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一章 选择(下)

    时间回到姬子骞离开后的那个晚上。

    小木屋里,唐劫对卫蝶说:“的确有件事需要四小姐帮忙。”

    “什么事?”

    “是这样的……在见四小姐之前,其实我已经和秦叔叔讲过一事,就是我曾经有幸遇到过仙人。”

    “是,我知道,正因此你才如此了解修仙界。”

    “问题是那个仙人除了告诉我关于修仙界的事外,还为我做了一件事。”

    “什么事?”

    “打开玉门。”唐劫回答。

    听到唐劫的说话,秦管事与卫蝶同时楞住,卫蝶脱口道:“你玉门已开?几转?”

    “五转。”唐劫无奈回答。

    玉门五转!

    秦管事和卫蝶同时倒吸一口凉气。

    玉门五转,听起来只是中等。

    但就象天心境也只是“中等”,却没人敢不拿真人当回事一般。

    对于绝大部分的修仙者来说,五转玉门已是极难的,如姬子骞自负天才,其实也不过四转。

    卫家出去的三位少爷和六个仆学,更是没一个达到五重的,最好的也只是四重。也就是说,唐劫的资质在分类中属于中等,但在人群中绝对属于上等了,也就难怪秦管事和卫蝶惊讶了。

    要知道拥有五转玉门,就意味着有了冲击天心境的资格可能。

    修仙界对玉门的重要xing有这样一个划分,就是每两重门对应一个境界潜力。比如玉门一转二转是肯定可以修仙成灵徒的,这是入门。三转四转就可以成为灵师,五转六转是天心,七转八转是紫府,九转则意味着有一半可能成为仙台。

    玉门五转,就意味着只要正常修炼下去,就有一半可能成为天心境。

    当然这并不是一个科学的分法,它只代表了修者对灵气的运用与吸纳。事实上它就象是人的寿命一般,是理论最大值。

    在修炼过程中,随着一路走过的岔道,可能遭遇的暗伤,会不断降低这个所谓的成功比例,真正能从紫府进入仙台的十不存一,但这不妨碍将玉门九转评价为一半进入仙台的可能。比如玉门八转的未必能入紫府,但是能成为紫府的修者,却往往都拥有七转以上的玉门。

    同样的道理,低于这品阶的也有可能跳跃过去,人生际遇无常,谁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在影响自己,使成就超过预计。

    因此玉门分法只代表了一种可能,并不代表必然,但不管怎么说,它也是一个可参考依据。

    得知唐劫玉门五转,秦管事的心情立刻激动起来,不过他也立刻明白了唐劫的担忧。

    仆学在进学院前,都需要由家族灵师帮助打开玉门。

    唐劫玉门已开这件事,使他在身份上有了一个重大的缺陷。

    他必须向卫府解释,到底是谁为他开的玉门!

    这件事解释不清,学院是绝对没戏的。

    一直以来,唐劫都在努力找方法掩饰此事,直到这次,他终于有了机会。

    “小劫,你老实告诉我,你进入卫家是受人指使还是别有所图?”面对这关系家族的大事,秦管事也一下认真起来。他对卫府忠心耿耿,是绝不允许自己带来的人心怀鬼胎的。

    唐劫回答:“我虽遇仙人开门,却未获任何仙法,更没受过任何人的指使,纯属机缘巧合。如果说我对卫家有什么企图,那么我唯一的企图就是想借卫家进入学院……这也是每个仆人都有的企图。”

    “你可敢发愿!”卫蝶厉声问。

    “当然。我唐劫在此以心魔立誓,进入卫家绝无任何不良意图,只是想入仙门,奈何仙门难进,惟有托庇于卫家。将来如若有成,必报厚恩,如违此誓,便任心魔噬我!”

    虽不是大宏愿,却也发得极郑重,秦管事与卫蝶的脸se终于好看许多。他们两人到底不是卫家家主,考虑问题没必要那么周全,只要唐劫不是来害人的,那许多事他们也不会去追究。

    当然这也和唐劫相处时间长了有关,如果刚认识就提这事,就算唐劫帮再大的忙,秦管事也未必敢信,更没那胆子帮着骗卫府。

    至于现在,一年多接触下来,秦管事对唐劫的为人还是有些信心的。

    说到底,感情有时比理由更容易让人信任。

    立过誓言,唐劫说:“虽然我用心没有不良,但这事说起来总是有些麻烦,四小姐也知道,成为仆学皆在老爷太太一念之间,如果老爷他们心中有顾忌,觉得我瞒了什么,不太可信任……”

    不说心魔愿对天心前无效,就是有效,也不是百分百可靠,至少太太就从没把心魔愿当成唯一依靠。

    因此心魔愿可以用来向两人证明心迹,但用来争取过关却是明显不够的。

    “你希望我帮你瞒过这事?”卫蝶已明白唐劫想法。

    “我希望你将来进入绝情阁后,能书信一封,就说是你有师兄师姐云游来到苍龙府,看我天赋异秉,一时兴起,帮我开了玉门。”

    “原来是这样,这没有问题。”卫蝶一口答应:“我会说是我欠你一个人情,就托了人来帮你一把。”

    只是写封信的事,到不是什么大问题,而对于唐劫来说,解决了这件大事,他也放下了心头一块大石。

    至于秦管事也恍然大悟:“难怪你不把侍墨的心魔大愿放在心上了,你不会早就有准备了吧?”

    “是,早有准备。”唐劫回答:“玉门五转是我的心病,却也是我的底牌。心魔大愿只能确保一个人的忠诚,但人除了要有忠诚,还要有能力。一个人的价值,本就应当是能力乘以忠诚。他能给忠诚,但他有那个能力吗?对于卫府来说,投资一个忠诚度六十而能力六十的人,总比投资忠诚一百而能力二十的要强得多。忠诚为零固然无意义,能力为零也没有意义。至于百分百的忠诚,那本就不应当是一个大家族追求的,毕竟过高的忠诚只有在家族存亡中才能体现,平时是看不出价值的。而任何一个大家族,都不会没事整天想着家族灭亡的,再者就算真有这种事,那也不是一两个忠诚百分百的废物能挽救的。与其为过高的忠诚付出多余的筹码,到不如把这份价钱用来聘请更多的人才来强大实力,避免衰落的命运。所以对侍墨我没有丝毫担心,唯一头疼的只是怎么解释我的玉门五转。如今有了四小姐帮助,那就一点问题也没了。”

    要打败侍墨的心魔大愿,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和他比忠诚,而和他比能力。

    玉门五转,这是目前卫家除卫清儿外最好的成绩,更是所有男xing中最好的资质。

    玉门五转,天心有望,唐劫的心魔愿不是随口发下,而是有真正的实现能力。

    相比之下,侍墨的愿发的再好,若是连灵师都成不了,又有什么意义?

    只是唐劫也没想到,他这一后手尚未来得及使用,侍墨就先被郑书凤否决了。

    按照唐劫原来的剧本,应该是侍墨先绝地翻盘一把,然后再被唐劫一个乾坤大挪移再扭转过来,如此反复使得事件的发展跌宕起伏,高chao迭起,那场面才jing彩,绝地大翻盘玩得才有味道。

    然而生活不是演戏,并不总按别人的剧本来演出。

    郑书凤的决断让唐劫的后手效果大打折扣,使得这一杀招显得有没有都不那么重要,反到是证实了郑书凤的正确,成就了她的慧眼识人。

    唐劫对此也深感无奈。

    —————————————

    来自卫蝶的那封信,这时已正式送到卫丹柏与郑书凤手中。

    看着两人一边看信一边低声议论,郑书凤眼中满意的神情,卫丹柏脸上吃惊的神se,还有唐劫笃定的态度,侍墨终于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了——就算没有郑书凤的直接否定,唐劫也有办法扭转乾坤。

    他从一开始就准备好了!

    自己输了!

    输的如此彻底,就算把全部身家压上去都赢不了,而且是一场输两次,来自郑书凤和唐劫两人各自给了他狠狠一棒,让他知道他加再多的赌注都没赢的希望。

    输的如此凄惨,却丝毫不壮烈,以至于在唐劫眼里,赢这么一个小子甚至没有丝毫的成就感。

    然而侍墨还是不服。

    他还不甘心!

    看着台上议事的老爷太太,侍墨用尽全身力气大喊起来:“我也可以,给我冲门,我也能门开五转!”

    此时此刻,他争的已不再是仆学的位置,而只是一口气。

    他想要向所有人证明,唐劫能有的,自己也能有!

    然而现实偏偏总是如此无情。

    郑书凤轻轻抬了下头,看向旁边的吕灵师。

    那吕辰阳轻笑一声,对着侍墨一抓,已将他凌空抓了过来,双手在侍墨身上连续拍打数下,就象是检查一只肉猪般仔细查看一番后,摇摇头:“资质鲁钝,筋骨不佳,不用再费事仔细查了,我看顶天也就是四转。”

    说着随手将侍墨扔了出去。

    顶天四转,就是说如果没有唐劫那般的毅力坚持,正常情况下,他也就是二三转的命。

    这一消息让侍墨几乎要昏过去。

    看着他如丧考妣的样子,唐劫轻叹一声:“没有那个能力,就算想当狗,人家都不要啊。”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