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章 阵道

    “这么说,你就是一时兴起布了个阵,然后就回屋记心得,把我给忘了?”屋里,唐劫瞪着虚慕阳问。

    虚慕阳脸一红:“只是忘了时间。”

    他堂堂天心境真人,面对一个半大小子的质问竟然象个犯了错的孩子,到也有趣。

    也难怪唐劫生气,谁一回来被困在阵中几个小时,这滋味都不会好过。

    这刻听到虚慕阳的回答,唐劫起身就走。

    “你去哪儿?”虚慕阳愕然问。

    “去做饭啊。我一回来就被困住了,饭还没做呢。”

    “……”

    没过多久,唐劫已经做好了晚膳送过来。

    两人一起在庭院中吃饭,唐劫始终默默不发一言。

    “怎么?还在生我的气?”虚慕阳笑嘻嘻地看唐劫:“好吧,我承认都是我的错,我向你道歉,好不好?”

    仙人对凡人,便如神对世人,莫说是困上半天了,便真是杀了,旁人也不敢说什么。但现在虚慕阳竟然对唐劫说道歉,只能说现在的虚慕阳和唐劫已是感情极好。

    唐劫却摇了摇头:“我不是在生气,我只是在想,阵法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如此神奇?”

    他之前陷身阵中,只觉得如处迷宫,院子明明还是那院子,自己却怎么走都走不出,小屋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涯。当时还有些慌乱惊恐,事后回想,只觉得奥妙无穷,因此连吃饭时都忍不住想,到底是什么原理能让原本平凡的土地变成神一般的空间。

    “你也发现了?”虚慕阳大笑起来:“不错,阵道的确是一门非常神奇的学问,包罗万象,隐含天地至理,一草一木,无不可成阵,可说是天下第一等的奥妙,修仙者就算是穷尽一生,也未必能了解万分之一,用途更是广泛无边……”

    一说到自己最喜爱的东西,虚慕阳立刻滔滔不绝起来,口中更是不吝溢美之辞。

    “那阵道到底是什么呢?”唐劫问。

    虚慕阳回答:“所谓阵道,归根结底一句话,就是天地之修!”

    “天地之修?”

    “没错!”虚慕阳正se回答:“如果你把人体看成一个世界,我们修仙者,修的就是自己的身体。而在我们的体外,这茫茫天地,本身就是一个世界。在这世界中,有山川,湖泊,有陆地,海洋,其实每一样都与我们人体相对应。人体吸纳灵气,通过运用而释放出仙法,天地有灵气,又为什么不可以运用来产生仙家道法呢?天地无意识,无法自行运用灵气,但修仙者却可以通过各种手段来对其进行组合,这就是阵!”

    “原来是这样。”唐劫明白了,这说白了就是前世的物理学啊!

    所谓的阵法,就象是某种高科技的jing密机械,以灵气为动力,以阵纹代替脉络,运行灵气,达到指定之效果。

    只不过世界的法则不同,使用的人不同,因此产生的现象与效果,甚至于创造的手段也完全不同。

    也正因此,阵道在修仙界的覆盖面极广。

    仙家四辅,丹符器阵,其中阵道的用途最广大,不仅可以用来制成守山大阵之类的门派看家阵法,甚至于对丹符器三辅也有辅助作用,炼丹需要布阵,制符需要阵图,炼器同样需要刻阵,可以说无所不在,影响深远,正因此,阵道也分多种。

    按虚慕阳的说法,阵法一般分死阵活阵两种。死阵就是固定不可移动的阵,如之前唐劫经历的小迷迭阵就是死阵。活阵一般就是战阵,一般就是用修仙者联手施展的阵法,可倍化威力,也是以弱胜强的法宝。

    除此之外也有按功用分的,比如炼制丹符器时亦需阵法,有人就叫这一类称为辅阵,意为辅中之辅。

    总之,阵法一道门派众多,渊源流长,其实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各有各的评断方式,甚至于看法也各有不同。

    比如有些人就认为阵法就是用来辅助的,是修仙者意志外在的表现,是为修者服务的,因此这类人对虚慕阳所谓的阵道即为天地之道的看法,是不屑一顾的。

    理念引导行为。

    虚慕阳的理念,使他jing通的就是天地之阵,擅长布置或破解一些规模超级宏大的大型阵法,对于战阵又或小型辅阵并不擅长。

    论当世对大型阵法的理解,至少在这栖霞界,已没什么人可强过虚慕阳了。

    这刻虚慕阳滔滔讲来,连绵不绝,说到兴奋处更是眉飞se舞。

    唐劫从未见他如此的积极主动过,之前为了向虚慕阳学习修仙,他也不知费了多少心血,弄得自己险死还生,最终也只学了个藏象经。

    说到兴奋处,虚慕阳突然道:“不如你跟我学习阵道吧,如何?”

    “啊?”唐劫傻掉。

    虚慕阳已道:“这阵道是我搜罗天下阵书自学而成,不属于虚家秘传,是可以传你的。我看你聪明伶俐,也正适合学习!”

    “可是……我心在大道,不太适合分心旁婺……”唐劫有些犹豫回答。

    阵道虽好,人之jing力却有限。

    如今唐劫早不再是当初那个混混沌沌,对修仙一无所知的小子了,他已深知修仙路上有多少艰难。许多人终其一生,也未必能踏上巅峰。

    虚家家主为什么不愿意虚慕阳学习阵道?还不就是怕他jing力分散耽误正途,唐劫自问自己没有虚慕阳那逆天的资质,连他门开七转的人,在那金甲天神的追杀下都狼狈落跑,自己若是再分心,只怕将来成就也有限。

    “话不能这么说。”虚慕阳已摇头道:“修炼一途,道路多艰,除了要下苦功外,同样要有悟xing。阵道与修炼,都是包含了天地至理的,两者未必就不可以相辅相成。再者阵之一道对战斗也未必就没有作用,翠微山一战,我实力远不如那何冲,但他还不是在我事先布置下的八门锁天阵的帮助下被打跑了。”

    你要是肯听你爹的专心修炼,只怕不需要用阵也能揍的那个什么何冲屁滚尿流,唐劫心中腹诽,不过看虚慕阳兴高采烈的样子,实在不忍也不敢打击他。

    这些ri子他看到的虚慕阳,大多是沉默寡言,仙气凛然,惟有现在的虚慕阳才真正表现出凡人才有的气息。

    只能说他是真得很爱阵道。

    虚慕阳已继续说:“再说你现在只是洗脉,无法修炼,闲着也是闲着,我既答应了教你些东西,我虚家的仙法又不能传授,就教你我一生阵道所学,也不违承诺。如果将来你实在没兴趣不想学,我也不逼你,你看如何?”

    “好吧……”唐劫有气无力地回答。

    虚慕阳看他不情不愿的样子,不由又好气又好笑,拍了他脑袋:“你这小子,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你可知有多少人想拜在我门下跟我学习阵道我都不收。”

    是,你爹让你不要学阵道,你偏要学;

    别人想学你不教,我不想学你偏要教;

    我想学的是仙法,你要教的却是阵道;

    你是属驴的吧,专门和人对着干——自从知道了虚慕阳不能测心后,唐劫的腹诽是越来越猛了。

    但不管他愿不愿意,这阵道他还非学不可了。

    吃过晚饭,虚慕阳就开始给唐劫上课了。

    “阵道博大jing深,但不管是怎样的阵法,都离不开阵眼,阵纹,阵门以及阵源这四者。所谓阵眼,即为阵之中枢,核心所在,就象人之大脑,掌控一切,是最最关键的部位。没有阵眼,阵法就不可随你心意运转,这样的阵,就是真正的死阵。所谓阵纹,即为灵气通行之线路,如人体之血脉经络,世之道路,没有阵纹,则阵势无法运转。阵门者,门户也。可容人进,可予人出,亦可御敌于门外,生杀予夺皆在其中。阵源则为大阵发动之源。人有灵气方可施术,阵势也是如此……”

    “明白了,阵眼是大脑,是指挥;阵纹是血脉筋骨,是支撑;阵门是真正发挥威力的地方,是四肢;阵源则是心脏,动力之源,就象是发动机……哦不,就象是我们体内的灵眼一般,对不对?”

    “没错。修者施法以体内灵海为动力,而阵源就是以灵石等外物为动力,当然修者自身亦可为其助力。”

    “那就奇怪了,你之前用的那个小迷迭阵,我没看到有灵石啊。”

    “那是我另外加了一个小聚灵阵,可以自动吸取灵气,这叫阵中叠阵。”

    “那岂不是说,只要有聚灵阵,就可以自动吸收天地灵气,聚灵阵就是阵源了?可聚灵阵又是怎么发动起来的?自给自足?永动机?”唐劫的眼珠都快凸出来了。

    虚慕阳没听过永动机这词,但从字面也能理解其含义,大笑道:“哪有这般好事。聚灵阵本身亦需外力启动,是我另外又输入一道灵气才让它运转起来。即便如此,聚灵阵也只可聚拢附近灵气,一旦附近灵气吸收一空,就再无效果。这小迷迭阵只是我一时游戏之作,除非用灵石补充,否则充其量也就是三天时间就会自行消散。”

    “原来还是没有真正的永动机啊。”唐劫叹了口气:“那也就是说,天底下没有真正可以亘古永存的阵法了,每一种阵法其实都需要有人维持或有足够的灵气资源才能存在?”

    听到这话,虚慕阳回答道:“亘古永存的阵法也许真的不会有,但是存在几千上万年的阵法,却还是存在的。”

    “存在上万年?”唐劫被虚慕阳的说法吓了一跳。

    “没错,就在前不久,我亲身经历过。”虚慕阳的神情已变得肃穆,眼中现出无限敬仰,似是回忆起了什么。

    良久,他才叹息一声道:“比之上古大能,我终究还是差得太远,若非如此,也不可能只打开那第一道门户……”

    他没再说下去,只是话锋一转:“罢了,不提这些,这都不是你现在能理解的,我们还是说回阵道吧。阵之四核中,以阵纹与阵源最为复杂。我便先教你基础的阵纹。”

    说着他手一扬,在虚空中虚划数下,空中便闪耀出一道道奇特纹路,片刻后又转淡消失。

    “把我刚才划的阵纹画出来,记住,要按照我画过的顺序进行,一笔一画,不可有丝毫误差。”虚慕阳淡淡道。

    绘制阵纹是阵师的基本技术,往往也是入门考核。虚慕阳虽有心教导唐劫,却也想看唐劫有没有这方面的天赋。若真是在这方面毫无天赋可言,他也不会强求。

    下一刻唐劫已拿起一根树枝在地上开始划线,他没虚慕阳随手拈来的灵光,就只能老实地纸面作业,但是这一笔一画却是工整无比。

    起初虚慕阳还不在意,但是看着唐劫划线却小吃一惊。

    因为唐劫几乎是完美的再现了他之前划出的几道阵纹,待到唐劫画完,虚慕阳发现唐劫的一笔一画几乎无不正确。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虚慕阳看得大惊。

    “很简单啊,不就是一些虚实线的组合图案吗?”唐劫有些摸不着头脑。在他眼里,这些阵纹虽然复杂,但也不过就是一些几何图形,只需稍加用心即可记住,毕竟这种东西他在上学时就极熟稔。既然虚慕阳让他画出来,他便跟着画出来便是。

    他不知道虚慕阳让他画出来,却压根没指望过他能全部画出。

    栖霞界并不是没有数学,但这些知识在栖霞界的地位不高,而且深度也比地球差的远。懂的人未必能修仙,修仙的也未必需要去懂,也只有那些钻研阵道的修者才会研究这方面的知识。

    因此对于唐劫来说极简单的图案,对旁人来说可能就是一头雾水。

    这刻听到唐劫说极简单,虚慕阳忙在地上又画出一个复杂图形,这一次他却不再是让唐劫临摹了,还是指着上面的阵纹说:“以此点为起端,以此点为末端,找出三条连接却互不交叉的线路。”

    唐劫只略看了看,便用小树枝虚摹了几下:“这条……这条……还有这条。”

    虚慕阳心中震惊,要在这一堆复杂图纹中找出三条互不干涉的连线不难,但是要用如此快的速度找到却不容易。

    虚慕阳又出一题,这次却是考校他计算各线路与区域大小的问题了。

    唐劫没想到学习阵法竟然成了数学考试,他又不知道这要做到什么程度才算合格,只能硬着头皮一步步按照虚慕阳的要求做下去。

    唐劫对数学并无太大兴趣,但母亲是数学老师,曾用鞭子抽着他好好学,说他学不好丢他这个当妈的面子,如今毕业没两年,总算还没来得及把所学的都还出去,再加这刻虚慕阳出的题也不算太难,因此虚慕阳一路出题,到有大半被他解开了。

    虚慕阳却是越看越心惊。

    因为他发现唐劫使用的有几种解法连他也不懂。

    阵法之道对易理术数的要求极高,然而真正有兴趣钻研的却极少,那些追求阵道的,追求的也往往是阵法的威力,对于实现它需要用的术数之道,那是全无兴趣的,一个个学起来也全是痛苦无比。

    可以说虚慕阳一辈子就没见到几个数学好的,直到这刻才突然发现,心中又惊又喜,突然间一把抓住唐劫叫道:“妖孽啊!天才啊!你还说你不想学?你就是修行阵道的天才啊!”

    唐劫被他这一抓吓了一跳,连心里话都说了出来:“可我并不想学啊。”

    “胡说!如此天赋,你怎么能说你不爱它?”这刻虚慕阳兴奋起来,哪里还有往ri的翩翩风度,看到唐劫死不承认自己有这一行的天赋,更是痛心疾首道:“你不懂什么叫爱啊!”

    他是彻头彻尾的态度决定论者,深信惟有爱方能成就伟业。

    他对阵道的成就,就是因为他深深喜爱阵道,也爱易理术数。在他看来,唐劫的天赋就是他对术数之道的热爱,否则又如何可能有如此造诣。

    唐劫没见过他这样,听得愕然:“虚大哥,可我对这个真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那你怎么解释你的天赋?”虚慕阳仍不死心。

    唐劫无奈回答:“我怎么知道……也许是我不爱阵道,可阵道爱我吧!”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