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一章 只求逍遥今生

    不管唐劫愿意还是不愿意,这阵道他都是学定了。

    所以接下来的ri子,唐劫除了修炼藏象经外,就是跟虚慕阳修习阵法。好在他现在每ri只是洗脉,无需修炼,空余时间到也足够。

    “阵之道,以术理而应天意。因此yu掌阵道,就要上体天心……”

    今天的课,虚慕阳给唐劫讲的是阵法的自然演化之道。

    按照虚慕阳的说法,天生万物无一不是天意所在,每一草一木皆有其存在的意义。正因此,虚慕阳的阵道,更重视自然演化,讲究随心所yu,因势利导。

    也就是说,同样一个阵法,在不同的环境背景下,布置方法也可以有所不同,其效果威力也有区别。

    如之前的小迷迭阵,若是换了一个地方施展,布置方法与效果就会有所不同。

    当然也不是非此不可,但是如此形式下的布阵才最为自然,威力最强。

    对于阵法而言,自然是最好的掩饰。

    与修者不同,由于阵法直接引用天地灵气,威力极大,修仙者轻易不会踏入,所以无法掩饰阵法存在痕迹的阵法就不是好阵法,而虚慕阳在这方面就是最擅长的,他所布置的大阵,在启动之前,几乎无人可察觉存在痕迹,那金甲天神之前与他作战,就完全没有察觉到八门锁天阵的存在,要不是他实力超群,只怕早被八门锁天阵困死其中。

    除此之外,还有擅于观察环境,寻得可利用之处。

    “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这天地间的每一处存在,若能利用得当,都可成为阵眼,阵纹,阵门。世人无知,常用天地灵材为底,却是失了阵道本意了。”虚慕阳一边说一边叹气。

    “虚大哥的意思,是说别人布阵,都是用的各种灵材铸就,就象这房子,以石为基,伐木为梁,筑就高楼。但是你布阵,却是在树里挖个洞,对吗?”唐劫问。

    “你这么说,到好象我造的房子不如别人了。”虚慕阳哼了一声:“以树为屋,自然比不上取材自建,但若是以这天地为屋呢?以山川为骨,以江河为脉,筑就的大厦你看又如何?”

    “那自是旁人不能比的,不过有这样的阵吗?”

    “有!”虚慕阳很肯定地回答:“如果说以前我可能对此还有所怀疑,那么现在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绝对有!”

    “是那个什么九黎兵主制造的大阵吧?”唐劫突然道。

    虚慕阳不由楞住,他看向唐劫:“你知道了?”

    “恩,我不光知道这个。”唐劫点点头:“我还知道……那天追杀你的那个金甲天神,是天神宫的人吧?”

    虚慕阳全身一颤:“这些你都是怎么知道的?”

    “不奇怪啊。”唐劫悠悠回答:“空谷明虚四大修仙家族,按虚大哥你的说法,在莫丘也算是响当当的名号了,如果是普通门派,又有几人敢追杀你?除了天神宫,还有什么人敢追杀你至天涯海角?”

    这段时间跟随虚慕阳,唐劫对栖霞界的情况也是越来越了解了。

    栖霞界六国五十九州,七海九十八岛,文心与莫丘就各是六大国之一。

    按照仙家规矩,一派掌一国,一国奉一派,洗月派是文心国的背后大宗门,天神宫则是莫丘的背后宗主。

    这六大派地位超然,即便是国主遇到也要叩首跪拜。

    除此之外的其他门派,都是小派,皆需仰这六大派鼻息生存。

    虚家虽贵为四大仙家之一,但比之天神宫依然远远不足,天神宫要杀虚慕阳,谁又敢拦?

    正因此,唐劫很轻易就猜到了追杀虚慕阳的是谁。

    “那么,你也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了?”虚慕阳问。

    唐劫微笑:“恩,上古大能九黎兵主,转生用的藏象经,绝世大阵,这些东西加起来,到也可以编出一个故事了。想来无非就是探索秘境,劫宝杀人之流的故事吧,不算什么稀罕事,再者修仙界凶险,虚大哥可是向我反复强调过了的。”

    虚慕阳张了张口,半响说不出来,终究大笑道:“好,好小子,我就不该指望能瞒过你。不错,那次的邀请,就是天神宫发现了九黎兵主归墟之地,请我前去破阵探秘。终究是我天真了,以为我身为虚家中人,天神宫还不至于效那狡兔死,走狗烹的做法,却没想到他们竟心狠若斯。要不是我后来发现不妙,及时脱身,只怕没死在九绝诛仙阵中,反要死在天神宫崽子们的手里了!”

    他说这话时,义愤填膺,显然是悲愤不已。

    当初天神宫派人来找他,告诉他发现了九黎兵主的归墟地,他也是大吃一惊。

    所谓归墟,就是人死后化为自然,是为本源回归。

    由于修仙者一生修炼,吸纳灵气,盗取天地灵气众多,一但死后,灵气就会返本归源,化归自然。

    因此越是强大的仙人归墟,越是能带来充沛灵气,有那实力强大者,死后灵气凝聚成雨,甚至可将荒芜之地都变为洞天福地。

    故仙家无坟冢,归墟即灵地。

    也因此,仙家大派的门人弟子,只要条件允许,在死前都会尽量回归本派后再归墟。天长ri久,便会为为本派创造出一片充溢灵气的福地。

    世家大派之底蕴,有一半就体现在这方面。

    一界之内的天地灵气本有极限,此地长则彼地减,天长地久后,同在一界,各地灵气也各有不同。

    那四海堂的马贼头子北四海,斥责仙人损天地以肥己身,便由来于此。

    天下灵气原本众多,无所不在,却大部分被仙人们占了去,凡人就算想修炼都无从炼起。

    按照天神宫的说法,他们在天都山脉中发现了一片灵气充沛之地,由于附近没有仙家门派,怀疑有大能之士于此地归墟,便展开了旷ri持久的寻找。最终还真让他们在山脉某处发现一处大阵,灵气就是从这里泄露出来的,从时间上看,泄露的时间不长,可见真正的灵地只怕更为惊人。

    同时他们找到了一块青铜古鉴。

    “就是你常常把玩的那面古鉴?”唐劫惊呼。

    “没错。”虚慕阳已将那青铜古鉴取了出来。

    这古鉴分yin阳两面,yin面刻有飞禽走兽,花鸟鱼虫,山川河脉,栩栩如生,四周还刻着密密麻麻的古怪阵纹,唐劫初看还没觉得什么,这刻慢慢细看,觉得周围景象摇动,身边的一切仿佛都变幻起来,自己竟如置身于那奇瑰世界中难以自拔。

    好在虚慕阳及时挡住了那yin面,唐劫的心神这才回归。

    再看阳面,却是一个大大的“兵”字,四周同样是大量阵纹。

    那兵字铁画银钩,笔锋有力,一钩一画间竟似有无穷威力隐于其中,一股肃杀之气扑面而来,几乎要将唐劫刺穿。

    唐劫“啊”的一声叫了出来,虚慕阳已刷地收回古鉴:“你功力不够,此物含有兵主神意,虽历经万载消磨,锋芒依旧不是你能够承受的。”

    唐劫听得汗然,只是一个死人留下的东西,带了些自己的意志,在经历万年后便如此强大,若在世又不知该如何恐怖了,也难怪虚慕阳要对其推崇备至。

    “这么说,这是天神宫的东西了?”

    “没错。”虚慕阳回答:“在找到这面古鉴后,经鉴别,天神宫认定这上面的兵字,很可能代表的就是上古大能九黎兵主。可惜当年兵主虽然雄威满天下,如今流传下来的消息却已然不多,他们也只能根据年代与上面遗留的气息进行推断。这古鉴当时被藏在一个由阵法封印的山洞中,阵法本身很低级,极易破解,但是维持的手法极高明,可历百世而不毁。天神宫推测,这可能就是九黎兵主为自己转生而特意留下的。当然,到底是不是兵主,兵主又是怎么去的,就只能猜测了。毕竟上古距今过于漫长,许多真相早已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大家也只能认为这就是兵主所留。”

    “看来他的转生并不成功。”唐劫道。

    虚慕阳苦笑:“他若成功了,也就没我们什么事了。”

    转生是修仙者在生机断绝后,将希望放在来世的无奈选择。

    仙人转生后,所有曾经的记忆就会消失,除非有一定的机缘,否则极难恢复。

    有那运气不好的,可能数度轮回都无法恢复记忆,而每一次轮回,前生记忆就会消失一些,待到轮回的次数多了,就再没了机会。

    天神宫推测,兵主当年很可能是遭遇了巨大危机,万般无奈下选择了转生,这九黎玄兵鉴就是他特意留给自己用来开启留下宝藏的钥匙。

    但兵主或者是转生失败,或者是记忆恢复失败,总之,他没能回到这里取回这玄兵鉴,最终落到了天神宫手里。

    玄兵鉴既在,那么当年兵主为自己留下的神奇功法,诸般法宝多半也在。

    因此天神宫穷尽人力试图破解大阵,仅是试探,前后就不知填了有多少人命,耗费百年光yin依然一事无成,得其门无不入,心情可想而知。

    正好那时候虚慕阳阵道天才的名声雀起,无奈之下就找了虚慕阳来帮忙,并允诺重酬。

    虚慕阳熟读阵书,认出这是失传已久的九绝诛仙阵,并根据玄兵鉴上遗留的信息破解了诛仙阵第一层,得到的就是这藏象经。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虚慕阳发现天神宫对他有杀意。

    “可为什么他们一定要杀你?”唐劫大为不解:“天神宫家大业大,应该不至于吝啬那一点小小付出啊?何况阵都没破完……”

    虚慕阳哼了一声:“当然不是为了那一点酬劳,而是为了保密。九黎兵主归墟之地,灵气资源必然充沛,哪怕里面什么都没有,单是那片土地本身就价值非凡,相当于一片天然灵脉,却需要长期拥有才能发挥其作用。问题是天神宫虽然获得兵鉴,但天都山却不在莫丘境内,而是在涯海与四极境内。天神宫跑到这两国的地头上挖宝,占地,消息一旦走漏,天涯海阁和千情宗是肯定要过来抢好处的,那就免不了要争斗一番。天涯海阁和七绝门是死党,千情宗则和洗月派休戚与共。天神宫独臂难支,多半也是要拉兽炼门帮忙的,六大派一起参与进来,这其中流失的好处可就大了。我到底不是天神宫的人,不受天神誓约的制约,光靠一个心魔誓言自然是不能让他们放心的。至于阵没破完到不担心,他们之前主要是不知道这玄兵鉴的用法。在看过我破解兵鉴之秘后,我的最大用途已然消失。要不是他们还想省点力气,借我再继续破阵,只怕当时就把我杀了。”

    “原来是这样。”唐劫道:“所以你立刻跑掉,顺便把藏象经和玄兵鉴也一起拿走了?”

    “他不仁,我不义。”虚慕阳哼声:“他们要杀我,我自然要取宝走人。我以破第二层大阵需要为由,调离其他人,惟有那何冲因为是天神宫最jing擅阵道之人,以助手之名监视我,无法摆脱。他又jing擅追踪之术,我借机逃离后他便死追不放,跟个狗皮膏药似的从莫丘一路追杀我到翠微山。要不是我费尽心思布下八门锁天阵,只怕就要身死当场。”

    说到这,虚慕阳的声音也低了下去。

    何冲虽被他打跑,但早晚还会回来,而且到时只怕就不是他一人,而是一群人了。

    他在这里的安宁,终究不会太久。

    “可是虚大哥,你不是说修仙者有心魔劫,违背本心者必心魔丛生吗?他们怎么还敢这么做?”

    虚慕阳回答:“心愿有大有小,心魔亦有强有弱。修仙者在修行之初,通常要发下宏愿,是为大宏愿。此愿为一生之目标,也是本心所依,今后行事,往往也就依此本心而来。而大多数修者,所立宏愿一般不出以下几种。求长生,求不朽;求纵横,求称霸;求行侠,求仗义;求逍遥,求自在……这几者都是大愿,为达此大愿而舍小愿,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就好比我虽然为了却因果而带你,可你若敢阻我道途,我当时便将你一剑斩了,也不违本心。就算心有不忍,那一点小心魔总比违背大愿带来的无上天魔要好对付的多。”

    “原来是这样,那大宏愿是不是只能有一个?还是可以有许多个?”唐劫问。

    “这个嘛……”虚慕阳被他的问题楞了一下,想了想回答:“到是没听说有限制,不过宏愿虽然是修成天心的根基,却也是修道的阻力,通常不会有什么人发下太多宏愿的吧?到是你,你若要修出正果,也需发下宏愿立志,树立心基,这也是我问你为什么要修仙的原因。可惜你当初给我的答案,并不在以上几者之间。那么现在,我再问你一次,你修仙,求的到底是什么?”

    求的到底是什么?

    这个问题把唐劫难住了。

    想了好一会儿,他扬头回答:“我修仙,不求闻达天下,世人敬仰,也不求与天地同寿,长生不朽。生命总有生灭,能在有生之年活得jing彩就好。我希望自己将来能纵意天地,逍遥今生,所以我只求……”

    唐劫顿了顿,终于用斩钉截铁的话语回答道:

    “大逍遥,大自在!”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