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四章 鞭策

    “打,打,给我狠狠地打!”

    静心园里,卫天冲坐在自己的躺椅上,指着被绑在树上的唐劫大叫,他的头上还包着纱布,那是从马上跌下时摔破了头所致,现在还有些隐隐作痛,对唐劫也就越发恼恨。

    侍墨冷笑着取出一条浸了水的鞭子,对着唐劫狠狠抽下。只一鞭下去,唐劫的胸前已被撕出一条血淋淋的口子。

    “啪!啪!”的抽打声在静心园中响起,唐劫身上的伤痕也是越来越多。侍墨恼恨他之前的表现,下手绝不留情,一些鞭子甚至故意打在他脸上,于是整张脸也变得血肉模糊起来。

    然而唐劫却始终不吭一声,只是冷冷地看着侍墨。

    眼神冰凉,看得侍墨心中也是惊悸。

    不过转念一想,他现在被绑在树上,自己有什么好怕的,狰狞着说了一句:“还敢逞强!”

    鞭子越发没头没脑的抽了下来。

    也不知抽了多少鞭,抽得侍墨自己都没了力气,他把鞭子往侍梦手中一丢:“你来!你累了再换人,敢杀少爷的马,今天非活活抽死他不可!”

    痛!

    说不完,道不尽的痛!

    直让人死去活来的痛!

    鞭刑,即便是在古代也是一种极为恐怖的刑罚。

    在鞭刑中,人会被打得皮开肉绽,血肉模糊,在一刻不停的抽打下,最终骨肉分离,凶狠者甚至会被抽成白骨,可以说是另一种形式的凌迟。

    卫家的鞭子没这么变态,只是普通的藤条,但是打在身上依旧火辣辣的痛,抽打得多了,依旧会撕扯下血肉。

    小孩子不懂事,同样也不懂得分寸。

    那仿佛永无止境的鞭子落下来,将唐劫抽的彻底晕过去,随即又醒来,再晕迷,反复数次。

    当疼痛到了极致时,就是麻木!

    唐劫只觉得自己全身都已麻木,再感觉不到自己身体的任何地方。鞭子打在他身上,就象是打在与自己无关的一堆烂肉上。

    这让他也不由想到,自己不会被卫天冲活活打死在这里吧?

    卫天冲让人绑他的时候,他并没有反抗,因为他相信太太会禀公处理这件事。

    但他发现自己还是犯了一个错误——就是小看了孩子的报复心理,更忽略了他们对后果的不重视!

    卫天冲到底才十二岁,又是娇生惯养长大的,他根本不明白何为节制!

    为了不被人打扰,卫天冲甚至还把静心园封了起来,不许任何人靠近!

    也就是说连求救兵都求不到!

    小混蛋们都是这鸟样,学习的时候从来各种马虎敷衍,一到要干坏事了,各种思虑周全!

    再这样让对方打下去,自己怕要连反抗逃脱的力气都要没了。

    一想到这,唐劫心中暗自恼怒,藏象经心法开始在体内运转,吸纳灵气,运行百脉,游走全身。

    这也是他敢于让自己被绑着打的底气,不管怎么说,他都是玉门已开,有了修炼资格的人。

    之前不用,是因为不想被对方发现自己的秘密,但现在看来,这帮小子压根没带脑子,你就是在他们面前直接运用,他们恐怕也不会意识到什么。

    这刻随着那灵气在体内运行,灵气所到之处,疼痛竟是大为减轻,在灵气的作用下,一些伤势自动开始修补。

    这还不算,强烈的求生意志使得他全身的力量在这刻释放,灵气沿着血脉窜行,竟是向着他的内腑和骨骼侵去。

    炼腑!

    炼骨!

    唐劫几乎要惊呼出来,他竟是在无意中有了新发现!

    自从洗脉炼血之后,唐劫一直就怀疑藏象经还有炼腑炼骨的作用,可惜不管他怎么炼,后续的效果一直就没出现。

    直到这刻,在小厮们的抽打下,唐劫竟然感应到了灵气洗炼脏腑骨骼的效果,这让他又惊又喜。

    原来藏象经真得可以做到的,却必须是在这种情况下吗?

    不,不对!

    兵主创造藏象经绝不是用来自虐的,一定是自己没有领会其中意义。

    这刻他重新回想藏象经口诀,领悟其中含义,脑海中回想起虚慕阳说过的各种话,突然间灵光一闪。

    “藏者诸于内,象者形于外,形于外后而加诸于内……以心入神,在志为思;以身合道,藏营舍意……藏营舍意……是了,我明白了!”

    唐劫心中幡然醒悟。

    这藏象经不仅仅是用来冲门的,它更是用来炼体的啊!

    它从一开始就是一门炼体的功法!

    通过吸收灵气来炼体魄,形于外而后诸于内,除了指从外界吸收灵气外,也指了先体表而后法术。

    所谓藏营舍意,藏就是指五脏,经营五脏,就是先经营体内最关键的部位。

    舍意有多种解释,但在这里,必然指的是先不进行对术法的修炼,暂时以表为主。

    这是一门由表入里,先体后法的功法!

    这与现在流行的仙家修仙宗旨是背道而驰的。

    现在的仙家们,大多是先修法术,待到灵气满溢,进入脱凡境后,再以灵气洗炼凡躯。这时的修仙者在经历了灵台境的学徒阶段后,身体上已经很大程度的适应了灵气,因此炼体的安全xing更高,效率也比较高。

    但兵主显非常人,或者说他更重视综合实力的提升,对于安全xing于舒适xing这种东西,估计是完全不考虑的。

    也就是说,修炼藏象经其实不应该拘泥于十二手势,十二势不过是运转灵气的辅助,当完全掌握后,在任何情况下其实都可以修炼,尤其是在大体力劳动中修炼,效果更佳!

    甚至于虚慕阳所说的过度修炼会伤及经脉,对藏象经也未必适用!

    如果不是现在被卫天冲鞭打,唐劫还真不会发现这点。

    这刻心中又惊又喜,全力运转藏象经,灵气在体内肆意游走,不停地窜行在身心各处,并总有部分永远留在唐劫的身体里,悄然改变着他的体质,一些伤势更是迅速回复。

    不过这也给唐劫带来了更大的痛苦……麻木消失,痛苦也就如chao水般席卷而来,重新占据唐劫的身心,更长成的新肉更是尚未发挥作用就被重新撕裂开来。

    唐劫咬着牙忍着,开始有意识地让灵气集中于自己的皮肤,改变皮肤的抵抗能力。于是渐渐地,小厮们发现自己的鞭子抽下去的效果好象小了,有时候几鞭子也没能抽破对方的皮肤。

    不过他们不知道这是唐劫运转灵气护体的结果,只以为自己打得时间长了,累了,力气小了。

    反到是唐劫越来越兴奋,他发现在这种鞭打中,灵气入体的效果特别好,藏象经本身就是可以通过皮肤吸收灵气的,在全身开裂的情况下,竟然连吸收效果也增强起来,虽依然比不上玉门的效果,但在炼体方面却是效果极佳。

    只是这一些时间的鞭打,唐劫感觉比自己以往修炼几个月的效果还好,这让唐劫对鞭打反而有些期待起来了。

    用力!

    用力抽我吧!

    唐劫在心中呐喊,随即又暗笑自己太贱。

    这还真是鞭策啊!

    当然,表面上唐劫还是奄奄一息。

    眼看着都打了大半个时辰,小厮们也都有些怕了。

    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这鞭打是可以把人打死的。

    文清走过去对卫天冲道:“少爷,可以了吧,再打,人就真得要死了。”

    卫天冲从没杀过人,还没暴戾到那种视人命如土鸡的地步,听到文清这么说,心中也吓了一跳,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做过火了,连忙道:“看看他还活着吗?”

    一名小厮上去探了下鼻息,回答:“还活着。”

    卫天冲立刻松了口气。

    人活着,他就不怕了。

    既然不怕,胆气便又上来。

    一想到唐劫竟敢杀自己的马,还有那冰冷的竟然自己都胆颤的眼神,卫天冲心中又有些恼怒,叫道:“别放他下来,就绑在树上!”

    说着自己回屋睡觉了,折腾到现在,他也有些累了。

    听到这话,唐劫心中也自苦笑,这孩子做事是真不知轻重啊。

    你知不知道,不用鞭打,就这么把人绑树上绑一夜,也是会绑死人的?

    可惜他没打算用自己的生命来证实卫天冲的错误,估计很长一段时间内,这小子是不会懂这个道理了。

    小厮们没有卫天冲的命令,自然也不敢放唐劫离开。

    唐劫也不着急,干脆就继续运转灵气滋养五脏。

    其实他现在用灵气调理皮外伤才是最合适的。

    不过考虑到卫府中人,还是放弃了这个机会。

    如他所料,这滋养五脏的效果却是没有滋养筋骨皮肤的效果好,想来就是身体情况不同所致。

    要想滋养五脏,需要消耗的就是体力,大量的体力劳动,而要想炼出一身铜皮铁骨,恐怕就得需要大量的挨打。

    唉,自己总不能以后专门找人揍自己吧?

    不,是战斗!

    唐劫突然醒悟了。

    九黎兵主,世之大能,以战称雄,其功法自然是为战斗而准备的。

    想到这,唐劫已是彻底大悟,可惜不能大笑三声。

    要了解一个人的功法,其实就应当先了解这个人!

    真笨,自己怎么早没想到这点呢。

    还好,还来得及,以后再要学习前人功法,定要好好了解一下这个人才是,惟如此,才能真正掌握其功法jing髓。

    一夜运功,唐劫内里的伤势竟已是好得七七八八,只是表皮伤依旧恐怖,再加上满身的鲜血,碎肉,看起来恐怖之极。

    待到天刚明时,唐劫也困了,便这样睡去。

    没过多久,丫鬟胭脂捧着早茶往静心园里送,正看到被绑在树上血肉模糊的唐劫,吓得连盘子都摔了。

    此时,卫郑书凤已然起来,正在用自己的银耳莲子粥,就听到胭脂匆匆忙忙跑进来。

    “太太,不好了,出事了?”

    “什么事,这么慌慌张张?”卫郑书凤出身大家,凡事都讲个体统,最不喜欢下人大呼小叫,没规没矩的样子。

    “唐劫……唐劫……他被少爷绑在树上,打得血肉模糊,不chengren形,怕是死了!”

    “什么?”卫郑书凤一下站了起来,那一碗上好的银耳莲子粥被打翻在地。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