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九章 规矩

    清晨姬子骞早早起床,姬卫兰心亲自为儿子整理衣冠,还不忘叮嘱:“这次让你过去做仆学,是委屈你了,但是仙门难进,舍此之外也没有别的办法。待看到你冲弟,千万记得不要顶撞,和他处好关系。”

    “妈,你都说了不下二十遍了。”姬子骞傲然回答:“放心吧,我会处理好这事的。”

    身为姬家少爷,姬子骞的确有值得骄傲的地方。

    他在去年时就已请灵师为他开了玉门,玉门四转,也算是中品资质,最重要的是冲击玉门需要有毅力,够坚忍,姬子骞能做到这一步,在一众少爷中已属于罕见,可堪自傲。

    再加上他平ri里也会做人,知书懂礼,比起卫天冲来又不知高明了多少,因此在他看来,拿下卫天冲是轻而易举的小事。

    正常情况下,这也的确不难。

    收拾好衣装,两人正式出门,要下人带路去静心园。清阳轩离静心园较远,一路走来,到是要穿过不少地方。姬子骞好久没来,偶尔走一趟卫府,心中也讶异卫府气派,那小厮是个jing明人,到是一路主动说起各房各户,为姬子骞讲解卫府情况。姬子骞新来乍到,对这些信息自然也极重视,到是颇为感谢小厮。

    不过这样一来,速度就有些慢了,偏偏一路上还总是碰到各种人,有各府的小厮,婢女,甚至还有管事,一个个都极客气,见了后就是一番问好,这速度便又慢了几分。

    再走一段,已是来到老太爷居住的颐年居,只看到老太爷正在院子里打拳,既然见到了,姬子骞也不能不上去问安。

    老爷子见到外孙过来,又是一番嘘寒问暖,好一会儿才放行。

    不过这么一来,等到了静心园已经是大半个时辰过去了。

    到了静心园,却被告知卫天冲正在上课,不宜打扰。

    卫兰心大感不满:“不是着人说了今天要来见少爷,让冲儿不用去学堂了吗?”

    她是卫天冲的姑姑,对卫天冲在言辞上自然不用太客气。

    侍梦皮笑肉不笑地回答:“少爷的确等了,等了有小半个时辰,见实在等不到人,以为两位不来,就去上课了。”

    他没说卫天冲等了半天等的心焦,连椅子都砸了一张,卫兰心与姬子骞也没察觉到这里面的问题。

    既然是自己迟到了,也实在是怪不得卫天冲。

    好在侍墨说道:“不过两位既然来了,总是要和少爷打个招呼的,不如就由小的带两位去书院看看吧,”

    想想也是,姬子骞彬彬有礼地回答:“既然这样,那就麻烦小哥了。”

    他虽然出身世家,却也知道自己此次过来是有所求,因此对这里的下人也算客气,不过要说学习唐劫送钱送礼,他还是不屑为之的。

    “两位请跟我来。”侍梦已带着卫兰心和姬子骞去书院。

    到了书院,只见书院里一位先生正在教书,下面坐着十多个人,都是卫家的小子,却不知哪个是卫天冲。

    侍梦指了指坐在那里的卫天冲道:“那位就是小少爷了,上课时间,两位不好打扰,就在这里打个招呼吧。”

    说着已对着屋内咳嗽了一声。

    那边侍墨听到,抬头看见外面站着三人,知道是姬子骞他们来了,便用胳膊捅了捅卫天冲,然后向外面一努嘴。

    卫天冲抬头看去,正和姬子骞眼对眼打了个正着。

    不过侍墨的动作明显大了些,被那教书先生看到,抓起手中戒尺对着卫天冲就是一下:“好好念书,不得东张西望!”

    这一下戒尺打在卫天冲头上,痛得他缩头不敢再看。

    古人教书可不讲究快乐教学,不体罚学生那套。

    教席本身就是个有资格揍少爷的工作,而卫家的教席更是苍龙府有名的大儒,威望极高,教出过好几位名动四方的人物。

    别说你是卫家少爷,就算是金家张家古家,甚至是仙家少爷,敢不好好听课也照打不误。

    因此这一戒尺下去,就连卫天冲也不敢反抗,但是心里面却把姬子骞恨了个咬牙切齿。

    本来卫天冲昨天发过火后,想想到底是自己表哥,也没必要多计较,因此已经有些打退堂鼓,现在却接连被坑,对姬子骞的形象那是彻底差到无可再差。

    姬子骞对这失败的第一印象却毫无所觉,在他看来上课不认真听被先生教训那是常事,因此只是笑笑:“看来真来的不是时候,既然这样,不如我们先回静心园等着吧。对了侍梦,先生一般教到什么时候?”

    “这个嘛……”侍梦面露难se:“却是不好说了。先生教书没个准时,有时候时间长,有时候时间短,兴致来时,一直教到夜里也是有的。”

    “这样啊。”姬子骞想了想:“既如此,那我们就先回清阳轩吧,如果少爷提早下课,还请小哥来通知一声。”

    “那是自然。”侍梦笑咪咪回答。

    当然,姬子骞是得不到任何通知了。

    在进入卫府两天后,姬子骞唯一的成果就是远远见了卫天冲一面,还害得他挨打。

    ———————————

    入府第三天。

    这天姬子骞早早起床,整理衣装,也免了再空跑一趟。卫兰心正要陪儿子同去,没想到胭脂却来替太太请姑nainai去会面。

    郑书凤不知道姬子骞昨天没和儿子说上话,只以为大家都已见过,彼此熟悉,没必要再让卫兰心每次都陪着,再加上胭脂提议,就喊了卫兰心一起去陪老太太。

    卫兰心听说郑书凤喊她去陪老太太,有心说不去,又不知怎么开口,好在姬子骞说:“母亲就且去陪陪老太太,我自己去见冲弟就成了。”

    卫兰心终究是有些不放心,只好道:“既然这样,就让柴四陪你去吧。”

    由于这次过来,姬子骞不适合带仆人,因此卫兰心只带了自己的贴身丫鬟凝翠和一个马夫柴四,这刻也只能让这柴四顶上了。

    这次还是由昨天的小厮领路,总算今天没再发生昨天的事,一路顺利的来到静心园,正好卫天冲就在花园赏花。

    看到卫天冲,姬子骞已笑着走上前来:“冲弟,两年不见,近来可好?”

    对于姬子骞来说,他到这里来做仆学,的确只是没办法的办法,打心眼里是没可能把自己当下人的,这也是他唯一的弱点,只不过这个弱点,一般也没什么人敢针对利用。

    正因此,他今天过来,就是打算以叙旧情的方式来拉近和卫天冲的关系,只论情,不论责,这一点其实与唐劫当初对虚慕阳的态度一样,本身是没有任何错误的。

    可惜他的想法早被唐劫看得一清二楚,更在一天前就通过侍墨传到卫天冲耳中,再加上昨天的事,卫天冲对他实在没什么好印象可言,因此这刻见他来了,只是和身边的侍墨说话也没理他,姬子骞那要揽卫天冲的手伸出一半,见卫天冲没反应,只好尴尬地摸摸自己的头,又缩了回去。

    “……对了,书房里的那支狼毫也要换了,记得要……”

    “已经换了,少爷,是您最喜欢的紫砚斋的银针毫。”

    “还是你小子机灵。”卫天冲笑道,这才回过头看了姬子骞一眼,用极普通极正常的口吻说:“呦,这不是子骞哥哥吗,好久不见了,今儿个怎么想到跑过来看我了?”

    姬子骞笑道:“怎么冲弟还不知道吗?前ri我母亲来,正式向卫府提出请求,希望能获得一个入学名额,卫家年年都有名额,姬家与卫家又是这么近的关系,与其给外人,自然不如给了自己人。”

    他这话说得很正常,可惜却不合时宜,因为这会子“外人”都在呢。

    别说侍墨侍梦,就是唐劫等其他下人也在,听到这话,心中一起冷哼。

    卫天冲到没为这生气,只是冷冷道:“又没人通知我,我怎么就非得知道了?”

    姬子骞一楞,听出这话的不对味了。

    姬家来卫府已经两天,昨天更是着人通知了卫天冲,要说卫天冲不知道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他这么说只能说明一件事,就是为之前两天没来见自己而不满。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事,解释一下就能明白的,姬子骞忙笑道:“哦,表弟误会了,我们是因为安排住在清阳轩,住得有些远,来往有些不便,再加上母亲舟车劳顿需要早些休息,所以当天就没来,这不昨天特意过来……”

    他不提昨天还好,一提昨天卫天冲就想起戒尺的事,只觉得脑袋瓜子现在还隐隐有些作痛,脸se立刻沉了下来:“永康城离苍龙府也不近啊,为了一个名额,姬家不也巴巴的来了吗?怎么我卫家的清阳轩距离我这静心园,竟比永康离苍龙府还远吗?我到是不知道我卫家已经这么大了。”

    一群小厮们同时发出笑声。

    姬子骞一听不对,正要再解释,卫天冲已说道:“卫家虽然每年都有名额,却也每年都有人求着要,各路的关系需要打点,总有一些人不能得罪,更有不少沾亲带故的借机上门求取机会,只有一个名额,想要的却是年年过百,所以也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来拿走的,到不知子骞是凭什么来拿这名额?”

    姬子骞听得心中大怒。

    他知道自己在无意中已经得罪了卫天冲,却不知得罪的有这么深。他母亲卫兰心与卫丹柏好歹是一母同胞的兄妹,这是亲表亲,到哪儿也说不上是不知来路的阿猫阿狗,卫天冲这么说,已经是将他贬到和那些嫌贫爱富的远亲一个层次了。

    他姬家在永康好歹也算是有名的家族,当初卫兰心嫁给他父亲时,卫家也没这么显赫,两家当时可是门当户对,怎么现在就成了阿猫阿狗了?

    不过他也知道现在不能得罪卫天冲,只能忍着气回答:“姬家并不是白拿名额,子骞这次过来,是以仆学的身份进入。”

    “原来是这样啊。”卫天冲大笑起来:“那到是我错怪你了。”

    姬子骞听得心中一喜,还以为事情说清楚就没事了,没想到卫天冲下一刻已拍手道:“既然是仆学,那就是说你是来做下人的了?也好,侍墨,教教他规矩,让他知道以后该怎么做事。”

    “什么?”姬子骞如被雷劈了一把,呆在当场。

    卫天冲却已是转身走了。

    侍墨嘿嘿笑着走上来,站到姬子骞身前道:“姬少爷……哦,不对,现在应该叫你子骞了。府里的规矩不多,但每条都很重要。身为下人,首先就得明白长幼尊卑,所以这第一条规矩,以后看到少爷,你不能再称呼冲弟或表弟了,而要和我们一样,叫少爷……”

    姬子骞彻底傻掉。

    侍墨的声音还在继续:“另外,身为仆人还带着仆人,这算怎么回事?子骞身后的那个跟班,也不知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泥腿子,忒是邋遢,还是趁早让他出府,别脏了这静心园的地面,我卫府可丢不起这个人……”

    ——————————

    这边卫天冲回到屋里,一吐舌头说:“侍梦,我刚才的表现还可以吧?”

    却是全没了刚才的嚣张表现。

    “那是自然,少爷的表现绝对没话说,任何人见了都会说少爷言辞有理,进退有度。”侍梦趁机大拍马屁。

    卫天冲松了口气:“那就好。不过你说,我们是不是有些过了啊?他好歹也是我表哥,让他喊我少爷,我总觉得这事有些不对啊。”

    侍梦笑道:“你又没让他喊你少爷,只是让他学学规矩,这过来当仆学的,让他学点基本的规矩,不是很正常的嘛?就算是外面来的尊客,还得提醒一下哪些地方可以去,哪些地方不可以去呢。至于说规矩的具体内容,那都是侍墨教的,和您有什么关系?是侍墨自以为是让他叫你少爷……”

    “可他到时候喊我少爷我怎么答应他?”

    “习惯了,没在意,怎么说还不是少爷您一张嘴?他姬子骞以仆学身份来这里,守一下规矩,自己愿意叫您一声少爷,也不能算逾矩吧?您又有什么受不起的?”

    “这到也是。”卫天冲点点头:“还好姑姑今天不在这儿,她要在这儿,我这话可就没法开口了。”

    卫兰心是他亲姑姑,要他当着自己亲姑姑的面让自己表哥喊自己少爷,执下人礼,他是怎么都做不到的。

    那可是和教席一样,有权揍他的。

    对所有有资格揍自己的人,人们在心理上都会有一种先天xing的敬畏!

    侍梦嘻嘻一笑:“既然是来当了下人,这家人啊,以后能不见还是尽量不要见的好。规矩就是规矩,若随便来个人就没了规矩,那还要规矩做什么?所以这规矩啊,姬家的少爷得守,姬家的太太也得守才是!”

    “让我姑姑守规矩?”卫天冲叫了起来:“开什么玩笑,这不可能!”

    侍梦已低下头道:“静心园的规矩,姑nainai自然是不用守的,可是卫府的规矩,总还是要守的。”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