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五章 流言蜚语

    “出了什么事?”看到卫蝶梨花带雨的样子,唐劫忙迎上去。

    没想到自己刚走几步,卫蝶竟是连连后退:“别过来!”

    “怎么了,四小姐,是我啊,唐劫!”

    “我知道……你别过来,不然又要说不清了。”卫蝶呜咽着回答。

    什么?

    唐劫不解,没敢上前只能站在原地说:“到底出了什么事?是不是花艺做得不好,被老太太训了?”

    卫蝶却是摇头:“不,做得很好,只是……”

    她面se羞红的将事情经过讲了出来。

    这次卫蝶布置的园林,非但没有不是,反到让来宴的宾客大感惊奇,纷纷叫好,卫蝶到是着着实实的露了把脸,就连她父亲卫青松也觉得女儿这次干得不错,真的是长大懂事了。

    但是树大招风,卫蝶露了脸,就有人看不过眼,就在背后yin阳怪气地说了些话,意思无非就是四小姐和小厮私通,暗通款曲什么的。

    由于帮卫蝶选派的事,卫蝶对唐劫极为器重,完全没把他当下人看,许多事情都是两人商量着来,走得也是极近,这些都是大家看在眼里的。

    这本来也没什么,毕竟是一起合作为老太太办寿宴嘛。

    但是谣言一传,原本正常的合作也变得有了猫腻,成了证据,一下就传了开来。

    谣言本在寿辰之前就已开始,只是谁也不会傻到当着卫蝶的面说这些,因此卫蝶和唐劫也都不知道。

    但这次来的宾客多,宾客们可没下人们那么多忌讳,有人高声谈笑,立刻让卫蝶听到。

    不光是她听到,就连她父亲也听到,登时将卫蝶训斥了一番。

    卫蝶心中委屈,无处可诉苦,只能自己一个人瞎走,不知不觉竟是到了静心园来。

    唐劫皱起眉头:“什么人这么大胆子,竟敢造四小姐的谣?”

    “我哪儿知道。”卫蝶委屈说:“这事是以讹传讹越传越凶,真要找源头啊,多半也是找不着的。”

    “这到是,那最初造谣的,只怕也就是随口几句。言者无意,听者有心,这风花雪月的事又最容易引人兴致,事涉四小姐,虽是禁忌,却也更加刺激,自然免不了要添油加醋一番。”唐劫笑道。

    “你还笑,人家都快急死了。”卫蝶急的只跳脚。

    “不笑又能怎么样?难不成还学四小姐哭吗?”唐劫淡然道:“其实这种事,本也不算什么大事。四小姐以后要入仙门,必然还要经历各种风刀霜剑,这种言辞攻击,不过是其中危害最小的一种。四小姐现在先经历一番,ri后孤身在外,面对各种风雨,也更抗得住些。能够从不致命的攻击开始承受,总比上来就接受致命攻击要好。到了那时,你可情愿流血也不要再流泪了……记住,永远永远不要让人觉得你是个弱者。弱者可以被同情,但永远不会被投资。”

    唐劫这话卫蝶并不全懂,但大意总是明白的。这刻她脸一红:“是,我知道了。怎么听你的口气,这事好象对我还挺好似的。”

    “从长远角度考虑,这对你的确是件好事。”唐劫回答。

    看到唐劫镇定的样子,卫蝶原本焦急的心渐渐些安定下来。

    卫蝶抹干泪水,认真的点点头:“我知道了,那你呢?你就不怕太太把你逐出府去?”

    这时候她心思沉稳了许多,想事情也开始全面了,竟主动关心起唐劫。

    说起来这谣言对唐劫也是不利的。

    “我到不担心这个,毕竟赶我出府等于坐实谣言,太太才不会干这种傻事呢。再说谣言就是谣言,无根无据的东西,轻易就可打破。放心吧四小姐,这天啊,塌不下来。”

    她轻咬红唇:“说是这么说,具体该怎么做啊?”

    “既然出了谣言,那就澄清它呗。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四小姐立刻找个岔子,就说我办事不利,找人吊起来把我抽一顿,所有谣言自然就消失了。”唐劫随口道,仿佛那挨揍的不是自己。其实是他想借机会再体验一下上次的鞭策效果,毕竟在这里实在是找不到什么战斗的机会。

    卫蝶脸se先是一喜,随即又摇头:“不成不成,那岂不是害了你,还有没有别的主意?”

    “没关系的,四小姐。”唐劫言辞恳切道:“为了四小姐的名誉,唐劫牺牲一下又有何妨?你就打我吧!”

    “不成,你帮过我,我绝不会做恩将仇报这种事的!”

    “真的没事,我抗揍!”

    “绝对不行!”

    “没事啊,我自愿的!你就打我吧!”

    “不行不行就是不行!”小姑娘捂着耳朵跺脚喊。

    不管唐劫怎么劝说,她就是不答应。

    这让唐劫大为惋惜,想姑娘心肠太好也不是个事。

    既然挨揍不成,唐劫只能说:“既然这样,那就只能用另一个方法了,也许可以让你化祸为福。”

    “什么方法?”

    “直接提出入绝情阁!”唐劫回答:“本来你要去绝情阁,还得多表现几次才能提升二老爷的信心。但现在出了这种谣言,把你我分开就是最好的结果。绝情阁主又是出了名的讨厌男人,你选择去那里,正好表现心迹。二老爷要想澄清事实,有很大可能会接受。”

    卫蝶的眼睛立刻亮了,拍手道:“这是好办法!唐劫还是你主意多。”

    原本涉及姑娘家清白的事,被唐劫三言两语就化解,反而借机会让卫蝶更早进入绝情阁,卫蝶看唐劫的眼神也越发有些不同了。

    一个男人,如果能让女人感到安心,觉得站在他身边什么都不用怕,那基本就已俘虏了这个女孩一半的心。

    本来她一心修炼,对唐劫只有感激而没有其他感情,但这刻因为流言蜚语的存在,再看唐劫时心中不知为何竟有丝异样感觉。

    她原本恨不得向全世界解释自己和唐劫没有关系,如今莫名地又有些不舍起来。

    她不知这不舍由何而来,心想自己不会是真喜欢上唐劫了吧?

    一念及此又大为惶恐,连忙对自己说不妥不妥,他只是个下人,我怎么能和他在一起。脑海中另一个声音响起,下人也是人啊,若是入了学院,成了灵师,自然就配得上自己了,然后又是一个声音回荡,可那不就坐实谣言了?另一个声音回答,坐实就坐实,怕什么……

    她到底是小姑娘,对感情的事也不太明白,这刻只觉得脑子里嗡嗡嗡乱成一团,立时整个人都羞得红了,低着头再不敢言语。

    唐劫不知道她这会儿心理各种乱七八糟,只是道:“不过这事办得有点隐晦,聪明人能理解,白痴反而有些难理解,考虑到喜欢传谣的人通常脑子都有些问题,所以我建议你不妨还是抽我一顿,双管齐下,效果会更好。”

    他对挨揍还是没死心。

    ——————————————

    卫蝶终究没把唐劫吊起来打,而是按他说的去找了父亲请命。

    听说女儿要去绝情书院,卫青松起初也是犹豫了一番,最终觉得这是个解决问题的办法,而且也可以满足女儿修仙的愿望,终于答应,只是这事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办成的,所以具体还需等些ri子,饶是如此,卫蝶对唐劫也是感激不尽。

    唐劫对此到不在意,他现在更关注花园里的那只绿萼jing。

    今天唐劫早早起来,来到花园中,手里还拿着如白菜叶,胡萝卜等食物,将它们放在花园里后,唐劫就默默退开。

    用食物引诱,历来是哄骗的好方法,比如榛子之于松鼠,香蕉之于猴子,棒棒糖之于萝莉……

    唐劫不知道绿萼jing喜欢什么,所以只能多拿点出来一个个试。

    很快,花圃后方的草丛里,一颗小脑袋探出来,对着这边张望了一下,似是有些好奇地上的食物,却只是扫了几眼后就不再关注,反到是对唐劫看个不停。

    唐劫大为失望,显然这里没有她爱吃的食物,只能又回屋里找了些别的,反复几次,却是没一样她喜爱的。

    这让唐劫大为郁闷。

    虽然他可以强抓绿萼jing,但这样做很容易引发排斥。刚出生的jing物是极简单的生命,你对它好,它便也对你好,一开始就用强迫手段,只会在它心里埋下yin影,因此不到万不得已,唐劫不想用强制手段。

    可这小家伙到底喜欢什么呢?

    唐劫想破头也想不出来,只好说道:“喂,你喜欢吃什么,告诉我啊,我去给你弄。”

    小东西眨巴着眼睛看了看唐劫,然后手脚并用地爬到一株花儿上,伸出小舌头舔了一下上面的晨露。

    “原来你喜欢花露。”唐劫笑了,随即一想,脸又苦了起来:“这个到是麻烦啊,你自己就能采到,我采花露的效率可还没你高。我说,你还有什么别的喜欢的吗?”

    那小家伙却不说话,只是坐在花瓣上轻轻晃着身体,看着唐劫。

    “好吧,你不说,我来猜。恩,你是花jing,草木成jing,喜欢水分不奇怪,也许我应该从你植物的本xing上考虑。植物除了水还喜欢什么呢?”唐劫摸着下巴喃喃自语,然后眼前突然一亮:“对啊,是肥料。可是肥料……肥料那是粪便啊,难道你喜欢粪便?”

    小不点先是一怔,然后勃然大怒,双手一叉腰,气鼓鼓地瞪唐劫。

    唐劫却没注意到,还在推理:“对啊,说起来花其实就是植物的生殖器,所以花露也就是植物的分泌物……不过那样一来你不就成了……肉便器?”

    最后三个字被唐劫脱口叫了出来。

    “啪!”一株草叶打在唐劫头上,小不点对着唐劫一呲牙,猛地向草丛窜去,瞬间消失无踪。

    看着小家伙消失的方向,唐劫喃喃道:“好吧,是我猜错了,看来你不喜欢那些。”

    第一次亲密接触,失败!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