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四章 草木成精

    第二天,卫蝶果真去了太太那里讨差事。

    郑书凤对四小姐要讨差事甚感惊讶,不过这是好事,她到也没拒绝,就让四小姐自己决定要做什么,于是卫蝶就要了个全府花艺总管的事。

    事后卫蝶很不好意思的告诉唐劫,她要这差事,还是因为想要唐劫帮自己,毕竟唐劫现在是静心园的花丁,自己却是有些取巧了。

    没想到唐劫听后却哈哈大笑,说这巧取对了。如果自己不能做好,那就选择能做好的人帮自己,这也是本事,可见四小姐的心思还是很聪慧的。

    卫蝶被他夸的不好意思,心里却是一阵美滋滋的,便直接让唐劫做自己副手,一起悉心安排起府上的花园布置,唐劫就这么一下子升了官,从静心园的花匠成了全府花匠头儿,到是个意料外的收获。

    由于老太太寿辰是大事,宾客众多,两人谁也不敢疏忽大意,每ri里没事就凑在一起研究各处花园该如何处理。

    唐劫干了一年多花匠,因为前世经历又思路特别开阔,因此无论是设计还是执行都能提出新鲜点子。

    卫蝶对花艺到不算太懂,但她身为四小姐,至少懂得欣赏,又对府中各人的喜好,习惯以及一些家族禁忌极为清楚,知道哪些该做哪些则可能弄巧成拙。

    这两人一个发散,一个内敛,配合相得益彰,到也是绝佳组合。

    在他们的一起努力下,卫府花园很快就开始大变样,处处盛开的鲜花组成各种生动有趣的祝寿图案,字鸟鱼虫应有尽有,各处风景皆不同,组合在一起又形成共同的主题,可谓妙趣横生,风景优美。

    由于园艺不同其他,很难事先保密,因此来自两人的杰作在尚未完工的时候,就被卫府上下人等注意到,一个个也发出赞叹,称这可能是卫府历年以来,最美的一次寿辰了。

    郑书凤原本没指望四小姐能干出什么大事,没想到这一次她把事情干得这么出se,也不由夸赞几句,就连卫青松对这个女儿都高看了几眼。这让卫蝶喜不自胜,知道自己距离梦想已渐渐近了,此时,她终于真正理解唐劫当初说过的那些话。

    原来要想让父母信任自己,真的不是那么难,把该做的事做好就可以了。

    当然,所有的心血最终还要接受宾客的考验才算最终过关。

    这一天,老太太寿辰终到。

    卫府迎来了数不尽的各地宾客,苍龙府内有名有脸的大人物门几乎尽皆到场,就连苍龙府的府尹,金张古周等四大家也纷纷来人庆贺,送上一份又一份的厚礼,仆人们则忙得不可开交,就连静心园的小厮侍墨侍梦等人都被调过去接待宾客。

    锣鼓喧天,那是请来的戏班子在为老太太唱戏;

    脚步如织,那是请来的宾客们在卫府观摩欣赏;

    天空中焰火四起,地面上彩灯高挂,好一派盛世繁荣的气象,却永远只属于个别人。

    这个时候唐劫到是不忙了——他的工作xing质也不允许他到这时候还忙活。

    再加上不用象四小姐那样要接待宾客,使得唐劫成了府里少有的闲人,这时候大家都在正堂欢宴,唐劫便独自一人在静心园中漫步,一边欣赏着自己的花艺杰作,一边想着阵图变化。

    这段时间他的阵道又有进步,那些小型阵法的布置他已基本掌握,只差灵气支持了。

    就在思考间,唐劫无意地一抬头,发现花园的一处花像好象有什么不对。

    那花像是用红鸳,绿萼,白霞,兰草等名花制成的一头七彩鹿。七彩鹿在栖霞界象征吉兽,传说遇到了会有大福缘,卫天冲入学在即,因此与四小姐合计下,唐劫就做了这头七彩鹿。

    只是唐劫这刻再看那七彩鹿,只觉得好象缺了点什么,走近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七彩鹿头部由绿萼做成的的一只眼睛不知何时竟然没了,只留下一个黑黑洞口。

    “谁家小子如此不懂事?”唐劫心中颇为恼怒。

    就在这时,旁边突然刷地闪过一道黑影,唐劫猛转身,却是什么都没看到,心中迷惑,转回头再看那七彩鹿,却发现那七彩鹿上消失的眼睛竟然又出现了,绿se的花瓣迎风招展,却是透着说不出的诡异气息。

    唐劫心中陡地生出一股凉意。

    他不动声se的向后退了几步,朗声道:“不知何方高人架到,戏弄小子,如有得罪,还请见谅。”

    “嘻嘻……”空气中隐约传来嘻嘻的笑声,却是在四面八凡响起,不知来于何处,听声音却象个小孩子。

    这声音清脆悦耳,却很是陌生。

    唐劫现在最怕的就是府里人对他身份有怀疑,次是天神宫找上门。

    现在明显不是府内人,天神宫对他更不可能如此客气,因此听到这声音,唐劫心中反而大定。

    他不yu与对方多纠缠,扭头就走,没想到一步踏出,四周陡然一片昏暗,那喧哗闹声,冲天光焰统统消失不见,整个静心园竟已变得静悄悄如同鬼蜮一般。

    “幻阵?”唐劫惊呼,再不犹豫,已快速矮身向前冲去。

    只是他刚冲出没几步,就见前方景象变换,自己在不知不觉中竟已变了方向,那原本在他身后的花园突然间出现在他前方。

    “颠倒乾坤?”唐劫低呼一声,猛地向侧里踏出一步,只见周边景se再变,那花园竟似活了过来般,在唐劫身边绕个不停,整个花园中所有花儿全部飞了起来,竟形成漫天花雨落下。

    “原来是小迷迭阵。”唐劫笑了。

    这小迷迭阵他是再熟悉不过,当初虚慕阳就是用的这个阵困住他。

    迷幻类阵法一般通过两种方式达到效果,一种是制造真正的迷幻空间,在咫尺之地中别有乾坤,一种则是通过混淆五感来制造错觉。

    这小迷迭阵就是后者,它最大的特点就是就连人的行动都会为其所惑。

    当你以为朝着一个方向走就能走出去时,其实你的行为早就出现了偏差,一直都是在原地踏圈。

    破解这个阵的方法有很多,至少唐劫现在能用的就有两种。一是用灵气控制自身,以气代足行进,那才是真正的直线,几步就可以走出去。另一种就是破坏阵法本身。

    这小迷迭阵唐劫再熟悉不过,所以压根不屑走出去,直接一指点出,一道灵气已然逸出。

    他未学秘法,不懂仙术,这一指不过是吸收来的灵气激发,威力与吹口气没什么区别,但是这一指点的位置却极巧妙,正在那阵图中隐藏的一处阵纹处,只一指下去,就已截断灵气通行的线路,整个幻阵立刻消失。

    “呀……”一声轻呼响起,这次唐劫听出音源,猛回头抓向身后,却是一把抓了个空,正惊愕间,只见地上一点光芒闪过,已飞入花园中。

    虽然只是惊鸿一瞥,唐劫却已看到那是什么。

    那分明是个只有一掌大小,身上挂着绿se枝叶的小不点,看面容还是个女孩。

    “草jing?”唐劫惊呼出声。

    天地有灵气,滋养万物,孕育灵xing。

    草木得灵为jing,鸟兽得灵为妖,亡魂得灵为鬼,金石得灵为怪,是为妖jing鬼怪。

    刚才那布幻阵戏弄他的,分明就是一只通了灵的草木之jing。

    只是草木成jing大多在荒山野地灵气充沛之地,怎么会在这卫府出现?

    唐劫大为不解。

    就在他看出那草jing来历的同时,那草jing已嗖地没入花园消失不见,再想找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唐劫心中疑惑,正思考间,突然看到七彩鹿上那只眼睛又是黑洞洞一片。

    唐劫恍然,低笑起来:“原来是那株绿萼化生的jing物,怪不得……我明白了。”

    虽然苍龙府本身灵气疲乏,但总还是存在的,只是相对稀散许多。而这些ri子唐劫一直在用静心园的花圃来进行自己的阵法修炼,自然是会调动周边灵气的。

    正因此,静心园的花圃其实早成了灵气集中之地,只不过被唐劫用阵法掩盖,轻易不会被人发现。

    这绿萼也算是一种比较珍罕的花草,是卫府是早些年买来的,当时一共买了两株,由于培育较难,现在也只培育出二十株,因此就连唐劫也小心保护。没想到在阵法中浸润一年多后,竟然有一株绿萼自通灵xing,修成了jing物,到也算难得。毕竟不是每种花草在灵气充沛之地就一定能通灵的。

    因为花圃中的阵法一直以来都是迷幻阵,因此这绿萼jing一出世就掌握了幻阵之能,只不过它显然用错了地方,竟然用来对付唐劫,不被破才怪了。

    “还真是个小淘气。”唐劫笑道。他知道这绿萼jing刚化形后其实还懵懵懂懂什么都不明白,就象是小孩子一般,刚才用幻阵对付他不是想害他,而是本能地用自己的拿手手段玩耍,因此也不生气。

    不过若是放任这小家伙在这里胡闹,那接下来卫府可就有乐子,一旦惹出灵师来,多半就是被抓了入药了——jing物可是最好的灵药材料,以这小东西的本事连唐劫都打不过,碰上灵师那是妥妥的死。

    “绿萼jing,还不给我出来!”唐劫已沉声道:“真要我去抓你吗?”

    没有回应。

    唐劫哼了一声:“不用藏了,你是在这里生长的,又是刚刚通灵,力量还太弱小,本体能移动的距离有限。绿萼有异香,我只需寻味追查,轻易就可以找到。你再不出来,小心我揪出你的本体,一把火烧了!”

    这威胁颇有分量,七彩鹿后面现出一个小脑袋,头顶戴着花冠,粉嫩嫩的小脸蛋上闪动着一双大眼睛,噘着小嘴看起来煞是可爱。

    这刻她忽闪着眼睛看着唐劫,也不说话,唐劫已说道:“回到你的位置,莫要再轻易显形了,这苍龙府里卧虎藏龙,也不知有多少能人,如果被他们发现,你哪里都逃不掉!你能通灵也是上天厚赐,别辜负了天意栽培。”

    那绿萼jing哆嗦了一下,手脚并用的爬到七彩鹿眼窝位置,只见灵光一闪,已变回绿萼的样子,只是无风自动,看起来就象是在瑟瑟发抖。

    唐劫也不急着接触,只是道:“很好,就这样,记住别再显形就可以了。”

    说着已转身离开。

    他不去尝试抓这绿萼jing,一方面是怕闹起来毁掉花园,而且就算能无动静抓到,七彩鹿少只眼也太过难看。绿萼一共只有二十株,连补都没地儿补去。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绿萼jing因他而生,对他也算熟悉,要是换个人在这儿,那绿萼jing未必就会开这玩笑。

    换句话说,只需慢慢培养感情,唐劫还是有很大希望收服这株绿萼jing的。

    虽然这小jing物现在没什么本事,但谁也不知道将来会长成什么样,但至少现在看来,她的幻阵天赋还是不错的。

    就算真没前途,当个宠物玩也是好的。

    就在这时,迎面突然走过来一个人,正是四小姐卫蝶。

    唐劫正要招呼,却发现她满面泪痕,竟是哭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