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九章 洗脉

    屋子里,虚慕阳继续给唐劫讲关于修仙界的事。

    “修行分五境,每境又分三阶,唯有仙台境只有两阶,故称五境十四阶。其中灵台境分灵泉,灵湖,灵海三境,主要指的是体内灵气积聚数量的多寡。修仙者修的是灵气,因此这第一境就以对灵气的吸收与运用为主。灵台境就是通过吐纳灵气来改善体质,提升灵气蕴含数量,故灵台境往往也被称为吐纳期或练气期。”

    “这个时候的修仙者,身体上还属于凡人,尚未到真正脱胎换骨的阶段。他们可以学习术法,但只能通过消耗自身体内灵气施展,威力有限,因此这一阶段的修仙者一般也被称为灵徒,他们所使用的法术一般也只称为术而不称为法。只有进入脱凡境后,可以用体内灵气引动天地灵气,才可以使用真正的法术,这时才称为法。这一时期,也是修仙者真正从凡体脱胎换骨进入灵体的阶段,因此叫脱凡境。因为筑就灵体,摆脱凡身是修仙基础,因此也常有筑基期或灵体期的说法。你听明白了吗?”

    “虚大哥说的简易明彻,我已经听明白了。简单的说,境是质的提升,阶就是量的提升,对吧?”唐劫回答。

    虚慕阳笑着点头:“这说法新鲜有趣,到也有几分道理,虽不全中,亦不远矣。”

    境界虽同,不同的修炼之法带来的效果却各不相同。

    按照虚慕阳的说法,人体有经络,气血,筋骨,五脏等诸多组成,每一个组成都有其独到的用处与意义,不同的修炼方法与过程会给修者带来不同的变化,使其所长也各有不同。哪怕是最简单的风刀,霜剑,火球,电链等基本法术,在拥有不同修炼方式的修者手中,其表现与威力也各不相同。

    有经验丰富者,往往仅看出手,就能大致判断出对方的主修方向与来头。

    再者也不是每种功法都可兼容并蓄,关键是相互之间是否有冲突。比如那天火真经,主修手少阳三焦经,其气散于心络,归于肝胆,肝属木,主升华,心属火,主神明,故火气旺盛,修炼有成后有天火燎原之威。但是凝水真经,主修足少yin肾经,起于脾而归于肾,脾属土,主运化,肾属水,主藏jing,修炼有成后有海纳百川之雄。

    但是这两者之间就互不统属,相互duli。

    这还只是相互duli,更有相互矛盾者,若是不明其理一起修炼了,反到事倍功半。

    因此功法修炼不是多多益善,而是要归其本源,相得益彰为佳。

    “这也是为什么我不愿意教你虚家传承的另一个原因。”虚慕阳说道:“虚家的洞虚经,主修手太阳小肠经,重眼之一脉,以破虚,洞幻为主,洗月派主修手少yin心经,重心之一脉,双方互不统属,但是心为五脏之主,君王之官,从基础而言,还是先以洗月派的紫玉心法,神霄剑典为底较好。”

    “就是说,修了洗月派的紫玉心法,神霄剑典,未必不能修虚家的洞虚经。可是修了洞虚经,却未必就能再练好紫玉心法,是这意思吗?”唐劫问。

    “对,就是这意思,洗月派是煌煌大宗,心法浩瀚,容纳xing强,以此为底,将来学什么都没问题,前途无量。”

    “明白了,这就好比以海容湖,可纳百川,以湖容海,汪洋肆虐。”

    “对,就是这么回事。”虚慕阳笑道。

    唐劫这小子心思玲珑,什么东西一点就透,对这样的学生,他也是极欢喜的。虽然他不收唐劫为弟子,实际上却已当成弟子看待了。

    “那照这么说,我再修炼这藏象经不就没什么用了?”唐劫又问。

    “藏象经只是冲门之法,兼洗脉之能,并不主修任何一脉,因此修炼不会产生问题。而且这藏象经不管怎么说,也是兵主所创之法,我总觉得没这么简单,你好好练下去,将来也许有其他收获也说不准。我筋脉已固,这洗脉对我是没什么用了。”说到这,虚慕阳摇头叹了一声。

    所谓洗脉,其实就是经脉的锤炼与扩张。

    玉门开启后,气走经脉,不同的行气方式就是不同的功法,而洗脉其实就是扩张脉络,使通行的灵气更多,同样也是经脉的承受能力更强。

    如果把人体比做一个国家,那么经脉就是道路,每一个穴位就是站点。道路越开阔,交通自然就越发达,可输送的灵气自然就越多,威力越强。

    中国有句老话,叫要致富,先修路。

    修仙界也有句老话,叫yu修仙,先洗脉。

    除洗脉外,初入门的修仙者还要开辟灵眼,即灵气储存的地方,只有开辟灵眼,吸收的灵气才能被储纳,扩张,形成可使用法术的基本能量。

    不过不同的修炼功法对灵眼的开辟方式各有不同,甚至位置都会有所不同,正因此,虚慕阳并没有教唐劫灵眼开辟之法——他将来是要进洗月派的,那里有比虚家更好的功法可以学习。

    所以洗脉就是打基础,但是一天不开灵眼,唐劫就一天不能算正式的修仙学徒。

    “那也就是说,我要等到进了洗月学院才能开始正式修炼了?”

    “怎么?着急了?”虚慕阳笑问。

    唐劫脸一红,却不狡辩:“只是一时心切。”

    “你的心情我能理解。”虚慕阳笑道:“不过修炼不是一朝一夕之功,底子打好了,修炼才能事半功倍。其实象你这样年纪的孩子,筋骨尚未长成,洗脉是最合适的时间。可惜的是少年心xing,许多人耐不住对法术神通的向往,就总有人图一时爽快……多少天纵之才,就因为这样的原因,通过了艰难痛苦的冲门一关,却败在了这简单的洗脉上,导致后来成果有限。”

    他这话说得语重心长,唐劫心中凛然,知道这是虚慕阳对自己的劝告。

    这刻肃然道:“我明白了。无论在哪里,无论做什么,耐心都是我们成功的关键。”

    “说得好!”虚慕阳把手一拍:“你也不用着急。经脉扩张自有其极限,洗脉一般也就是一年半载就可完成,到时候就可以正式修炼了。到那时,我自会把你引入洗月派门下,凭我大阵师的面子,应该没什么问题。”

    他不说凭自己天心真人的面子,只说大阵师的面子,可见对自己的阵道信心有多强。

    从这天起,唐劫开始每ri修炼藏象经,洗炼经络。

    他年纪虽轻,灵魂却是成年人的灵魂,早过了少年人心xing跳脱,不懂自控的阶段,因此在急过一次后就再不重复错误,其稳重程度令虚慕阳也感到惊讶。

    “明明是心思诡诈,偏偏又少年老成,真真是让人看不透。”对于唐劫,虚慕阳也不得不承认,或许他在修炼的资质上不算最好,但在为人处事上,却已真不能将对方当个孩子看了。

    尽管忙于修炼,唐劫却并不疏于对虚慕阳的照顾。每ri里依旧认真的打扫院子,白天则出去务工,挣些家用。

    虚慕阳大多数时间依然是待在宅子中疗养伤势,不管随着时ri渐长,他的伤恢复的越来越好,已随时可以出来走动,偶尔兴起便打上一套拳,活动一下倦懒的筋骨。

    今天他闲着没事,正在院子里徘徊观赏风景,突然发现这小院假山,亭台,石桌还有周边花草的布置摆放,竟在无意中契合了一些天地道理,只觉得若是稍加改动,说不定可以布置成一个阵法,立刻钻研起来。

    他天生喜好阵道,为了研究阵法,连虚家家主的位置都可以不要。

    前段时间他潜心养伤无暇研究也就罢了,如今伤势大好,自然就有了心思做些自己爱做的事。

    这刻在他御使下,一道道阵纹从他脚下飞出,连接在那院中的假山,亭台等物上,闪烁出绚丽华光,只是片刻间,一个小阵已然形成。

    随后虚慕阳对着那小阵一指:“隐!”

    只见那闪烁的阵纹已渐渐黯了下来,消失无踪,若无人提醒,谁也不知道这院中已多了一个阵。

    “不错!不错!”看着自己刚刚完成的新作品,虚慕阳大为满意的点头。这阵法只是他随手布置,但在布置过程中,只觉得心中陡然产生了许多好想法,灵感爆发下,再不犹豫,匆匆回屋子里将刚才布阵时的心得感触一一记下,大书特书

    待到全部写完,虚慕阳的情绪已发泄至酣畅淋漓,只觉得再无遗漏,这才抬头望天,发现竟已是黑夜了。

    他虚家的洞虚经重眼之一脉,视黑夜如白昼,因此竟没能察觉到黑夜到来。

    “奇怪,怎的那小子还没送饭来?”虚慕阳惊讶低语。

    往常这时候,唐劫应该已经回来,将晚饭做好送过来了才对啊。

    突然意识到什么,虚慕阳一拍脑袋:“糟了!”

    连忙冲出屋子,只见唐劫正在院中团团打转,眼前一片迷茫,显然是已摸不清方向,口中还不时大喊着:“虚大哥!”

    只是这声音传不出阵外,以至于虚慕阳一开始竟没听到。

    看这他样子,他已经被困在里面好半天了。

    “呼!还好只是个幻阵。”虚慕阳也是吓出一声冷汗。

    如果当时布的是个杀阵,那现在唐劫已经是个死人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