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三章 刺马

    迎龙山是苍龙府境内有一座有名的大山,山势连绵,高可戳天,传说中有真龙曾降于此山山巅,故有迎龙之名。

    苍龙府的名字,也是由此而来。

    由于迎龙山山势陡峭,山路艰险,卫家一群小子并没有上山顶,而只是在山麓下的小湖畔,傍湖而坐,支起架子,围炉烧烤。

    卫天冲这也是第一次自己动手烤肉,起初还不以为意,但看那肉串在火架上翻转,滴出阵阵油渍,香气扑鼻,不由得食yu大动,便亲自上阵烤肉,到也玩出几分乐趣来,只觉得这烧烤确实有些意思。

    一群少年在湖边狂吃海喝,只苦了唐劫在旁边辛劳照顾。

    好在他们选的地方不错,湖水幽幽,山势绵绵,青山碧水,小亭古道,到也是一处风景绝佳之地。没事坐在湖畔石前看看风景,到也是一乐,可惜只有唐劫这经历过现代大都市的人才能感受这自然风光的美好,卫天冲等人却是完全无感了。

    他们到这里来,说白了不是为了看风景,而是为了偷喝酒的,为此卫天冲可是特意偷偷从厨房里偷了一整坛好酒出来。

    卫家太太管教甚严,孩子未成年,是绝对不许喝酒的。

    卫天冲对酒到未必有兴趣,但他到底是孩子,凡是没经历过的总想尝试一番。

    喝了一口酒,只觉得这酒味辛辣无比,一点都不好喝,但看着周围一群小子看着自己,又不好意思说自己喝不了酒,干脆就效仿江湖豪杰,对酒当空,大喊一声:“好酒!喝!”

    于是,一群小子也跟着一起开始狂灌起来。

    这里面有能喝的,也有不能喝的,但不管能不能,这刻全是开怀畅饮。

    说畅饮是假的,强饮是真的,一群小子为逞英雄,不知节制,很快就灌得自己东倒西歪。

    渐渐地,天se昏暗下来,眼看夜se将至,唐劫提议回府。

    卫天冲却是玩兴正浓,丝毫没有回府的意思,说要继续留着赏月,龙湖月景在苍龙府也算一绝。

    或许是喝得高了,侍墨说话的声音也大了几分,大声喊道:“少爷,这龙山赏月,需得登高看才有滋味,不如我们一起上山如何?”

    文清皱了下眉头,说:“天se已晚,山路难行,上了山再下来,怕就要耽误时辰了,我看还是下次吧。”

    白天光顾着吃喝了,没想到登山这一岔,现在要上去,来来回回折腾时间必长,回去的晚了,太太是肯定要骂的。

    卫天冲也有些醉意了,晃着脑袋道:“那就骑马登山好了,少爷我今个儿要纵马扬鞭,马踏龙山!”

    “好!”一群小子纷纷拍掌欢迎。

    卫府少爷出行,那自然是要有马的,只不过马只有一匹,是少爷本人骑,其他人只能在后面步行跟着。

    这匹枣红马是卫天冲十岁时卫老爷送他的礼物,有意让他借此机会锻炼身子骨的。卫天冲曾立志要当将军,因此马术也是练过的,只不过年纪太小,大部分时间还是圈着,骑人的时间多过骑马,只在上街溜达的时候才会拿出来遛遛。

    枣红马由静心园的小厮牧晨负责,现在就在一旁放养着吃草。

    “骑马登山太危险了!”唐劫忙道。

    迎龙山有盘山马道,但那时节的道路可没有护栏,即便是现代的山路,也不是处处有护栏的。

    现在天se虽还有些蒙蒙亮,但很快就会全暗下来,万一山路上稍有不留神,来个马失前蹄,这卫家小少爷可就没了。

    被他这么一说,一群小子也惊醒过来,想起这事太危险,正要劝阻,只见卫天冲已一把将唐劫推开:“少废话,把马牵来,再罗嗦就抽你!”

    他平ri里被家人约束,行事没那么肆无忌惮,现在老娘不在,那就是天大地大老子最大,狂放的一面尽显无遗。

    小厮们是了解卫天冲的,知道他这么说,那就是要当真了,一时竟不敢劝阻,唐劫看向四周,竟是一个说话的都没有,就连那文清都缄口不言。

    侍墨侍梦更是冷笑着看唐劫。

    其实这时候要大家一起劝卫天冲,没准也就成了,但侍墨侍梦不发话,其他人更不会出头。

    这两人对唐劫都戒备极重,现在巴不得他多多顶撞卫天冲,哪里会帮他,再加上酒劲上脑,后果更不会考虑。

    侍墨直接yin阳怪气道:“小少爷要登山,你竟然敢拦阻,真真是找抽!”

    唐劫心中也火了。

    一群分不清问题轻重的小屁孩,真要让卫天冲出个三长两短,这里的所有人一个都别想跑掉!

    他们自寻死路,唐劫却不愿意陪绑,这刻拦在卫天冲身前,只是冷冷道:“小少爷,这里不是你可以任xing妄为的自家花园。迎龙山山高坡险,现在天se已暗,少爷又喝了酒,还是……”

    “啪!”唐劫脸上已挨了重重一个耳刮子。

    卫天冲一巴掌打在唐劫脸上,暴喝起来:“放肆!少爷我做事,什么时候由得你来管了?”

    唐劫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痛,却是依旧挡在卫天冲身前:“少爷不顺心,想打想骂都行,但只要小的还在这里,就无论如何不能让少爷上山。如果少爷不愿意,可以回去后禀报太太,把小的赶出府去,但是现在,小的就是不能让少爷上山!”

    “你!”卫天冲被他气得全身发抖,跺着脚喊:“你是我的人,你敢不听我的!”

    眼看唐劫依然死死挡住他,他气得大叫:“我就不信,我今天还非要上山不可,你们把他拉开!”

    一群小子已纷纷冲上前,揪住唐劫就往旁边扯,侍墨侍梦更是抓着机会对准唐劫就是几拳。

    他们这次出头偷喝酒,护院和老妈子都没在,真正懂事的竟是一个没有,因此也没谁敢于去承担小少爷的愤怒!

    眼看卫天冲翻身上马,就要往山道跑去,唐劫也急了,双臂一震,以他现在的力量,对付这群小子简直再轻松不过,一下将所有人震开。

    唐劫已顺手从烤架上抽出一根长长的铁签子,朝着卫天冲跑去。

    卫天冲此时刚刚上马,眼看唐劫跑过来,哼了一声,却是不理会,两腿一夹马腹已向前方冲去。

    在他想来,唐劫能做的也不过是挡在马前不让自己过去,自己只要速度快一些,就能甩掉这个讨厌的家伙。

    但就在马儿扬蹄的同时,唐劫已飞身冲上,手中铁签猛地一挥,已狠狠扎进那枣红马的左眼中。

    这一击力量绝大,将整根铁签子都捅进了马脑袋里。

    那马儿希律律长嘶一声,将卫天冲掀至马下,自己也悲鸣着倒于血泊中。

    “我的马!”卫天冲不顾疼痛地大喊起来:“你……你杀了我的马!”

    他怎么也想不到,唐劫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来。

    他怎么会这么做?

    他怎么敢这么做?

    他怎么能这么做?

    所有人都看傻眼了,一起惊惧地望向唐劫。

    身上带着点点血渍,唐劫看了一眼还在抽搐的马儿,转向卫天冲,冷冷道:“小少爷,这山……登不成了。”

    卫天冲怔住了。

    那一刻,他看唐劫的眼神竟然流露出一丝恐惧。

    ———————

    ps:失眠,四点才睡着,起晚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