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四章 洗月派

    凄厉的风chao终于消散。

    虚慕阳身上的灵气消失,人已重重倒下。

    光辉过后,是无尽的灵雨从天而降,这是虚慕阳吸收的所有灵气回归自然的表现。

    仙者逝,百灵生。

    仙者生,百灵消。

    这是修仙界亘古不变的真理。

    修仙界与自然界的关系,就象是白天与黑夜,生灭轮回,循环不息。

    每当一名修仙者死去,就意味着大陆上一片灵光净土的诞生。同样的,每当一名强大修仙者的崛起,必然也伴随着大量资源的消耗,甚至是无数山川河岳的消失。

    然而对虚若谷来说,灵气可以循环,失去的生命却再不可能归来。灵雨落在他的身上,肩上,脸上,打湿了满面,化做泪痕流下。

    “弟弟……”虚若谷无声低泣着。

    “混蛋!”释无念也愤怒吼了起来。

    虚慕阳这一下天心自爆,在乾坤罩守护下虽未对他造成多大伤害,却对他的尊严造成了严重的羞辱,好比是在他脸上狠狠扇了一巴掌。

    紫府真君又如何?

    他虚慕阳照样能让你一无所获。

    下一刻何冲已冲出去,翻找虚慕阳的身躯,却是一无所获。

    脸se已是一片惨白,他回望释无念,哆嗦着说:“愿主……兵鉴不在他身上……”

    释无念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此行前来就是要取回玄兵鉴,却从没想过玄兵鉴可能不在虚慕阳身上。

    毕竟这是稀世重宝,是开启大阵的关键之钥,谁拿到手都不会舍得离开自己须臾,直到这刻虚慕阳说出口,他才意识到自己怕是犯了个大错误。

    虚慕阳刚才所说不是虚言,半年时间,已足够他做许多事!

    “搜!这是天神宫兴旺之基,就算是上天下地,也一定要把兵鉴给我找回来!”释无念已是不顾风度的凄声嘶喊起来,这一刻他面目狰狞,竟是说不出的恐怖。

    随着他的呼喊,何冲已冲入废墟中大肆翻找起来。

    他堂堂天心境真人,这刻在废墟里狂翻大翻,活象一只钻地鼠,丝毫不顾形象,可就算如此,又哪里找得到。

    眼看何冲将整个废墟都翻了个遍,也没找到兵鉴的影子,释无念眼中杀气已是越来越重。

    他回头怒视虚若谷:“你的好三弟!”

    虚若谷心中震惊,知道虚慕阳已彻底将这位无念愿主激怒,忙低头道:“愿主明鉴,此事与我虚家无关!虚若谷愿代表虚家,发动所有人手,倾尽全力找出兵鉴下落!”

    “找?怎么找?”

    虚若谷深吸了一口气回答:“我了解我三弟,他既然说了已有安排,只怕兵鉴真得就不在这里。不过我刚才进来的时候,看这里庭院干净,象是有人长期打扫。我三弟素来在生活上不修边幅,除了一身衣着,其他根本懒得打理。尤其是这落难时刻,更不可能有心思整理庭院了,只怕是另外有人负责这里的卫生。另外我刚才看那石桌上,摆有四se小菜。三弟对俗世饮食素来无爱,如今摆上这酒菜,多半是与人共饮。虽然他将碗筷撤去,但我还是看得出来,他之前怕不是一个人在这里。”

    “你是说……”

    “他一定把兵鉴交给别人了!”虚若谷斩钉截铁地回答:“只要找到这个人,就能找回兵鉴。既然是酒菜新热,那这个人走的时间应该不长,只要我们查出这个人是谁,就一定能拿回天神宫想要的东西……”

    释无念眼神亮起:“何冲,立刻查一下这段时间虚慕阳和什么人在一起。”

    看到释无念认可,虚若谷终于松了口气,心中亦是暗道:弟弟,终归是辜负你的苦心了。

    在虚慕阳眼里,天神宫的每一个人都是不可信的。尽管释无念口口声声无杀人灭口的意思,但谁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也许只是为了哄住虚家。一旦兵鉴真的到手,说不定就要大开杀戒。虚家既然介入了,就算不知道全部内情,至少也知道事关重大,那就有被灭口的可能。

    但天神宫要是得不到兵鉴,灭口就没有意义,再加上额外的泄密威胁,虚家便可无忧。

    然而这只是虚慕阳的看法,他所接触的,是当初破阵时暗怀鬼胎的天神宫人,他的视角决定了他不可能再相信天神宫任何人。

    虚若谷却不这么想。

    不管怎么说,虚家也是莫丘四大家族之一,地位显赫,声望极高,人脉更是广布全国。天神宫一旦灭虚家,必然在莫丘引起大动荡,牵连必广,引发内乱也说不定。天神宫虽强,却终究是扎根在莫丘这片土地上,依托于凡人和大量的普通修仙者建立起的超凡地位,不会轻易干这种自乱阵脚的事。杀一个虚慕阳,影响的只是虚家,灭一个虚家,影响的却是整个国家,意义完全不同。

    因此虚若谷坚信,就算天神宫拿回了兵鉴,也不会真灭掉虚家,反而有可能借机卖好,分虚家一些好处,冰释前嫌。

    这不是没可能,毕竟虚慕阳不是天神宫所杀,而是自杀,xing质上要让虚家好接受得多。

    但是反过来,如果没能拿回兵鉴,天神宫怀恨在心,暗地打压虚家,使其从巅峰位置上跌落,衰败,最终无疾而终的可能xing却比灭虚家满门更大。

    死者考虑的是生存,活人要考虑的却是如何才能活得更好,让家族辉煌延续。

    所以他更愿意全力帮助释无念找回兵鉴,争取谅解。

    这两兄弟在同一件事上的看法,却是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虚慕阳的xing子略有些偏激,虚若谷则稳重许多。但虚慕阳深知兵鉴的重要xing,虚若谷对此却是一无所知。

    到底谁的想法更准确,事情未发生,就无法分辨对错。

    就在思考的时候,一声嘹亮吼叫突然从天边传来:“什么人在此地释放灵威,惊扰世人,当我洗月派无人吗?”

    “洗月派的人来了!”何冲叫道。

    释无念却是哼了一声:“何冲,做你的事。虚若谷,你随我出迎,我到要看看洗月派又能把我们怎么样?”

    琼州边远之地,洗月派就算派人主持,想来也不是大人物。只要洗月派大佬级的人物不来,谁能阻他释无念?

    这刻远处数道人影飞来,为首一人黑袍长髯,双目有神,背后还背着一把长剑。

    这刻远远看到释无念,正想喝令,突然间心神一颤,揉了揉眼睛,仔细看去,吓了好大一跳,从空中直接跌落下来,双臂一抱叫道:“洗月派南百城,见过无念大愿主,不知道大愿主法驾亲临,还请恕罪!”

    释无念看了那南百城一眼:“你小子到是有些见识。”

    那南百城已笑道:“大愿主天人之姿,在下南百城忝为洗月派安阳府分堂主事,有幸领万仙谱,见过愿主图容,总算是未有冒犯。”

    这所谓的万仙谱,说白了就是修仙界的护身符。

    修仙界里各种奇葩甚多,有那老不知趣的,最爱做凡人态游戏风尘。如果谁有眼无珠冲撞了高人,那就真是自己找死了。

    谁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碰上一个这样的货se,因此就有人做出了这群仙谱,绘有各地天心境以上真人真君的形象,以资识别。

    当然这万仙谱不可能真的将所有大能之士都囊括进去,一些强者更擅于改头换面之术,但有总比没有好。

    发展到后来,这万仙谱又多了个功能,就是修仙界排名,分什么新秀榜,真君榜,基本上就是实力划分。

    仙台境到是没有排名,一来本来就人少,谁也搞不清。二来仙人也不是凡人可以随意划分的,万一不小心惹恼了哪位仙人,那真是死得冤了。

    释无念是天神宫四大神君之一,成名甚早,早年在修仙界也是威名赫赫,因此他的相貌,万仙谱上却是有的。再加上他心xing高傲,从不屑改头换面的“委琐之行”,因此南百城到是一眼就认出他来。

    反到是虚若谷和何冲,万仙谱上有他们,但排名甚为靠后,且画工甚糟,南百城并未认出来。当然,就算认出来了,在释无念这尊大神前,也不会有什么可在意的。

    南百城是安阳府一带的主事,虽然不在官府不掌实权,但身为脱凡境百炼期的灵师,附近诸官,各路仙修,哪个见了他不是毕恭毕敬,奉一声仙师?

    没想到这刻见了释无念却如老鼠见猫,屁都不敢哼一个,吓得他身后一群人也个个哑口,不知对方是何来路。

    他们却是连万仙谱都没资格看上一眼的。

    这刻南百城上前,鞠躬道:“不知无念大愿主法驾为什么会亲临琼州小地?有什么事,大愿主只要吩咐一声,在下定为愿主效犬马之劳。”

    释无念冷哼一声:“不需要了,我们在这里办些事,你们离开就行了。”

    南百城的脸se立时变得尴尬起来。

    不过只是想了想,南百城已拱手道:“大愿主这话就说得不对了,这安阳府是我洗月派管辖的地方,我们才是这里的主人。愿主虽是紫府真君,终究是客,岂有客人让主人走的道理?”

    “你说什么?”释无念眼中已放出神光,瞪住南百城,一股无形灵压慑住南百城,南百城只觉得仿佛有座大山压在自己肩头,竟是动弹不得。

    他苦苦撑住,依然艰难回道:“大愿主要做事,我南百城当然阻不了,不过在下身负门派监察之责,却也不能就这么离去,还请大愿主见谅。”

    他看到释无念的第一眼时惊恐万分,回过心神后却是迅速镇定下来,这刻竟也是豁出去了。

    在来之前,他看到远处灵气冲天,其势惊人,就知道多半不是自己能对付的麻烦,所以早早就捏碎传令讯符,通知了门派。在看到是无念愿主亲临后,更是又捏碎了一块加急密令,这加急密令不单可以告急,更是可以给出少量内容。事发仓促,他只来得及在袖子里写下愿主亲至,虽话语模糊,但想来洗月派已能理解。

    洗月派现在派来的人已在路上,而自己要做的就是在这段时间里把对方留下来。

    如果释无念一句话就把自己赶走,让门派强援看到,那以后自己在洗月派也没什么前途可言。

    反过来,如果能顶着释无念的压力,与其对峙,为门派强援的到来拖延时间,则是为门派立了一大功。

    他自是挡不住释无念哪怕一秒钟的,但这里毕竟是洗月派的地盘,释无念敢在这里杀洗月派的人,那是打洗月派的脸,只要他还没疯,应该还不至于这么干。

    南百城这也是拼了,赌了!

    修仙界为了前程而敢于拼命的可从来不少。

    “这么说你是非要监视我了?”

    南百城陪着笑回答:“愿主误会了,愿主远来是客,在下只是想尽地主之谊。不管怎么说,我安阳分堂也算这里的地头蛇,愿主有什么要处理的事,大可以知会一声,南百城愿率手下效犬马之劳。”

    旁边一群修仙者也是有眼se的,这刻一起抱拳回应:“愿为愿主效犬马之劳!”

    释无念哪可能让他们帮自己寻找唐劫,一旦找到人,只怕第一个就先自己关起来细细审问到底是什么事。

    能让真君出动的,都不会是小事!

    正要说一句不必了,没想到南百城眼珠一转,已注意到旁边的废墟。只是看了一眼,已沉声道:“乞难,查一下这里原来住的是什么人?”

    听到这话,释无念立知不好,以洗月派对这里的熟悉,只怕很快就会将一切调查得一清二楚,顿时起了杀人灭口的心思,但转念一想南百城肯定已将消息传回,这里又是事发之地,人虽然可以杀,这口却是灭不掉了。

    心中愤怒,只能暗骂虚慕阳临死还给他惹个大麻烦。

    自杀的方法有很多,他偏要自爆天心,只怕就是为了引洗月派介入。

    南百城不知道死神已经在他们头顶转了一圈,旁边一名修者已飞速退离,片刻后回来,手中已拿着一本册子,仔细翻查过后道:“找到了,半年前这家宅院出售,是个外地的少年买下了此宅。”

    “外地少年?”听到这话,释无念眼中已放出神光:“他叫什么名字?”

    那修者正要回答,没想到南百城手快,已一把抢过册子,看都不看就将其毁去。

    “你……”释无念勃然大怒,正要动手,南百城手一搭,已按在那修者的脑门手,灵劲暗蕴,扬声道:“大愿主既然来了,哪有说走就走的道理,今后传出去,我洗月派竟然连愿主来了都不招待一下,实在是丢了颜面。至于这宅子主人的消息,不过小事一桩,只要愿主肯留下来,洗月派自会将消息双手奉上。”

    看这样子,只要释无念不答应,下一刻南百城就会灵劲催动,爆掉那修者的脑袋,也是当机立断之极。

    释无念怒极反笑:“你以为这对我有用吗?”

    “当然没用。紫府真君,神念通天地,一念生万法,施法于无形之间,我这点雕虫小技,怎么可能挡得住真君。”南百城笑道。

    他这话一出,大家这才明白眼前站着的竟是紫府境的高人,一时间全吓的瘫了。

    南百城却是继续道:“不过愿主要杀我容易,要阻我却难。愿主远来此地,想来不是为了杀我洗月派的人吧?”

    释无念立时滞住。

    六大派之间并不和睦,相互之间多有鹾龌,但矛盾并不公开化,只有私底下的暗斗,却没有表面上的明争,上门打脸这种事,对他们这种人来说,是轻易不会去做的,平白惹怒了对手,对自己却是没什么好处。

    这刻南百城已继续道:“还是请愿主在这里稍等片刻吧。”

    释无念哼了一声:“好小子!多少年了,已不知多少年看到如此有胆气的小辈了,洗月派最近还真是人才倍出啊。不过可惜,终究是见识浅了些。”

    说着释无念已微微扬手。

    他手微扬,南百城已吓得面如土se,心想难不成释无念真要拼着和洗月派结怨也要杀自己。

    没想到释无念只是朝着他身前空处一指,只见先前那被他一掌震碎的册子竟已纷纷结合在一起,复原成先前的书册,直飞入他手中,甚至连页数都停留在先前位置。

    “这是……返本归源法?”南百城惊叫起来。

    “不,是时之道念。返本归源法虽可返本归源,却需要事先对归源之物有足够的了解。时之道念则不同,它只是让目标回到一个指定时间前的样子。”释无念微笑着回答。

    “道念……掌道天尊?”南百城骇然。

    真君与天尊,虽然同为紫府,但是两者之间又有差别。

    术,法,神通,道,修仙者能力的四大表现,惟有掌道者方可称天尊。

    若没有掌道,那就算入了紫府,也只能称真君。

    这刻释无念却是遗憾地摇了摇头:“小道而已,哪里称的上真正的掌道,只能用于这般死物,大道无疆,谁人能掌?就算是天尊,地仙都做不到的……”

    说着他已翻开书页,目光停留在先前那页上,很快找到自己需要的讯息。

    “唐杰,十二岁……”释无念喃喃吐出这个名字。

    就在这时,何冲跑过来,正要说什么,释无念已挥了挥手:“我已知道此人是谁,我们走吧。”

    眼看他要走,南百城大急:“大愿主请留步,我派三叔祖听说大愿主法架亲临,已经亲身赶来迎接,并命小的无论如何要请大愿主等待少许,他老人家马上就到……”

    “萧别寒那疯子要过来?”释无念听到这名字面se突然大变,怒哼道:“老子没空见他!”

    洗月剑痴萧别寒,那是有名的武疯子,生平最嗜和人战斗。这货过来肯定是不管三七二十一要先找自己打上一架的了。

    要战,释无念自然不怕他,但他现在身负重责,哪有那心思和萧别寒打。

    问题是他不想打,有人却不放过他。

    这话刚出,只听远处一声长啸骤起,随后一道剑气冲云霄,绽放光华,威力竟比之前虚慕阳自爆天心时更加庞大,更有一股犀利剑意肆意纵横,即使远在天边,废墟处的释无念虚若谷也能感受到那凌厉战意。

    “混蛋!”释无念骂了一句。

    萧别寒来的这么快,显然是动用了传送阵跑过来找自己。

    六大国境内皆铺有传送阵,方便内部往来,往往一地有难,就是八方来援。但是传送阵本身与他国并不相通,想要过境就得跋山涉水,而且使用一次消耗灵石巨大,非重要事宜不可动用。

    释无念没想到萧别寒会这么疯,一听到自己来了就用传送阵过来打架。

    只见远处一到寒光剑影已高速掠过,第一眼时对方还在天边,下一眼已冲至近前。

    一道剑影幻出冲天剑芒,对着释无念劈下,同时传来还有一声狂放的吼声:“释无念,你来得好,和老子打一场再说!”

    “萧别寒,本人此来是为了追捕一名门下叛徒,和你洗月派无关!”释无念说着对空遥遥一按,已将这一剑化于无形。

    “只要是发生在我洗月派的事,哪件能说和我洗月派无关?废话少说,打了再讲!”

    随着这暴喝声,一名身形高大的长发中年男子已在风云中出现,随手一劈,又是一记犀利剑光开天劈地般斩了过来。

    “何冲,若谷,你们去追人,这个家伙交给我!”释无念大喝一声,全身上下已现出金se甲胄,与当初唐劫在翠微山所见一般无二,只是金芒更盛,这刻一拳轰出,捣出滔天威势,仅是灵压就震的周围一群人立足不稳,吓得纷纷退避。

    那萧别寒却是甚不满意,叫嚣道:“你少拿天神甲来糊弄老子,拿出你的大愿神通来!”

    一剑更比一剑的疯狂劈下,瞬间天空中已布满无尽剑影,剑光所到处,小元山头尽成平地,仅是剑气余波便逼得一群修仙者纷纷抱头鼠窜。

    “混蛋!混蛋!混蛋!”释无念被他气得极了,但也知道有这家伙纠缠,自己要追杀那唐杰已再不可能,惟今之计,惟有先打败对方再图后事。

    下一刻他人已飞向天空,长声道:“我发大宏愿,灭世间万般有为法……”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