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六章 灵州

    灵州苍龙府。

    文心十二州,以面积论,灵州位列第四,以灵气资源论,灵州位列第十,以经济论,灵州却位列第二。

    这里地处文心以南,与琼州一样是极东偏远之地,不过在地理位置上却更接近锁云岛,形成了一处重要的海角,无涯角。

    从无涯角出发,沿着海岸线一路航行,三十ri后可到达涯海国。

    涯海与文心在陆地上并不相连,但是通过海路却可直达,航线优势使得这里拥有巨量的海上贸易,从而也使灵州成为文心国最重要的一个经济大州。因此尽管这里灵气匮乏,地位却不可轻忽。

    苍龙府便是灵州的州会所在,也是整个灵州最繁华之地。这里有文心国最大的海船,最高档的酒楼,最豪华的客栈以及最美的婊/子。

    长生街上,一名少年此刻正在街道上信步行走着,正是唐劫。

    他没有听虚慕阳的一路向北,而是在北出安阳府后立刻折道南面,一路南下。

    虚慕阳让他向北走,是因为洗月学院在北面,他要他去求学。可是唐劫知道,天神宫得不到玄兵鉴,绝不会放过自己,自己单人出行,行迹实在太过明显,所以虚晃一枪后立刻变向,一路专走山间小道,夜行晓宿。

    这花样不复杂,却很实用。

    谁也没想到一个十二岁少年还会玩出这手,追索他的人大多北寻,南边人数极少,自然是翻遍文心国每寸土地也找不到他。

    向南行的另外一个原因,则是没有虚慕阳的引荐,唐劫也很难进入洗月学院。

    洗月学院每年只招收一千五百名弟子。

    可就是这一千五百名弟子,却至少有十万人在追求。

    这还不考虑那些连学费都付不起的。

    洗月学院的学费是每年灵钱三百枚。

    灵钱是修仙者使用的基本货币,如果按官面价值算,一枚灵钱只相当于白银一两,但实际上,凡人很难换到,因此在私下买卖里,灵钱的实际价值翻了三到五倍。

    也就是说,洗月学院每年仅入门的学费就需要一百多万人民币,这还只是入门费,后续花消更厉害。其实洗月学院的入门费并不赚钱,但是后续各种花消可就不好说了,颇有现世的卖周边概念。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洗月学院的创办,从一开始就是为了满足凡人求仙的yu望,行的就是有教无类之道。

    最早的时期,各大门派其实是以检测根基为挑选派内弟子方法。

    但是很快各门派就发现该方法弊病甚多。

    修仙肯定需要根基,却不是惟赖根基。就好象人要有成就,智商肯定要有,却不惟靠智商,总有那么一些人,资质普通却做出不凡成绩。

    这对于未能入门的普通人而言,这就成了资质无用论的最好依据,因此对惟根基的挑选方式多有不服。说什么无法修炼非己之过,而是仙派过于迂腐守旧,死守根基。既然天下有根基不好而修道有成的,那谁能说自己就不是其中之一?

    事实是象这样的存在虽然有,但人数寥寥,完全不值得效法。

    然而世人无知,总以为别人可以创造奇迹,自己也必可以。

    当仙门拒绝时,便难免要对仙门心生怨气。

    为避免与俗世产生太多争议,维护形象,便于统治,最终仙门采取了折衷之法,就是开设修仙学院,声称天下凡人都可以入院学习,只要达到一定成就就可以入派。

    这方法可谓一举四得。

    一来避免了俗世愚夫的偏见,认为门派不给机会。

    二来也省却了鉴定弟子根基的功夫。鉴定弟子根基,也不是随便摸两把即可的,也需门派长辈出手,消耗资源试其资质,积少成多,消耗也大。

    三来也可以为门派增加一笔额外的收入。天下父母心皆是一样,为子女修道,那是心甘情愿将毕生积蓄奉献。你若不收,他反而恼你,怨你不给机会。至于他学无所成,那是他自家无能,怨不得门派,家中父老也可死了这条心。

    最后就是也的确可以避免错过一些根基不足,却天赋异秉的的弟子。毕竟能达到门派规定成就者,无论根基如何,总是有可造价值的。

    不过也有一些门派认为这种做法世俗气息太重,修仙者是世外高人,受世人景仰即可,怎能效法世俗开办学院?

    如果人人都有修仙的机会,那仙人岂不是自降身价?

    但事实证明,只有广开门路才能招揽贤才,那闭塞守旧者最终要被时代淘汰。

    洗月派天神宫等六大派,之所以能成为栖霞界最强的门派,除了他们底蕴强大外,还有就是他们率先做出改变,最终才能成就如今的独霸地位。而那些顽固守旧的门派,因弟子寥落,青黄不接,最终渐渐沉寂,消失于历史的长河中。

    不过在漫长的演变过程中,洗月学院渐渐也由面向所有普通人的学院,变成了被各路豪强富族把持的学院,贫穷子弟要想进入,可以说是难之又难。

    当然,修仙不是说只有这一条路,但是洗月学院难进,其他仙门也未必就好进。

    就如虚慕阳,唐劫跟了他这么长时间,也没能获传仙法。那些从门派中出来的仙师们,几乎个个都发下誓言,不会将本派仙法外传——当上苍为凡人打开了一扇门时,往往也就关闭了另一扇门。

    作为文心国内最好最有前途的修仙正道,洗月学院因此也是竞争最激烈甚至是最惨烈的!

    总而言之,穷修文,富习武,修仙穷三代!

    仙路艰难,仅是入学一途,就足以让大部分让人望而生畏。

    说到钱,唐劫还是有的。

    虚慕阳给他的那把青光剑是把不错的法宝,价值不低,不过一来出售这把剑,就相当于把自己暴露。二来这是虚慕阳给他的,他也舍不得卖。何况就算有了钱,他也没有那个门路能进去。

    除非他玉门九转,天赋过人,那到是可以破格录取。

    因此要想进入学院,就必须另辟蹊径。

    总算跟随虚慕阳这半年时光,唐劫对修仙界早已不是一无所知,因此在来之前,他就已经有了全盘打算。

    这刻漫步在长生街上,唐劫看到不远处有一家酒楼,人来熙往,颇是热闹。唐劫便走进去,坐在一张桌子前叫了几个小菜,然后自顾自吃喝起来。

    他也不着急,只是慢慢吃着喝着,待到饭时过去,客人渐渐少了,唐劫这才招手叫过小二,取出几枚铜钱放在他手心:“小二哥,有个问题还要请教一下。”

    那小二眉开眼笑地收起铜钱:“客官有什么吩咐?”

    “这苍龙府我初来乍到,对这里许多情况不太熟悉,想找个人了解一下。”

    “客官想了解哪些方面?”

    “很多,不过我最想知道,这苍龙府里哪些人家最有地位。”

    “这个……”那小二犹豫了一下。

    唐劫笑笑,又塞了几个铜钱过去:“不要误会,你看我可象是江洋大盗之流?”

    那小二看看唐劫,看他一副少年模样,也的确不象是什么恶人,而且真正的江洋大盗也不太可能以这种方式打探,这才放心道:“这苍龙府有五大家,金,张,古,卫,周,在苍龙府那叫一个了得,可以说半个苍龙府的财富都是这五大家的。”

    “详细说说。”唐劫指指桌上的菜道。

    那小二看看没什么客人,便干脆坐下来,拿起筷子一边吃一边道:“这苍龙府要说最大的家族,首推金家。金家是以跑船起家,如今这码头上的海船,十艘得有六艘,要么是他金家的,要么是他金家控制着的,手底下光是修仙者就养了有十多位,那叫一个了得。张家是官宦世家,张家现在的老太爷曾经官居吏部左司事,那可是四品的官,门生故旧满天下,就这苍龙府都不知有多少官员是出自张家,现任的苍龙府府主,每年还都要给老太爷上门拜寿。他们拥有全苍龙府最多的田地,尤其是灵田,几乎尽在张家手里捏着呢。”

    狠狠夹了几口菜,小二继续道:“古家是做黑道起来的,据说早先曾一统苍龙府的黑道,那当家的好象是个什么修仙的,据说和什么门派还有牵扯,具体就不太清楚了,就知道这家人啊,心狠手辣的紧,名声也是最臭,主要经营镖局,赌场,典当,另外就是放印子钱,再从当地的一些小帮派手里收钱,养了不少的打手。卫家和周家都是近些年才起来的,做的大都是街面上的买卖,这苍龙府大大小小的商铺有不少就是属于这两家的。卫家主营货行,布庄,酒楼,客栈,药铺,成衣铺和粮食铺,做的是百姓的买卖。周家主营花坊,珠宝,书画和钱庄,大多是和达官贵人们打交道。我们这酒楼,就是卫家一个外戚开的。”

    “原来是这样……”唐劫思索了一下,又问:“那如果我要投靠,你觉得投靠哪家好呢?”

    小二笑了,深深看了唐劫一眼,一脸的“我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回答道:“想投靠可不容易。这几大家,前面三家,个个都在这存在了有上百年,就连手底下养着的下人,那都是一辈传一辈的。管事的儿子当管事,门房的儿子将来也是当门房,忠心得很,外人想进去,难啊!”

    “那卫周两家……”

    “他们到是招外人,但是需得身家清白才可以。”

    “身家清白……”唐劫喃喃低语了一句。

    自己的身家来历,可算不上清白啊。

    又问小二些事,摸清了这里的大致情况后,唐劫告辞离去。

    接下来的ri子,唐劫就在苍龙府四处转悠,一直转悠了十多天,然后他便再一次消失了……

    ——————————

    一晃眼,冬季到了。

    苍龙府今年的冬天似乎格外地冷,夜里下了一夜的大雪。

    清早起来,吴老汉看到街面上白茫茫的一片,自家的院子里竟是积满了厚厚的落雪。

    摇了摇头,老汉出门清扫院子里的雪。

    干完活后,吴老汉垂了垂酸痛的背部,叹了口气:“唉,真是老了,不中用了,今年这身子骨是又差了。”

    说着又咳嗽了几声。

    屋里传来一把苍老的声音:“老头子,别忘了把门前的雪也扫一下。”

    “知道了,老太婆。”吴老汉没好气地回应。

    推开门正要打扫,突然觉得脚下似是踢到了什么。

    低头看去,吴老汉面se大变:“不得了了,老婆子,有人……有人死在咱家门前了!”

    “什么?”

    下一刻,门里已跑出一个老太太,来到门前一看,可不是,正有个人躺在自家门口,全身落满积雪,要不是吴老汉踢了一脚,只怕还不会发现。

    那老太太连忙蹲下去,仔细看了看,低声道:“天呐,这还是个娃,咋就死了呢?”

    “罪孽啊!”吴老汉也是叹了口气。

    此时他也已看清,那死在自家门前的,分明就是个还未chengren的少年郎。

    就在这时,那地上的尸体突然动了一下,两位老人吓得同时跳起来,不过随即反应过来,老太太已叫道:“还活着!”

    “快!把人抬回屋里!”两位老人一起动手,将那地上少年往屋里抬。总算两人年纪虽大,但都是干惯活儿的,那少年身子骨又轻,到也搬得动。

    刚放到床上,吴老汉已喊道:“快点,老太婆,去熬碗姜汤给他喝,这时候可大意不得!”

    老太太已匆匆去熬姜汤了。

    一碗姜汤下肚,少年似是有了些jing神,眼睛竟是渐渐张开。

    “醒了!醒了!”老太太兴奋叫道。

    老夫妻两个同时松了口气,吴老汉更是颌首微笑:“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啊!没想到我吴南甫临老了还能再救人一命,竟然还是和上次一样,哈哈。”

    老太太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看你那得意的劲儿吧,赶明儿让幸儿知道,非得笑话你不可。”

    心里却也是极欢喜的。

    那少年醒来,四处张望了一眼,似是意识到了什么。

    突然翻身坐起,扑通一声跪下:“多谢二位老人家救小子一命,小子就是粉身碎骨也誓报二老大恩!”

    “起来吧,起来吧,说这些做什么。”老太太已连忙将少年扶起,这才问起他为何会昏倒在自家门前。

    少年这才回答说,自己是从野谷原逃难过来的,野谷原上马贼猖狂,常有灭门之事发生。仙家虽有清剿,但这些马贼却如地里的野草,往往杀了一波又出一波,剿都剿不干净。

    这少年便是受野谷原马贼所害,导致家破人亡,最终一路逃难,辗转来到苍龙府,最终却因衣食着流落街头,险些冻毙吴家门前。

    那老太太看这少年瘦弱的样子,心中怜意大起,说道:“也真是苦了这孩子了,一个人从那么大老远的地方过来,还正赶上这冬季的第一场大雪,险些害了xing命。这要是让他出去,无家可归,怕是还得要冻死街头。”

    说着她看向吴老汉,虽然什么都没说,吴老汉却已知她意思。

    “这个……幸儿不在,家里就咱们两个老的,怕是不太合适吧……”老汉一时犹豫起来。

    老太太已拍着老汉的脑袋骂道:“想啥呢,人家一个小娃娃孤苦伶仃,难不成你还真看他饿死冻死街头啊?救人救到底啊!”

    “可是他来历不明……”

    “有啥来历不明的,你吴南甫莫不成还是什么大户人家,值得谁来觊觎?”

    吴老汉摸摸头,想想也是,虽说近几年蒙卫家大管事照顾,ri子好过了许多,却终究也不过是普通人家,还当不上谁来对自己感兴趣。

    再说他吴老汉一向为善乡里,有口皆碑,更不可能有什么仇人。

    想到这,他便点头道:“既如此,这几ri你就先在我家住下吧,待找了事后再……”

    他想说等找了事做,有了活路后再搬出去,没想到那少年一听这话,立时拜倒在地:“多谢老人家收留,小子受二老救命之恩,从此必以二老为父母,以子事之!”

    “啊?”老汉一呆,老太太到是听的笑咪咪的,摸摸少年的头:“好啊,好啊!多个人,也不过是多副碗筷,没啥。对了孩子,还不知道你叫啥名字呢。”

    那少年已抬起头来,露出星辰般明亮的眸子:“我叫唐劫!”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