戏言,岂能当真!念在你救小少爷有功的份上,我不和你计较,不过侍墨大逆不道,按律该死,你问问这里的任何人,看看可有谁认为老夫做错了!”

    唐劫向四周看去,只见竟无一人说话,从他们那厌恶的表情看,却是无一人认为吕辰阳做错了,这让唐劫也心中一凉。

    其实唐劫并不反对杀人,但前提是这个人必须是真的该死。

    然而今天,吕辰阳用他的行为告诉唐劫:侍墨的行为就叫该死!

    身为仆役,竟敢挟持少爷,这是大罪,不管他有没有造成伤害,不管他是否反悔,不管他是否主动投降,他都必须以死相抵!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道德法则!

    而且这个道德法则甚至允许修仙者直接处死,而不需经过任何审问手续。

    可以说他们在惩恶的观点上一致,但他们在惩恶的标准上却天差地远!

    这也是两个不同世界的文化背景,必然会衍生出的思想差异。

    这在以前唐劫没遇到过,但现在他遇到了。

    他是幸运的,今天他只是为一个“该死”的犯人开脱,地球方的思想展现出了大度的一面,这让他看起来有些“迂腐”,但至少不致命。

    可如果有一天,事情反过来了又会怎样?

    如果是唐劫遇到了他认为该死,而别人认为不该死的呢?

    突然间唐劫意识到,要融入一种环境很简单,要融入一种文化却非常困难,而这里……终究不是地球!

    这时郑书凤看过儿子没事,走过来道:“唐劫,我知你是个重承诺的好孩子,为救我儿而许下诺言,我也能理解。不过这事不是你食言,怪不得你,你也勿忘心里去。不管怎样,都是你不惧生死救了冲儿,我卫家都是要感谢你的。”

    说完这话,郑书凤的目光在侍墨的身体上扫了一下,露出不屑,愤怒以及仇恨的神情,随后才傲然抬头道:“侍墨大逆不道,竟敢挟持我儿,罪该万死。也幸得今ri事发才发现了他的丑恶嘴脸,否则将来若让一个疯子跟随冲儿上京,还不知要发生什么事呢。这府里那么多人,平ri里不是一个个都能耐大得很吗?真等出了事,却还是靠个小厮救人!现在谁还要置疑我的选择?来历可靠……我呸!!”

    郑书凤破天荒地对着地上吐了一口,扬长而去,惟留下卫丹柏在原地,脸上一阵青红不定。

    她虽没有指名道姓,却明显是针对之前丈夫和老太爷迁怒自己的回应。

    这女人平ri里雍容大度,真发起飚来却犀利得紧,就连老太爷和卫丹柏都被弄得无话可说,估计今天晚上卫丹柏是要好好向老婆赔礼道歉了。

    这时候人群出现一声嘹亮喊叫:“痛死我了……咦?发生什么事了?你们这么多人围着我干吗?”

    却是小少爷卫天冲。

    他终于醒过来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