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七章 根雕

    对于新家,小东西很好奇。对她来说,人类世界的许多东西都是如此新鲜,所以什么东西都要摸一摸。

    一只砚台吸引了她的注意,她走过去,爬到砚台上左看右看,一不小心栽进墨池里,再出来时整个人都黑了。

    唐劫看得哈哈大笑,小东西有些生气,甩了甩头,下一刻整个房间都飞满了墨水。

    “……好吧,算你狠!”看着遍布乌点的房间无语的唐劫把小家伙从砚台上拎出来,正要给她打水洗澡,却看到小家伙只是挥了挥手,全身所有的墨水已自动消散,只留下白嫩嫩可爱的小脸蛋,嘻嘻笑着看唐劫。

    “虽然战斗力差了些,花样到是不少。”唐劫摸了摸她脸蛋笑道:“看你说话咿咿呀呀的,以后就叫你伊伊了,好不好?”

    小东西听到自己有名字了,兴奋的翻了个跟头,然后连连点头。

    “那好,老实在这呆着。”唐劫说着出门。

    “咿咿呀呀!”看到唐劫要走,伊伊急的叫了起来。

    唐劫笑道:“别急,我不是离开,只是去给你做个窝,我猜你也不喜欢老实住在花盆里。”

    片刻后,唐劫抱着一块大木头进屋。

    他将木头掏空,在里面塞上棉花,又用布缝了一个小枕头和小被子,再在洞口挂上门帘,这样就成了一个小木屋。

    拍拍被子,唐劫说:“好了,从今以后这里就是你的窝,以后没事可以睡这儿,我不在的时候你就在屋里玩,但不能随便出去。要是有人来了,你就得变成花待在花盆里,不能让人发现你,知道吗?”

    小家伙点点头,已变成一朵小白花,安安静静地立在盆中。

    “就是这样!”唐劫笑道。

    下一刻小东西已变回人形,一下扑到唐劫怀中,和他亲昵起来。

    玩闹了一会儿,小家伙似是有些累了,直接在唐劫手心中睡了过去。唐劫小心地将绿萼放进小屋中,给她盖好被子。

    然后唐劫独坐在床边,开始反思发生的事。

    初遇绿萼的时候,唐劫光想着把她哄到手了,等真正到了手,唐劫才意识到随着这小东西的出现,后面可能会有许多麻烦。

    仔细理了一遍可能遇到的问题,唐劫在心中盘算着,渐渐有了主意。看看天se不早,唐劫看了一下睡得安详的小家伙,轻轻说了声“晚安”,这便也睡去。

    第二天一早,唐劫早早起来,在做好花园里的事后,唐劫找了一些老树根,拿着把小刀开始在树根上切削,在去掉多余的枝叶后,唐劫开始一刀一刀的在树根上刻画起来。

    有小厮看到好奇,问唐劫这是做什么,唐劫便回答根雕。

    靠园艺吸引眼球的ri子长了,卫天冲对园艺的兴致已不如以往般高,如今唐劫就打算靠这根雕重新吸引卫天冲的注意力。

    不过最重要的是,有了这根雕的名堂,唐劫以后就可以往自己屋子里搬大量的木头,这样一来,就可以很好地掩饰掉给小东西做的窝,使其不那么突兀了。虽然说唐劫的小屋少有客人来,但总得小心意外,而且这对唐劫将来入学也有帮助。

    去了学院,唐劫就不可能再做花匠,这意味着他将失去自己擅长的位置,因此唐劫必须重新为自己找条路出来。

    根雕是个不错的选择,这东西无论走到哪儿都可以用,挖几块木头就是材料。

    做得好了可以卖些钱贴补家用,做得一般也可以作为礼物送人——拥有一技之长的人,总是比较容易受欢迎的。

    此外根雕即便对修仙也有作用,在修仙中有一门杂学叫傀儡术,通过傀儡制作与炼阵的配合形成有战斗能力的机关人,其中就要用到雕刻。

    其实艺术在修仙中一直都有实际价值,无论是字,画,音,雕在修仙界都能找到发挥自己价值的地方。

    如虚慕阳当初寥寥几笔就画出一匹马儿,再施以法术使其成活,就体现了其jing湛画艺。

    若是那连画都画不好的,画出的马儿给驴子一样,就算活过来也只是个笑话。

    至于字,更是画符的基本需要,若你写个律令字符,那上面的字歪七扭八,凭空显现,一个龇牙咧嘴的“杀”字,只怕效果尚未发挥,先笑掉人的大牙。

    因此在各大仙派下设的学院中,除了基本仙术外,关于琴棋书画的内容也都存在,并具有实际意义——修仙界什么样的货se都有,就是文盲没有。

    唐劫在卫府这一年多,除了阵道外,没事就练习写字画画,不求造诣惊人,至少也要工整象样。据说学院的有些学生就是因为文科太烂,最终入了仙门都无法毕业。

    唐劫可不希望因为字难看这个理由而无法毕业。

    至于现在的根雕,唐劫则是为将来学习傀儡术考虑,也是为了将自己的阵道知识融入其中。

    阵道其实是一门涉猎甚广的学问,除了军阵,守山阵外,炼丹,制器以及傀儡机关等几乎都需要用到阵法,只是方向特点各不相同。

    虚慕阳擅长的主要还是天地大阵,对其他类型到不算太擅长,但道理相通,唐劫完全可以自己学习,研究。

    唐劫对傀儡术并没有兴趣,但其需要的基础雕刻能力却是目前唯一和园艺沾点边的东西,其他的如练字,画画,都和园艺无关,想在上班时候干这事,卫家可绝不会夸他有上进心。

    此外傀儡术和后世的科技体系在体现形式上也较为相近,对唐劫来说,这代表着自己在这方面或许会有更多的发展可能。

    虽然他现在也不会根雕,但距离入学还有两年,两年时间已足够他把这门手艺大致掌握。

    新花样果然再度吸引了卫天冲的注意——栖霞界有石刻,但根雕却极少见。

    看着唐劫将手中满是根须的树干翻来覆去的摆弄着,弄出一个个造型,卫天冲大感新鲜,竟也拿起一块老树根学了起来。

    唐劫便教他该怎么处理这些树根。

    与石雕不同,根雕在选材上要求较高,雕刻者需要巧妙利用材料本身的天然形态来制作,讲究的是“三分人工,七分天成”。此外真正的根雕在造型上追求的是稀奇古怪,一般生长在平原的树根,因养分充足,生长快,木质纤维也较松,难以形成奇特形态。只有生长在恶劣环境中的根材,如背阳生长或悬崖峭壁石缝中,并经雷劈、火烧、蚁蚀、石压、人踩、刀砍而顽强生存下来的树根,由于光照不足缺土少水乏养分,久长不大渐渐变形。此外就是在雕刻前,也需要对材料进行各种处理。

    但唐劫追求的不是艺术而是实用,因此对这些统统无需在意,他眼中的根雕却是“七分人工,三分天然”。

    艺术讲究的是造型怪异,想象力丰富,傀儡讲究的却是仿真写实,且要为炼阵刻制预留空间,两者形相似而质不同。

    但不管哪一种,做起来其实都不简单。

    雕刻本身就是一种综合xing很强的艺术,不仅需要艺术家拥有强大的雕刻功底,艺术鉴赏能力,也要求一定的绘画底蕴。

    唐劫的艺术细胞显然是很有限的,以上的条件他哪个也达不到,拿着一块木头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名堂,最终下刀半天终于挖出个小木头人来,头部占了有三分之一多,两条由根须组成的细短小腿,怎么看怎么丑。若是这东西用炼阵激活,使其可以行走自如,那多半就是一个畸形儿,估计没两步就得一头栽倒在地。

    对此唐劫也只能无奈叹气,安慰自己好歹还有阵道偏爱着呢,不能指望天下大道皆爱自己,只是这计划看来要破产,果然有些计划制订得再好,缺乏有力的执行手段都不行啊。

    回头再看旁边,只见小少爷卫天冲却是下刀如飞,拿着一块有盘状凸起的树根飞块切削着,没多过久,一只小乌龟已然出现手心,虽然这小乌龟瑕疵不少,但至少结构完整,看起来不至于太走样。

    唐劫看得怔然:“你以前学过?”

    他吃惊之下,连少爷都不喊了。

    “没有啊,这还是第一次,挺有意思的。”卫天冲看着自己的作品欣赏不已。

    “天才啊……”唐劫无力地呻吟起来。

    做梦也没想到,卫天冲竟然会有这方面的天赋。

    ——————————————

    从这天起,卫天冲就每天跟着唐劫玩根雕了。

    与唐劫的“被阵道偏爱”不同,这位小少爷到是真心喜爱雕刻,完全符合虚慕阳说的有爱就有天赋。

    起初卫天冲还有些担心母亲知道这事后会教训自己玩物丧志,后来听唐劫说这也是修仙的基础之一,便再无忌惮地每天沉迷于根雕中。

    果然太太听说此事后,特意去请教了那位吕灵师,确认无误后,只是说了句“也别误了其他课”,就再没管过儿子。

    对她来说,儿子修仙走哪条路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终于有了自己的追求,并为追求付出努力,因此对唐劫也越发欣赏。

    能让自家孩子进步的就是好人!

    唐劫这段时间的心情却是越来越郁闷。

    随着一起雕刻时间的增加,卫天冲在根雕上的水准突飞猛进,起初他还只能雕一些小木头小玩意,但只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卫天冲就已经开始拿整段的树干雕齐人高的大家伙了。

    几个月后,卫天冲的第一个大型木雕完成,那是一只吊睛白额巨虎,刻的栩栩如生。

    唐劫毫不怀疑如果配上合适的炼阵,它会变成一只真正的噬人猛虎。

    看着卫天冲将自己的首个大型作品放在花圃中缀以花瓣,得意洋洋的任人观赏,唐劫悄悄地捏碎了自己手中那大头娃娃般的小木偶。

    心都碎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