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八章 秦管事

    天未亮时,唐劫便起来打扫庭院。

    院子里传来沙沙的声响,唐劫一下一下地挥动着扫帚,灵气在身体中穿行,穿过每一条脉络,最终归于无形。

    但每一运足全身,却总有那么一丝灵气最终会隐于他的血脉中,使唐劫全身的力气大涨。

    这是唐劫在那次挣脱束缚后发现的,他发现原来藏象经在修炼过程中,不仅可以用灵气扩张经络,更可以融于血液,增长力气。

    以灵气炼血,炼骨,炼五脏六腑,那是脱凡境才可以做的,也正因此才被称为脱凡,因其脱离了凡人体质。但藏象经却在灵台初开之际就能炼体,这让唐劫又惊又喜。

    那时他便意识到,这只怕就是藏象经真正隐藏的功用。

    虚慕阳一直都认为藏象经为兵主所撰,效果肯定不是单纯的冲击玉门那么简单,现在看来,他没有错。只不过他误以为藏象经的作用应当是玉门九转,却没想到是提前炼体。

    这也难怪虚慕阳会没想到。

    仙人以法术称雄,玉门才是最重要的,它直接关系到修炼的速度,谁能想到藏象经却是另僻蹊径。至于为什么这样,在完全打开兵主所藏之前,唐劫知道自己是找不到答案的。

    这刻他将庭院打扫干净,藏象经也已修炼过一遍,只觉得全身气力再涨。虽是少年,力气比起成年人来却已没多大差别,心中亦是欣喜。

    门咿呀一声开了,吴老太从屋里出来,看到唐劫已将庭院打扫干净,笑道:“你这孩子,又这么早起来做事。”

    唐劫已笑道:“我蒙二老救命,这恩情就算粉身碎骨也难报答,这打扫庭院又算得了什么。nainai您先歇着,我去厨房烧水。”

    “哎呀不用动了,你来了之后,我们两人都没事做了,什么活儿都让你干完了。”老太太无奈道:“我这把老骨头都没个松劲的地方。”

    “那我就跟您敲敲背。”唐劫笑着走过来,搀着老太太坐下,竟是专心为她敲起背来。

    他这敲背手法是跟他前世的父亲学的,动作专业,手法到位,轻重又把握得极好,竟是让老太太舒适无比。

    吴老汉出来一看这局面,不由笑道:“这到是真真会享受了,你啊,都成卫家老太太了。”

    吴老太没好奇的白了丈夫一眼,笑道:“我看啊,就是卫家老太太都没我舒坦,小劫这手法啊还真是要得,敲得我全身舒服,人都好象年轻了几分。嫁给你到现在,没想到今儿个才算享受了一回,也算没白来这人间走一遭。”

    “既然nainai喜欢,那以后小劫就天天为您敲。”唐劫笑道。

    “好啊!”吴老太已是没口子的答应。

    唐劫本就是个会做人的,这几天住在这里,将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又不要工钱,只需一ri三餐,有个落脚地儿就行,当真谁家的仆人也没这么便宜,怎让老太太不欢喜。

    其实有时候讨一个人喜欢真得很简单,会说话,会做人,会做事,只要把事情做漂亮了,自然就有人欢喜。

    吴家老夫妻本身也不是什么见过世面的,唐劫能哄的虚慕阳,应对这老夫妻就更加简单了,伺候得二老如上了天堂般,再加上本身老来寂寞,子女不在身边,有唐劫陪伴,对唐劫是越看越喜爱,直当是自家孩子看待了。

    “既然这样,你以后就留在这里,哪儿都不用去了。”吴老太笑道。

    “那可不行啊,nainai,小子我还得出去做事呢,总不能天天靠着您二老吃饭吧?”唐劫笑答。

    “你年纪还小,做事不急于一时。”

    “您别看我年纪小,力气可不小,大人的活我都能做。再说二老救过我的命,又收留我,我伺候你们那是天经地义,哪能再在这里白吃白喝。”

    吴老汉想了想,点头道:“说得也是。”

    吴老太眼睛一瞪:“老头子你说什么呢?你还真想让小劫出去啊,咱还养不起一个孩子了不成?”

    “诶,话不能这么说。”吴老汉挥手道:“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唐劫要不是一路苦过来,也未必能有现在这般伶俐,我到觉得让他出去做事对他有些好处。你要是觉得过意不去,他的钱你可以不收嘛,给他攒着,留着将来取媳妇用。”

    吴老太想想也是,低头沉思了一下:“那好,不过既然是你的意思,那这事就落在老头子你身上,你给小劫找份好点的伙计做做。”

    “我?”吴老汉呆了呆,苦笑道:“我到哪给他找事做去?再说也得看他会些什么。”

    唐劫敲背的手慢了下来,低头回答:“爷爷,我出手贫苦,除了种地,却是什么都不会的。”

    “什么都不会?”吴老汉的脸立刻垮了下来:“这可就有些难办了。你以前没做过事吗?”

    “到是有过。”唐劫道:“有段时间曾在我们那儿的一户人家做过童仆,那里的人家还算喜欢我,对我也颇为照顾。不过马贼来了……”

    他没再说下去,声音已带着低泣。

    老两口明白了,一起叹气。

    还是吴老太说:“哎呀,不说这些伤心的事了。难怪小劫你把家里收拾的这么好呢,感情也是跟过大户人家的。对啊,老头子!”

    吴老太突然叫了起来:“你何不问问秦管事,说不得能让小劫进卫府做事呢?”

    吴老汉立刻皱起了眉头:“这个……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吴老太已喊道:“你救过秦管事的命,那年的冬天,他不和小劫一样,差点冻死在咱家门口吗?说起来也真巧,没想到二十年后,小劫也会这样。秦远现在好歹是卫家的大管事,对咱们也不错,你去说说,我看这事啊,能成!”

    “可是卫家不收来历不明的人,就算秦管事也未必做得了主。”

    “怎么就来历不明了?”吴老太瞪着眼睛喊:“小劫现在是咱们家的人,他是……他是……他是我的继子,我吴余荷花难不成还来历不明吗?如果还不够,就说他是你在外面偷人生的私生子!”

    吴老汉一听大臊:“这都说的什么话呀!我都五十有六了,到哪儿再去偷生一个十二岁的孩子,你这话传出去,让我在街坊间怎么做人啊,真是……真是……”

    吴老太却是撇嘴:“幸儿今年才十七,不也是你老来得子啊?”

    “那怎么能一样,那时我还没到四十,自是还有……还有……还有力气的。”吴老汉挤了半天,挤出个力气二字。

    “小劫比幸儿也小不了多少。”

    “胡闹!”吴老汉被妻子气的连连甩手。

    唐劫听着老夫妻拌嘴也笑了,不过下一刻他已跪到吴老太身前叫道:“唐劫愿认二老为义父义母,还请二老收容,从此尽人子孝道!”

    “还是这孩子说话可人。”吴老太笑着挽起唐劫:“诶,乖孩子,既然你都跪了,那我就不客气收了,快起来吧。”

    然后看着丈夫:“怎么,你还不乐意啊?我看小劫能给你做义子啊,是你的福气!”

    “这……这……”吴老汉摇摇头,终究是却不过老婆心意,终于点头:“好吧好吧,我答应就是。”

    想想自己临老竟然又收了义子,这事到也有趣,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你还不去请秦管事来家里坐坐?”

    “我自会去请的,不过这事急不得。唐劫来咱们家到底也没几天,总得先住些ri子,让街坊都知道他来历情况,互相熟悉了再请。要不然秦管事问我这孩子到底怎么回事,咱们都说不上来,你让人家怎么举荐啊!”

    私下里,吴老汉也觉得需要再看看,这人的品xing,一天两天看不出来,总是需要时间慢慢了解的。

    “这到也是。”吴老太嘟囔了一句,看看唐劫,唐劫已笑道:“我不急的,只要二老不嫌我光吃饭不干活就行。”

    “哎呦哪能嫌啊,你干的活儿还少吗?那就这么定了,你啊,先好好在这儿住着吧,凡事有你干爹在,不用担心啥的。”

    “是,干娘!”

    就这么着,唐劫正式在吴家住了下来。

    时光飞逝,转眼就是数月过去,冬去chun来,又是一年好时光。

    算算距离当初遇到虚慕阳,差不多已有一年。

    这一年里,唐劫明显涨了个头,经脉早已扩充完毕,就连血脉中也充满了灵气,就是这藏象经似乎还没练到头,竟然自动向着骨骼内腑而去,使得整个人越发强壮,只是外表看起来依然只是个普通少年,谁也不知这少年体内已有着可以轻易打翻三五个壮汉的力量。

    同时唐劫也与附近的街坊渐渐熟悉起来,大柳树街上如今无人不知吴家在去年冬天救了个落难小子,如今已收为义子。年纪虽不大,人却极灵活乖巧,时不时也会帮助邻家做些事,人又长的英俊,竟还引来附近一些少女的倾慕。

    这年过年,秦管事来了一趟吴家,还带了些礼物过来,唐劫有幸见到,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看起来成熟稳重。

    当年这位秦管事就是在吴家险些冻毙,幸亏有吴家二老给了他一碗热粥喝,救了他一命。没想到前几年突然抖了起来,跟了卫家的老爷,成了卫家大管事,他到也没忘记恩情,每年逢年过节都会上门探望,送些银两。

    吴老汉的儿子吴幸,就是托了秦管事的福,在前些年进入卫府做事,后来以仆学身份跟随卫家大少爷去了洗月学院。吴老汉一下子有了个修仙的儿子,地位陡升。虽然尚未学成归来,但哪怕只是灵徒,也足以让吴老汉家不愁吃喝,没什么人敢上门惹事,秦管事也因此来得越发勤快了。

    今天秦管事再度来看望吴老汉,吴老汉让唐劫准备了酒肉招待,然后一起上桌吃饭。

    吃饭间,吴老太一再给老汉使眼se,可老汉就是埋头吃饭,只当看不见。

    看到此景,秦管事笑道:“二老想必是有什么事吧?咱们都这么多年了,何必还藏着掖着呢。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只要是我能做到的,定不敢辞。”

    吴老太没好气地瞪了丈夫一眼,这才道:“他这人啊,就是这样,轻易不求人。这不,前些年求你帮忙给幸儿介绍了事做,现在还觉得不好意思呢。”

    “一点小事,不足挂齿。”秦管事已笑道:“幸哥儿也算没辜负两位老人家,成了伴读,我还指望着今后靠幸哥儿沾光呢。”

    “那是那是,他要是敢不照顾你,我扒了他的皮。就算他成了仙人,他也是我儿子,是我肚子里掉下来的肉!”吴老太喜道,然后抓着身旁的唐劫道:“我家小劫你也是认识了,前些ri子被我们老两口从雪地里捡回来的,说起来啊,和你当年一样命苦。”

    “是啊。”一听到当年事,秦管事也是眼睛一红,对于这个和自己同命相怜的小子,也颇有几分同情。

    吴老太一见有门,忙道:“不过这孩子命虽苦,却是伶俐要强得很,这段时间亏了他收拾这个家,拾掇的那叫一个干净啊,你也都看到了。他以前也是跟过大户人家的,只可惜那家人遭了难,这才落魄至此。你看……”

    “您是想让我带他进卫府?”秦管事已明白了老太的意思。

    “是!”老太太也不藏着了,干脆说道:“你觉得能成吗?”

    秦管事想了想回答:“照理也不是不行,不过他来的ri子到底还短,不够了解,而且卫府现在也不缺人。”

    老太太的脸立时垮了下去。

    秦管事已又道:“不过这孩子聪明伶俐,我到是也看见了,好象今儿个这顿饭菜就是他做的吧?”

    “那是,知道你要来,小劫可是忙活了一整天。”

    秦管事笑了,看看唐劫:“你想来卫家,我能理解。不过你该知道,卫家门不好进啊。先告诉我,你想进卫家,到底图什么?”

    想了想,唐劫回答:“我想进卫府,一是赚些家用,贴补二老,他二老救过我,我想报恩。另一方面,我很羡慕吴幸哥哥能追随卫家大少爷前往洗月学院,如果可以,我希望能用自己的努力……”

    秦管事点点头:“很好,你没有撒谎。”

    世界从来都是不公平的。

    洗月学院每年只有一千五百个名额,也不知有多少人打破了头想挤进去。

    但是对于普通人家难比登天的事,对于那些大家贵族却往往只是一件简单至极的小事,一些大家族甚至可以轻易弄到多个名额,这些多余的名额往往就用来给下人。

    这是因为各大门派皆有规定,弟子进入学院,不得带仆从,因此那些世家贵族为了确保子弟生活的不委屈,往往就会想出折衷之法,比如将仆从以学员身份送入,明为学员,实为仆人,也就是伴读。

    当然,也不仅仅是伺候,仆人们因家族而得到修仙的机会,对家族必然也感恩戴德,将来就算有了成就,往往也会继续为家族服务。

    金家养着的十多个修仙者,到有大半就是这么来的,这些人的忠诚度比外聘的高,可以说与家族是一荣共荣。

    灵州因为经济地位较高的缘故,对洗月派有大量奉献,因此每年都可从洗月学院获得一百二十个名额,而这一百二十个名额中又有四十个在苍龙府。

    这四十个名额通常都是被五大家族先分掉部分,剩下的才是让那些外人抢的。

    卫家每年可以有一个名额,再通过相互置换来累积,通过这种方式就可以一次获得多个名额,通常是选一名嫡系再带两到三名仆人。

    因此能够成为大家族的仆人,可以说就有了一步登天的机会。

    这也正是为什么唐劫要费尽心思进入卫家的原因。

    如今卫家大少爷已成功入读,但据说进境不佳,进入脱凡境的机会不大,也就是毕不了业,终其一生也只是个灵徒。

    灵徒虽然也是修炼者,能用术法,终究还是凡体,寿命有限,能力有限。

    卫家要想保得家族长远,就必须要有属于自己的真正修仙者,那至少也得是个灵师,因此希望就放在了小少爷身上,哪怕他不行,他的伴读能成,那也是好的,也算半个自家人。一般而言,对这种人,各大家族往往会采用联姻手段。

    正因此,别看仆从的地位低,一旦成了伴读,家族对其也都是不错的,以笼络人心。

    小少爷卫天冲今年十一岁,再过几年也可以入学了。

    这就是唐劫进入洗月学院的机会,也是唯一的机会!

    不过这不是什么秘密,许多人也是知道的。

    因为这原因,大家族招仆役,尤其是象唐劫这种年纪,正好可以进学院的仆役,从来都不是难事,每年都不知有多少人托着关系塞着钱想要进入,有极端的哪怕是不给工钱也愿意,求的就是一个机会。

    因此进卫家本身就是极难的事,除了要身家清白,也得有关系门路。而大家进入卫家的目的,更不是什么秘密,唐劫不需隐瞒,更不能隐瞒。

    至于进入之后,能不能脱颖而出被选为随侍,就得看唐劫自己的了。

    对唐劫而言,从众多候选仆从中脱颖而出固然不容易,总比从十万人中杀出来要简单得多。

    说起来自己在见识上也是成年人,若是连一群小屁孩都争不过,那这仙不修也罢。

    这刻听到唐劫的回答,秦管事满意点点头:“既然这样,这事我记在心上便是。如今卫府暂时还不缺人,你且先等等,等机会来了,我自会推荐你,至于能不能成,就看你自己的表现了。”

    “多谢秦大管家!”唐劫兴奋地一躬到底。

    有了秦远的推荐,他就有了入门的机会。

    对唐劫来说,未来的道路还很长,但不论如何,黎明已出现了一丝曙光。

    —————————

    ps:因为有存稿,所以现在基本保持每天八点左右更新第一章,十点左右更新第二章。如果没存稿,基本就是中午更。所以缘分有没有存稿,基本看更新时间就能知道,哈哈。

    不过这一次,存稿没有的可能要比无尽快,因为这次是每天两更,大家都知道我写无尽的时候,大部分时间是一更,偶尔两更或多更,平均下来其实没到一天两更。

    对我来说,这是速度上的挑战,也是我需要努力突破的。目前也在不断逼迫自己,压榨自己。所以先打个招呼,我不能保证两更持续多久,可能过写ri子,我看存稿实在不多了,会稍微放慢一下速度,赶到够多再放。

    当然,双更变单更的时候,我会打招呼,目前还是保持双更节奏,我也希望能一直保持下去。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