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八章 踏上仙途

    醒来时,唐劫发现自己已躺在了里屋床上。

    翻身坐起,只见虚慕阳正站在距离自己不远处的一张书桌前,运笔书写着。

    也不回头,虚慕阳已道:“躺回去,你玉门初启,灵台未稳,还需要巩固。”

    说着手一扬,笔下一张符纸已然飞出,正贴在唐劫身上。

    此时他才发现自己看这天地,感受已别有不同,周边的一切事物突然都变得清晰起来,se彩是如此艳丽,空气又如此美好,身体里更是有着仿佛用不完的力气。

    “虚大哥,你是说我能修仙了?”唐劫惊喜问。

    “从资质上说……是的。”

    “太好了!”唐劫兴奋的想要跃起,只是刚动了一下,那身上符纸突然光芒一闪,唐劫立刻动弹不得,一下又躺了回去。

    “都让你别动了。”虚慕阳转回身来,手中狼毫对着唐劫虚点几下,只见空气中已现出道道光辉,竟如丝如缕般将唐劫缠住。

    “虚大哥,这是……”唐劫不解。

    “小缚灵术,可以暂时约束你体内灵气移动。你昨晚灵气暴走,对你经脉伤害极大,需要滋润调养,才可正式修行,这两天就好好歇着吧,安阳府那边,我已为你告假。”虚慕阳淡淡说道。

    说到这儿,虚慕阳将狼毫放下,坐到唐劫身边,看这唐劫,微微笑道:“玉门五转,中等之姿,也算是不错了。最难得的是你独自冲关,能做到这一步,也算是毅力惊人。”

    玉门五转,就是说唐劫的玉门开了五重,

    灵台玉门,分上中下三品,三转以下即为下品,七转以上为上品。

    唐劫玉门五转,算是中品中的中品,虽不是什么惊才绝艳的人物,却也绝不是什么废柴。

    这刻听到虚慕阳这么说,唐劫这才想起昨晚自己迷迷糊糊,在虚慕阳指导下引气冲门,好像的确是冲开了五重门户。

    冲门本身带来的痛苦巨大,饶是他有成年人意志,毅力惊人,竟也只冲到了第五重,到冲击第五重时竟是直接昏迷过去,最终停步在玉门五重的阶段。

    “可惜,终究是我毅力不行,没能坚持下去。”唐劫大感遗憾。

    虚慕阳已笑道:“你这毅力若是不行,天下也无人能行了。冲门不是只靠毅力就能完成的,玉门天锁,然而不同的人禁锢程度也有不同。有些人天生门户紧闭,就算是用灵气冲到爆体也未必能开启一扇,毕竟凡人体内能够容纳的灵气是有限的。”

    冲门需要灵气,而凡人能够容纳的灵气有限,因此决定门开程度的,除了冲门者自身的毅力外,还取决于门户紧闭的程度。在相同的冲击力下,门户越松,则开启越多。

    因此冲门这一关,既有先天资质的成分,也有后天努力的成分。

    唐劫的先天资质本不算佳,但是他意志坚强却远超普通人。

    这使他的冲门几乎是百分百发挥了自己的力量。

    许多修仙子弟或许有冲击上品的资质,却往往就在冲击过程中因痛苦难当而哭嚎呼喊畏缩不前,白白浪费了灵气,导致品阶跌落。

    因为资质与毅力种种原因,修仙弟子能够拥有上品玉门的终归是少之又少,绝大多数都是中下品,因此玉门五转听起来一般,实际上在绝大多数修仙弟子中,已经算是资质不错的了。

    听过虚慕阳的解释,唐劫这才恍然,原本的遗憾也消除不少。

    不过虚慕阳却是不满意的点点头:“如果是别人玉门五转,我或许会觉得不错,但你却不同。你冲门用的是九黎兵主为自己转生特别创造的冲门之术,若说只能达到这种境界,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

    “九黎兵主是谁?很了不起的人吗?”唐劫好奇问。

    没想到虚慕阳听到这话,脸se一沉:“九黎兵主世之大能,是超越仙台,逍遥万界的存在。他在世时,便是提一下他的名字都会为其感应。世人畏其强大,只称兵主而不敢呼其名。就算他现在陨落了,也不是你一个小小凡人可以质疑的。”

    唐劫被他教训的面容一整,恭敬回答:“是,我知错了。”

    虚慕阳见他谦虚受教,心中满意:“罢了,这也不怪你,你毕竟初涉仙门,有许多事还不太懂,这两天我就先好好教导你一些关于修仙界内当要注意的事吧。”

    唐劫大喜,听虚慕阳这口气,竟是要正式收自己做弟子了,忙道:“是,师傅。”

    没想到虚慕阳却摆摆手:“不要叫我师傅,我不会收你做徒弟的。”

    唐劫愕然,虚慕阳已又道:“你也不用失望,我不收你为徒弟,是为你好。一来我现在被人追杀,虽然暂时躲避,但仇人只怕早晚会追上来,我若收你为徒,反而会拖累你。二来你是文心国人。文心国为洗月派辖属,我在未经洗月派许可下收文心国人为弟子,于理不合。三来,我出身虚家,一身所学都是家族传承,不是血肉至亲不可轻传,传了你就是背了家规。四来,洗月派乃栖霞六大派之一,名门正宗,无论底蕴传承,都远比虚家要强得多,你与其跟我学习,到不如进入洗月派方是正道。”

    唐劫没想到仙人们收个弟子竟然还有这许多规矩约束,这才明白为什么之前虚慕阳一直不愿意收他。

    虚慕阳已道:“不过你我相聚一场,终是有缘,我虽然不能收你为徒,总还是可以教你些东西的。等过些ri子我伤势痊愈,就带你去万泉城,争取帮你进入洗月派下辖的洗月学院,也算了却这一桩因果。”

    虚慕阳说到这种地步,唐劫知道已是再无可能拜虚慕阳为师了,只能点头应是:“多谢虚大哥!”

    虚慕阳哈哈大笑:“既然你认我做大哥,我自然也不能让你连我这个大哥到底是什么人都不知道。也罢,就从我开始,跟你讲一讲修仙界的事。”

    虚慕阳出身于莫丘虚家,莫丘四大修仙家族,空谷明虚,虚家排名第四。虚慕阳是家主虚怀礼的第三子,上有一兄一姐,下有一妹。出身世家,虚慕阳也算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

    与他的兄弟姐妹相比,虚慕阳算得上是天纵奇才,九岁冲门,门开七转,曾一度被家主认定为下一任的家主。

    不过虚慕阳很快就让他父亲失望了。

    虚慕阳对虚家最强的迷天七幻,洞虚经等强大仙术全无兴趣,反而天生对阵法痴迷,jing于易数演化之道。

    仙家四辅,丹符阵器,每一种虽然都极重要,但绝对不存在什么顶级的炼丹师就可以对上位修仙者吆来喝去的事。

    实力是辅助,地位也就只能是辅助。

    团队下副本没牧师肯定不行,但有几个牧师能当老大的?

    牧师好歹还是辅助,丹师之流只能算后勤。

    谁家后勤官能做战场指挥的?

    修仙界是拳头为王的世界,就算你拥有独一份的天下灵丹,惹得老子不顺心,照样一巴掌拍死!

    因此对于拥有强大辅助后勤能力的修士,修仙者们该客气时会客气,该尊重时也尊重,但这些东西永远化不成实实在在的权威力量。

    虚家在莫丘也算巅峰存在,手下有的是各类阵师,丹师,符师,炼器师,不需要未来家主亲自会这些。

    所以丹符器阵之道不是不好,但充其量只是一份“好工作”,是平民修仙者的追求,却不该是大家族继承人的追求。

    因此虚怀礼对虚慕阳的“不务正业”颇为愤怒,可虚慕阳偏偏就是死xing不改。

    他也算是个奇才,随着一路修炼,竟然真在阵法之道上大放光彩,很快就成为莫丘阵师第一人,至于他那天心境的修为,不过是在老爷子逼迫下和自身炼制高级阵法的需要下,顺带升上去的。

    对这世上大部分修仙者来说,天心境可能已经是他们一生中最大的追求,但是对虚慕阳来说……只是顺带。

    不过也正因此,他在天心境真人中的真实战力并不出众。

    尽管虚慕阳的阵法能力越来越强,但他在家族中的地位却越来越低。

    老家主最后对他彻底失望,再不管他,就干脆让他安心修炼阵道了。在被虚家冷淡后,虚慕阳并未灰心,而是继续钻研他的阵道,在此方面的造诣与ri俱增,盛名甚至传遍了整个栖霞界。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虚慕阳得到了一份非常特殊的邀请,也就是因为这次邀请,让他身负重伤,浪迹天涯。

    虚慕阳并没有说具体是什么事,但是结合前因后果,唐劫多少也能想到一些,只怕就和那九黎兵主有关。

    “那段被冷淡的时间,算是人生中我最逍遥的时光吧。虽然很多人对我失去继承之位感到遗憾,但我却从没想过要继承虚家……我不适合。”虚慕阳悠悠说道:“要管理一个大家族,并不容易。有时你会需要付出许多代价。我不想失去那些……为了不失去,情愿不得到。”

    “为了不失去,情愿不得到……”唐劫细细品味着这话,若有所思:“那是不是说,若要有得到,就必须有失去呢?”

    “是!”虚慕阳回答:“你和我不同,你是个可以为了得到而失去的人,这一点,从我得知你是小河村人时,就已确认。小河村138人惨死,你却能在那时还起心骗我,如果不是天生的绝情绝义,就是能绝对自控。你可知,这两种xing情都会给你带来莫大威胁?”

    “威胁?”唐劫不解。

    “对,就是心魔劫!”虚慕阳这才将关于心魔劫的事告诉唐劫。

    这是唐劫第一次知道心魔劫,这才明白为什么当初自己骗虚慕阳骗的这么顺利。

    “修仙者在修炼中,会逐渐出现本心意识。从本心出现伊始,所有曾经做过的违背本心之事,就会一一刻印在本心上。待到心魔大劫来临,一念化一魔,即为心魔劫。”

    “照这么说,要过这心魔劫,岂不是人品越差越好?越是底线低,越是不容易亏心,也就越容易过心魔劫?”唐劫大惊。

    “所以说祸害遗千年啊。不择手段,急功近利,动辄杀人……仙路凶险,由此可见。”

    “那这修仙界岂不成豺狼虎豹的天下了?”

    “那到也不至于。乱极生治,为人为己。无情无义者虽可有强大实力,却谁也不会喜欢。别说是正统修仙者不喜,就是同类人都不会相互喜欢。这类人就如狮虎,轻易难以聚到一块儿,因为他们谁也信不过谁。”

    “这到是,恶棍也是要混在好人中才能有前途的。要全世界都是恶棍,恶棍也就没了前途。”唐劫笑说。

    放弃底线虽可速成,却不得人心,修仙界虽然残酷,却也有秩序,容不下这类祸害。

    而且堕落是一种习xing,一旦做了,想回头都难。

    这就好比你以杀人为乐。

    那你杀人时不违本心,可不杀人时就违了。

    也就意味着你要一路血杀下去——那等于找死。

    因此一辈子做坏人,其实是比一辈子做好人还要难。

    “所以我说你欺骗我,就是问你是否违了本心。你他ri行事,若无底线,必遭天怒人怨。虽然事情不大,但长此以往,累积必众。所以问问你自己,在欺骗我这件事上,如果我一直都不知道,那你将来到底到底会不会有愧疚?若是有,又有几分?”

    唐劫很认真的思索,反复扪心自问。

    想了一会儿,唐劫扬头回答:“我将来行事,必有分寸,但在这件事上,虽然欺骗了虚大哥,却不会有什么愧疚。此事未过底线,我无亏本心!”

    虚慕阳愕然。

    他看着唐劫,半响挤出一句:“这底线……着实是有些低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