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章 因人定计

    下午侍月来花园,看到唐劫还在忙碌,发出一声轻笑,娉婷着步子过来,站到唐劫身后,拍了他一下,叫道:“喂!”

    唐劫却是不为所动,淡定转身:“侍月姐姐好。”

    “吓你一次就这么难么,还是早看到人家了?”侍月睁着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唐劫。

    “只是听到脚步声了。”唐劫回答:“对了,怎么这会儿有空过来。”

    侍月再度捂嘴轻笑,撇了唐劫一眼:“还不是你们干的好事,没过午,那位姬少爷就去了姑nainai那边,你是没看到,眼都红了啊,就差泪珠子没掉下来了!我说你们怎么把他得罪的那么狠?”

    “跟我有什么关系。”唐劫“抱屈”摊手:“不过是侍墨教他一些做下人的规矩,那位姬大少就受不了了。”

    说着唐劫随口将侍墨“调教”姬子骞当下人的事说了出来,整个上午,侍墨可没让姬子骞闲着,不是干这就是干那,是真正的当仆役使唤了。

    姬子骞也算是能忍的,竟然忍下了这口气,可惜他到底是少爷,平时都是人伺候他,自己哪会干那些事啊,就算他肯干都干不好,所以一上午就没少被侍墨教训过。

    柴四被支走,一群仆役对他又都爱搭不理的,他连个帮忙的人都找不到。

    饶是他修养再好,面对这情况也是叔叔能忍婶婶不能忍,终于找了个借口跑掉,回母亲那儿哭诉去了。

    侍月听得新鲜,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拍掌笑道:“好啊好啊,干得漂亮。这些活啊,本就是我们下人常干的,他又是来当仆学,就算是告到太太那儿,也是我们有理。”

    “我却觉得不怎样。”唐劫叹了口气:“要我说啊,这事干得非但不漂亮,反而大差特差了。”

    “咦?这是为什么?”侍月不解。

    唐劫回答:“我们做事,通常都有个追求的目标。如果目标的实现比较困难,往往就需要一些迂回的手段,这很容易导致在迂回的过程中,忘记原来的目的是什么。这一次对待姬少爷的手法上,其实就有这方面的毛病。虽然说今天是狠狠教训了姬子骞,出了一口恶气,可是大家的目的,是为了教训他吗?”

    侍月一呆,唐劫的声音已经yin沉下来:“是为了赶走他!所有的计划,手段,都应该与这个最直接的目的有关。达不到这个目的,那效果只会适得其反。”

    为了摘清自己,在赶走姬子骞这件事上,唐劫并不出面,只是暗地里遥控一切,但也因此无法参与侍墨等人的具体计划中,也就无法给出及时的指点。

    这也是幕后遥控的弊端所在,只能给出方向,但具体如何施行却很难介入,只能看执行人的本事。

    上午侍墨的作法其实是又犯了和上次一样的缺乏目的xing的错误,可惜唐劫虽看在眼里,却无法指正。

    直到这刻侍月过来,唐劫才终于有机会说出来,他要借侍月的口,好好纠正一下这些小混蛋们的错误。

    这刻侍月听得稀罕,道:“可那姬家少爷不是已经被气走了吗?”

    “是今天被气走了,却终究会回来的。”唐劫意味深长道。

    侍月张了张嘴:“你是说……他们不会真走?”

    “哪有可能这么轻易就放弃。”唐劫悠悠道:“等他们再回来时,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现在姬子骞被坑,是因为他没想到卫家对他的敌意这么大,相当于上来先挨了一闷棍。

    这也难怪,姬子骞虽说知书懂礼,但那只是教养,和理解对方无关。

    要说他真正设身处地的从对方角度去考虑问题……别说他也只是个未成年人,就算是真正的成年人,老江湖,也未必有几人能做到这步。

    但是这件事发生后,姬子骞一定会有jing觉,以后再想坑他就不容易了。

    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卫天冲的表哥,回圜的机会大把。

    所以说象这样的对手,不能一击打死,那就等着被反咬吧。

    正因此唐劫才会深感麻烦,可惜他又不能去指出来,只能遗憾巧妇也愁没米下锅——手底下就这些材料,又不能明着用,许多事只能任其发生却无力阻止。

    他这话听得连侍月都感觉一阵头皮发麻:“那可就麻烦了,以姑nainai的脾气,她是绝对要发飚的,到时候你们恐怕都得倒霉。”

    “发飚?”唐劫反是一怔,想了想说:“你说姑nainai会跑到静心园来闹事?”

    “那是一定的!”侍月回答:“这姑nainai的脾气,在卫家可不算好,未出嫁的时候就经常打骂下人。这嫁出去后,脾气也只是稍稍收敛了些,却是好不到哪儿去。别看她现在的样子客气,那是有求着卫家,一旦知道她儿子受辱,绝对是要过来闹一番的。”

    “姑nainai出嫁时你还未出生吧,怎么如此清楚?”

    “府里的老人都这么说,还有她带来的丫鬟凝翠这几ri和我走得也很近。”

    “这样啊……那么几位管事他们应当是知道这点了?”

    “他们自然是知道的。”

    低头想了一会儿,唐劫的脸上竟露出一丝笑意。

    他嘿嘿道:“好,很好,我就说那几个小子这次的胆子怎么这么大,干的事又这么没头脑呢,感情后面还有重头戏啊,好一手因人定计的连环计……应该就是那几位在后面出谋划策的,嘿嘿,果然姜还是老的辣,这次我到是学了一手!”

    “你这话什么意思?”侍月不解。

    “没什么。”唐劫回答:“发飚是好事,我还就怕她不发飚呢……对了,有件事怕还是要麻烦侍月姐姐了。”

    “瞧你说的,以后莫要再叫姐姐了,人家年纪也不比你大,叫我名字就可以了,有什么话你就说,能做的我一定帮你……”

    ——————————————————

    “卫天冲,你个小兔崽子给我出来!”

    卫兰心拽着儿子风风火火冲到静心园,还没进门,已是指着屋子大骂起来。

    卫天冲从窗户处探脑袋看了一眼,一看是他姑,吓得脑袋又缩了回去。

    见卫天冲不出来,卫兰心抬步就要进去,侍墨两人已同时上前拦阻,口中喊着:“姑nainai,这是少爷书房,未经允许……”

    “滚开!”卫兰心一巴掌打在侍墨脸上:“就是你欺负我儿子的吧,等会儿找你算帐!”

    说着已冲入屋内。

    刚进屋,就听哗啦啦一片瓷器摔碎的声音,卫兰心脚下已多出几个花瓶碎片。卫兰心楞了楞,也没多想门口怎么会摆放花瓶,径直冲向卫天冲,小少爷一见形式不好,掉头就跑,旁边侍梦已拦了上来,手中竟然还拿着把椅子。

    卫兰心胸口一挺:“我看你敢打?”

    侍梦哆嗦了一下,终究没敢下手,只能把椅子放下。

    卫兰心已抄起椅子,顺手扔了过来。

    侍梦头一低,那椅子擦着他脑袋飞过,正砸在挂在中堂的一副海晏山青图上,在那画上砸了一个大洞,椅背擦了一下卫天冲的头,痛得他大呼一声,一摸脑袋却是血都出来了。

    卫兰心还要在追,后面侍墨已扑上来,抱住卫兰心的脚,大喊:“少爷,快跑!”

    卫天冲这时候展现出他平时少有的灵活,飞身从窗户跳了出去,卫兰心想要追,却被侍墨死死抱着,眼看让这小子跑了,气急无奈,干脆坐地大哭起来:“卫天冲,你个没良心的,你怎么能这么对你表哥,我卫兰心怎么就这么命苦,才离家几年,现在就人人欺凌了!”

    卫天冲见姑姑没追上来,总算也停了脚步,听到卫兰心叫苦,心中也感觉有些过意不去,竟然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看,喃喃说了一句:“我……我也没干什么啊……我就是让下人们教他些规矩……”

    “他是你表哥,你怎么能让他干下人的活儿!”卫兰心喊了起来。

    “可他是来当仆学的,他就是下人。”卫天冲也怒了,扯着嗓子叫起来。

    卫兰心一听这话,先是呆了呆,然后号啕大哭:“你……你竟然说出这种话。你小时候可还是我带大的啊!你可知道你小时候我对你有多好,那时候我天天带你玩,你整天喊着要跟二姑出去。我一把屎一把尿的带大你,养着你,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你还有没有良心……”

    卫天冲被他教训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那些小时候的事他又全没记忆,也不知该怎么说。

    这时侍墨看这女人不追了,也松了手赶快跑回来,和卫天冲站一起。

    卫兰心还在诉苦,却是没完没了起来,各种小时候对卫天冲的照顾一一道来,仿佛卫天冲就指着她一人养活照顾的。

    全静心园的人都被她惊动跑了过来,一看是卫家的姑nainai,谁也不敢劝,只在一旁看着,卫兰心就一个人在那儿表演。

    她儿子姬子骞在旁边看着,只觉得羞臊无比,有心劝解,说了一句:“娘,算了吧。”

    卫兰心已是推开儿子的手喊:“你别管!”

    指着卫天冲继续大骂,只是话语简单,翻来覆去就那几句,甚至连照顾的内容在说几遍后都没新鲜花样了。

    唐劫在一旁看着,心中暗笑,等她骂了一会儿,总算远远看到侍月出现,对着自己点点头。

    唐劫便走到卫天冲身边道:“小少爷,这事得赶快解决,我刚才看到侍月了,估计这事已经惊动了太太,这会儿正向这边赶呢。”

    “什么?”卫天冲吓了一跳。

    旁边侍墨却眼中一亮,他知道自己一直在等待的机会来了。

    于是连忙道:“姑nainai,您这话可就不对了。小少爷出生的时候,你都已经嫁到姬家去了,哪儿来的天天照顾小少爷?还一把屎一把尿把他拉扯大?卫家的少爷,不需要太太们亲自动手伺候,连nai水都有ru娘给的,要不然还要我们这些下人做什么?我估摸着你也就是偶尔来卫府一次,给了小少爷几块糖,不会就真把这当成天大的恩惠了吧?”

    这话一说,大家起一笑了起来,只觉得这卫兰心说话实在没谱。

    “你!”卫兰心气得从地上坐起来:“反了,这真是反了!卫家的奴仆都是这么混帐的吗?还有没有规矩?有没有教养?真是一群没良心的,这郑书凤连自己儿子和仆人都教不好,还管什么卫家?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这卫家啊,从上到下就没一个好的,全都是些肮脏腌臜的货!”

    她这边骂得痛快,远处却已响起一个声音:“哎呦呦,这话说的,书凤怎么得罪妹妹了,要在背后这么编排我?”

    卫兰心心中一惊,回头望去,只见郑书凤已从远处走来,身边还陪着两个人,竟然是卫家的老太爷和老太太。

    卫兰心大惊失se,只见老太爷一顿龙头拐,哼声说:“哭哭啼啼,追打撕骂,泼妇骂街,口出无状,诽谤自家,成何体统?卫家的颜面都要让你给丢光了!”

    旁边老太太也是叹息道:“肮脏腌臜……兰心啊,你好歹也是卫家的女儿,怎的这样的话都说的出来。”

    卫兰心大急:“爹,娘,我不是在说你们……刚才那是一时心急口误……”

    郑书凤冷笑:“妹妹一时情急说错了话,都是一家人,我们也不会计较。可是跑到这静心园来打砸又算怎么一回事?”

    “我只是来找冲儿论理……”

    “论理需要把我给冲儿买的松梅瓶砸了吗?论理需要把我们家的青山图毁了吗?论理需要把我儿子的头打伤吗?”

    郑书凤虽然刚来,却只一眼就看到这静心园被卫兰心毁成了什么样。

    这简直是马贼进村啊!

    她儿子房里的东西都是她郑书凤亲手为儿子挑选的,件件都是jing品,布置要清雅脱俗,讲究的就是一个高端大气上档次,如今却被卫兰心弄成什么样了?

    看得郑书凤一阵心痛。

    作为一个实惠的女人,这心痛感更强过之前卫兰心骂她。

    他心中愤怒,声音虽不大,语气却已是冰冷如刀,尤其是儿子竟然受伤了,更令她恼火不已。

    卫兰心犹不服气:“是你儿子欺辱我儿子在先!”

    郑书凤强忍着气,只是道:“事情的经过我们都已经知道了,冲儿差他做事,虽有些于情不合,却于理无碍。而且这些ri子,也有不少人向我们陈情,说子骞过来当仆学,却不事劳役,将来入学后,一仆二主,难以照顾,别说到时候照应不周全,就是那唯一的仆学也难以修炼,将来无论是否有成,只怕也会心有怨气,卫家白白付出这许多,却未必能得到期待的回报……”

    说到这,郑书凤叹了口气:“即便是仙家,为了与凡人处好关系,也会开办学院,为天下凡人大开方便之门。我们卫家,又怎能将入学下人的意愿轻易无视?正因此,让子骞学些规矩,分担些劳作,我们也是赞成的。可惜……”

    说着她摇了摇头。

    先是付价极低,现在又一点活儿都不愿意干,别说是她郑书凤了,就连老太爷和老太太也看不下去。

    那边老太爷已悠悠说了句:“这不适合的,终究是不适合。此事啊……我看还是算了吧。”

    这句话如天雷轰顶,打在卫兰心头上,终于让她发热的头脑清醒下来。

    卫兰心求饶般地看向老太爷:“爹,不管怎么说,子骞也是您的外孙啊,你不能不给他这个机会!”

    老太太已哼了声:“子骞自然是外孙,可惜冲儿却是嫡孙。既然他们俩不能好好相处,自然只能选一个了。难不成那姓卫的我家不要,反去要那外姓的吗?再说卫家也教不出好孩子,这个外孙啊,麻烦你还是领回去自己教吧!”

    老太太心眼小,却是没打算原谅之前卫兰心说过的话。

    听到这话,卫兰心全身瘫软地坐倒在了地上。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