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九章 入府

    秦远这一句稍等,直接就让唐劫又等了数月。

    直到六月,秦管事终于带来一个好消息——有空缺了。

    前些ri子卫家一名负责打理花园的小厮得急病死了,正需要补缺。消息传出后,卫家的几名管事都向府里推荐了人手,秦管事推荐的就是唐劫。

    次ri上午,秦管事带着唐劫进了卫府。

    作为苍龙府的五大家族之一,卫家的家底果然非比寻常。

    整条青云街,仅卫家一家就占了有大半条街,有房四百余间,其中光花园就有六处,居住其中的共有近三百人。

    卫家目前辈分最大的自然是卫老太爷,卫老夫人。

    老太爷夫妻育有二子二女,皆已婚嫁。

    长子卫丹柏为现任的卫家家主,有一妻二妾,正室卫郑书凤育有二子一女,长子卫天志现在洗月学院,次女卫清儿则去了千情宗的幻心书院,最小的儿子就是卫天冲。还有一子一女因是庶出,没有继承资格,却是连学院都没机会入的,某些方面还不如仆人。

    天志,天冲,从其名就可看出卫家志向,那是奔着老天爷去的。

    卫丹柏得子时,卫家在苍龙府已然成势,因此考虑的早已不再是赚钱,而是修仙得道了。

    可惜他们根基尚浅,至今家族中尚无真正的属于自己的修仙者,只有一些重金外聘的灵师,与金,张,古三家依然不可比。只要卫家能出个自己的灵师,便可保家族百年不失。若是能出个天心境,那卫家就不再是苍龙府卫家,而是灵州卫家了。

    至于国级家族,那就要有多个天心境,再加家族本身有自己的衣钵传承才作得数了。

    除卫丹柏外,老太爷的次子卫青松也育有一子一女,长子卫明,小女儿卫蝶。

    其中卫明也已于前年进入学院,不过和卫天志一样,门开下品,修炼艰难。比起卫丹柏,卫青松能给儿子的资源更少,因此老太爷对这一脉已是不抱太大期望,所以卫家的主要期盼就在这卫天冲身上了。

    卫家重男轻女,对女孩子的修炼却是不甚上心的——没必要为别人家的媳妇耗费宝贵资源。

    也正因此,修仙界女修不多,不是因为她们资质不好,而是来自家族的助力远比男子少得多。那卫清儿据说还是因为天赋极佳,被千情宗看中后主动带走的,否则只怕现在还在家中待字。

    卫家几百号人,可以说全部就是用来服务卫家这些大大小小的老爷太太少爷少nainai们的,而唐劫要应聘的花园杂役,正是小少爷卫天冲住的静心园。

    正因如此,这次的仆役之争也显得特别激烈。

    除大管事秦远带来唐劫外,二管事和三管事也各带了一个小子,此外还有卫家的一些外房主事推荐,总计十八名少年,此刻就站在卫府太太郑书凤前,一起向太太问安。

    总算这时代没有清朝那么恶心,下人不用自称奴才,也不用见人就跪。

    实际上这个时代更有些象地球时的唐朝,风气较为开放,虽然也有各种上下规矩,但仆人还不至于是贱民,也有自己的尊严。

    毕竟能够修仙的世界,本身就是一个充满机会的世界,即便是最穷苦的人,都有可能一飞冲天。

    因为是给儿子选仆从,卫家太太显得格外郑重,亲自来挑选。

    这刻她端坐堂前,一袭百蝶穿花的红缎衫,头上缀着翠玉珠钗子,身后还有两个女婢在轻轻摇扇。

    先是喝了口茶水,这才慢慢道:“都先报上名来吧。”

    十八名少年一一报名,旁边自有文书记录在册。

    然后太太道:“有识字的,举一下手。”

    十八少年同时举手,文书便在十八个名字前各打上勾,表示此关合格。

    其实苍龙府中少年,但凡出身寒门者,少有识字。

    但这次举荐的大多是府中老人,对卫府的要求比较清楚,是绝不会挑些不合格的人来的。

    即便是唐劫在事前也被秦远反复问过多次,确认其条件合格才接受。

    唐劫识字是在小河村就开始的,他本就有很好的学习底子,学起字来很快,跟了虚慕阳后,更是每ri闲着没事还要练习书法。

    按虚慕阳的说法,字都写不好,画什么符?

    他本以为这次过来的十八人总有少许不识字的,没想到却个个准备充分。

    那太太又道:“会算术的,举一下手。”

    这次总算有几人没举手了,但大部分依然举起了手。

    卫家太太再道:“有在大户人家做过事的,举手。”

    这次举手的人更少了,只有唐劫和另两名少年。

    卫家太太便细细问过三人做事的经历,唐劫早在吴家时就编了自己在大户人家的经历,经历了半年的圆谎过程,如今更是驾驭轻熟。

    听过之后,那卫家太太才问道:“你们都种过些什么花,说来听听。”

    这个却是没多少人说话了。

    普通的花卉,卫家不稀罕种,说了也没用,那名贵的花草,寒门少年也没资格摆弄。

    大家互相看看,见都没人举手,一起松了口气。

    反到是唐劫想了想,举手道:“小的养过千盏花。”

    所有少年同时脸se剧变。

    “哦?”卫家太太来了兴致:“说说看,怎么养的。”

    唐劫定了定神,回答:“千盏花,一种针形花,根茎叶均有尖刺,是一种极为耐旱的植物,其茎可入药。若能培育十年,可具一定灵xing。每三年开一次花,由于针叶众多,因此花开时若有千花齐放,故称千盏花。”

    “好,很好!”卫家太太满意点头:“这也是从你以前跟随的人家学到的?”

    “是。”唐劫回答:“千盏花不喜chao湿环境,因此北方居多,到还不算罕见,反到是在苍龙府便少了许多。”

    其实这花是他当初买宅子时,那之前的人家留下来的。

    唐劫听说这千盏花开起来漂亮,便留下来照顾,可惜照顾了半年多,也没见过它开花一次,没想到却在这用来答题了。

    卫家的花园肯定不止这一种花,但是先懂一种的,肯定比不懂的要好。

    “没错,正因此更应当小心呵护。”太太这刻笑道,然后转头对其他人说:“你们没养过什么名贵花草,原也不怪你们。若是卫家种的花与寻常人家无异,没的还掉了自己的身价。所以你们也不要急,不懂的可以学,卫家自会有人教你们。”

    大家听到这话,一起松了口气。

    唐劫到是有些可惜,虽然没指望凭这点能被选上,但就那么点优势不能发挥作用,终归是有些可惜了。

    这太太到也好xing子,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的抛出来,看样子是务必要将这些少年盘根究底查个清楚的。

    说到表现,十八名少年谁也没唐劫好。

    不过唐劫自家知自家事,他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来历终归有些问题。

    虽然有吴家二老担保,总还是比不上这些少年土生土长,知根知底的好。

    好在这件事上,他已有了计较,因此不怕太太关心得多,只担心她关心得少。

    又问了些问题,太太这才悠然道:“如果你们进了卫家,觉得拿多少工钱才算合适?”

    这个问题问得就jing妙了。

    好在这些少年也都有准备,有那伶俐的率先回答:“自然是太太说了算,太太给多少就是多少。”

    “正是正是,能为卫家做事,是小的几生修来的福分,岂有为要价之理。”

    更有那为求机会不惜一切的少年,大声道:“只要能入卫家,小的愿分文不取!”

    这些少年大多年纪不大,这刻却表现得成熟懂事,唐劫心知,多半是自家大人早就教好了的。

    眼看这刻大家纷纷表态,唐劫想了想,却是回答:“若是太太愿意,唐劫希望能得每月工钱三贯。”

    三贯钱,那就是三千文铜钱,相当于三两银子。

    也就是说,唐劫要求工资三千。

    这个价钱要搁在现世,那是正常的,但是对卫家的少年仆役们来说,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从来没有人敢要这么高的价!

    一时间,所有少年全部惊愕看向唐劫,秦远更是大吃一惊,这小子疯了吗?竟然敢向卫府要三贯钱?

    就连卫家太太也吃惊地看着唐劫:“你要三贯钱?”

    唐劫面做难se,咬了咬牙道:“是!还请太太谅解,小的出来做事,固然是想攀卫家这高枝,可更重要的还是想为义父母挣些家用。”

    “为吴家二老,他们钱不够用吗?”

    “那到不是。”唐劫已回答:“只是义父年事已高,年轻时劳作,落下了病根,如今每到yin雨天就会筋骨酸痛,全身乏力。苍龙府又是水分充足的城市,雨季较多,小的想为养父母买些灵药,可灵药价钱奇贵……”

    唐劫没有说下去,太太却是已经明白了。

    “原来是这样。”太太点点头:“你的事,我听秦远说过,说起来到也巧,竟也是被吴家二老从雪地里拣来的,平ri里待二老不错,街坊里也颇为称道,难得你知恩图报,到是个好孩子。”

    说着,太太笑了笑:“好了,今天就问到这儿,你们都先下去吧,等选好了,自会通知你们。”

    十八名少年纷纷离开。

    回到吴家,吴家二老忙问唐劫情况如何,唐劫一一回答。

    一听到唐劫竟然要价三贯,二老同时悲呼,老太太更是抱怨道:“你这孩子,平ri里挺伶俐的,怎的今儿个就这么不懂事了呢。那人家的孩子都是不要钱的想往里送,你却是要三贯钱,这真真是……没希望喽。”

    唐劫也不解释,只是笑道:“没希望就没希望吧,能在二老前伺候你们,也挺好。”

    二老一起叹气,却也无奈。

    这边十八名少年走了,那卫家太太却还在一个个看着资料,身后的两个小丫头看着四周无人,到是自顾自说起话来。

    这个说我看那姓李的少年不错,那个说我看刘姓少年更合适,一边就说,我看你是chun心动了,看人家俊俏吧,两人便一起打闹起来。

    卫家太太听得好笑,摇摇头,轻咳一声,两个小丫头这才一起闭嘴,忍不住又悄悄笑了起来。

    卫家太太道:“笑什么呢?”

    一名丫头回答:“回太太,是在想刚才那个叫唐劫的少年,竟然敢要三贯钱,到也开得了口。”

    “就是就是,还真以为这卫家求着他进呢。”

    她们说话间,正好秦管事进来,听到这话,忍不住也红了下脸,躬身道:“回太太,那些小子都已送回去了。”

    “恩。”

    秦远想了想,又道:“今ri那唐劫所说,太太切莫放在心上。”

    “放在心上?”太太回了一声:“你指什么?”

    “就是……那三贯的工钱。”秦远回答。

    太太慢条斯理的喝了杯茶:“怎么,你觉得我卫家拿不出这几贯钱来请人吗?”

    “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那小子不懂事……”

    “我到觉得他很懂事。”太太已回答:“吴家二老救他一命,他便拼着没了前途,也要照顾二老,可见心地善良,其xing至诚。小小年纪,就懂得百善孝为先,这是好事啊。”

    说到这,卫家太太叹了口气:“要知道这世上不是什么人,你对他好,他就一定会回报你的,这天底下,忘恩负义之辈还少了吗?所以挑选仆役,首重就是忠诚。聪明伶俐固然好,至诚禀xing更重要啊!”

    秦远大喜,知道这事儿有门了。

    旁边一个丫头却说:“可是那小子来历到底是浅了些,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秦远心中大怒,又不敢斥责,还是太太哼了一声:“你是拿了李家的好处,帮衬着说好话吧?来的时间短又如何?也不是什么人都需得身家清白的。那亲兄弟有反目成仇的,一饭之恩也有涌泉相报的。我为何力排众议让秦远来当卫府大管家,不就是因为他知恩图报,是个靠得住的人吗?这唐劫来历虽有些不明,但人品厚道,心xing不错,我看啊,比那有根底的更靠的住。”

    “那岂不是要每月多付三贯钱了。”另一小丫头嘟囔道。

    太太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用尖尖手指在丫头额头上戳了一下:“看你小心眼的样儿吧,几贯钱算什么?为了卫家能出个灵师,老爷就是百万两的银子都舍得砸下去,真真是没见识的。再说了,那吴幸现在也跟着天志在求学,他要是知道我们家别的少年不挑,偏偏挑了他们家最贵的那个,也该认为是对他家的提前照顾吧?所以啊,这事就这么定了,就选这个唐劫!”

    “太太明鉴!”秦管事一躬到底。

    ——————

    ps:抱歉,睡过头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