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二章 选派(上)

    心魔愿,这是每一个仆学在进入学院前都必然要发下的——家族可不会傻到就凭你一句话就相信你。

    相比红口白牙的承诺,心魔愿显然是更加有约束的力的存在。

    心魔愿有大愿小愿非愿之分,如当初唐劫发下的灭天神宫的大愿,就是大愿,而虚慕阳当初被唐劫救,要了却因果,则连“愿”都称不上,只能叫非愿。

    非愿就好比是开门做买卖,成与不成都只是一两个客人的生意,基本没什么影响,努力维持仅是习惯使然。

    小愿则是普通愿,如同公司的合同买卖,每一笔都要关键许多,丢了一笔未必致命,但也必然产生严重后果与影响,轻易不能疏忽懈怠。

    大愿则好比是涉及到公司存亡的大合同,一旦完不成,面临的可能就是银行催款,周转不灵,直接倒闭。

    因此大愿不可轻发,但是发下大愿可以帮助修者坚定道心,竖立心基,在修炼路上更加顺畅。

    这是愿的xing质。

    愿有xing质,亦有内容。

    “我发大宏愿,从此每顿必须有肉!”

    这种扯淡内容也可以叫大愿,但没意义,那是给自己找麻烦,却不会带来好处。

    而象“我发大宏愿,必灭天神宫”这种愿,这是灭魔愿,不会在唐劫修炼时带来任何好处,但是会在他将来对上天神宫人时得到额外的助力,至于助力到底如何体现,又是各人有各不同。

    如释无念的“我发大宏愿,破世间万般有为法”,就是一种破法愿,不代表他真能破天下万法,却能在他破法时提供额外助力。只是他的大愿神通神奇无比,非但可以每次战斗都能临时发愿,还能修改宏愿,甚至违愿后付出的代价也比一般人小得多。

    至于求永生,求逍遥,这叫根本愿,是修者一生追求之根本,因此绝大多数的宏愿都是根本愿。

    大宏愿是形式,灭魔愿,根本愿,破法愿则是内容,可以发成大愿,也可以发成小愿。

    而各大家族的仆学,在入学前,一般都会对家族发下愿,这类愿就叫报恩愿,至于具体内容则各有不同。

    由于涉及到仙基道果,家族一般不会逼仆学发大宏愿,但小愿还是必须的,可要是有人自己愿意发大宏愿,那也不会阻拦。

    唐劫之所以认为侍墨还有机会,就是因为这心魔大愿。

    以前的侍墨,自认为自己还有机会,肯定不会提高许诺来求入学,但是这次的事件,侍墨再次上了风口浪尖,这使他必然意识到,自己已无可能被太太选中,不会再迷信自己“秘书”的身份。

    人在绝境时,往往背水一战。

    为了进入学院,侍墨唯一的办法就是提高自己的回报承诺,以大宏愿形式许出最高级的报恩愿——当你借不到钱时就提高利息,世界永远不缺风险投资家!

    当然,不是说所有人都可以这么干。

    总得有先那资格才行。

    而真正有资格的,也并不都愿意做这样的选择。

    修仙路上多凶险,若拼死拼活只为做个高级奴才,那还不如浑浑噩噩,安度一生。

    但唐劫知道侍墨有很大可能这么做。

    因为他了解侍墨,他能看到侍墨眼中那对出人头地的渴望,对权势的渴望。

    为了这个,就算卖尽半生他也会去拼一把。

    这刻听到心魔大愿这四个字,秦管事也豁然醒悟,眉头一皱:“如果是这样的话的确有些麻烦,实在不行,就只能你也如此了。”

    “那只是拼消耗,好比拍卖一样,就看谁出的价更高,这种不惜成本的追求,不是事关生死,殊无必要。”唐劫摇头道:“我托卫家的福,如果将来能上洗月学院,必然会回报卫家,但还没打算把后半生都卖掉……秦叔可知,我一生志向都是大逍遥,大自在,虽还未以此立愿奠基,却已铭记本心。如果我为了修仙把后半生都卖了,就已违了本心,就算是踏上仙途也没什么意思。所以这暂时的仆人,一时的听用,我可以接受,永生如此,绝对不能!”

    “志向再远大,也得进了仙门才行,进不了又有什么用?”

    “也未必就进不去,要想破侍墨的心魔大愿,有个最简单的办法,只是我不太想用。”

    “什么办法?”

    唐劫笑道:“其实,卫家到底不是修仙世家,对心魔愿并不真正了解。我有幸接触过仙人,到是知道一些关于心魔大愿的事。”

    “你接触过仙人?”秦管事大吃一惊。

    “恩。”唐劫点点头:“不过是一次偶遇吧,短暂相处了些ri子,到也蒙其指点,知道了些关于修仙界的事。据我所知,心魔大愿其实还是有许多束缚的,它的作用,远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大。”

    “这话怎么说?”

    “秦叔可知道,修仙者为什么会有心魔劫?”

    “……不知。”秦远只是一个普通管事,能知道心魔劫就是他消息灵通了,到哪里知道为什么会有心魔劫去。

    唐劫笑了笑,回答:“修仙五境,灵台,脱凡,天心,紫府,仙台,其中灵台修的就是气,在体内开辟灵海,吸纳灵气,并通过对灵气的运用生成各种法术。不过这种法术只能是通过自身的消耗来进行,而且对自身的改变不大,说白了,只是掌握了一种运用气的手段,就好比凡人有武器和没武器的差别。等到了脱凡境,打通天地桥后,修者就可以用体内的灵气调动天地灵气来施法,这个时候,体内的灵气只是引子,是助推。人力有极限,而天地之力无限,所以这个时候的仙师才真正拥有了上天下地的能耐。除此之外,脱凡境另一个与灵台不同的地方,就是可以用灵气洗炼自身,脱胎换骨了。那么秦叔叔可知道,天心境修的又是什么?”

    秦管事茫然摇头。

    “其实,天心境就是在洗炼自身的基础上进一步洗炼,只不过这个级别,他们要洗炼的不再是身体,而是……”唐劫指了指自己的头。

    秦管事心神一颤:“头?”

    “确切地说,是大脑,是意识。脱凡境虽脱离凡体,但头部依然是要害,心脏受损不会死,脑袋没了却依然死,就是因为这里依然平凡。大脑是人体最jing密的地方,即便是脱凡境那些上天入地的仙人,也不能随意洗炼,必须等到天心有成后,才可按步就班的进行。一旦有所成,就会生具灵念,再上一步就是神念。所谓灵念或神念,其实都是我们无形的意识化成了有形的存在。”

    听到这里,秦管事恍然大悟:“你是说心魔劫就是这么来的?”

    “没错。天心境修灵念,化无形为有形,伴生的就是同样化无形为有形的心魔,心魔本是我们心中曾经忏悔懊恼过的那些念头,在灵念化形的过程中无中生有,化育而生,说白了,不过就是神念与魔念的区别罢了,就象是人的善恶两面。神念是可控的,修至高深处,就是念动天地,无需捏动法诀,一念生,万法起,这就是紫府境。魔念则是不可控的,只会反噬己身,因此心魔劫其实是到了天心境才会有的大劫。”

    “那也就是说,如果只是普通灵师,他们是不怕心魔劫的?”

    “怕也怕,但不过是怕现在亏心事做多了,将来进入天心境后总报复罢了。可如果打定主意止步脱凡,不求上进,那到是真的不用怕。”

    秦管事听得全身发凉:“可是家里的灵师从未说过这些啊。”

    “他们为什么要说?”唐劫反问:“他们进卫府,想来也是要发愿的吧,既然许了愿,酬金自然也要拿得高些,谁会吃饱了撑的去告诉主家,我这辈子都不打算进天心境了,我那心魔愿,你也别当回事?”

    “……”秦管事彻底无语。

    唐劫已笑道:“其实这种事,老牌的修仙家族都知道,只不过谁也不会说出来,毕竟那很容易得罪人,要知道有不少灵师可就靠这吃饭呢。卫家终究还是成势的时间短了,又没有自己的灵师,许多东西并不清楚。再者那些灵师也未必有心欺骗,有许多灵师没到那一步,自己都未必知道。”

    “这又是为什么?”秦远大感好奇,怎么可能连灵师都不知道?

    “因为修炼本身就是极危险的事,稍有不慎就会走火入魔。过早知道后期的修炼途径,很可能会有修者冒险尝试,可能只是一时的好奇,结局却往往悲惨!为了安全起见,一般师傅们都不会过早告诉后辈这些,就算有知道的也都会被jing告不许谈论,不可轻试。”

    “那你怎么……”

    “那位仙人又没打算收我做徒弟,我至今也不懂什么仙法,所以也就随便聊了几句。也许在他想来,我这辈子都是没可能进入学院的吧。”唐劫笑答。

    其实虚慕阳之所以告诉他这些,一方面是因为看中他的xing格沉稳,相信他不会胡来,一方面也是那天多喝了几杯酒,对唐劫又无防备,说得多了就说出来了。就这样事后还后悔得要死,反复提醒唐劫千万不可尝试。好在唐劫也不认为自己是逆天到试什么都能成功的人,在涉及到安全方面的事上到是从不轻忽。

    秦管事却是反复踱了几步,摇头道:“不行,这件事必须告诉太太。”

    “算了吧。”唐劫劝他:“你要真说了,岂不是要被那些个灵师恨一辈子?要是让他们记恨上……他们想杀你,那你可是怎么死都不知道。其实那些灵师也未必就没有冲击天心境的想法,只要还有一线希望,谁又真的愿意止步不前呢?所以心魔愿也还是有一定意义的,只是别太当真,更不能依赖。”

    听到这话,秦管事也只能叹口气:“希望是他们自己也不清楚吧。你说得对,我若是去捅了出来,不管他们是知道还是不知道,都不是好事,万一不小心害了人就更遭了。还是太太jing明,从来都没把忠诚寄托在心魔愿上,一直都说心魔愿固然重要,人之本xing同样重要,双管齐下,才能确保家族安全。”

    “就是这话。”唐劫笑道:“那真正有头脑的人,从不迷信自己不懂的东西,还是太太英明!”

    “不过既然不能说出来,那侍墨的大愿也不能阻止,那你也只能选择效法侍墨,大不了终其一生止步脱凡,也比无法进入仙门要好。”

    可惜唐劫却不愿意:“我不会把未来当赌注全压上去的,其实就算卫家真的不选我,我也有自信能入仙门,只不过会麻烦许多吧。”

    听到这话,秦管事怔然:“你说你还有其他办法入仙门?”

    唐劫回答:“当然,文心国又不是只有洗月派,入不了洗月学院,难不成我还不能去其他门派吗?只不过洗月学院是玄门正宗,能走正道,又何必非走小道呢?我要是愿意止步脱凡,那文心国更是有大把的门派可以选择,进哪个都比进洗月轻松。何况……”

    他想说何况我还是有办法赢侍墨的,没想到秦管事不等他说完,就一把抓住唐劫,激动道:“那就是说你知道该怎么进别派了?我求你件事,小劫你一定要帮我!”

    “秦叔叔你这是干什么?”唐劫一楞,他从没见过秦管事这么激动的样子,尤其是竟然对自己用出了“求”这个字?

    秦管事已激动道:“求你帮帮四小姐吧!她想修仙想得都快要疯掉了!”

    ———————————————

    昏暗的小屋里,卫蝶紧张地坐在唐劫面前,旁边坐着的是同样紧张的秦管事。

    搓着手,秦管事有些不好意思道:“也不怕你笑话,小劫,四小姐我是一直看着她长大的,待她,其实我一直都当成亲闺女。这些年来,四小姐身为女子,却无缘修仙,她心里不好受,我看着也焦急……”

    “我知道,四小姐出生的那年,也是小如姐姐去世的那年,对吧?”唐劫淡淡道。

    秦管事哆嗦了一下,低下头竟是轻轻抽泣起来。

    秦管事本来有个女儿叫秦如,是秦远独女。

    卫蝶出生的那一年,秦如生了场重病,竟然不治身亡。偏偏那时正是卫蝶刚刚出世,卫府上下人等最为忙碌的时刻,秦远甚至没来得及看女儿最后一眼。

    这对秦远的打击是极大的。

    一女生,一女逝,正好卫蝶出生后,秦远发现卫蝶与自己女儿又有几分相似,于是不由自主地就将所有感情都放在了这个女孩身上,在他心里,总有个想法,就是卫蝶可能就是自己女儿转世,尽管实际上卫蝶出生的比秦如死去早,秦远却自动忽略了这点,直将其当成自己亲生女儿转世。

    这些年来,他对卫蝶的那种如父之情其实从不是什么秘密,只不过秦管事自己以为是秘密罢了,直到这刻唐劫淡淡说出来,秦管事才颤抖着低下头,轻声哭泣。

    好一会儿,秦管事才说:“小劫,如果你真有办法,就教教四小姐,到底该怎么才能进入仙门,只要你帮了却这心愿,你以后都不欠我什么……”

    “秦叔叔……”

    卫蝶和唐劫已同时叫出声来。

    卫蝶是感动的,在修仙这件事上,就是她亲生父亲卫青松都没这么卖力过,秦管事却真正是用尽心思,不放过一丝机会。

    唐劫则是略带不满:“秦叔叔把我看成什么人了,都是自己人,什么欠不欠的?四小姐的事,我肯定会尽力,但能不能成,终究是看她自己的。”

    卫蝶已急忙道:“我想修仙,不管什么苦,我都是愿意吃的!”

    “如果肯吃苦就能修仙,那岂不是天下仙人皆寒门了?富家大族难不成还能比种地的更吃苦?”唐劫不屑回答。

    卫蝶脸一红,只能道:“那你说该怎么办?”

    “要想进入仙门,首先就得确立一个目标,四小姐,我问你,你到底为什么想修仙……”

    卫蝶很是认真的想了一会儿,才回答:“我想修仙,是因为我不服气,凭什么男人可以,女人就不可以?这不公平,而且成为仙人,逍遥自在,本身也是追求。”

    “所以你修仙,就是为了求一个公平和逍遥?”

    “对,公平与逍遥!”卫蝶斩钉截铁说。

    “那好,那我再问你,你觉得你这个人怎么样?我是说,你自己评价一下你的xing情?”

    “啊?”卫蝶没想到唐劫会问这个问题,楞了一会儿,终于喃喃道:“我觉得……我应该还算个……好姑娘吧……”

    这自己夸自己的话,卫蝶实在有些不好意思说出口,说到最后几个字,脸已是羞的红了下去,低着头竟是不敢看唐劫。

    还是秦远忙道:“蝶儿是个好孩子,xing情温柔,待下人也极宽厚。”

    唐劫却淡淡道:“你说了不算。”

    “啊?”这次却是秦远啊出声了。

    唐劫回答:“你对四小姐的感情,会妨碍你做出公正的评价,所以你的评价不能算,四小姐到底是什么人,还需用眼去观察,用心去分析,用时间来考验,在我看来,四小姐距离这xing情宽厚的评价还是有些差距的。”

    卫蝶的脸已是涨的通红:“唐劫,我今天亲自过来求你,是因为秦叔叔说你有帮我踏入仙门的办法,不是让你来侮辱我的。你问的这些,和我踏入仙门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洗月学院进不去,就只能退而求其次,但是文心国大派唯一,小派无数,到底进哪派好,却是需要好好斟酌一番的。我知道对你来说,只要能进仙派就行,不过有些事怕就怕cao之过急。现在不慎重对待,将来只怕是要后悔的。四小姐现在其实就象是一个将要饿死的人,哪怕抓住一口吃的,都会饥不择食,我却不能随意为小姐选择仙门。四小姐需知,修仙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从基础开始,每一步都必须小心在意,一旦行差踏错,可能终生都失去机会。”

    说着,唐劫已从身上取出一张纸,卫蝶看到那上面写着一排名字,赫然是文心国除洗月派外大大小小的各类门派。

    唐劫将纸放在桌面上,说:“文心国除洗月派这唯一的大派外,其他大小仙派有数百个。但是大小姐可知道,在这数百门派中,真正能够通向大道的其实寥寥。有些功法当时练着或许不错,却背离了大道,打错了基础,将来再怎么努力,成就都有限。人生的方向很重要,走错了路,那就是南辕北辙。所以我问四小姐第一个问题,就是想知道四小姐是否志在大道。如果四小姐志不在此,那咱们找个最容易进的,凑合一下也就算了。”

    “那怎么能行?”卫蝶已叫了起来:“我求公平,却不是求糊弄!”

    “说得好。”唐劫再度晃了晃手中的纸:“这上面一共有二十二家门派,是我特别挑选出来的,我认为有修炼前途的门派。既然四小姐要求大道,那就得先从这二十二家门派开始找起。”

    “等等。”秦管事有些糊涂了:“你怎么知道这二十二家门派就可以修成大道,其他的就不行?”

    唐劫回答:“看历史。”

    “看历史?”

    两人被唐劫的回答弄的迷糊。

    “对,看历史!天机不可测,未来不可推,但未来却总在不停地重复着历史。所以能够看懂历史,你就能够看懂未来!”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