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七章 顾长青

    安阳府的一家客栈内。

    一名身形修长,剑眉星目,金衣劲装的年轻男子正站在释无念身前,对着他躬身道:“鹰堂顾长青见过大愿主!见过两位真人。”

    “不必多礼。”释无念挥了挥手,示意对方坐下:“你一路远来,辛苦了。”

    “多谢愿主关心,弟子这趟过来,带来了鹰堂十二名好手,悉听愿主吩咐。”

    “在追寻兵鉴一事上,我到是更愿意听听你的想法……事情你都已经知道了吧?”

    “是,来的路上,弟子已查过所有资料。”

    “有什么看法吗?”

    “此题无解。”年轻男子回答。

    “恩?”释无念扬起眉头。

    那顾长青却是全然无惧,只是道:“被萧别寒搅了局,我们已经错过追捕那个少年的最佳时机。天大地大,人海茫茫,几个月没能抓到的人,再给几年,几十年,只怕都很难再抓到……我们甚至没见过那个人。”

    “不是有名字吗?”

    “文心国叫唐杰的,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再说名字这东西,想换就换了,根据名字查,怕是什么都查不出来。”

    “那画像呢?”虚若谷问。

    “更没用。”顾长青毫不客气的回答:“口述描绘,只有在对方身上有明显特征时才能发挥作用,比如脸上有痔,秃顶,或者天生异象等等。若是普通人,仅靠画像根本无法确认。”

    大家立时哑然,画像这东西,本身就与真人有几分差异,再加上口述所画,虽然见过唐劫的会觉得比较象,但那没见过的,可就未必能认出来了。

    何长青已又道:“再者对方只是个少年,正是成长的时候。人在长大时,身体相貌总会出现些变化。经年未见,就算是原本熟悉的人,都未必能认出故人,何况是一纸作不得数的画像,再加对方有心隐藏,就更难了。”

    “难道说就放任对方逍遥不成?”何冲急了。

    “自然不能,我只是说,主动追寻怕是没什么结果的,却不代表就不能找到他。”顾长青淡淡回答。

    “你有何想法?尽管说来。”释无念道。

    顾长青回答:“要想抓到这个小子,首先就得了解这个人。来的时候,我已查过有关虚慕阳的一切,发现虚慕阳之前从未有认识一个唐杰的少年,虚真人想来应该可以确认此事。”

    “是。”虚若谷回答。

    “那也就是说,这个少年,他应该是虚慕阳在逃到文心国以后认识的。何真人,你一路追杀虚慕阳至文心国,其间可有给虚慕阳太长的zi you时间?”

    “绝对没有。”何冲回答:“我一路追杀,战斗断断续续,与虚慕阳几无分开的时候,分开时间最长也不超过几个时辰。”

    “那也就是说,他是在翠微山之战后认识的少年。而宅子是在翠微山之战后一个月就买下的,那时唐杰就已出现,那么认识唐杰的时间,应该就是在这一个月里。来之前,我已吩咐当地的暗堂弟子,查询这附近虚慕阳出没的迹象,发现就在翠微山之战后一个月,唐杰买宅前的几天,翠微山下的小河村一带,曾发生过一起马贼屠村事件,整个小河村的村民几乎被尽数屠光。”

    “你认为这是虚慕阳干的?”

    “我已去过小河村,那里有人给小河村竖起了坟头,可惜没留名字。我让人挖出了坟墓,检验过尸体,确认是剑伤。其中有几人,死于神念攻击。”

    “果然!”何冲已哼声道:“那ri我战败离去前,发动天神之怒全力轰击八门锁天阵,那锁天阵是虚慕阳仓促布下,效用不佳,虚慕阳为维持阵势,肯定自己也受了重伤,所以一定是他就地疗伤,直到一个月后才出来,却正好碰上了小河村马贼屠村一事,出手杀贼,这个虚慕阳,还真是临死都不忘行侠仗义!”

    语气中充满不屑。

    “那就对了。”顾长青接口:“来之前,我已派人查过附近其他的村子,有人曾与小河村有过来往,经证实,那里的确有个十二岁少年姓唐,可惜来往不深,了解的不够具体,整个村子又被焚烧,如今已查不到更具体的信息了,但有八成把握可确定,唐杰就是小河村最后活着的村民,虚慕阳在杀尽马贼后就把他带走了。”

    “知道这些又有什么用?”何冲不满道。

    “有用!”顾长青回答:“知道目标是什么人,才能了解他。这个少年……不简单啊。”

    “凭什么这么说?”

    “就凭我们穷尽人手也没能找到他,就凭虚慕阳把东西敢交给一个少年保管,就凭他能让虚慕阳带着自己走!”顾长青回答,他转向虚若谷:“虚真人,你是虚慕阳的大哥,在你看来,虚慕阳可是一个会把重宝交给自己不放心的人的人?”

    虚若谷摇了摇头。

    “那么杀尽马贼后顺便带一个被自己救下的少年离开,甚至和他一起生活半年呢?”

    虚若谷依旧摇头。

    修仙者生平遨游,兴致来时,往往也会做些替天行道的事,可若救人就带走,那屁股后面得跟上一个师。

    能让虚慕阳带自己走,甚至临死前交付兵鉴,可见这个唐杰的确有让虚慕阳重视的地方。

    释无念叹息一声:“难怪会找不到这个小子,我们终究是被他的年纪蒙骗了。”

    如果是一般少年落难,惶惶之下难免露出马脚,天神宫还有找到人的机会,现在对方有备而行,再加上不是自己的地头,就真难了。

    顾长青已笑道:“其实有时候,聪明也是好事。人聪明了,就会有野心,有野心就会有目标。既然不能找出对方,不妨换个思路。”

    “你的意思是……”

    “他有兵鉴。”顾长青回答:“他肯定知道兵鉴的作用,愿主,你认为一个象这样的小子手里拿着可以开启宝藏的钥匙,他会怎么做?”

    释无念的眼睛已经亮了:“还用问,当然是找机会把宝藏打开。”

    “没错!”何冲一拍手:“只要我们派人在大阵那里守着,早晚有一天,他会自己送上门来!”

    不过他这话一出,却是被释无念和虚若谷同时鄙夷地看了一眼,暗骂其无脑。

    九绝诛仙阵是上古大阵,破解它除了要jing通阵道外,自身的修为也极重要,以唐劫现在的能力,就算拿着兵鉴也没可能破解。

    要真在阵前等,也不知要等多少年,也许百年之后,那少年都化为尸骨都没能去成天都山,到时兵鉴就真的要长埋地下了。

    顾长青已道:“所以我又要问到虚真人了,你认为,虚慕阳有没有可能把虚家修炼心法传给那个小子?”

    “绝无可能!”虚若谷斩钉截铁的回答:“虚家的修炼心法只传血脉,不传外人,这是世家传承之凭依,他不可能打破。”

    如果虚慕阳是虚家叛逆,虚若谷还不敢如此肯定。但虚慕阳临死还想着保全虚家,所以他绝不会做出这种事来。

    “那他有别的心法吗?”

    “没有。”虚若谷回答:“我三弟一生痴迷阵道,并不懂得其他门派的修炼方法,这一点何冲应该可做证明。”

    何冲点点头:“我与他战了两个月,虚慕阳手段用尽,也没见过他使用虚家以外的绝学,应无此可能。”

    “那就是说,唐杰现在很可能还不会任何修炼心法,除了……”释无念想说藏象经,不过考虑到虚若谷在这里,也就压住没提。

    到是顾长青道:“藏象经只是基础修炼功法,且没有灵台境的修炼方式,当不得数。”

    何冲听他暴露藏象经之名,狠狠瞪了他一眼,顾长青笑道:“这事到现在,谁还猜不到是怎么回事?只不过不清楚宝藏的具体价值和地点,从而也不知道到底值不值得拼命罢了。藏象经是那位大人物自创的功法,其名不彰,你就是传遍天下,也没人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大可不必在意。其实,说开了也好,有些事如果瞒不住,那就干脆不要瞒了。就说是一位仙台境的地仙留下的宝藏,位置就在我莫丘境内,对他们来说也算是一个交代。”

    释无念听得连连点头:“不错。”

    既然不能瞒住消息的外泄,那便贬低它的价值吧。

    仙台境虽强,各大派总还是有存在的,一个仙台境地仙的遗物,值得释无念出来走一趟,却不值得六大派拼命。

    “可我们追索不放,他们未必相信啊。”虚若谷犹豫道。

    “所以接下来,就要请愿主回去了。”顾长青说:“愿主留在这里,只会提升事态,让洗月派在意。之前的到来,可以解释为天神宫的颜面,若再要留下,就说明事关重大。”

    “那兵鉴怎么办?”何冲不放心地皱眉。

    “兵鉴虽然重大,但拿他的只是个凡人小子,这件事真正的难点是找到人,而不是抢到东西。一个壮汉就能轻易对付的目标,不需要愿主和两位真人留在这里。”

    “有道理。”释无念点头:“既然这样,我们明天就回天神宫,猎鹰你留下来继续搜查。不过你说那小子不懂修炼又如何?”

    顾长青回答:“要想打开九绝诛仙阵,就势必要修仙。唐杰既然没可能获得虚家功法,藏象经又不足以支持他正式修炼,那么接下来……”

    释无念明白了:“洗月学院!他一定会想办法进洗月学院,难怪他会向北走!”

    “没错,只要我们派人盯住学院,早晚能抓住这个小子,这可比在山里守着强多了。”何冲兴奋道。

    “不过洗月学院可不好进啊。”虚若谷道。

    “是啊。”顾长青也叹气:“好在这小子目前看来不笨。我现在只希望他能再聪明些,聪明到能够闯过那修仙前的一重重门槛,进入学院。”

    “洗月学院只收十六岁之前的少年,今年的机会已过,他还有三年时间可以努力。”虚若谷道。

    “三年啊,还要等三年。”释无念与何冲一起无奈道。

    顾长青淡淡回答:“为了天神宫万年基业,就是等上一百年又有何妨!耐心是我辈成就的法宝,没有耐心是成不得事的。何况在洗月学院等,总比在阵前等要好得多。当然,弟子也会尽可能搜寻此人下落,只是线索有限,希望不大。”

    “也只能这样了。”释无念点头道:“九绝阵那边,天神宫会派人常年看守,务必不给这小子一丝机会,至于其他的一些小门小派也不得不防。”

    “是!”顾长青回答:“不过我觉得他选择洗月学院的可能最大,玄兵鉴在手的人,若是还不努力走上正道,那就等于浪费资源。为了确保方便搜查,弟子希望能安排几名手下进入洗月学院。”

    “这个……”释无念皱起眉头:“洗月学院对身家清白极为重视,我天神宫在这里的弟子,怕是通不过他们的检查。”

    “不需要。”顾长青回答:“就以天神宫的名义,直接派驻人手进入学院。”

    “他们怎么可能答应这个?”

    “会答应的。洗月派担心的不过是秘法外流。我们要的是人,不是洗月派的秘法。紫玉心法我们可以不要,神霄剑典也无需去学,就选那不重要的学习即可,并可接受监视。如果洗月派愿意,也可以派弟子到我天神宫学院来学习,必以上宾之礼相待,我们吃点亏,给他们一些好的交换条件,应该能成。”

    何冲暗哼一声。

    顾长青这话说得好听,多半还是为自己打算,看样子是要用天神宫的资源为自己培养得力手下了。

    学习上乘功法从来不是容易的事,不仅要天赋过人,更要有功勋,有忠诚,对大部分弟子来说,别说是那些神级功法了,就算是普通功法得了,也足以让他们实力大进。

    而且这几个人学的是洗月派功法,哪怕不是强力功法,将来回天神宫也必有其独特价值,从此地位不愁,资源就更不用担心了,将来不说成真君,真人多半是极有可能的。这些人都是由顾长青提名,对他自是感恩戴德,顾长青水涨船高,将来地位自不待言,果然是用心良苦。

    不过顾长青的计划环环相扣,却是由不得天神宫不答应。

    不过这一切,却是建立在顾长青拿回兵鉴的基础上,如果他拿不回来……嘿嘿,何冲心中冷笑,那么你所吃下去的就都得吐出来!

    他和顾长青没什么旧怨,但他追丢虚慕阳,在天神宫中地位下降,因此对于表现出se的人自然是心理各种不平衡,巴不得对方失败才好。

    “有道理!”释无念已长身而起:“这件事我回去后会向宫主禀报,从现在起,这里就全部交给你负责了!”

    “是,不拿回兵鉴,弟子绝不回宫!”顾长青大喜拜倒。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