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二章 施法自然

    “这是给我的?”胭脂拿着手中的水粉惊喜问。

    唐劫笑嘻嘻道:“是,今天经过聚宝斋时,看到这是从涯海过来的新货,想起今天是胭脂姐姐的生ri。姐姐既然叫胭脂,这水粉与姐姐就再适合不过了。正好前些ri子太太赏了些银两,给二老买过药后还有些剩余,就拿来做寿礼了,还望姐姐不嫌弃。”

    其实她年纪并不比唐劫大,不过因为身份关系,卫府的下人一般都称呼太太的丫鬟为姐姐。

    胭脂白了他一眼,笑道:“你到是有心,只怕不是凑巧,而是特意吧。”

    唐劫笑而不答。

    栖霞界六大派,就以千情宗和天涯海阁女人最多,因此涯海国的脂粉素来也是有名气的,这小小一盒水粉,就算只是其中普通的,没有个七八百钱也是拿不下来,要说唐劫是一时兴起,胭脂是绝对不信的,不过也正因此,对唐劫越发有了好感。

    收了水粉,胭脂看看唐劫,道:“你也是个识趣的人,不错,好好做事吧。”

    说着就转身离去。

    她并没有给唐劫什么承诺,但唐劫知道,有了这一礼,至少胭脂以后不会再找他什么麻烦了。

    当然,胭脂的礼得送,其他下人的关系也得处好。

    好在他现在奉了小少爷的命摆弄花圃,要做各种花像。虽然之前的花像已做好,但小孩子贪新鲜,所以通常不过多久就要换一次。

    要不断换花样,就要有资源,需要铁丝架子等物,唐劫手里其实已经有了些权力,只不过卫天冲新鲜劲过后,不再注重过程,只注重成果,所以派来的小厮又收了回去。

    没有了监督,唐劫就可以贪墨其中部分物品,甚至有了一定的选购权,一些商家为了能做卫府的买卖,也会拍他的马屁,给些额外的好处,因此这灰se收入却是已经有了,虽然还不算多,但用来收买那些下人,拉拢关系已是足够。

    至于说贪墨……不贪墨当什么下人?

    那满世界想升官的干部们,还有公务员考场前堆起的长龙队伍,难不成都是冲着为民做主去的?

    辞别了胭脂,唐劫回到自己的花圃继续工作。

    搞园艺虽说吸引了小少爷的注意力,却也让他的工作量大增,使他研习阵道的时间少了。

    对唐劫来说,若不能在进学院之前尽可能完成对阵道的提升,以后都未必有多少时间研究。

    这也让他有些苦恼。

    今天他看着这满园的花草,心中突然一动。

    自己何不就用这花园来研究阵道呢?

    这段时间以来,为了避免被发现,他一直都是纯理论研究,对阵道真解上的内容已背得滚瓜烂熟,可以说就差实践的机会。

    虚慕阳的阵道讲究师法自然,到正合了眼下的情况。

    当然,这里是卫家,凶阵杀阵之类是不能摆的,不过一些幻化迷宫的阵型到是可以。如有必要,没准还能给小少爷弄个迷宫出来玩玩,就是手脚上需得小心,不能让人看出来。

    这卫府也是有灵师的,唐劫自问要想瞒过,就得在隐藏上狠下功夫。

    不同的需要有着不同的应用。

    阵势多用来防守,它就好比地球古代的城墙,是一些大门派存依的屏障。但是也有一些阵法会需要主诱敌入槲,这就需要阵法能够完美的隐藏起来。

    虚慕阳师法自然的理念正迎合了隐藏的需要,因此在布置隐阵方面他也极擅长,当初他能在何冲的追杀下不动声se的布下八门锁天阵,在未启动前不被对方发现就是这道理。

    既如此,自己就好好研究一下这隐阵的技巧。

    虚慕阳在阵道真解中,对隐阵有专门的论述,主要讲的就是如何隐藏。

    要隐藏阵势的存在,就必须将阵势自然融入于当时的环境中,使一草一木自然构建出阵势的需要,万物皆有灵,灵气在其中暗行,并因不同的组合而发挥出对应的作用。

    天地间有一些天生绝地,往往就是因为无意中符合了灵气运行的道理,成为天然之阵。

    唐劫要做的,就是需要了解这些花草每一种的灵气是何种xing质,如何运行,然后通过特殊的摆放使其自然结合。

    不过要把阵势弄成想要的图案,还能发挥效果,可就不那么容易了,就连虚慕阳的阵道真解上也没有记载,毕竟他从来没有园艺取巧的需要,所以唐劫只能自己研究。

    这一研究,就是大半年过去。

    这段时间他专心园艺与阵道的结合,却是没再出什么事。下人们收了他的好处,不会再找他的麻烦,到是侍墨侍梦上次被他差遣,心中怀恨,想要报复一时却又不知该如何去做。再加上小少爷最近对唐劫也比较喜欢,行事有了顾忌,所以这段时间到一直风平浪静。

    今天唐劫还在花圃里忙碌,他在制作一个园林迷宫。

    植物迷宫是最不容易被发现的阵法,观赏者就算在其中迷了路,往往也会认为这是自然妙用,不会想到是阵法作用。

    不过要将两者结合起来,可就不容易了。自然的迷宫是以错综复杂的道路为迷惑之本,而阵法却是通过灵气的运行产生的效果来发挥作用,两者的效果相同,存在的原理却截然相反,因此如果是站在外面看阵法本身的构成方式,其实与迷宫是完全无关的。

    为此唐劫也是费煞了脑筋,却一直没找到解决思路。

    今天他正继续研究探索,突然听到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咦?这是什么?”

    唐劫回头望去,只见一个婷婷玉立的小姑娘正从远方走来,身穿月白小花袄,足穿描金绣花鞋,头上还戴了个翠玉钗子,一步一摇,翩翩生辉,煞是好看,身后则跟着两个侍女。

    唐劫一看这姑娘,连忙施了一礼:“四小姐。”

    这四小姐,就是卫青松的女儿卫蝶,和卫天冲是堂姐弟关系,比卫天冲大了几天,在卫丹柏卫青松七个子女中排行老四,因此人称四小姐,唐劫之前也有见过两次,但都是远远一瞥,没什么机会说上话。

    这刻看她施施然走来,唐劫自然要见礼。

    卫蝶却是看着那满园草木,说:“你便是唐劫吧?这些ri子到也听了不少次你的名字,前些ri子我也来看过你的手艺,做得还不错。不过今次做得是什么,怎么竟看不出来?”

    唐劫忙回答:“是个迷宫。”

    “迷宫……”听到这话,卫蝶眼中竟是现出一丝无奈:“这卫家本身不就是个迷宫吗?何必再费这许多心力打造。”

    口气中竟是带着无限幽怨。

    旁边两个丫鬟一起轻咳,卫蝶却是恍若不觉。

    这和唐劫差不多大的小姑娘,看起来竟是满腹心事。

    唐劫只当没听出来,笑道:“卫府家大业大,说是迷宫也不为过。我这迷宫,却是小中见大,又有不同,如果四小姐感兴趣,也不妨试试。”

    “算了。”卫蝶摇了摇头:“这里面道路四通八达,我在外面看着眼就晕,真要进去了,还不知如何呢,也难为你费尽心思了,希望弟弟会喜欢吧。”

    她看看唐劫:“你如此费心思,想来也是对那洗月学院有志吧?”

    唐劫躬身道:“若是能去,自然是最好的。”

    他并不掩饰渴望,卫蝶眼中却流露出一丝不甘,恨恨道:“凭什么……凭什么你们下人都能去争取仙缘,我们女人却连争取的机会都没有,什么四小姐,我还不如个丫鬟呢!”

    说着一跺脚,已是转身离开。

    唐劫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心中亦是摇头。

    原来竟是为了这个。

    小姐甚至不如仆人有机会,也难怪她愤怒不满。

    不过唐劫觉得这对她也好,进了卫府这么多时间,唐劫也算明白了许多。

    这卫府表面堂皇,背后却不知藏了多少龌鹾,这位四小姐如果不想趟在这混水中,还是远离的好。

    没准卫家老太爷也有这种心思吗?

    正想着,唐劫突然心中一震,口中喃喃道:“表面堂皇,背后龌鹾……”

    脑海中浮现过卫蝶之前说的话“这里面道路四通八达,我在外面看着眼就晕……”

    “真该死,我怎么没想到这个?我真笨!”唐劫一拍脑袋暗骂自己。

    他突然发现自己完全没必要非得想办法将自然迷宫与阵法融合起来。

    自然与阵法的融合,就象是国产水墨画与油画的融合,不管你怎么努力,其实都是四不像。

    但是反过来想想,如果在自然迷宫中另布阵法呢?

    既然不能相融,那便简单相加好了。

    外面是自然迷宫,里面是迷宫阵法。外面的是用来忽悠旁观者的,是用来挡住真阵的,两者相互依存,自然天衣无缝,何必非得融合在一起?

    这就好比在大幅水墨画卷中的某个角落里,暗藏一点油画内容,若不注意根本看不出来。若是这水墨画本身就带有浓墨重彩的描绘,就更易隐藏了。

    隐藏!

    隐藏才是真谛,而不是真正的相融。

    有些时候,自己考虑的不是不够复杂,而是不够简单!

    这刻唐劫幡然醒悟,暗骂自己浪费时间,再度修改,这一次却不再强求相融,而是借着这自然迷宫隐藏真实存在的阵法。

    由于这阵法面积不大,作用只在有限地方,若是不以测灵之法观察,就算是灵师都未必能察觉。

    两天之后,唐劫大功告成,亲自带小少爷走了一趟。

    卫天冲在迷宫中转得头晕眼花也没能走出来,大感有趣,连呼好玩好玩,丝毫没意识到其中有灵阵在暗中作用。

    这也是唐劫第一次在真正意义上用阵道困住一个人,心中亦是欣喜,感觉这阵道到也颇为有趣,竟有几分喜欢上了。

    不由想起虚慕阳的说话,暗自纳闷,难道我真的对阵道有爱而不自知?

    其后的ri子里,唐劫不断的变着法子更换阵法,各种稀奇古怪的迷宫让卫天冲玩得乐此不疲。

    当然,为了满足这位小少爷的心情,偶尔唐劫也会暗中放卫天冲走出迷宫,卫天冲不知道是唐劫放水,只以为是自己厉害,便兴奋的大呼大叫,全不知自己的心情已被控制在唐劫手中,要他欢喜便欢喜,要他沮丧便沮丧。

    当一个人的心情被另一个人控制时,往往就代表着这个人已经为其所掌控,小少爷对唐劫也就越发另眼看待起来,离唐劫也越来越近,这使得侍墨侍梦看唐劫也是越来越不顺眼,原本消失许多的敌意又逐渐复发。

    这天卫天冲闲来无事,突发奇想,决定去迎龙山烧烤。

    这烧烤一词还是唐劫教他的,有时卫天冲和唐劫说话,唐劫也会给卫天冲讲些故事听,说一些趣事。

    现代年轻人经常自助烧烤,也就被唐劫随口讲了出来。

    对于在山川野地架着炉子自己烤肉串吃,卫天冲起初并未在意,这次却是不知道怎么想的,竟有心尝试一番。

    他决定把唐劫也叫上。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