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九章 分离

    站在竹林前,侍月看着唐劫,脸se一片惨白。

    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她扭头就走。

    “侍月!”唐劫追了上去,一把抓住她:“你都看见了?”

    被唐劫抓住,侍月狠狠甩了一下手臂:“我到是希望我什么都没看见。真没想到……唐劫,你行,竟然连四小姐都勾搭上了!”

    唐劫苦笑:“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四小姐之间没什么的。”

    “没什么?我亲眼看到她从竹林出来,面带红霞,你还敢说你没对她做什么?”侍月几乎要哭了:“终究是我太天真,以为你是个可依靠的人……怪不得你对我不假颜se,原来你心里还有高枝呢!”

    唐劫无奈道:“你这又何必,其实说起来,姐姐喜欢的也未必是我吧?”

    侍月一怔:“你这话什么意思?”

    “有些事,我不想说得太明白,但是你知我知,大家皆知。”

    侍月只觉得受到莫大屈辱:“你觉得我是看重你可能成为仆学,所以刻意讨好你?所以你看不起我?”

    唐劫却不回答了。

    有些事,彼此明白就行,不需要说得太透彻。

    可惜,他不想说明白,侍月却不甘心。

    她看着唐劫道:“是,我承认一开始对你好,的确和太太欣赏你有关,我不否认我有私心。可是我们身为丫鬟的,为自己考虑有什么错了?我虽然图你有前途,可也是真觉得你人不错,应该是个可依靠的人儿,所以才一心对你,可你到好……”

    她说着说着便开始呜咽起来。

    唐劫叹了口气:“我从来没有因为你的目的而看不起你。”

    侍月微微怔了一下:“你这话当真?”

    “当真。”唐劫回答:“每个人都有权力为自己的前程考虑,我从来没认为你做的有什么错了。在我的家乡,有这么一句话,叫有本事的男人,不怕女人物质,只怕女人不物质。身为女人,在这世界生活不容易,不管抱着什么目的去接近,只要有付出,就自然也该有收获,所以我从未认为这样的女人有什么问题,更不存在看不起。”

    作为从现世来到这世界的唐劫,对于女人的物质化早已无感,在他眼里,所谓的不物质的女人根本不存在,只有轻或重的差别。

    男人自己都贪财重利,凭什么就让女人超然物外?

    侍月对他有所图,但就象他对卫府也有所图一样,都是为了自己而争取利益,却并未害人,反而在此之前有大量的付出与帮助,因此无需被指责。

    也正因为的确是这样想的,所以唐劫也就这么说出来,说得天经地义,说得理直气壮,听得侍月也为之怔住。

    她终于忍不住问:“那你为什么从不理我?”

    “因为你想要的不是我。”唐劫回答:“姐姐对我的好,我都记着,将来我若修仙有成,必不忘姐姐大恩,予以厚报,但这不必包括我这个人,毕竟那本也不是你的追求。”

    女人想要回报,这原本没什么。

    但是既然想要的是物质,那便回报物质好了,何必非要再加上婚姻?

    在唐劫眼里,女人想要物质不是错,错的是非要在这上面加上爱情的由头,冠以夫妻的名义,书以契约的约束,看起来纯洁无暇,其实不过是彰显世人,显示情cao,更极端些的说法,就是少量付出而想得到无尽回报。

    这是唐劫所不能接受的。

    侍月想要的是唐劫未来的回报,既如此,那便给她回报好了。

    至于以身相许,名正言顺的做灵师夫人?还是算了吧。

    因此侍月的错不在于她想要什么,而在于她想要的太多。

    唐劫没有爱情洁癖,但如果一个女人本身就不爱他,自身又没有令他可以忽略这一问题的才华,那也就别怪自己挑食了。

    听到唐劫的说话,侍月怔怔地看着唐劫。

    好一会儿,她说:“你这么说,岂不成了我别有用心?我对你,也不全是……”“我知道。”唐劫打断她:“我知道姐姐的心意,可姐姐扪心自问,如果有一天,我被宣布没有任何可能成为仆学,姐姐可还会对我如此好?可还会将一生期望寄于我身?”

    情?当然有。

    可惜情不是一个绝对值,不是要么有要么没有,它往往掺杂了各种因素,真正纯洁无暇的爱情,或许只能在梦中寻求。

    打算以自己的身体绑住某个男人的女人,就算是没有情,也会劝自己对对方有情的。

    唐劫人长得还算帅气,又会做人,要骗自己爱对方,还真不是什么难事,因此侍月说自己喜欢他,感情或许不假,事情却未必是真。

    或者说这喜欢,也仅仅是喜欢,可以喜欢他,也可以喜欢别人。

    她终究只是能骗过自己,却骗不过别人。

    唐劫的回答让侍月无言,那一刻她发现自己真的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心情也随之低落。

    看着她花容惨淡的样子,唐劫叹了口气:“我心在大道,的确对四小姐无意,这件事只是个误会,至于侍月姐姐,我也只说一声抱歉。但是如我所言,将来有成之ri,我对姐姐必不敢忘恩!”

    说着,他已向着后方退去。

    痴痴地看着他离开,侍月突然觉得好后悔。

    也许在刚才她应该理直气壮的告诉唐劫,我能做到,无论你什么样的情况,我都会跟着你吃苦到老。

    然而她终究是犹豫了。

    一刹那的犹豫,错过的是永恒。

    那一刻,侍月泪如雨下。

    —————————————

    三天后,卫蝶离开卫府,去了兖州绝情书院。

    临行前卫蝶抱着母亲大哭一场,上演了一出依依惜别的画面,那个时候没有人注意到在送行队伍的一角,一个默默无名的小厮就站在那里。

    他看着卫蝶,直到那偶而的眼神瞟过,两个人心中便同是微颤。

    秦管事对此也大感宽慰,当晚拉着唐劫一起喝酒,大醉一场,在梦里叫起了如儿,如儿……

    送了秦管事回家,唐劫这才回到自己屋中。

    心中亦有些惆怅,却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躺在床上,他怔怔地直着眼睛,原来怎么也睡不着。

    忽然听到耳边悉悉梭梭的声响。

    仔细看去,却是伊伊顺着床边爬了上来。

    小东西从耳侧旁钻入,进入被窝,偎依着唐劫睡下。

    看着小东西安详的睡姿,唐劫突然觉得心口一阵暖洋洋的,那莫名而来的感伤,也被冲淡了许多。

    为避免压到这小家伙,唐劫微微侧过身,在她小脸蛋上轻吻了一下:“调皮鬼,不在自己窝里睡,跑我这里干什么。”

    小东西似在说梦话般,口中喃喃:“这里……暖和……”

    唐劫怔住。

    伊伊会说话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