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绝世封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039 符文一出 妖兽当灭 下

    039符文一出,妖兽当灭(下)

    已然化为主动的银角狂犀,登时大涨气势,压塌眼前的异族,凶猛拍动的身躯,左右冲撞着这看是简单的动作,却是让这不断动手的三名人类,捉胸见肘,顾此失彼。他们已经不复起初的状态,之前还能闪躲开的冲撞,这时候却显得异常艰难‘砰’被银角狂犀的身躯轻微的摩擦到了,一跟斗栽倒在一旁,不能立即爬起来的壮汉,苦色的看着这还是不曾衰弱的妖兽,心底渐生起一股凉意,他预感今天或许不会那么顺利,这三阶妖兽,他也是第一次交手,比起在这之前狩猎的二阶妖兽,简直是云泥之别,根本就无法战胜,这是事实,所有人都知道,哪怕他们一行五人齐上最终也是饮恨而亡,而之所以在知道打不过还要强上的一个重要原因,那便是他们的队长也就是为首的男子有一件可以秒杀三阶妖兽的秘密武器此物若出,妖兽当灭。然而这迟迟没有展现的秘密武器让不断战斗的他,心慌了不少,开始担忧了起来。尤其是现在被妖兽给错身震到在地。

    ‘壮汉,你小子没事儿吧?’两道殷切的目光远远投来,让壮汉心头一暖,眼前还有两道挺立的身影在战斗着‘哈哈这怎么能少的了我’壮汉甩头抛去那扎乱的想法,一声大笑,拍地而起,‘爷爷来也,妖兽还不受死’一劈掌从妖兽身后发起,掠起层层气浪。

    ‘老大,十回合后再使不出你的秘密武器,我们可就得见阎王了’壮汉粗声说道‘再坚持一下,一下下就好’那男子低头细语,注视着手中起了变化的泛黄方纸叶轩惊心的远望着,眼前的这行人似乎注定要败,如果是这样叶轩就的准备逃离,不然等到这银角狂犀收拾完所有人后,那自己就是下一个目标,跑不是长久之计,在之前叶轩就明白然而杀死妖兽是解脱的最好办法,可是这妖兽皮肤粗厚,比一般的盔甲都还要结实,想要打破的话,除非武宗或者更强的修士方能做到,同为武师境界的修士最多只能打伤震伤。眼下又没有什么武宗强者,这不等于绝无赢的可能吗?

    叶轩细心的观察,天下万物,没有完美至极的东西,强由弱来映衬,那么再强之物也有一个弱点,只要找到弱点那一切就都好办了。

    银角狂犀在余下的三人之间来回的冲撞,力量削弱的三人显得难以招架,快要溃盘他们不能跑,他们要吸引注意,为队长争取时间。

    ‘咦’叶轩注视着通体被粗厚皮肤包围的银角狂犀,整个目光都被那白的出奇的犀角给吸引住‘原来我一直都没有注意到这点’叶轩离开大树,径直走向那准备发动至强一击的男子身边,轻轻的诉说道‘眼睛是它全身最薄弱的地方,我们可以由此想办法灭掉这妖兽’‘嗯?’那男子眸光一闪,像是发现什么宝物一样,褶褶精光夺眶而出‘把妖兽往我这里引来?’男子简明扼要,没有多说原因。

    银角狂犀见到眼前的人都朝着一个方向撤退,立时追击上去,‘都退到我身后去’‘老大?’撤退下来的三人不解看着自己的队长,而迎来的却是一道坚定的目光,啥也没说,立马往后跑去见到一个男子挡在眼前,银角狂犀感觉自己受到了挑衅,鼻中不断的往外喷出浓浓的白息,沉重的蹄踏之声悠扬传来,那无匹的气势似要撕开眼前挡路的人,银角狂犀脖子一弯,那森白慑人的犀角挡在身体的最前端,看样子这妖兽打算直接撞得对方鲜血泠泠、血肉模糊眨眼便道的妖兽距离男子越来越近,由五十米十米一米一米不到的距离飞速变化着观其样子,好像一点都不害怕,也没有做出什么一决胜负的大架势,就这么平平静静的看着,看着由远及近的妖兽说他没有动,好像也动了,动的是那紧拽着泛黄方纸的手,额间不断有大汗从脸颊滑落呼

    妖兽瞬间杀到,距离男子不过一尺不到的距离,那白森森的犀角闪烁着寒冷的光芒,仿佛从地狱而来,让人多感不祥男子依旧没有动手,他在等,等一个绝佳时机。

    在男子身后的人,不论是叶轩还是与他一行的人,皆是心惊胆战的凝望,就好像那人是自己一样,压抑的连呼吸都停顿了起来‘就是现在。’目光沉定,男子平静的样子陡然变化,手势轻起,一声厉喝‘五雷符*爆’那紧拽在手中的泛黄方纸,像是得到了什么召唤一样,看似古朴无奇的东西,瞬间绽放出耀眼的辉光,沿着方纸上那奇异的纹路,道道精光凝聚而出,逐渐化实,挣脱出方纸的本身,‘咻’凝在一起的精光,在眨眼间就从银角狂犀的眼中穿过,距离不到一寸的犀角顶在男子的咽喉之处,再有一秒再往前走半步,那这男子必是见血封侯,一命呜呼然这妖兽的身躯愣了一霎,仿佛时间都停止流逝,正片天宇都被冻结一样,‘嘭’一声爆,响随着血雾散开,朝着天断山脉的深处悠扬颂去,眼前的硕大妖兽消失不见化作浓浓血雾,飘着点点血雨染红了男子白净的脸颊‘呼’深深的踹了一口气,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蹲下身体拾起地上仅留的两件东西绿幽幽的球状之物,出现在男子手中,细细端量之下‘三阶妖核啊三阶妖核’这东西赫然是银角狂犀的本命心核,而银角狂犀已经化作血雾落在地面滋养大地去了,另一件东西便是犀角,森冷的白色不如之前,有那慑人的气势,现在的犀角就是一件饰物罢了收拾好两件东西后,男子起身向着一个方向疾步跑去,在那有一尺高的嫩草下,一具动也不动的躯体躺在哪里,两眼睁得大大的‘啊’一股仰天的嘶声大吼,响彻了天断山脉,惊得其它地方的狩猎者不惊向着这个方向望来这声音充满了悲哀、痛苦的色调,闻者感同身受。

    [小说网,!]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