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章 玉门天冲

    人体内有玉门,如横架金梁,封锁天地。

    天地有灵气,凡人却无法感应,吸收,化用,只能被动接受,就是因为有这玉门存在的缘故。

    若要修仙,便需先冲破这玉门,方可踏上灵台,感应天地,故修仙第一境便称为灵台境。

    这也是修仙的第一道大门槛。

    冲破玉门需要有气,由于凡人体内一般不会有灵气,因此很难通过自我努力冲破玉门,大多需要前辈施以外力帮助。

    不过灵气不是唯一的冲门方式,血xing豪气在一定程度上也可破禁冲门。

    江湖每多豪杰,在血浴厮杀中突然暴起,力量增长,就是因为此类原因。

    这一类现象就叫做玉门天冲,意指在无人帮助下独自冲开玉门。

    不过玉门天冲只是听其来不错,并不代表就是好事。

    灵台玉门,门开九转,指的是冲门期间玉门开启的幅度。

    灵台玉门九重,就象是一个九环靶子,每打开一环就象是在一环靶心中打出一个洞,使得灵气通过此洞进入修者体内。

    门开一转,就是在靶心处开一洞,若是三转,那就相当于在七仈jiu环三处一起开出洞来。

    门开越多,可通行的灵气就越多,修炼效果也就越好。一旦冲门完成,玉门就会彻底定型,因此对每个人都可说是一生一次的机会。

    因此门开几转,在某种程度上也就代表了修仙者的资质。

    玉门天冲虽不假外求,却因自身力量有限而很难持续,导致玉门开启幅度往往不大,有的人甚至一转都转不了,只开得一丝门缝,终究与踏上灵台无缘。

    所以说不假外求终究只是个听起来很好的名词,没有外力帮助的玉门天冲,也终究只相当于幼儿园小朋友在没有老师指导下自己画出了一幅图画。

    这刻唐劫天灵华光直冒,正是玉门天冲之象。

    而且看他体内灵光劲she,灵气四溢,分明不是血气上涌导致,而是灵气入体并暴走的结果。

    也就是说,唐劫此刻其实不是在冲门,而是他体内灵气在失去控制后到处乱撞,顺便冲撞了一下玉门而已。

    因此与其说这是玉门天冲,到不如说这是走火入魔。

    没修炼,先走火,唐劫也算修仙界古往今来,空前绝后的第一人了。

    也幸亏如此,虚慕阳要救他到也不难。

    毕竟基础低,好比小孩子能闯的祸都是有限的。

    不过虚慕阳到是彻底不明白了,为什么唐劫体内会突然有灵气?

    他急问:“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哪个修仙者突然过来在唐劫体内输入了一道灵气,却又不教他导引之法,害得他灵气失控?

    唐劫艰难回答:“虚……虚大哥,我刚才修行藏象经……”

    藏象经?

    听到这个词,虚慕阳彻底怔住。

    这怎么可能?

    藏象经的效用他自是知晓的。

    虚慕阳得到此功法后时,就发现这是一种可以不经玉门就吸收灵气的法门。

    最初他如获至宝,试想别人只能通过玉门吸收灵气,而修炼藏象经者却可以双向吸收,其效率自是倍增,因此这就是一门提升修炼效率的极品功法。

    只可惜他练来练去,却发现能够吸收的灵气都只有很少的一丝,远远不如自己通过玉门吸收灵气的效果好——别看唐劫体内灵气狂涨到暴走,对虚慕阳而言,这点灵气根本就是自己一个呼吸就可完成的事。

    而且他修炼藏象经时就连通过玉门吸收灵气的效率也大大降低,导致综合效果反而更差。

    虚慕阳起初不以为意,只以为自己没练到家,毕竟创此功法者乃是绝世大能,又被他郑而重之的藏起,想来绝不会是无用之物,没准练到以后就是齐头并进,修炼速度大涨,因此依然每ri研究不缀。

    但随着时ri渐长,虚慕阳的藏象经依然没有丝毫进展,他也渐渐有些心灰意冷,视之为鸡肋,否则也不可能这样轻易教给唐劫。

    直到这刻看到唐劫体内灵气暴走,玉门受击,他的思路终于豁然开朗。

    心中仿似有道闪电划过,虚慕阳大叫道:“原来是这样!藏者诸于内,象者形于外,形于外后而加诸于内,不假外力而自冲玉门……这藏象经根本就是九黎兵主为自己转生准备的冲门之法!该死,我真笨,真笨,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个呢!”

    虚慕阳拍着脑袋哀号起来。

    也难怪他想不到,古往今来,修仙界从无人去创这冲门之法。

    一来这不经玉门吸收灵气的方法本来就不好创,二来能够创造此功法的也已经不需要此功法。

    至于后代子孙,自有自己为其直接灌输灵气打开玉门,根本没必要浪费时间jing力去做这种无意义的事。

    千百年来的固定思维,使得虚慕阳完全没往这方面想,因此才会把它当成提升一倍修炼速度的至宝苦练。

    他这刻发现问题大为兴奋,又想到自己多ri来苦练的竟是一门对自己毫无作用的冲门之术,立时又心灰意冷。

    他这边心情患得患失,起落不定,唐劫那边却是已快要承受不住了,躺在地上苦苦哀号:“虚大哥……虚大哥……”

    虚慕阳被叫声唤回神来,这才意识到唐劫还处在生死边缘。

    他看向唐劫,眼神中竟有几分复杂。

    他伸出手,对这唐劫身上一指,那些暴/乱的灵气立时安稳了许多,不再象之前那样横冲直撞,只是还停在唐劫体内,虽让他不好受,却比之前又好了许多。

    然后虚慕阳说:“你是不是很想修仙?”

    “是!”唐劫大声回答。

    事到如今,他终于大声地把自己想要的说了出来。

    他大声喊道:“我想要学,所以我跟着你,我学习藏象经,就算明知道没有心法指引很危险,我还是要学!”

    “为什么?”

    “为什么?”唐劫大笑:“好男儿志在四方,本就当顶天立地傲视苍穹,岂能满足于蝇营苟且,虚度一生?有仙当求就需求,哪需要什么理由!”

    在唐劫眼里,人们想修仙,就跟人们想升官发财一样。

    想升官发财需要理由吗?

    不需要!

    那么修仙也不需要理由,不想修仙才需要理由!

    虚慕阳听得怔然:“这就是你的解释?”

    “还不够吗?”唐劫笑问,他此刻灵气虽然被虚慕阳削弱许多,却依然痛苦难当,却始终坚持着笑。

    他看着虚慕阳,终于用尽所有力气喊道:“那我再给你一个理由如何?因为……因为我不想再象小河村的村民那样,成为被人宰割的鱼肉啊!”

    这一吼,吼出了他压抑在心底多ri的郁结情怀,吼出了他对那毁他家园亲人的所有憎恨,更吼出了心底埋藏已久的念头。

    虚慕阳微微点头:“那么……你果然是小河村最后一个村民了……好,好得很,我竟是让一个12岁的小子给骗了。”

    以唐劫如此悲愤的回答,他若再听不出来,就真是傻到家了。

    唐劫却是丝毫不惧地看着他:“是,你不是也猜到了吗?!这就是你不愿意收我的原因吗?”

    虚慕阳不是笨蛋,他一开始或许能被唐劫骗过,但ri子长了,自然会发现问题。

    只是随着相处渐深,虚慕阳对唐劫也颇为喜爱,有些事其实已不愿计较,因此对唐劫到底是不是小河村村民更不愿多想多理会。

    这刻听到唐劫的说话,虚慕阳却摇了摇头:“你虽然骗了我,我却不想怪你。不管怎么说,当初你救过我总是真的。而且这段时间,你照顾我颇多,照理传你一些修炼心法,也没什么。我不收你为徒,其实是不想害你。你可知……仙路凶险!”

    唐劫咳着血大笑:“这世界有哪里不危险了吗?小河村村民有何罪孽却被满村杀光?”

    “小河村的村民不幸,不代表人人都不幸。但是走上仙途者,个个都是与天夺利,与人争锋,从此永无宁ri!”

    “那就更不差我一个了!”

    虚慕阳终于无言了。

    想了想,他点头道:“你想学,我可以帮你,不过你得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你想知道我是怎么积起灵气的?”唐劫已问道。

    “是。”虚慕阳点点头:“藏象经十二式,每一个动作都无比复杂,通过诸多手法集合而成,而每一个行功式又都有对应的修炼口诀。你掌握的藏象经口诀并不完整,甚至连顺序都是散乱的,你是怎么凭借这不完整的口诀让自己体内有灵气的?”

    唐劫回答:“我掌握的口诀的确不完整,但别说不完整了,就算是已经掌握的,其实我也有许多不明白。在志为思,藏营舍意什么的,我完全不懂,但是不懂的,我可以不理会,先去理解懂的。气行百脉通达无碍,这句话的意思我还是明白的。修仙者,修的不就是这天地灵气吗?既然要气行百脉,那就先得有气。我记得你有说过,遥感气穴,气息自通。那也就是说,气是从气穴这里开始的……”

    唐劫一个字一个字艰难地说着,虚慕阳却是已听得有些傻了。

    唐劫的方法很简单,就是跳过一切自己不理解的,然后按自己理解的去尝试。

    运行百脉也要有顺序,既然是从气穴开始,而气穴又属于手少yin心经,那么对应的线路就是手少yin心经这条线了,所以接下来就是四满,中注等一个个穴位沿着经脉上去,这样唐劫就自然理清了一些口诀的顺序,哪怕是一些遗漏的,他也能通过推理暂时补上。

    此外,藏象经的十二个行功势也极为重要,每一个动作都与行气口诀有极大关联。

    唐劫注意到这第一个行功势最大幅度的打开身体手少yin心经的所有脉络位置,正与手少yin心经相对应。

    那么以此想来,第二个行功势自然也有对应的脉络。

    人体十二主脉,正对应了藏象经的十二行功势,于是唐劫很顺利的就找到气行百脉的顺序,将虚慕阳随口道来的那些零散口诀给串联了起来,竟然就这样一路行了下来。

    唐劫出身中医世家,虽没真正从过医,但医生这职业,是知识储备重要过技术储备的。家境熏陶再加耳濡目染下,唐劫对人体的了解却是不少,也才能搞出这么一桩事来。

    虚慕阳却是听得目瞪口呆,他从没想到过还有人能用这种方法来修炼,喃喃道:“你可知你这么做有多危险?”

    灵气不是好玩的东西,修炼更不是可以随意脑补的,每一种功法,每一句口诀,都是前人用无数血汗写就的。

    唐劫能用自己脑补的藏象经修出灵气,与其说他是天才,到不如说他是运气,因为感应与吸收灵气本来就是藏象经的基本功能。

    但是气行百脉,壮大灵气这么复杂的事,就不是他脑补能补得过来的了,各种跳跃与脑补的结果就是走火入魔,如果没有虚慕阳,这会儿他已经爆体而亡。

    “当然,我知道。”唐劫痛苦的挤出一个笑容:“可是我没的选择。虚大哥,我想修仙!”

    我想修仙!

    这句简单却饱含了唐劫全部追求的说话让虚慕阳心中微颤。

    此情此景竟是如此熟悉,遥想当年,那个面对父亲不改志气的少年,也说过类似的话语……

    唐劫无意中的一句话,在虚慕阳心中掀起巨大波澜,良久,他长长叹口气道:“罢了,罢了。既然你意志坚定,那就看看你的造化吧。你现在体内灵气暴走,正是冲击玉门的关键时刻,一旦得成,仙路可期。我现在传你藏象经完整心法,你依心法自行运转体内灵气,冲开玉门。”

    说这他手指对唐劫一点,这一指下去,正点在唐劫后颈风府穴上。

    唐劫身上刚刚平稳的灵气竟是再度暴走,痛得他正要叫出声来,虚慕阳已厉声道:“别喊!凝神,闭气,引灵气入风府,持勇猛jing进心方可冲玉门,登灵台……”

    随着虚慕阳的说话,唐劫硬是咬牙没有吭声。

    冲门以气为力,哭喊则泻灵气,冲劲不足,玉门难开,畏痛则缩斗志,经脉不畅,行气迟缓,事倍功半,就算开了也往往只得一二转。

    所以冲门者需以无畏斗志,无惧痛苦,勇猛jing进。

    当然,过度的勇猛也不可行,人体有极限,一旦超过受限,灵气逆冲灵台,很容易导致灵台受损。

    一旦发生这种事,轻则全身受损,元气大伤,中则灵台被毁,仙路断绝,重则五内俱焚,身死当场。

    所以仙家弟子在冲门时,非但要做好防范措施,更要有先辈守护,随时督导方可施行。

    这刻在虚慕阳那一指之下,唐劫只觉得一点灵光已从他颈后风府处进入,引领着他一路上行,眼前已出现一个用言语无法形容的世界,唐劫觉得自己仿佛正置身云端,云端之上,一座九环玉门高耸其上,zhongyang处不住旋转着,现出一个诡异黑洞,将唐劫的心神都牵引过去……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