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八章 联盟

    “这不可能!”侍墨一下跳了起来,瞪着眼睛看胭脂。

    胭脂冷笑:“姬家少爷已经在卫府住下,很快就会来静心园,到时候你就知道这是不是真的,怎么,我胭脂什么时候还骗过你不成?”

    侍墨听得全身打摆子。

    他虽然不知道太太已彻底不打算给他机会,却至少知道自己在太太的眼里,自己是不如侍梦的。

    侍梦与侍墨一样都是少爷的贴身仆人,但他这位置只管生活不管学业,本身就比伴读轻松许多,再加上生xing谨慎,不乱出主意,本身又有卫府外房主事的支持,因此在太太眼中的形象要好许多。

    以前有两个名额,侍梦一个,还一个自然就是自己,因此虽然知道太太不喜自己,他到也不太害怕,总幻想少爷可以帮到自己。

    现在只剩一个名额了,自己的希望立时大减,这让他如何能够接受?

    “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这样?”这一刻侍墨急得团团转,连连摇头:“只剩一个名额了……我争不过侍梦的,我争不过他!”

    看到侍墨的样子,胭脂心中冷笑,唐劫说得没错,果然是个没用的废物,口中却是已说道:“怎么?这就放弃了?亏我还如此看好你!”

    “那你说我能怎么办?”

    “你呀!真是个笨蛋,还要我来提点你,别忘了姬子骞现在还不是正式的仆学呢,只是在这里暂住,你还有机会,只要把姬子骞赶走不就行了?”

    “我?我凭什么赶走他?他可是姬家的少爷,是小少爷的亲表哥!”侍墨叫了起来。

    胭脂已哼声道:“你赶不走他,少爷还赶不走他吗?”

    侍墨心中一惊:“少爷?”

    胭脂已狠狠道:“对,小少爷!别忘了他过来是干什么的,是来当仆学的!仆学就是下人!他是过来当下人的,是过来伺候少爷的,到了这儿,他就不是姬家的少爷,不是小少爷的表哥,而是卫家的下人了,懂吗?”

    侍墨一下子明白了胭脂的暗示,他眼中突然放出一丝光芒:“没错,他不是想跟老子抢仆学这个位置吗?哼,那就先学着怎么做下人吧!伺候不了小少爷,他当什么仆学?”

    说到这,侍墨已对着胭脂鞠躬道:“多谢胭脂姐姐提点!”

    胭脂懒懒道:“就一句多谢啊!”

    侍墨恍然醒悟,忙从身上掏出所有的钱交给胭脂:“一点小小意思。”

    胭脂收下:“那我就不客气了,不过记着,这事不可以你自己做,你得让侍梦和少爷一起帮你。”

    “他们怎么可能会帮我?”侍墨无奈道:“这事和他们没有关系……”

    “谁说没关系的,亏你还是少爷的贴心人,这中间关系可大着呢!”胭脂白了他一眼:“你听我说……”

    说着已凑到侍墨耳边,嘀嘀咕咕说了几句,听得侍墨两眼放光,对着胭脂施礼:“多谢姐姐指点!”

    “那就祝你好运吧,将来修仙有成,记得姐姐帮过你就好。”

    “侍墨绝不敢忘姐姐大恩!”

    胭脂冷笑:“先别说什么大恩不大恩的,我可告诉你,和姬家少爷作对,风险可不小,你自己想清楚该怎么做。别怪我没提醒你,今儿个在这里跟你说的话,出了这个门,我可是一概不认的,你要是有什么攀咬……”

    “请姐姐放心,绝对不会!”侍墨已连忙答应,然后他的脸se也凶狠起来:“和姬家作对又怎么样?我进卫府,冲的就是入学修仙。有人要断老子的路,老子就和拼了又如何?大不了拼个同归于尽,谁也别想进仙门!”

    少年义气,血xing方刚!

    “你下了决心就好。”胭脂已冷笑着离去。

    敢和姬家少爷作对,不管侍墨成不成,他都注定了要完蛋的。不过他本来也没什么希望,胭脂也就不介意再踩上一脚。

    就算将来事情真败露了也没关系,因为唐劫已经帮她找好了退路——无论姬家答应卫家什么样的条件,都不可能比一个下人愿意付出的多。如果不考虑亲情关系,卫家还是情愿用下人的。

    因此自己的做法其实是在为卫家解决麻烦。

    有些事主子不好做,下人们就主动分担,这是忠诚的体现!

    有了这条退路,胭脂也就不担心什么了。

    更何况在这件事上,她也不过是其中之一……

    ————————————

    当天晚上,卫天冲就得到了姬子骞到来的消息。

    这让他大感惊讶:“怎么这事我不知道?”

    旁边侍墨已回答:“姬家的人来了后,直接去见了太太,事情都是和太太商量的,我们也是从下人的议论中才得到消息,事情已经传遍了静心园,现在怕是已无人不知了。”

    “这么说我反而是最后一个知道的?还有他们为什么不来见我?”卫天冲大感讶异。他对新来一个仆学感受到不大,反正用谁不是用?不过姬家来人没理他,只是去见太太,却让他感觉有一丝不舒服。

    白天他要上课,不见还说得过去,现在都晚上了,竟然也没来见他,当自己是什么?

    这好歹这是给我做仆学啊!

    没人喜欢不被尊重的感觉!

    侍墨哪看不出少爷的感受,已是冷笑道:“姬家到这里来,争的不过是一个仆学的名额,又不是真的为了伺候少爷,他们眼里有没有少爷,还是个问题呢。”

    卫天冲的脸se立刻难看起来。

    一旁的侍梦听出侍墨话里有话,不由皱起眉头,却是没说什么。

    从他的角度考虑,也是争两个名额比争一个名额有利,就象唐劫不敢说自己一定能拿到唯一一个名额,侍梦其实也没这把握。

    因此如果可以,他也不希望姬家介入进来,只不过他不象侍墨那么没底气,所以紧张程度没那么高,轻易是不愿介入的。

    但是他不想介入,有人却非要拉着他进来。

    看卫天冲脸se不豫,侍墨已接着说:“其实,一个仆学名额本来也没什么,大不了小的就把这名额让出来。不过这样一来,就要辛苦侍梦了。本来是两个小的伺候少爷,入学时一主二仆,小少爷委屈一下,到也能凑合用了。如今姬少爷过来,一下子就成了一仆二主,侍梦怕是到时要分身乏术了。”

    卫天冲听得大为不满,哼声道:“放屁!他过来是给我当仆学的,凭什么用我的下人?”

    他和姬子骞虽是表兄弟,但也不过是两年前才见过一面,记忆都已模糊,论感情那更是还不如自家下人的。

    就连侍梦听到这话也意识到问题,他可也无法接受一仆二主的生活。

    尤其仆役们争着要进学院,最终目的可不是为了伺候,而是要修炼的。

    两个人伺候一个,总还有一半时间能修炼。

    一个人伺候两个,那就真的是当仆役了,想修炼都没时间,那就算去了又有什么意义?

    在即将受损的切身利益前,任何人都会变得短视,暴躁,甚至于冲动,侍梦之前没想到的事,这刻却是被侍墨一下挑了出来。

    侍梦忙叫道:“少爷,让小的一个人伺候两位少爷,再苦再累小的也没什么怨言,可侍梦就怕到时候照顾不周,万一因为那姬家少爷的事耽误了您的事……”

    卫天冲喊道:“你是我的人,不需要听别人的吩咐,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同意这件事的。”

    “可是少爷,这毕竟是老爷太太决定的,直接拒绝恐怕不合适,只能找个婉转些的办法了。”侍墨已说道。

    卫天冲气结:“有什么婉转的办法?”

    侍墨冷笑道:“姬家少爷既然是来当仆学的,那自然就是拿他当仆役来办!如果他真能做好小的的份内事,我侍墨就让出这位置又如何?再说了,少爷吩咐他做事,那是天经地义,他还敢拒绝不成?他既然来了,就别想再当少爷,这里是卫府,不是姬家!”

    卫天冲呆了呆,随即仰头大笑:“说得好,就这么办了!”

    不过想了想,脸上又现出一丝犹豫之se,喃喃道:“不过要是让娘知道了,怕是又要揍我一顿板子了……”

    侍墨侍梦一起叹气,知道这小子se厉内荏,要真想让卫天冲去对付姬子骞,仅靠几句说词还远远不够。

    —————————————

    同一时间。

    卫家二管事和三管事正在房间里喝酒。

    “这么说,事情已经确定了?”三管事朱庆问。

    “恩,现在就住在清阳轩。说是先住几天,看看和小少爷相处的怎么样再说,我看也就是拖ri子的事了。”二管事严辰一边喝着酒一边回答。

    “清阳轩?怎么会安排住在那儿?那里离静心园可是够远啊,秦远这是怎么安排的?”朱庆不解。

    严辰嘿嘿笑道:“远了才好啊。只有住的远了,来往走动才会不方便;只有住的远了,才能带他们早早落脚,连今天去见见小少爷都办不到……秦大管事这一手,可是玩得很漂亮啊。”

    三管事立时两眼放光:“你是说,秦远他是故意的……”

    “是不是故意的,谁又说得清呢?也许正如他所说,只是想给姑nainai和姬家少爷找个清净雅致的好所在。”严辰又是一口酒下肚。

    “哼,说得漂亮,谁还不知道他打什么主意?”朱庆不屑道。

    “彼此彼此,姬家少爷要来,对唐劫是威胁,对侍墨侍梦又何尝不是?你说,要是小子们自己争取,输了也就输了,咱也认了。现在偏偏跑出个姬家少爷来横插一脚,谁又能接受?”

    “那是!”朱庆狠狠喝了一口酒:“唐劫那小子会做人,对你我也算尊敬。上一次老爷赏了他一百两银子,他把大部分用在了吴家二老身上,却也没忘咱们的好处。侍墨虽屡次找他麻烦,却也没见他报复,上次更是因为他才保住了侍墨伴读的位置,你说他城府深也好,说他擅隐忍也罢,至少这个人的心胸还是可以的。真要让他成了,想来也不会为难咱家,咱也就认了。可那姬子骞他算个什么东西?别看他表面谦恭,可我老朱这照子亮得很,他眼里压根就没有我们!他要修成了仙,咱们连他的洗脚水都喝不着!”

    严辰却不接这话岔,只是淡淡道:“吕嫂白天来找过我。”

    吕嫂,就是卫天冲的ru母,同时也是侍墨的提携人,年纪到是比大家还小些,但她男人是卫家外房生意的一处主事人,也是最早跟随老太爷的老人,就连卫丹柏对其都颇为尊重,在府里地位极高,因此管事们也都尊一声吕嫂。

    “哦?嫂子怎么说?”

    “自然也是极不满意的,听说秦管事也已找过他,还有侍墨……”

    严辰没再说下去,朱庆却已听得明白:“这么说,所有人都不欢迎他们的到来了?”

    老爷太太不喜欢,这个他们是知道的。

    姬家想玩落地还钱的戏码,却用的不是地方,导致一上来太太就对此事极不高兴。

    当然,如果给姬卫兰心时间,也许她能醒悟并及时修补,问题是有人不会再他们时间。

    “可惜啊,老太爷和老太太还是很喜欢这个外孙的。”严辰意味深长道。

    “那就让他们也不喜欢好了。”朱庆冷道。

    两人对望一眼,突然同时发出嘿嘿得意的笑声。

    —————————————

    利益是一条锁链,每个人都不过是这锁链上的一环。

    姬家人不守规矩,强势介入,实际上已对卫府的所有人,或者说对卫家所有下人的整条利益链都产生了巨大冲击。

    当然,正常情况下,这些人各自为战,是没有勇气对抗姬家的。

    可如果有人牵线,再有人自愿打冲锋,群众效应下,就算是最懦弱的人也敢于发出自己的声音。

    这不仅是利益的斗争,也是阶级的斗争,无人可以改变!

    通过拨动人们心中的那根yu望之弦,唐劫将卫家所有人都捆在了一条绳上,形成了一条无形的反姬家联盟阵线。

    姬子骞在卫家的ri子,已注定了前途黯淡……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