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章 卫家少爷

    当天晚上,秦管事就来道喜,得知唐劫入选,喜的二老一夜都没睡好。

    隔ri上午,卫府来人把唐劫领了去。

    唐劫没再见到太太的面,只来了个姓牛的老爷子,带着唐劫往府里走。

    穿过清幽水榭,走过林荫小道,绕过雄奇假山,踏过紫檀木桥,两人来到了静心园,看到眼前那一片嫣红柳绿的花圃,唐劫知道,这就是自己以后工作的地方了。

    牛老爷子指点唐劫这些花草该如何养护,如何修剪。唐劫带了个小本子,一边听一边将这些指点纷纷记下来,看到此点,老爷子到是颇感满意。

    来卫家做事的少年仆役们,大多是奔着仆学去的,因此往往无心正途,并不用心在自己本该做好的事情上。

    看唐劫如此专注,至少还分得清什么是本职工作,什么是额外追求,这使老爷子对他好感大增。

    在讲过基本的养护之道后,牛老爷子说:“养护花草其实并不难,只要按规矩办就行,关键还是用心。现在你新来乍到,有什么不懂尽可问我,我就住在旁边那小屋里。可要是你一个月后还天天来烦我,那我可就不管了。”

    “是,小的明白了。”唐劫很恭敬地回答。

    老爷子这才满意点点头,又为唐劫讲起了静心园的情况。

    既然要在这里做事,总不能连这里有什么人都搞不清楚。

    静心园的人其实并不多,除小少爷卫天冲外,还有六个小厮,两个护院和一个老妈子。护院都是些成年的江湖武夫,一般不出现在静心园中,可以不考虑,老妈子就更不用理会了。

    六个小厮里,地位最高的是文清,他是静心园的仆役头儿,主要负责安排少爷的ri常活动,监管人事与财货。他的年纪也是最大,今年已经十六,仆学无望,因此反而是最没威胁的。

    然后就是侍墨和侍梦,这两个的名字都是太太亲自赐的。赐名的一般都是卖身仆,象唐劫这样的则属于帮工,并不属于卖身,因此无需赐名。

    卖身比起非卖身的最大好处就是卖身可以直接成为贴身仆人,如侍墨侍梦的贴身仆人身份就是这么来的。

    侍墨是伴读,负责陪小少爷读书,伺候笔墨。侍梦则主要负责打理少爷的房间,整理床褥,端茶送水。

    他们也是最贴近小少爷的人,可以说是仆学最有力的竞争者。

    事实上不管哪个大家族,大多数的仆学都是从这两个位置上出来的,当初的吴幸就是卫天志的伴读,只不过他是顶替原伴读上去的,因此无需赐名。

    除这二人外,还有三个小厮负责屋外的杂活,跑腿以及随时听用,再加负责花圃的唐劫,正好四个,一共七人。

    至于说饭菜衣服之类的,都是由大房的下人负责,到不用他们这些少年仆役cao心。所以这些少年仆役的工作其实还是很轻松的,反正也就是围着小少爷身边转,他说什么就干什么是了。

    但事实上,除了侍墨和侍梦外,其他小厮并不容易接近小少爷。

    眼看着小少爷求学在即,他的意向直接决定了谁有可能成为未来的仆学,因此侍墨和侍梦两人向来看得很紧,几乎不给其他小厮表现的机会。就算要接触,这两人也是寸步不离小少爷。

    别人家十二三岁的孩子可能还在顽皮不懂事的阶段,大家族的少年仆役们,却已经开始为自己的未来进行血拼了。

    这刻正在说话间,对面突然呼啦啦冲出来一彪‘人马’,为首的是微有些发胖的半大小子,身穿火焰将军甲,手中拿着一根竹鞭,跨下还骑着一个人,后面跟着四个小厮,个个戎装打扮,手里还拿着去了尖的木制长枪,呼喝着就冲了过来。

    唐劫被这军容惊了一下,旁边牛老爷子已躬身道:“小少爷!”

    唐劫明白这就是正主了,也忙低头问安,偷眼看那小少爷身上的火焰将军甲,心中纳闷他怎么穿得上这沉重铠甲的。

    正好一阵风吹来,那将军甲竟是飘动了几下,感情是纸糊的,心中暗笑不已。

    这是那小胖子已到两人身前,一勒跨下小厮的脖子,吁了一声,队伍停下,小胖子对牛老爷子道:“老牛你怎么来了?”

    老爷子笑答:“府里新来的花丁,太太让我带他来熟悉一下。”

    旁边一名细眼小厮立刻凑到小胖子耳边轻声说了几句,小胖子这才瞥向唐劫:“你就是收了我家三贯钱的那个花丁?”

    唐劫低头回答:“是,小少爷,唐劫向小少爷问安。”

    小胖子哼了一声:“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嘛。”

    旁边那几名小厮已是一起嘿嘿笑了起来,少年人不知掩饰,幸灾乐祸的意思彰显无疑。

    这些仆役为了仆学位置,本就互不和睦,好不容易来了个新人,竟然从卫府拿每月三贯钱,比他们都多,自是越发的让人看不惯了,因此一有机会立刻嘲讽。

    唐劫也不羞惧,只是淡淡道:“小的自是不怎么样的。不过蒙太太厚爱,必殚jing竭虑做好本分。”

    他这么一说,大家的笑声立刻憋了回去。

    人是太太挑的,再笑,那便成了笑太太有眼无珠了。

    小厮们或许有不懂事的地方,却绝不包括这个。

    就连那小少爷也不敢说自家娘不对,看看唐劫,哼了一声:“我们走!”

    重新跨上‘战马’,竟是就这么离去了。

    眼看一群人离开,唐劫微感诧异,问旁边牛老爷子:“这小少爷怎么这样的装扮?”

    牛老爷子叹口气:“小少爷对修仙并无太大兴趣,一心想成马上战将,说什么不想修仙,每天闲着没事就在家中玩骑马打仗,老爷太太为这也是愁得很啊……”

    唐劫笑道:“原来如此。不过这也难怪,修仙讲究的是追求天道,逍遥物外,哪里比得上世间如锦繁华。”

    “可人生苦短,百年匆匆啊。”

    “若为永生就要清心寡yu,那与草木顽石又有何异,反不如jing彩一世来得好。”

    牛老爷子吃惊地看唐劫,没想到他会说出这种话来。

    唐劫却是笑道:“我只是从他的角度考虑问题。对于小孩子来说,衰老与死亡还是太遥远的事,丰富jing彩的人生才是追求。他之所以想当将军,追求的未必是将军这个位置,而是将军的威风。其实修仙界也有许多jing彩,只是他大概被家中灵师每天苦修的样子吓着了,所以心生反感,再加上家中压力,过犹不及的表现吧,并不奇怪。但只要他真正明白修仙的好处,自会改变想法……”

    牛老爷子何时听过这种话,大为震惊:“可你也只是个孩子。”

    “经历过死亡的孩子。”唐劫淡淡回答:“成长与年纪有关,更与经历有关。”

    他指的是小河村与虚慕阳的离世,但在老爷子听来,却是他曾经遭遇以及吴家门前险些“冻死”的命运,心中感慨,叹息一声,便不再说什么了。

    从这天开始,唐劫算正式在卫家上工了。

    卫家的花丁还是相当轻松的,每ri里就是为那些花草浇浇水,去一下虫,修剪枝叶。卫家小少爷一个男孩子,对于花草这类东西无爱,平ri里也只是偶而看一眼,唐劫做得好不好,他根本就发现不了。再加上又有侍墨侍梦紧紧相随,因此除了第一天和唐劫说过话外,后面的几天里,竟是连喊都没喊过唐劫一次。

    唐劫到也乐得轻松,每天做好自己的事,就去卫府给他安排的房间研究虚慕阳留下的阵道真解,这也是他这段时间用功最多的地方。

    到不是他改了主意要追随虚慕阳,而是没有正式修炼功法,藏象经又不允许无节制苦练,多余的时间无处可用,只能用来干这个。考虑到将来要打开九绝诛仙阵,就算他不爱也得学。以后入了学院,他可能没时间再研究阵道,因此更要抓紧现在的时间。

    至于卫家小少爷,他并不急。

    距离进入学院还有三年的时间,时间足够。

    再说在不了解小少爷的情况下贸然接近,也未必就是好事。还不如先从旁观察,了解清楚小少爷的喜好,比如他喜欢吃什么,穿什么,xing情如何。等对小少爷了解透彻了,再接近也可以少犯些错误。

    一次成功的行动,永远比十次不成功的行动要有效得多。

    就目前看来,小少爷的本xing其实还不坏,太太对他的管教也算严厉,只是每ri里被一群拍马屁的小厮捧着,难免骄纵了些,但本xing还是可以的。否则如第一天唐劫的回话,一些xing情暴戾的小少爷心气不顺,没准就是一顿鞭子下来了。

    或许是看唐劫“jing乖”的缘故,那几名小厮见唐劫“安分守己”,所以接下来到也没再找唐劫的麻烦。

    不过唐劫的说话到是被牛老爷子传到了卫家太太那边。

    卫家太太是个jing明人,听了这话后心有所悟,没过几ri就请来了一位在外闯荡多年的巅峰灵师和一位苍龙府的守备将军来做客。席间那守备对灵师恭敬至极,一口一个仙长,那仙长得了卫家的好处,更是将自己多年经历娓娓道来,讲到jing彩处,听得小少爷也喜不自胜,恨不得自己化身仙人行侠仗义一番。而那守备受其所托,大肆倾吐军人的苦水,羡慕修仙的ziyou通达。

    卫家的灵师多是刚入脱凡境便无所成之人,算得上是踏入修仙界中最没前途的一批,真正有前途的也不会接受卫家这种“小家族”的聘用。

    这次卫家请的却是真正的修仙界中人,带给小少爷的感觉自不一般。再看那守备的低姿态,渐渐知道将军在这世界的地位是极低的,于是这当将军的心便渐渐消了。

    每ri里虽依然玩耍不休,却不再是骑马打仗的游戏,偶尔也会身披道袍施法了。

    木剑一指,一名小厮便“口吐鲜血,倒地身亡”,小少爷哈哈大笑,仿佛自己已然成仙得道。

    这件事让卫家太太对唐劫又多了几分好感,只觉得这孩子成熟懂事,便起了将他调到小少爷身边督促他好好读书的心思,不过想想唐劫来的时ri尚短,决定先看看再说。

    不过她随口的几句话,却还是被身边的丫鬟胭脂传到了侍墨耳中,也就是当ri的那个细眼小厮。

    这一天,唐劫正在花园中认真修剪,眼看工作完成,花圃被打理的井井有条,自己的手艺明显大涨,心中也颇有几分自得,但想到卫家小少爷有眼无珠,不懂得欣赏,自己这媚眼却是抛给瞎子看了,不免又有些可惜。

    就在这时,卫少爷突然冲了过来,身披道袍,手持法剑,对着唐劫遥遥一指,喊了声:“看我无上仙法,倒!”

    唐劫一楞,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只听一声怒喝:“还不倒下!”

    侍墨已飞身而上,猛地扑向花圃中的唐劫,抓着他一起向着花圃倒去,在花圃中翻滚着,压倒花苗无数,掀起落英纷纷……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