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二章 嘱托

    挑选仆学的事,到此时再没了悬念,太太最终决定由侍梦与唐劫负责。

    决定做出后,有人欢喜,有人失落。

    众人纷纷围上来向唐劫与侍梦道喜,就连秦管事也得到了其他人的祝贺。

    吴家一门双杰,秦管事慧眼识人等赞誉纷至沓来。

    有反应伶俐者,已偷偷出府向吴家报信去了,吴家二老大喜之下,赏钱必然是少不了的。

    这一天成了所有下人欢呼庆贺的ri子,就象是古时的科举,现世的选秀,仆学也是凡人们心**同的梦想。

    唐劫和侍梦在众人环伺中应对着,生平从未有过如此待遇,一朝踏入龙门,便先过了把明星的瘾。

    与成功者的万众瞩目不同,失败者则是无人理会。

    当唐劫应对了一圈道贺,发现侍墨不知何时已退了堂,消失无踪。

    没有人知道他什么时候离开的。

    他正奇怪,只听身后郑书凤已道:“唐劫,你来一下。”

    这个时候,老爷和那位吕师都已离开,堂上又只剩下了郑书凤一个当家人。

    唐劫应声过去,郑书凤指了指旁边位置:“坐吧。”

    “太太在此,小的不敢坐。”

    “不必客气。”郑书凤笑道:“这是你应得的。”

    成为仆学之后,唐劫就再不是下人了,或者说再不是普通的下人了。按照各大家族一直以来的习惯,就算是主家也会对这些未来仙师客气许多。

    唐劫知道这点,所以谢过之后便坐在郑书凤下首位。

    郑书凤仔细看看唐劫,看他神情端正,并没有因为获得仆学位置后而得意忘形,深感满意,点了点头说:“你来卫府也快三年了,这三年里,我也是看着你做事,对你的为人还算了解。你可知当年我为什么要选你入府?”

    “夫人是因为那三贯钱的事?”唐劫不知道郑书凤为什么要问这个,小心回答道。

    郑书凤笑着摇摇头:“你当ri对吴家二老的孝顺,的确是我选你的最重要原因,但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你的来历。”

    来历?

    唐劫微感惊讶,自己的身世不正是自己最大的问题吗?

    郑书凤已道:“能够一个人从野谷原走到苍龙府,那段时间你想必是吃了很多苦吧?”

    听到这话,唐劫眼前不由又浮现出虚慕阳的影子,想到了那段时间自己跋山涉水千辛万苦从安阳来到苍龙府的经历,他再忍不住回答道:“那段时间,是我人生中最灰暗的岁月。一个人在孤寂的荒山野地里行走着,身上没有几文钱,也不知道前路在何方……有时候我自己都奇怪,我是怎么走过那段漫长的道路,来到这苍龙府的。”

    要在天神宫的追捕下一路走来,那段时间唐劫确实吃了许多苦,忍饥受饿,苦苦前行不说,还要随时随地提防可能存在的危险。

    一个十二岁的孩子,能够在那样的条件下活着来到苍龙府,本身就可算一个奇迹。

    唐劫从来没说过这些,也没人意识到这点,没想到郑书凤却从中发现了那其中的不寻常,这让唐劫立时有了一种遇到知音的感动。

    “的确不容易啊……”郑书凤也点着头叹道:“若是冲儿能有你这般韧xing毅力,想来也不会只开四门,你的玉门五转,不是你天赋惊人,而是你那曾经的经历给你的回报。这样的经历,就算在卫府的下人中,怕是也找不出几个吧。”

    听到这话,唐劫突然心中领悟,他终于明白郑书凤为什么对他如此看重了。

    果然,郑书凤已道:“其实,我也知道让冲儿吃些苦,对他有好处。可我终究是个女人,是个母亲,又有几个母亲能真正狠得下心来让子女吃苦受累,尤其是那种可能要掉半条命的累呢?你可知今天冲儿开门,看着他哭喊的样子,我有多心疼。”

    “小的明白,可怜天下父母心。”

    “可怜天下父母心……”郑书凤咀嚼了一下这话,脸上终于氤氲出一丝笑意:“说得好。冲儿从小娇生惯养,没吃过苦。偏偏万泉城离苍龙府万里之遥,等他入了学,我就算想保护都保护不了他。儿行千里母担忧,我若不找个真正能依靠的人,难不成还指望那些废物不成?所以我这第一件事就是拜托你照顾我好家冲儿,侍梦虽然也算是个勤勉孩子,但是比起你来,却还是差得多了。”

    唐劫的来历虽有些不明,但他能独自一人从安阳来到苍龙府,其duli生活,处理事物的能力,也因此让郑书凤看重。

    对于郑书凤来说,仆学飞黄腾达回报主家这种事,其实从来不是她最看重的。

    她最看重的只有儿子!

    只要孩子好,那什么都是可以的。

    从这方面说,仆学存在的两大意义里,其“伴随侍奉”的意义在郑书凤眼里还远远大于“投资未来”。

    事实上大家族选仆学,最初的目的就是照顾子女,至于说“期待回报”,那不过是后来附加的。

    正如唐劫所说,人们在追逐目标的过程中,由于道路曲折,往往就失去了原本的目的。

    但郑书凤没有!

    她很清楚自己要什么。

    正因此,侍墨的心魔大愿再好,他没有照顾好小少爷卫天冲的能力,郑书凤就不会选他,在郑书凤的眼里,“能照顾好小少爷”才是她选人的第一标准!

    所以哪怕唐劫没有玉门五转,以他表现出来的生存能力,处事能力,郑书凤也还是会选他,在这点上,却是连唐劫都没想到的。

    这刻听到郑书凤这么说,唐劫这才恍悟。

    他虽然想到了郑书凤对此事的重视,却终究没意识到她对此的重视已远远压过其他一切衡量。

    发现了问题却不重视问题,等于没发现问题,唐劫觉得自己犯了一个大错误——如果他早点意识到这个问题,那么在发心魔愿时,他完全可以把承诺的回报定的再小些。

    因此他实际上已经为这个错误付出了代价。

    这也不怪他,这些ri子,他面对都是些未成年的半大孩子。

    对手的弱固然让他轻松获胜,却也因刺激不起唐劫的战斗yu望,难免有所忽略。

    所以说真正的jing彩,总是要在碰上有分量的对手才会出现。

    这三年来,自己到是被无能的对手拉得有些低了,唯一的亮点大概就是姬子骞的出现让唐劫振奋了一把jing神。

    好在洗月学院人才辈出,大道争锋残酷无边,相信未来应该会有许多jing彩等着自己。

    “请夫人放心,唐劫一定会照顾好小少爷。”唐劫已急忙应道。

    郑书凤又说:“另外冲儿的年纪终究还是小了些,当初他不懂事,还曾将你鞭打。那个时候有我在,也不担心你受委屈,闯了什么祸,我郑书凤也担得起来。但是离了这个家,去了那天子脚下,仙家重地,要是再惹出什么事来,就是我也未必保得了他。若是闯的大了,就是毁家灭族都有可能。所以这第二件事,就是请你帮我看住冲儿,莫再让他惹出什么不该惹的祸事来。”

    她这话说得郑重,唐劫知道不是虚言。

    能进洗月学院的,要么是有背景的仆学,要么是贵族,要么是天才,要么就干脆是仙人,反正随便哪个都是不好惹的。

    卫天冲在卫家可以是一霸,但是去了那里,就得学会低头。

    然而少年xing情,难以自制,天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出事,所以这刻郑书凤说着,竟是对唐劫施了一礼。

    这一礼落在所有人眼中,把大家齐齐吓了一跳,唐劫更是跳起来躲避:“太太礼重了,小的不敢接。”

    “只要你能完成我交代的这两件事,区区一礼又算得了什么?”郑书凤笑答。

    照顾好儿子,不许他闯祸,这就是郑书凤的两点要求,也是她最看重的要求,只要能做到这点,对唐劫的所有投资就都已值了,至于唐劫允诺的,那不过是利息,有或没有,至少她郑书凤是不在意的。

    对于郑书凤的嘱托,唐劫苦笑了一下:“太太,这第一件事,我可以答应,并全力做好本分。但是小少爷的行为,有些事终究不是我能制止的。”

    “我知道。”郑书凤点点头:“你毕竟是下人,你说的话,他未必会听,迎龙山一事就是证明。那个时候你可以杀马阻止,但以后有许多事,却未必有马可以给你杀。也罢,既然选择了信任你,自然是要信任到底的……胭脂,去把家法拿来。”

    旁边胭脂已匆匆走到堂前,取下一支鞭子送到太太手中。

    这鞭子可不是当初卫天冲用来打唐劫的藤鞭,而是用上好青竹节制成的特制刑具,打上去不伤根本,却绝对能痛得人死去活来,讲的就是一鞭下去,永世难忘。

    同时它也是卫家执行家规惩戒时的器具,代表着卫家家主的威严,任何卫家子弟都不可反抗。

    郑书凤抓过竹鞭,将其递到唐劫手中:“等去学院,我就把它正式交给你,如果冲儿再敢有什么大逆之行,你就用此家法抽他!我相信你知道什么时候该用,什么时候不该用!”

    唐劫颤抖了。

    这可是尚方宝剑啊!

    有了这东西在手,自己就再不用担心卫天冲一个倔xing上来,干出什么混帐糊涂事来。

    看着那竹鞭,唐劫终于一躬到底,大声道:“太太信任小的,小的感激不尽。请太太放心,唐劫定不负太太重望,照顾好小少爷!”

    看着那小小一节青竹鞭,其他的下人也都震惊了,侍梦更是暗叹一声,原来在太太眼里,自己终究是没有唐劫重要的。

    如果当初没把姬子骞挤走,那么现在落选的只怕就是他侍梦了,想到这,他心中也汗流不止。

    不过有一件事他已明白,那就是未来主仆三人行中,自己的地位肯定是比不上唐劫了。

    这可……真是让人不甘心啊!

    就在群情惊叹的同时,外面一名小厮突然跑进来,惊慌失措的喊道:“太太,太太,大事不好了。”

    “什么事这么大惊小怪?”郑书凤皱起眉头。

    “侍墨……侍墨他疯了,他……他……”

    “他怎么了?”郑书凤不耐烦问。

    “他抓了小少爷!”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