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三章 选派(下)

    “要了解一家门派的底蕴,最简单也最实惠的办法,就是看它的历史。大派与小派最重要的区别,就在于仙法,如何知道谁家的仙法好,不能听他们自己说,得看对方的过去。门派可以凋零,仙法始终存在。如果一家门派在历史上出现过紫府真君,那就说明至少这家门派的功法本身是没有问题的。紫府真君是通往大道的一个基本标杆,只要能达到这一步,那么在基础修炼上已没什么问题。哪怕这家门派因为种种原因而导致高级功法失传,至少他们的低级功法也是没什么误区的,将来再要转修其他的也可以。可如果是那些从没出过真君的……就得小心了。”

    说着唐劫又拿出一张纸:“比如这上面记录的怒剑门,曾经显赫一时,连续出过多个天才,个个都是天心境强者,横扫一时。可这个怒剑门,就从来没出过一个紫府真君。怒剑门那些个天资绝艳的天才们,最终都是止步于天心巅峰,始终都未能踏过那最关键的一步,甚至有人因此而死。这就说明这门派的功法有问题,如果练了,就算将来转修都未必有机会。当然,也有可能是他们运气不好,但这种事,宁杀错别放过。”

    其实虚家就是一个典型例子,家族仙法有限,打底子时就有问题,再你天才横溢,终归是止步天心。

    好在天心境在栖霞界也够混了,因此虚家的ri子过得还是可以的。但对于志在大道的人来说,没有希望和完不成希望,那可是彻彻底底的两码事。

    象虚家这样的功法在以后顺道的时候可以学学,用来打基础是绝对不行的。当然,虚家自己也在为此想办法。

    与秦远卫蝶不同,唐劫跟随虚慕阳半年时光,修仙界许多重要的东西他早已门儿清,在这方面的见识,除了那些正式的灵师,就连一些学子都未必及他。

    如这文心国各中小门派的事,有不少就是虚慕阳告诉他的,也有部分则是唐劫这两年悉心留意所得,至于看历史分辨法,更是他独创的发明,虽未必全中,却不能说没道理,至少这二十二家门派的功法,基本都是可信的。

    秦远卫蝶听得怔然,好一会儿卫蝶才问:“那你第二个问题是什么意思?”

    唐劫道:“仙派不同,各自的手段也不同,哪怕同一种法术,在不同的人手中施展出来,也各有不同变化。那么你觉得决定这些变化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各人的资质?”秦管事脱口道。

    唐劫摇了摇头,还是卫蝶机灵,已福至心灵地叫道:“难道是xing情?”

    “对,xing情才是根本!”唐劫回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xing情,一个人的命运,也往往与他的xing情有着直接的关联。有那激进好斗者,一生惟战,你让他去修那千回百转的仙法,他又怎么能发挥威力?有那懦弱退缩者,你让他去学勇猛jing进之术,他又怎么勇得起来?xing情即天赋,虽然身体素质也很重要,但xing情素质更重要。找不准自己的位置,就算是去了正统仙门,将来成就也有限!”

    这个却是他在被卫天冲一顿鞭子后领悟来的。

    九黎兵主以战称雄,因此他的功法是最适合战斗的,甚至于修炼都需要通过战斗来提升。

    “那你又为什么一定要去洗月学院?”

    “洗月学院煌煌正宗,各路仙法层出不穷,可以说适合什么样的人的仙法都有,毕竟这样的大派,人才之多,早已超过你的想象,在那里,你总能找到自己的影子,因此到是什么人都可以去的。就算真没有适合的,他们都能为你量体裁衣的创造出一套来,当然,肯不肯做是又一回事了。”

    “原来是这样……”卫蝶有些明白了。

    “此外,xing情不仅决定了修炼成就,也决定了你是否适合那个门派。不同的门派,不同的仙法,往往也有不同的文化……恩,我是说不同的思想。如果你的人生观……如果你的想法与你所在的门派主流想法有所不同,那你以后的ri子会很难过。可如果反过来,那么想要进入这家仙门就会容易很多。”

    说着,唐劫又挥了挥先前的那张纸:“四小姐是个女人,这上面有许多门派,阳刚之气太重,并不适合女人修炼,所以可以先划掉。”

    说着他抬笔一挥,刷刷刷已划掉一大批名额,转眼间竟已只剩下寥寥几个。

    随后唐劫道:“我对四小姐了解不多,但我看四小姐为了修仙而不惧艰难,不放过一丝机会,可见xing情外柔而内刚,自有主见,一旦下定决心,轻易就不会动摇。这样的xing情,最适合修炼一些简单却需要千锤百炼,考验韧xing的功法,这类功法虽然起初不显眼,但往往后劲绵长。如果是这样的话,天灭宗,五神教,绝情阁这三家门派到是适合你。不过天灭宗杀xing太重,四小姐志不在仗剑江湖,和天灭宗天下万物皆可杀的宗旨不符,而且他们最近几年越来越嚣张,我看早晚会被洗月派灭掉,去那里是找死,还是算了吧。”

    “五神教神神秘秘,虽然出过紫府真君,但时代太过久远,现在早已零落到不成样,只靠一些招摇撞骗过ri子,除非无路可走,否则我不建议去那儿。虽然说我们重历史,但也不能不重现在。”

    “至于绝情阁,绝情阁的阁主是从千情宗出来的,听说当年她受到男子伤害,对男人有些痛恨,所以后来离开了千情宗,就创了这个绝情阁。绝情阁主也算是天纵之才,当年离开后发大宏愿不将千情宗秘学外传,却根据千情宗的基本心法另创了一套绝情心法出来,并以此为传派凭依。虽然绝情阁没出过紫府真君,但那是因为她创派时间太短,而这位阁主以千情宗为基础创造的功法,相信在修炼基础上,至少不会走弯路,再加上能够自创仙法,不说天赋如何,至少这见识绝对是一流的,毕竟自创仙法与修炼天赋关系不大,与人生经历,经验以及对修仙的认知关联更密,而作为老师,有经验的师傅永远比有天赋的师傅好,所以我也把这个门派列为了可选择的二十二家门派之一。”

    说了这么长一大段话,唐劫喝了口水,休息了一下才继续道:“四小姐想求公平,不忿自己被男人踩在脚下,其实与这位绝情阁主到是有些相似之处的。人和人相处,总是要有同类语言才能做朋友。如果是xing情不合的做了师徒,只怕也处不好。反过来若是xing情相投,事情就会简单多了。就是绝情阁的人xing情都有些偏激,真要入了阁,小心别被她们洗脑成看见男人就恨就行。”

    “我知道了。”卫蝶脸一红回答:“既然这样,那就去绝情阁吧。”

    “虽然绝情阁在文心国地位不高,收徒弟的要求也不算离谱,却也不是人人能进的,每年需要五百灵钱。”

    “五百枚灵钱!”卫蝶立时为难起来。

    秦远也愁道:“这也不便宜啊,洗月学院才只要三百灵钱啊。”

    唐劫笑道:“洗月学院只要三百,是因为他们不靠学费赚钱,主要目的还是挑选人才,扩大影响,确立万年基业。绝情阁的庙小,收不到当地供奉,每年还要交给洗月派一笔费用,她们就只能在学费上做打算。真要算起来,其实这五百灵钱也是很便宜的了,最重要的是,她们的名额没那么难得,后续也没那么多。真要把名额和后续的费用算进去,那洗月学院的价钱可就百倍于绝情阁了。二老爷不能为四小姐争取洗月的名额,但以他的身份,这绝情阁的名额和每年五百枚灵钱想来还是没问题的。”

    “可我听说,就算去了绝情阁的书院,也不代表就能进绝情阁。”

    “那是自然,洗月学院也不是进了后就能进洗月派的啊,进了书院,终究还是要靠自己表现。所以我才建议四小姐去那里,以四小姐的xing情,应该是比较契合绝情阁的,想来成功的机会要大许多。别看绝情阁的庙小,只要选对了路,走出了成绩,四小姐将来的成就可未必小呢。”

    “就怕父亲不会同意。”卫蝶叹息说。

    五百枚灵钱也不便宜,标准价相当于五十万,黑市价还要翻几倍,卫青松到底不是卫丹柏,出手未必有那么大方。

    唐劫已笑道:“二老爷就算不是家主,毕竟也是卫家的主要成员,每年五百灵钱应该还是拿得出来的,所以关键不在于二老爷有没有,而在于他愿不愿。”

    唐劫这话却是说到卫蝶心口上了,她叹息着回答:“我到底是个女儿家……”

    “错!”唐劫却是眼神一厉回答:“女儿身不是二老爷不愿意的理由。”

    “恩?”卫蝶与唐劫一起惊讶看唐劫。

    唐劫道:“天下父母心,无论男女,疼爱其实都一样的,待遇不同,则有多方面的因素影响。重男轻女固然是一个重要原因,但也未必就没有其他原因。四小姐有没有想过,你从小到大,可做过什么让父母一定信任的事?”

    “让父母信任?”

    “对!”唐劫正se道:“卫府里现在最大的是老太爷和老太太,可管着整个卫府的却是大太太,平ri里她说的话,就连老太爷都会听几分。你觉得这是为什么?就因为她是卫家的大媳妇?不,是因为太太够jing明,能当得起这个家,她在位上,我们这些下人没有对她不服的,就连吕师那等仙师都愿意听她吩咐!”

    他这话说得秦远也连连点头,郑书凤可是个jing明女人,处事也很公道,就算把下人们打骂一顿,大家都不带怨他的,比之卫兰心又不知高明多少,向来极得人心。

    说到这,唐劫叹气一声:“想要证明自己比男人强,不是靠空口白话,而是要做出来的。其实四小姐如果真能修仙成功,二老爷想必也是会开心的。就算将来四小姐要嫁出去,那到底也是卫家的女儿啊,卫家要真有需要,四小姐想必也是会愿意帮助娘家的。所以就算把女儿的价钱打个对折再对折,小少爷身上可以花十万的银子,那女儿身上花上两万银子也不过分吧?何况只是五百灵钱。”

    “所以关键还是信心!”唐劫说:“要想让二老爷为你出这笔钱,很简单,让他对你有信心就行了。”

    “那信心怎么来?”

    “当然是做出来!”唐劫笑道:“过些ri子,就是老太太七十大寿,这也是卫府近期的头等大事,卫府照例是要张灯结彩,宴请宾客的。这事一般是由太太负责的,四小姐何不去太太那里讨个差事,负责其中的一部分。只要把老太太的大寿置办好了,这里面就有你一份功劳,大家也会相信你的能力。有事没事,再多多孝顺,要让他们相信,就算你将来嫁出去了,你的心也在娘家……这种情况下,就算你不说,我相信二老爷都会有送你入学的念头。其实父母对子女的期待,有时是很简单的。大错可以当成小错原谅,小功则往往当成大功夸耀。四小姐平ri里做好了本分,让人们服你,二老爷看在眼里,自然也会信任你。”

    “可……可我怕我办不好。”卫蝶呐呐回答。

    “不行也得行!”唐劫不客气道:“这种事都办不好,你还求什么仙?难道你以为只要入了仙门,每天研练仙法就行了?还是你以为修仙界不食人间烟火,就没了人间的各种腌臜事?仙路如山道,万人竟争锋,进仙门前要争,进仙门后还是要争,且争得更凶更狠更直接更残酷更凶险更加的九死一生!踏上仙路,你就是踏上了争锋之路,随时随地都可能被人挤出山道,坠下山崖。你若不争不做,那便不如不修!”

    “不争不做不如不修?”卫蝶被这话惊得目瞪口呆,怔怔地看着唐劫。

    或许是知道自己口气重了,唐劫稍微缓和了一下,这才继续道:“你身为四小姐,各种便利在身,若在自家府上都不能出人头地,让人高看一眼,那将来去了绝情书院,也未必就争得过其他人。所以就先从这儿开始吧,这是你进入仙门的机会,也是你进入仙门前的必须磨练,我相信你能行的。”

    听到唐劫最后的鼓励,卫蝶眼中终于亮出一丝光亮,对着唐劫遥施一礼:“多谢指点,卫蝶明白了。”

    唐劫笑笑:“不客气,记住,做事的时候别想太多,只要专心把事情做好就可以了。成功有时候也很简单,用八个字总结,就是低调做人,高调做事。好了,其他的我就不多说了,一切还是要看你自己。”

    待到一通说完,才发现两人看自己的眼神颇为古怪,他微感惊讶:“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

    秦远定了定神,说:“真没想到,一个孩子也能考虑的这么多……你真的只有十四岁?”

    “……”这次轮到唐劫无语了。

    终究还是卫蝶笑道:“不管怎样,我都要多谢你的指点。将来卫蝶若修仙有成,定不忘唐公子今ri教导,将来如有需要,卫蝶必不会辜负!”

    她身为四小姐,喊唐劫一个下人为公子,可见对唐劫已是极为看重。

    “四小姐太客气了。”唐劫笑道:“不过说起来,我到的确有件事需要四小姐的帮助……”

    唐劫是短命人不放隔夜债,才刚帮过四小姐,下一刻就开始收利息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