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一章 园艺

    “哈哈哈哈!”肆无忌惮的笑声响起。

    唐劫缓缓站起,只见这花圃被这一扑一滚,已被糟蹋的不成样子。

    旁边侍墨傲然道:“以后记住了,少爷施了法,你就得照现在这样子办,莫要再让我们提醒你。”

    说着已大步走出园子,狠狠踏在唐劫jing心剪裁的花草上,将那些残叶败枝彻底踩断。

    另一名小厮侍梦也喊道:“还不快把花圃收拾干净,难道还想偷懒让少爷坏了心情吗?没用的东西!”

    小少爷卫天冲却是全然不在意,只是看着满地落花,眼中生光:“咦?没想到这花儿飞起来,到也是极好看的啊。”

    “少爷想看,我们便让这花儿全部飞起来。”侍墨已快速接口道。

    小少爷顿时大为心动,好在这时又有声音道:“胡闹什么?侍墨,你莫要给少爷出坏主意,要是让太太知道了,小心扒了你的皮!”

    只见远处已走来一名年纪稍大些的少年,却是这少年仆役们的管头儿文清,看着花圃被摧残成这样,文清显然也气得不清。

    那侍墨并不畏惧文清,只是哼了一声竟不理他。

    到是小少爷听到太太的名字,想到自己老娘的板子,心中害怕,只能休了心思,喊了声:“走啦走啦!”

    一行人扬长而去。

    文清见侍梦不理自己,心中恼怒,知道他是自恃将来有很大可能入学,所以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心中气恼却又没办法,看了看还站在花圃中的唐劫,没好气道:“还不快收拾好,还楞着干什么?”

    唐劫笑道:“却是要先找库房报备一下才能收拾的,否则就成了我的过失了。”

    文清见他笑,大感惊讶:“你辛苦成果被人糟蹋,竟然还笑得出来?”

    唐劫淡淡回答:“被糟蹋的是卫家的花草,不是我唐劫的成果,小少爷都不心疼,我又何必心疼。”

    文清见状,心中不满,低声道:“你知不知道他们这是在故意针对你?听说太太对你很满意,有心要调你到少爷身边,话是胭脂传出来的。”

    唐劫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却不接话,只是继续工作。

    文清见他不理自己,心中气急:“你不信我说的话?”

    “我信,不过那又怎么样?”

    “当然是主动出击啊!”

    唐劫用奇怪的眼神看看文清。

    他知道文清这是想借自己的手报复侍墨侍梦对自己的不尊重,不过在他眼里,这种手段和侍墨他们一样拙劣。

    打击,应当有明确的目标与意义。

    如果自己是侍墨,那一定不会是公然来摧残他的工作成果,而是暗中捣乱,比如偷偷给某些不该浇水的花浇水,或者干脆在半夜里跑过来毁掉他负责的花园,再给他栽一个“护理无能”的罪名,让太太赶出府去。

    如今这花草被压得遍地残枝,爽是爽了,却不是唐劫的工作失误,只是小少爷的任xing妄为,他们打击了唐劫的劳动成果,却对唐劫本身丝毫无损。

    无论是文清的挑拨还是侍墨的挑衅,都是如此,并没有体现出“打压”这个终级目的。

    所以说这帮小厮虽然懂得打压异己,手段上却还停留在以“出气”为主的原始层面,以打击报复为乐,而不是有着明确目标的去做事。

    因此唐劫也只是心中冷笑,只觉得对付这帮小屁孩真真是辱没了自己。

    可惜他要出头,那强者要碾,这弱者也得碾,但怎么碾则由他自己决定,而不是被文清挑唆着傻傻冲上去给人当枪使。

    这刻听到文清的话,唐劫回答:“我没兴趣。”

    “你……”文清看唐劫这样,心中愤怒,指着他骂道:“真是个窝囊废!”

    “窝囊就窝囊吧,仆人嘛,仆人不受委屈谁受?”唐劫回答。

    在机关单位工作那么多年,唐劫早明白了一个道理,就是凡事不要过于执着。

    无论他有多少理由,无论他有怎样的正义,如果有事没事就跟人斗起来,都只会领导心中留一个“好斗惹事”的印象。

    这绝对不会是什么好印象!

    至于说被侍墨欺负了一次?

    欺负就欺负吧。

    人生谁还能不受点委屈?

    不能够承受一点委屈的人,意味着也没什么承受力,抗不起什么重担。

    至于说暗地出手干死侍墨,唐劫更是想都没想过。

    卫府不是战场,容不下那么多的“杀伐果断”;栖霞界不是原始丛林,没那么赤/裸裸的“弱肉强食”;他唐劫更不是“天命之子”,犯不着你惹我一下,我就杀你全家。

    所以对这种事,唐劫压根没打算报复,那既无意义,亦无必要。

    眼看劝不动唐劫,文清只能说一句“自甘下贱!”,气得跺脚离开,唐劫却只是摇头晒笑。

    不过文清的说话也给了唐劫一丝jing醒,就是这卫府的下人关系大多盘根错节,相互帮助。

    今天胭脂还只是偷偷传了太太说过的话,将来他们若再长点心眼,来个栽赃陷害什么的,自己就真的麻烦了。

    虽然说太太是个jing明人,但一味地指望对方的jing明,终究是不可靠的。

    也罢,接下来就先和其他的下人也搞好关系,这种关系用一些银钱就能摆平。另外就是侍墨他们今天能来这一遭,明天只怕也会再来一次。若长期这样下去,花圃败落,就算不是他的错,只怕太太也会认为他无能。

    想到这儿,唐劫知道得先想个办法阻止他们继续糟蹋自己的花圃。

    可是要怎么做才好呢?

    这件事还得落在小少爷身上,定要他不忍才是。

    可惜小少爷并不懂得欣赏……

    等等,唐劫突然想到之前卫天冲之前看到落英缤纷时的样子。

    对啊!

    谁说男人就一定不懂得欣赏美的?

    其实有些事,只因常在身边,就未过在意罢了。

    卫天冲到底是个孩子,见惯了身边事自然不觉得稀奇,反到是一些新鲜有趣的东西更能吸引他。

    想到这,唐劫心中已知该怎么做了。

    这天夜里,唐劫破天荒地没有回屋研究阵道,而是在花圃里忙了一夜。

    那些小厮们只当他还在为收拾花圃努力,各自暗笑。

    侍墨与侍梦更是打定注意,第二天定要再次好好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妄想夺取自己位置的混蛋。

    第二天清晨,小少爷卫天冲起床,侍墨侍梦再度带着小少爷来到花园旁。

    就再要再度上演昨天的戏码时,大家却都惊呆了。

    只见花圃中的那些花儿竟是大变了模样。

    花圃中间竟是出现了一个大大的笑脸,用黑栗花与白菊构成了眼睛,用红se血樱花构成了嘴唇,用青se的大叶兰和线竹构成了脸部,用粉se的离水合构成耳朵,用蓝se的鸳尾花构成了鼻梁,用紫se的山杜鹃构成了头发,竟是一张栩栩如生的笑颜,看上去竟与小少爷有几分相似。

    “这……这是……”小厮们全部惊呆了眼睛。

    惟有小少爷大感有趣:“咦?这个好玩!这……这是我吗?”

    旁边唐劫已毕恭毕敬地答道:“是,小的昨夜见花圃受损,正修理间,无意发现这受损的图案竟是与小少爷有几分相似,一时心动,想若是能用这些花做成少爷的样子,必是有趣的,因此大胆试了一下,不知少爷是否喜欢。”

    相似个屁!

    侍墨等人一起在心中大叫,你们家花园滚一圈能滚出人形来?

    小少爷却已是大叫道:“喜欢,喜欢,这个不错!”

    他都喊不错了,这花圃摆的又是自己的样子,给侍墨他们一百个胆子,也是不敢过来糟蹋的,只能一起狠狠瞪了唐劫一眼,却又无可奈何。

    小少爷已问道:“你还能用这花做出什么来?”

    大家听到这话,一起暗叫要糟。

    果然唐劫已回答:“少爷需要什么,唐劫就能为少爷做什么。”

    用花卉摆出各种形态,使其更加结合现实的园林艺术,在地球上已是司空见惯的事,就连超市的大妈们都能用罐头或随便什么玩意摆出各种造型,但在这世界,却还是个突破,也难怪要让卫天冲感兴趣了。

    唐劫虽然不懂园艺,但总算见过,研究阵道对图纹也自有些了解。

    如果是专业的园艺师对唐劫自是不屑一顾,但是小少爷他们也不是专业的欣赏者。

    不专业的园艺师对上不专业的游客,到也能糊弄出一些惊叹声。

    这刻小少爷已兴奋道:“那你能摆出我娘的样子吗?”

    唐劫吓了一跳,心想这小子这么这么没谱,连他妈的样子都要摆。

    小少爷年纪小,又是男孩子,摆个样子出来没什么事,太太却是家里的主事人,摆出来让仆役们每ri经过有事没事看上几眼……这你妹妥妥地是作死的节奏啊!

    好在卫天冲自己也知道这事不对,及时改口:“不,不要她,你说你还能摆出什么?”

    唐劫回答:“这只是平面之图,如果有足够的材料,小的还可以为少爷摆出立体的,比如飞鸟走兽,花鸟鱼虫,可以站立的小人。如果少爷喜欢,小的还可以为少爷制作一尊花像,旁边再制上侍墨和侍梦伺候……”

    侍墨侍梦一起心中大骂,谁要你摆老子。

    小少爷却是大喜:“有趣,有趣,既然这样,那你就摆出来给我看看。”

    “需要材料才能做出来。”唐劫回答。

    “没有问题,要用什么你跟文清说,就说是我的意思,你要多长时间能做出来?”

    “至少十天半月。”

    “太慢了啊。”

    “要是有人帮忙,就能快许多。”

    “好啊,我让他们几个帮你,听你吩咐。”小少爷手一挥,自己的小厮们已全部划拉给唐劫了。

    侍墨侍梦听得面面相觑,怎么一转眼,自己成唐劫手下了?

    唐劫似笑非笑,躬身回答:“是,少爷!”

    于是打这开始,静心园的一帮小厮便开始跟着唐劫做事了。

    侍墨侍梦几个起初还有些担心唐劫趁机收拾自己,但唐劫却没并没有这样做,反而趁机和大家拉近关系。

    巩固自己永远是比打击对手更重要的事,宽恕对手更是比打击对手更容易迎来尊敬,唐劫很清楚这点。

    这一做法果然引来了大家的好感,就连府里的一些老人也觉得唐劫不错——他们很清楚的知道侍墨等人对唐劫的敌意,唐劫的不报复,使他们对唐劫分外欣赏。

    小少爷没了小厮们在身边胡闹,于是有事没事也过来看唐劫怎么摆弄,有时甚至亲自动手帮衬几下。

    当然,他不帮衬还好,越帮越忙,只是大家没人敢说他,他到是越玩越开心。

    花园一时间成了静心园最热闹的地方,没过多就,一个个花像就竖了起来。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被唐劫做出来,有人像,有玩偶,有亭台楼阁,竟是将这小小花园弄得别有洞天,趣味盎然。

    当然,考虑到大家的接受程度,唐劫没敢弄一些太过离奇的东西,主要还是常见之物。

    尽管如此,待到完工之后,这花园还是小小震惊了一把古府,就连古府的老太爷老太太还有老爷太太都来参观了一回。

    这也是唐劫第一次见到老太爷老爷等人。

    家主卫丹柏是个相貌堂堂的中年男人,不说话也自有威严,这人最重规矩,对唐劫的这一套并不喜欢,但是古家老太爷对此到是颇感兴趣,认为虽有些哗众取宠,却也横生妙趣。老人家在府里的时间长了,对熟悉的东西早已腻歪,如今眼前一亮,自然是对唐劫夸奖一番。

    老太爷老太太喜欢,那就算是家主卫丹柏也不能不喜欢。

    为此太太卫郑书凤赏了唐劫五两银子。

    唐劫拿着这五两银子回家,给吴家二老买了大量的补药,为他们调理身体,太太得知,对唐劫就更是满意了,而那小少爷卫天冲与唐劫也因此越发熟络起来,对唐劫也再不象之前那般无视了。

    这一切落在侍墨等人眼中,自然不是滋味,就连卫家的其他下人看唐劫,眼神比以往也自不同了许多。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