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章 骗仙

    虚慕阳醒来的时候,天空已是繁星点点。

    距离他不远处生着一堆篝火,火光映照下,一个少年正坐在他身旁。

    他正要坐起,少年已按住他:“别动,刚上过药。”

    药?

    什么药?

    虚慕阳正想问,却看到少年手中拿着的药瓶。

    “白玉散?”虚慕阳惊呼出声,看那瓶子样式,分明是自己的药。

    他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药物感情已被少年搜集一空,却在他脚下放着了。

    “你是什么人,竟敢乱动我的东西?”虚慕阳气极。

    修士随身携带的物品往往事关身家xing命,不可轻动。

    他的储物袋在上场战斗中被毁,因此自己的物品只能随身放置,没想到竟被一个凡人小子翻了个底朝天。

    这刻他一下坐起,右手对空一抓,远处一个看上去古朴厚重的铜鉴已飞入他手心。因为动用了灵气,他体内血气翻涌,又吐出一大口血,虚慕阳却是不顾一切地先将那铜鉴收起,随后才抓起旁边的一册玉简,只是这次没再用遥空摄物之法。

    少年已回答:“我也知道翻别人的东西不好,但你和我都受了伤,不用药就得死。”

    虚慕阳这才发现自己伤口处已经被涂上了厚厚一层白玉散,感情是这少年为自己换药来着。

    不光是他,就连那少年背上也涂了一层,这白玉散乃是珍稀之物,其实只需少许即可,象那少年这么用法,简直是暴敛天物。

    虚慕阳口气缓和了许多:“原来是这样,不过你也忒胆大了些,你知不知道仙家虽有灵药,但若用不得其法,非但不受其利,反受其害。不用药会死,用错了也会死!”

    “恩。”没想到少年竟然点了点头:“我知道,所以我翻开你伤口看了一下,我想你那伤口上应该是有药的。你说的这白玉散,我和你伤口上的药反复对证过了,应该没错。”

    虚慕阳彻底无语。

    感情这小子是检验了自己的伤口才用的药,难怪这么多药里,他偏偏就选对了白玉散。

    要是没有这白玉散,他只怕还没这么快醒来。

    虚慕阳说:“我受的伤,表面是外伤,实际却是霸气入体,乱我经脉。白玉散可以帮我稳定灵气,修复经脉,那伤口是我故意不让它愈合的,只为见血生效更快。但是用来治疗你的外伤,却是大材小用,而且药不对症,你该用旁边那瓶断续膏才对。”

    “原来是这样啊,我还奇怪这仙家的灵药怎么连个皮外伤都治不好呢。”少年恍然大悟,已是拿起那断续膏,倒出一些膏药给自己抹上,果然只觉得背后凉飕飕的,就连伤痛也小了几分。

    他拿东西时并未问主人的意思,虚慕阳有心阻止,但想想对方好歹是救了自己,若要阻止未免小气,也只得作罢。

    少年已坐回他身边,道:“我叫唐劫,劫难的劫,你呢?”

    其实上次他是有听到那金甲天神喊对方名字的,这刻却是故做不知。

    “……虚慕阳。”虚慕阳有些不情愿的回答。

    听到这回答,唐劫笑了。

    这个回答意味着上一次的战斗,虚慕阳没有发现自己。

    当然也可能是发现了没在意,在仙人眼中,自己这样的凡人应当就是蝼蚁般的存在吧。

    谁会对蝼蚁多加关注呢?

    既然如此,那么接下来的事就好办多了。

    “唐劫?”虚慕阳咀嚼了一下这名字,皱了下眉:“此名杀气太重,不吉!”

    唐劫笑道:“我出生的时候,正逢中土幽云之变,又有金霞吞月之劫。有算命的说,天现异象是大凶之兆。说我应劫而生,生则三灾九难,祸被苍生,克父克母克友克妻,克身边一切亲近之人,甚至克天克地克万物克天道,无所不克,所以建议父母给我取名唐劫,以名先应一劫,或可化劫为吉。”

    “荒谬!”虚慕阳叫道:“天道之下,万物轮转,就是圣仙人也只可仰望,连天机都不可测,岂敢妄言克之?这算命的忤逆不道,口出狂言,该被乱棍打死!”

    “乱棍打死是没有,乱棍打出到是有的。虽然这样,最终我父母还是为我取了这名字。两年前我逢大劫,父母双亡,而我却死而后生……或许就是应了这一劫吧。”唐劫随口说道。

    到底是唐劫遇唐杰死而后生,还是唐杰穿越到唐劫身上,老实说唐劫自己都有些搞不清了。

    但不管怎样,这一世,他就是唐劫!

    想了想,虚慕阳问:“你是小河村人?”

    唐劫摇头:“我只是路过,正好看到你击杀群贼后昏了过去。”

    他说这话时,拍了拍身边早已准备好的包裹,然后自顾自地处理着地上的药物,借助处理药物掩饰内心的紧张。

    他紧张,不是因为他撒谎,而是他对一位仙人撒谎!

    这是他第一次面对一位仙人!

    却在初见时,就欺骗仙人,也可谓胆大包天之极。

    然而他却不能不这么做!

    当唐劫看到这白衣仙人出现的时候,他便知道他这一生的机缘已经到来。

    仙门难觅,仙路渺渺,多少凡人追求成仙,却鲜少有人能成,即便偶遇仙人,也难逢指点。

    他之前虽苦苦追寻,但追寻到了,也不代表仙人就会收他。

    只不过唐劫深知踏上修仙之路在这世界有多重要,因此哪怕只是万分之一的机会也要去搏一次。

    他虽救了虚慕阳,但虚慕阳剑斩马贼,却也救了他,说起来虚慕阳并不欠他的,反倒是没有此战,虚慕阳也不会旧创复发,终究是他欠对方更多些才对。

    正因此他不能承认自己是小河村人。

    他要这仙人欠自己人情,唯如此,方有可能获得那一缕仙缘。

    为了这一点可能,他可以去追,去求,可以不惜生命,自然也可以去骗。

    所幸他出来的时候,虚慕阳已在昏迷中,没可能发现他,而从刚才的说话中,唐劫也判断出虚慕阳并没有在上次的战斗中注意到自己,那么他说自己是路过,完全行得通。

    他唯一不敢确认的是,虚慕阳身为仙人,到底有没有可能察觉他的谎言。

    这是一场赌博,赌人心叵测,即便是仙人也未必具备洞察人心的能力。

    至少不是人人具备!

    唐劫毅然决然的决定赌了!

    赌赢了,他就让一个仙人欠下了他人情。

    赌输了,也不过是一次小小欺骗,还当不得死罪。

    这仙人既然斩妖诛邪,总不至于便为一句谎话就斩了自己。

    再说就算真斩了又如何?

    不成仙,便成仁!

    小河村村民的遭遇,已让唐劫清楚看到,身为下层蝼蚁的命运是何等悲惨,唐劫不惜一切也要改变这命运。

    果然,这刻听到唐劫说自己不是小河村人,虚慕阳明显楞了一下:“你不是小河村人?那你背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被你打跑的那人策马狂奔,我躲闪不及,被他斩了一刀。”唐劫镇定回答。

    相比第一句话时还带了些慌张,唐劫第二句回答便已镇定许多。

    谎言没在一开始被揭穿,就意味着唐劫已经赌赢了最重要的两个关键点。

    虚慕阳已然怔住,很是呆愣了片刻才说:“原来如此,多谢小兄弟相救了。”

    “仙师仗义行侠,义斩马贼,我做这点不算什么。”

    “终究还是晚了一步,没能救下小河村村民。”

    “能为他们报仇,相信他们也会感激的。”唐劫语气平静地回答,仿佛小河村村民真的与他无关一般。

    看到这表情,虚慕阳再无疑虑,只能叹息一声,想自己怎么就沾上了这重因果。

    仙家重因果,若有因果未了,往往就会在心底留下一丝裂隙。

    这裂隙平时看或许不算什么,但修仙五境十四阶,其中有一阶就是心魔阶。

    心有隙,心魔生,若裂隙千万,则心魔无尽,到时任你修为通天彻地,也是神仙难救,因此是每个修道者皆需小心在意之事。

    需要注意的是,这心魔与道德无关,不是说你救了我,我就必须回报你,更不是每件事有因就必须有果,它只与个人品xing,信念有关。

    倘若唐劫帮的是个崇奉弱肉强食恩将仇报的魔头,那对方就算立刻起身将唐劫斩了,也不会有心魔,因为那就是他信奉的道。

    他若斩,那是应了自己的道,若不斩,反到有可能产生心魔。

    故此,心魔其实无分正邪,只是修行者在修仙过程中,做过的那些曾经有违本心与信念的行为导致的意识反扑。

    也正因此,修士往往信念坚定,一旦信仰了某种理念,行为,观点,就轻易不会改变。

    若中途信念有变,很可能就会连带着对曾经的所作所为后悔,届时就是心魔滋生之时。

    本心难骗,就算是你已经忘记的事,本心也依然牢记,心魔自生。

    虚慕阳出身世家,虽不是什么至善圣人,有恩必报的观念还是有的。

    如今被人“施以援手”,那便无论如何要还。

    这刻他取出一瓶丹药塞到唐劫手中:“这瓶灵润丹,有滋养灵腑,通灵强气之功效,就算是凡人服用,也可强身健体去病,你帮了我,我便将此药赠你,另外那瓶断续膏,你也可拿去。”

    因果须了,但怎么了却是门学问。

    修士生命漫长,一生历事无数,各种因果纠缠其身,若事事较真,也当真做不得别的。

    因此修士们个个有自己的方法解决问题,最简单的就是如现在般用一瓶灵药了却一切。

    不用担心够不够的问题,心魔本就是发自本心,只要你自己觉得这回报够了,心中无愧,那就没问题。

    正因此,选择xing无视,自我欺骗,自我安慰等手法就成了修士们的必备功课,只是这类手段若被人发现,破解,很可能三言两语之间便挑动对手心魔丛生,不战自败。

    仙人争斗中,每每有人用言语即可败敌,关键就在于此。同样的道理,修士们对自己的经历也大多讳言,以免被人抓住把柄。

    虚慕阳的自我欺骗大/法很明显还不过关,因此出手就是一瓶上好的灵润丹,有皮厚心黑者,你用掉的那点白玉散我都给你算回报。

    唐劫算是其中翘楚,他未修仙,先欺诈,内心却是毫无愧疚,对这灵丹竟看不上眼,放回去淡淡道:“我不要。”

    他不懂心魔,却知道人情,某种程度上,两者是一码事。

    虚慕阳想用一瓶丹药还人情,那是万万不能答应的。

    见他不要,虚慕阳忙说:“你若觉得不够,我……”

    唐劫已站起来:“帮忙只是顺手而为,仙师不必在意。对了,我看你从东面过来,想必是要去安阳府,正好我也要去那里,不如一路结伴同行,正好仙师有伤,路上恐怕会有许多不便,也许我还可以照顾一下。”

    唐劫当然不知道虚慕阳要去何方,不过从此地一路向前就是安阳府,所以先说自己要去安阳府那是肯定没错的。

    只要跟住这个人,修仙一事,唐劫并不着急。

    长年的官场生涯早让他明白,要想抱大腿,就得先让那条大腿喜欢你。

    虚慕阳这边却是听的yu哭无泪。

    你说你干脆就说前几句顺手而为,不必介意就得了,虚慕阳脸皮厚一下,没准就自我安慰说,这是他不要我回报的,考虑到对方未有何损伤与付出,因果可了。

    没想到他后面又接了一句我们一路同行吧,却是有些麻烦了。

    对方刚帮了自己,自己若拒绝,未免太过不近人情,有违本心。

    修士什么都干,就是违背本心的事不干!

    其实他现在真要离开也不是不行,这一点小事诞生的心魔真未必能把他如何。

    心魔劫毕竟是一生行事累积而成的。

    只不过了却因果,行事不违本心是每一个修士长年以来形成的习惯。这就好比开门做买卖,无论生意大小,每笔都是要认真做好的。

    这刻虚慕阳思来想去,只能先接受同行。

    在他看来对方到底只是个十二岁的毛孩子,总有需要自己帮忙的时候,到时候自可了却这段因果。

    得知虚慕阳愿意同行,唐劫开心地笑了。

    机缘的大门已然敞开,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把握住它。

    既然上苍把自己送到这世界却没给自己开个金手指。

    那就自己创造吧!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