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章 一怒杀人

    随着喝声起,远处已现出一道白se欣长身影,向着村子快速掠来。

    赫然正是唐劫遍寻不着的那白衣仙人,没想到在这个时候竟突然出现。

    “是修仙者,大伙儿速退!”呼声炸起的第一时间,那贼首便喊出了这句话。

    当他喊第一个字时,那白se身影还只刚刚出现在村子尽头的道路上,白衣飘飘,扬眉剑出鞘,当他喊到最后一个退字时,身影已至贼前,手起剑落,人头飞扬,血洒长天。

    他就那样笔直地迎着马贼而上,刚刚还嚣张狂妄的马贼竟一下变得惶惶如丧家之犬,全线败退。

    那贼首更是大声喊道:“黑沙会无知,不知有仙家在此守护,愿就此退去,请仙人高抬贵手!”

    野谷原的马贼向来jing乖得很,惹天惹地也绝不惹有仙门守护之地。

    这小河村是他们事先打探过的,与仙家并没有瓜葛,因此才敢大胆动手,没想到还是碰上了仙人。

    看来人气势速度,纵剑裨阖,至少也是个进了脱凡境,摆脱了凡人身份的真灵师,而且出手杀伐果断,剑术凌厉,多半还是个主修杀戮的剑修。这已经不是人多能对付的了,因此他开口就是求饶。

    那白衣男子却是哼了一声:“黑沙会贼枭早在三天前就被灭了,哪里又出来了一个黑沙会。四海堂祸害乡邻早非一ri,动辄杀人屠村,造孽无数。北四海,怎的你敢做还不敢当了吗?”

    说话间,已又斩了三名马贼,当真是杀人比杀猪还轻松。

    那叫北四海的贼首被白衣男子一语道破,立刻知道对方是不会放过他了,脸上扭曲出凶狠杀意:“你们这些仙人,占着最大的土地,最多的资源,明面上龙庇天下,其实却是夺天地造化,损天地以肥自身,却害的我等凡人倒霉,哪里有给我们凡人活路了?用不着在这里跟老子猩猩作态,兄弟们,跟他拼了,就算他是灵师,只要紫府未开,他也不是杀不死的!”

    他这话说的诛心,修仙五大境,别说是第四境的紫府境了,就算是第二境的脱凡境,也不是马贼们可以凭一百多人对抗的。

    反到是那白衣男子,听到北四海说仙人不给凡人活路的说法,竟不反驳,只是微微皱了下眉头,叹了口气。

    马贼们本就是干的提脑袋讨生活的事,眼看对方不放过自己,凶xing自起,这刻已在那北四海招呼下纷纷扑了上来。

    天地有灵气,仙人得了固然可以修炼提升,凡人不得修炼之法,长处其中也能强身健体。

    这些马贼虽是凡人,也受天地灵气熏陶,体魄强悍,又个个练的好武艺,厮杀多年,战法凶狠,唐劫能杀一人到有大半是运气,小半是对方太过小看自己。

    因此这刻一拥而上,就连那白衣男子一时都不能尽诛,只见漫天刀光剑影,杀成一片。反到时那北四海在这时候悄悄向后方退去。感情他呼喊别人拼命,自己却是准备跑了。

    他很清楚仙人真正的恐怖不是刀剑功夫,而是法术,故对此战绝不报希望。

    下一刻那白衣男子已是哼了一声,手中长剑突放出尺许光辉,腾空而起,在空中转了一圈,随后就见那一众马贼已滚滚落下十数颗人头。

    “是仙家剑术!”马贼们同时发了声喊,眼中尽现惊恐与绝望。

    就在这时,那白衣男子却突然哼了一声,身体微微一颤,白衣上竟现出一团血渍。

    看到这一幕,北四海先是楞了楞,随即大喜叫道:“他受了伤!他之前受过伤的!”

    这话喊出,所有马贼同时jing神一振,就象是将要溺亡之人抓到了救命稻草般再不顾一切地向那白衣男子猛攻。

    果然那男子伤势发作,这刻运转不灵,动作再无复之前的轻便,一些马贼更是远远地不停用强弓硬弩对着那白衣男子猛she。

    “哼,宵小之辈!”男子愤怒低喝了一声。

    这帮马贼也当真是没见识之极,竟以为仙人受了伤他们就能对付,其实一般的伤根本不可能对修士造成太大影响。

    然正因无知而无畏,偶尔也就能撞对一次大运。

    这白衣男子受的并不是小伤,就算用了一个月时间也只是小有恢复,却在刚刚用过剑法后引动伤势,这刻只觉得身体里灵气翻涌,仿如翻江倒海般,几乎要将他冲爆,知道再不解决战斗,只怕自己就要栽在此地了。只是他现在体内灵元暴走,难以控制,暂时已不适合再用任何仙法。

    如果他们因恐惧而四散奔逃,白衣男子仅凭自己身手完全可以一剑一个全数杀了,但现在他们群起围上,自己竟一时不能脱身,眼看伤势有加重趋势,再不解决这些杂碎,倒霉的怕是自己,那便真真是yin沟里翻船了。

    看来只能如此了……白衣男心中想到,看向这一众围攻自己的马贼,眼神中突然现出一缕神光。

    “这是……?”一直都在小心观察的北四海注意到白衣男子的不对,看到那眼中神光,一个传说中的名词于脑海升起。

    神念!

    这是神念!

    北四海心中大骇!

    眼前男子竟然不是脱凡境,而是天心境!!

    那一刻他已彻底放弃了击杀仙人的心思,全力后撤,再不顾后方一切。

    随着那白衣男子目光所至处,剩余的马贼突然同时捧头哀号,眼耳口鼻尽皆流出血水,从马上跌落下来。

    神念攻击原本范围极大,凡人根本不可能抗拒。

    但这白衣男子也不知是何原因,神念攻击的范围竟只限于身周十数米内,北四海提前一步逃跑,脱离了攻击范围,再加上这神念攻击对人而未对马,马儿依旧在狂奔中,竟是带着他生生带了出去,不过就是那神念攻击的余波也让他不好受,脑子里仿佛被针扎了下般,刺痛无比,发出大声的哀号。

    就在他逃跑的同时,斜刺里突然冲出一个少年,对着北四海后背掷出一把刀。

    听到背后风声,北四海头一偏,到是被他躲过了这一刀,刀尖擦过头颅,却是将他的一只耳朵切了下来。

    在一片狂嚎声中,马儿带着北四海已是跑的没影。

    眼看着再追不上,唐劫终于还是无望地停下。

    回头看向那白衣男子,那男子在一击之后,便一直立于地面不动。

    这一天,自己踏破铁鞋无觅处的人终于出现。

    他乘着风,驾着云,迎向那一干嚣杀纵狂的贼人,纵情狂歌,肆意杀人,所到之处,血流成河,竟无一人可挡他一剑之威。

    那些狂妄,嚣张,悍不畏死的马贼们,在白衣人一人一剑下,竟然被杀得落花流水,抱头鼠窜。

    那一道白se身影;

    那一抹如电剑芒;

    那一片如chao血雨;

    深深地刻在了唐劫的心底。

    相比之前两位仙人在天上的对决,眼前这场战斗规模要小了许多,但是留在唐劫心中的印象却更加深刻。

    即便是在很多年后,也依然是唐劫心中最不可磨灭的印象,哪怕是天神宫雄霸天下的大神通无上威仪,绝灭王纵横无敌的唯我真本相,也无法盖过虚慕阳单人独剑横扫诸盗的英姿。

    仙人当如是,仗剑扫群獠!

    然而也是在这一天,小河村满门被屠!

    血水流遍小河村,染红了唐劫的视界!

    唐劫只觉得人生充满讽刺。

    这一天,他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大喜大悲,以至于整个人几乎都要傻住了,心情激荡,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好不容易回过身来,再看那白衣男子。

    只听扑的一声,白衣男子已吐出一大口血,随后便身体软软的倒了下去,竟是昏了过去。

    于是同样是这一天,唐劫看到了一位仙人的倒下。

    这让他明白即使是仙人,终究也是会死的。

    或许正是这个认识,当他看到这仙人倒下时,一个前所未有的大胆计划也随之出炉……

    ————————

    大家好,今天开始,新书正式上传。

    写作这些年,感触良多,本来有好多话要说,不过真到临头了,反而不知道说什么了。

    作者嘛,终究还是靠作品说话。

    所以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只请大家继续支持,并信任缘分吧。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